小說 達人專欄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卷三終章:新的關係(完)

歷史謎團 | 2021-11-08 13:54:51 | 巴幣 2522 | 人氣 337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感謝各位讀者支持。
最近有收到好幾千的巴幣,非常感謝。我有注意到喔QQ!!!
本篇有五千多字 稍多
๑۩۞۩๑ ๑۩۞۩๑ ๑۩۞۩๑ 分隔線๑۩۞۩๑ ๑۩۞۩๑ ๑۩۞۩๑


【奇幻輕小】
《身為獸人王子,竟然要將人類老婆收好收滿?》
卷三終章:新的視角、新的關係(完)

***


第一道是由肥羊肉丸搭配波菜(Kalyesi)所燉煮出來的料理。

我聽吉莎說過,這些肉質肥美的羊肉丸是由少量的肉桂、孜然、鹽巴等香料揉合羊絞肉製成,然後再將羊肉丸跟均勻敲打後的波菜丟到鍋中一起悶煮。但裝在鍋裡的可不單是清水,而是跟奶油、大蒜煎熟後的羊肉塊一起煮出來的濃郁肉湯。

而當所有食材燉煮一段時間,直至湯水幾乎蒸發之後,這道菜就算完成了。

「肉丸和波菜外表看起來乾乾的,咬下去後居然有湯汁溢出來,讓嘴裡滿是濃濃的美味呢。」奧絲雅不禁讚美道。

「是啊,吃著渾身都暖起來了,感覺就像喝了熱湯一樣。」「太神奇了姆咕姆咕!」克拉拉與芭芭拉低頭猛吃起來。

「這道菜是獸族常常在冬天準備的佳餚。」吉莎說。

「香料的味道變淡了。」努比恩突然開口說。我們都轉過頭看他,但他似乎說完了。

「考量到此地人類貧乏的口味,我在調理上選擇減少香料份量,讓她們吃得比較順口些。」吉莎回應。

「原來如此......等等,妳別瞧不起人了!」克拉拉率先抗議:「即便我們都是低階貴族出身,我祖父那一輩的人也吃過許多不同的香料啦!」

「沒錯沒錯,我阿公吃過大蒜、生姜、豆蔻等香料喔!」

「阿公?」我狐疑地看向奧絲雅。

奧絲雅苦笑一聲後說道:「那是五、六十年的事情了。國王陛下......應該說,聖瑪利亞王國前一任國王陛下,他的妻子是從位於南方半島來的外國女性。當時她帶來許許多多不同的香料和菜色,並試著推廣到整個王國。」

「我聽祖父輩曾說過,聖瑪利亞王國當時仍非常強盛。」努比恩再次開口,旋即在我看向他後又轉為沉默。

「如今〈白城〉被攻陷了,我們卻坐在這吃大餐......」奧絲雅垂下頭,臉龐蒙上一層陰霾。

「奧絲雅是我的母獅喔!」我想都沒想便說:「奧絲雅對我來說絕非敵人,更不是奴隸。母獅是獅群重要成員,所以我們只要攜手就能重建〈白城〉。妳說好不好?」

奧絲雅驚訝地眨眨眼,然後微微點頭。

「謝謝你,殿下。」她道,我有點不好意思地抓抓後腦。

「你也是這麼想的吧,努比恩將軍?」我巡問坐在面前的獅族將軍。

「既然戰爭結束了,那我沒必要把在場的人類當作敵人看待。更何況,克拉拉和芭芭拉曾是我的救命恩人,這一點無庸置疑。所以在可以接受的情況下,我都會善待她們。」

「哎呀呀,努努意外地會講話耶。」「竟然能毫不害躁講出這番話,嘻嘻。」

「如果她們倆的嘴巴能閉起來就更好了。」

「什麼?」「你說啥!」

在場的賓客都笑了。

接下來上的菜還有我最愛的蘋果朵爾瑪什(Elma Dolması)。

它的外表看起來就像一顆蘋果,但輕輕拿湯匙挖下去,就會發現燉煮得軟爛的蘋果之中塞滿了米飯和羊肉。連同蘋果肉、羊肉與米飯一口咬下去,那股味道鹹中帶甜,嘴裡還發出一股淡淡水果香。

不對,不是蘋果本身的甜味,而是另一份引人入勝的微酸味......

「葡萄?」海倫娜說。

不愧是海倫娜,她的耳朵、鼻子和舌頭都好厲害!我在心中暗暗佩服。

不過這也是她願意吃的唯一一道菜,大概是因為它比起其他華麗的菜色還算得上樸素,而且沒有使用過多昂貴稀有的香料做陪襯。

「您猜得正確,海倫娜閣下。」吉莎馬上答腔:「悶煮食材前,我在挖空的蘋果中倒入葡萄汁,藉此裡頭內餡完全吸收葡萄汁。而灑在外頭的杏仁、核桃等果實也巧妙地增加口感。」

「好吃又有創意,太神奇了。」

吃完蘋果朵爾瑪什後,接連上場的還有經典的烤肉、各式各樣的抓飯等菜餚——剛開始女騎士們還不習慣像獸族一樣用手直接撕肉,或者用手抓飯(我甚至得知許多人從沒吃過米飯!)

「該怎麼用手吃米飯呢?真傷腦筋......」

一名年輕的女騎士邊說邊面露困擾的神色,坐在她旁邊的獵狗族青年見狀後立刻上前幫她解圍。

「卡塔琳小姐,請您伸出三根手指頭,就像這樣......對,然後放入抓飯中,不需要整根手指伸進去......接著以手指裹起一小團飯放入口中。您做得很棒喔!順帶一提,對獸族而言貴族和平民最大的不同,就是貴族僅會用三根手指優雅進食。」

「原來如此,長知識了呢!謝謝你,狗狗兄。」

「沒、沒什麼啦......還有,我的名字叫德米,我是斑紋鬣狗族。啊,那邊那位請不要用雙手抓起抓飯,這樣很沒禮貌!」

我瞥見幾對互動得相當熱烈的年輕獸人和年輕女騎士,嘴角不禁微微上揚。

每當我們吃完一道菜後,另一道料理就會接著上桌;假使覺得口味太重的話,還可以吃點蔬菜沙拉解膩。雖說我們獸族每次都只供應一道主菜,蔬菜沙拉卻是個例外;它從頭到尾都會擺在餐墊上隨時供應給賓客。

「哎,原來人類的用餐習慣不是一道道上菜呀?」當我聽到奧絲雅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我感到頗為意外。

奧絲雅點頭道:「當純正貴族舉辦宴會時,他們習慣一口氣把所有料理都放上龐大的餐桌,然後讓賓客自行取用。這樣能讓場面看起來比較......華麗壯觀。」

「如此一來,來不及吃到的菜不會涼掉嗎?」我問。

「嗯......我從沒想過這件事就是了。」奧絲雅坦承。

嗯哼,看來我還有得學呢!

「不過好奇怪喲,」我問吉莎:「我們都吃到第七、第八道菜了,怎麼到現在都還沒喝到燉湯或湯品?」

湯對我們獸族來講是重要的餐點,一場宴會下可能會吃上五六種不同種類的湯品。湯究竟去哪兒了?

「您等會就知道了。」可是吉莎的回答卻叫人摸不著頭緒。

過不了多久,湯真的來了!

但它卻被裝在一個碩大的漆黑色鐵釜鍋之中,滾燙的湯頭不斷冒出白煙。

「是、是古拉什(Gulyás)!」奧絲雅率先叫出來,其他女騎士則發出歡呼。

「古拉什?啥東東?」我問。

「古拉什的原意為〈牧牛人烹製的肉〉,它是聖瑪利亞王國流傳幾百年的傳統飲食,從平民和低階貴族傳播的料理。如果蔬菜和水加多了,那就是肉湯;水少了,肉多了,就變成燉肉料理。端看料理的人怎麼製作。」

「好多變的一道菜啊。」

「我們有句俗語是這麼說的:古拉什的食譜跟是世界上的廚師數量一樣多。」

奧絲雅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頓時亮了起來、表情也散發光彩;果然,她還是比較喜歡自己家鄉的菜餚。也許我該叫吉莎多準備聖瑪利王國的料理給她吃。

「也讓各位野獸人......喔不,獸族嚐嚐我們家鄉的料理吧!」奧絲雅說。

在吉莎的服務下,我的眼前多了一碗裝滿了青菜、蘿蔔、大蒜、肥豬肉地湯頭。

「這是醃過的豬肉,還是肥背部位。」努比恩吃了一口後說道:「難怪吃起來特別軟嫩,湯頭也因此更加濃郁。」

「沒有錯,這是一種特製的醃肉,拿這種豬肉部位煮湯是再美味不過了!」克拉拉說。

「由於它充滿油脂,所以我們都會拿去跟其他料理一起煎煮,搭配什麼都好吃。」芭芭拉接著道。

我也點頭稱讚道:「洋蔥的搭配反而讓湯頭帶了一點甜味,中和了醃製肥肉的鹹度。真好吃。」

除了古拉什之外,吉莎還請人準備了雞湯蛋。

奧絲雅向我解釋道:「這料理簡單又營養,將水倒入幹凈的鍋子中加熱,切一些洋蔥丟進去。等到洋蔥熟了之後,加入一些黃油,打三四個雞蛋進去,煮開後黃油和雞蛋一起攪拌。一旦開始沸騰就可以食用了。還可以隨個人口味加入喜歡的香料。這種食物對病人也有好處。」

「別看團長說得一副頭頭是道的模樣,她卻會做得一蹋糊塗呢,嘻嘻。」

「克拉拉妳說啥!」

「嗚啊?!」

我一口接著一口喝著,就和其他獸族戰士們一樣;我懂了,原來吉莎把湯品類的餐點全部做成奧絲雅的家鄉菜呢!

這時獸族和女騎士們分享起雙方飲食文化的不同,像是「唉?原來野獸人習慣用餐和喝水分開來喔!」以及「人類為什麼喜歡將大量葡萄做成酒,酒到底有什麼好喝的?」等話題。

更別說他們吃過對方的料理後,開始交換起彼此用餐的心得。有料理經驗成員甚至研究起到底該怎麼做才會更符合自己的口味。

當然囉,其中講話聲音最大的的不外乎是克拉拉和芭芭拉。

「所以說,當時要不是我和芭芭拉心血來潮啊不是......願意大發慈悲出手相救,你們景仰的將軍大人早就死在荒無人煙的角落啦。」

「將軍大人竟然差點就......」

「沒錯沒錯。我們姊妹倆不求什麼回報,所以你們至少放尊重點吧!」

「實在很抱歉,先前對妳們兩個這麼無禮了。」

「道歉時拿酒來賠罪不是常識嗎?」

「妳們剛剛不是才說不求回報嘛!」

「假使你們願意拿酒過來,我可能會透露一點努努過去的糗事喔。」

克拉拉和芭芭拉開始大談有關努比恩的八卦,完全不將近在咫尺的當事人放在眼裡。

「雖然稱不上是酒,請妳們收下這杯飲料然後闔上嘴。」

這時候努比恩不知從哪變出兩杯黃澄澄的飲料,上面還撒了一點肉桂粉;它並非我所熟悉的蘭莖奶茶。

「努努,這冰冰稠稠的東西是啥鬼?」克拉拉說。

「對呀,我們要的是葡萄酒喔!葡萄酒!」芭芭拉說。

「獸族不准飲酒,尤其戰士更是嚴禁這麼做。」努比恩說:「這飲料叫做波薩(Boza),是由穀物、糖和水發酵而成,也是獸族軍隊中最常見的營養飲料。喝了之後會讓身體緩活些,這一點應當和酒差不多。」

「看起來就差超多的!」「別以為拿這種東西能滿足我們。」雙胞胎姊妹嘴上這麼講,仍然接過努比恩手上的陶杯。

「口感酸酸甜甜的,有點像麥芽味的米糊,挺好喝的嘛。」

「糟糕,好像還挺不錯耶......」

她們從剛才就嘰嘰喳喳講個不停,如今卻終於住嘴並捧著陶杯享用著杯中的波薩,看得我都想要喝上一杯了。

「吉莎,我想要一杯波薩!」

「我來嚐嚐看吧。」奧絲雅也說。

「我們也是!」獸族戰士們和女騎士們一齊爭先恐後要求。

頓時間,帳篷內的氣氛變得熱烈起來。

根據獸族長久以來的用餐禮儀,我們通常不會在吃飯的時候交談——算了,偶爾這樣熱熱鬧鬧的也不錯嘛!

瞥向帳篷的一角,我看幾名較年長的女騎士(雖然也就二十多歲)正和一群獵狗族女戰士吵起架來,吵架的原因似乎跟一位鬣狗族少年有關。喔,我記得他叫做德米,是剛剛熱心教女騎士用手吃飯的男生。

「妳們幹嘛對這男孩子大呼小叫啊?」女騎士質問對方:「他不過就拿杯飲料給我們,妳們就全部對他鬼吼鬼叫起來。」

「鬣狗族男性只能服侍鬣狗族女性,更何況是對人類雌性表示臣服!」獵狗女戰士回嗆。

「男性願意這麼有禮貌地對待女性,那是非常值得驕傲的事情。騎士精神在這個年代已經不多見了。」

「誰管人類的鬼精神啊?在我們鬣狗族中,男性地位本來就是最卑微的,只配給我們跑腿。」

「鬣狗的文化真奇怪......不管如何,我們身為正值的騎士,絕對不允許妳們這群兇婆娘蹂躪這麼可愛的男孩。」

「話講得可真滿,那我們下次在訓練場上一決勝負啊!」

「哼,求之不得。」

就在此時,我偷偷瞧見鬣狗青年德米被一個年輕的短髮女騎士(名字好像叫卡塔琳)偷偷拉著手溜到旁邊避開風頭。我還看見他們倆有說有笑的。

沒想到過了一會後,我的耳邊傳來鬣狗女戰士和年長女騎士雙方講出「其實把他借給妳們幾天也無所謂,幾毛錢就可以搞定了。」以及「真的嗎?好想搓他臉頰嘿嘿嘿嘿。」

…...我決定去提醒努比恩軍中可能出現的違法交易。

「大家請注意一下。」

當今晚的最後一道菜上桌的時候,我喊出聲來吸引賓客們的注意。

嚴格來說,那是甜點才對——

「啊,這是〈甜死人不償命且外酥內柔咬下去充滿奶香嘴裡還會發出嘎哩嘎哩聲音的那個〉!」

奧絲雅一說完,全場的人都以不解的眼神盯著她看。

「奧絲雅,在大眾廣庭下講出來那個名字有點丟臉耶......」

她的臉頓時變得比煮熟的螃蟹還要紅,嘴裡還碎念著等會要我好看。

我難不成又做錯事了!

接著我清了清喉嚨說:「咳咳,總之如同各位所見,今晚的最後一道菜是果仁蜜餅。請各位好好享用。」

語畢,我滿意地看見在場所有人露出愣愣的神情,因為果仁蜜餅的數量顯然不足以分給他們每一個吃。

假使要每個人都吃得到果仁蜜餅,他們能做的只有一件事——

只見獸族戰士與女騎士們很自然地以利爪或小刀切開盤中的果仁蜜餅,然後將分成數塊的點心交給彼此享用。

「嗯哼,殿下真是現學現賣呢。」吉莎說。

「這都是吉莎的功勞。」我說。

「還不錯。」她低喃一聲,卻被我聽見了。接著吉莎靠在我耳邊悄悄對我說道:「請您別得意得太早,目前您僅僅是讓一小部分的女騎士和一小部分的獸族戰士和平共處,您應該不會天真地以為,從此雙方就能夠過上幸福快樂的日子吧?」

「我沒有啦。」

有那麼一瞬間,我還真希望如此!

「人類和獸族是不可能平等共存的,您只可以讓他們認清楚自己的立場與地位。您是統治者,人類是被統治的動物。記清楚了嗎?」

「但、但是——」

我本想說些什麼,但吉莎已經欠身告退。

我轉頭看向一旁的奧絲雅,她正在介紹海倫娜給努比恩等人認識,臉上的笑容好燦爛。

奧絲雅和海倫娜也是人類,所以我也必須將她們當作被統治的動物看待嗎?更何況等到〈白城〉的狀況安定好後,奧絲雅很有可能會帶著勿忘草騎士團離開我,重回人類王國......重回他未婚夫的懷抱!

到時候我又該怎麼辦?一股莫名的厭惡感湧上心頭。

即便她們平時替我打理領地內的事務,抑或是坐在高高的樹上擔任我身後的力量......她們終究只是我名義上的母獅,這些事情換成誰都能做不是嗎?

我心念一轉:對了,讓奧絲雅以及海倫娜成為我獅群中〈真正的母獅〉不就好了嗎!

可是,具體來說該怎麼做嘞?

直到此刻我才驚覺到自己多麼不成熟,一直以來我竟然以為只要獅族男女相互幫助,就足以稱之為一個獅群!

這樣的想法似乎太天真了。

所以說,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把她們變成只屬於我的母獅呢?

我一邊盯著奧絲雅的側臉,一邊陷入長長的沉思之中......
















謎團謎團
Copyright © 2021 All rights reserved.


感謝大家繼續閱讀。

無論如何,還是希望有看完的人都會喜歡這部作品

非常感謝。

創作回應

隱墨狂筆:綿羊騎士
異族文化交流還蠻有趣的
不過文化不同就一定有衝突跟摩擦,不好好處理久了就可能有內亂的隱憂...
獅醬還這麼嫩,能解決這麼複雜的政治問題嗎ww
2021-11-08 14:11:58
歷史謎團
那就讓人類男性跟獸族女性%% 獸族男性跟人類女性%% 這樣就解決所有事情啦!
2021-11-08 14:19:57
歷史謎團
%%解決一切問題!
2021-11-08 14:20:06
紫色徘徊的執念
獨佔...你只要能讓你射出去的xx變硬 堵住通道 她就只屬於你了 沒錯 老鼠跟黑猩猩都用這招
2021-11-08 18:12:59
歷史謎團
一針見血啊執念桑XD
2021-11-08 21:35:03
紫色徘徊的執念
蜘蛛則更狠 他們會把xx斷在雌性體內來堵 反正自己要被吃了 區區肢體損失怕什麼呢?
2021-11-08 18:14:08
歷史謎團
太可怕了QAQ!!!!
2021-11-08 21:35:08
鴞吉
原來如此,獸族的軍隊嚴禁酒精飲料呀,不曉得抓到飲酒行為會怎麼處置呢?
我猜猜,只要抓到就列入汰除,作業流程僅需三天之類的,所屬軍團還會列入督軍的下一季重點督導對象……
2021-11-08 18:34:15
歷史謎團
對不起這麼晚才回 這陣子實在是.....哀 總之確實不能喝酒呢 這在動物界是不正常的!被抓到的話 會被關吧?或者鞭打。這我就還沒決定了。話說在想個身事悲慘的釀酒的太太(而且還有酒精成癮症),之後和來自遠方的獸族旅行者結婚,並把酒吧改為賣咖啡。
2021-11-29 22:06:57
歷史謎團
的短篇小故事;酗酒太太原本就事居住是在獅醬領地內的,所以算是個小外傳故事吧。
2021-11-29 22:08:25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