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明日方舟同人小說】兩種羽翼 <第三章 平平>

Mi-rain | 2021-11-07 22:25:02 | 巴幣 2000 | 人氣 93


冬日的晨光越過遠處城牆,為庭園覆上一層溫煦的紗,花草之上的白霜微微消融的同時,一聲輕嘆卻擾動了晨間清幽。

陽台上方,寶藍色的長髮徐徐擺動,穿著寬鬆毛衣的墮天使勾起手指將瓷杯抬到唇邊,輕呼兩口氣後小口啜飲。

她細細品味溫熱的咖啡,然而醇苦的餘韻並沒有化解心頭的感慨。

卡洛琳娜已不再是自己的監管人。

距今兩個月前的聚會記憶猶新,殊不知在一句回頭見以後,迎來的便是鳳凰的職務調動。

兩人的意見就如拋入池中的石子,甚至無法揚起一丁點漣漪,由教廷與公證所共同下達的命令,態度強硬且突然,只能猜測是基於緊急事態做出的調動。

墮天使將方糖投入杯中,攪拌淺褐色的漩渦。

雖然嘴上笑著要搭檔放心執行新任務,但四年之間,自己都會與鳳凰碰頭匯報,如今超過一整個月未曾碰面,心中難免有些不慣。

不過,轉念一想,或許藉這次機會讓對方離開自己,也並非壞事。

姑且不提卡茲戴爾的事件鳳凰本來無需自責,這四年更是沉重地拖緩她自身的晉升,身為菲尼克斯家的獨女卻長年擔任墮天使的監管人,已不僅是大材小用能形容的程度。

「呵……」盯著糖塊緩緩融化,女子露出一抹淺笑。

想必議長……對方父親也非常頭疼,畢竟,要那固執的鳳凰改變心意,可是比修改律法還要難上許多。

方糖徹底溶化後,她再次品嚐杯中的咖啡,接著放下瓷杯,椅在陽台的欄杆上遠望沐浴於晨曦中的城市,潔白的建築與霜雪上頭閃爍晨光,正預示著一天新的開始。

「早安,哈啊……清晨的龐帝夫城,令人心情平和的景色呢。」

尚帶倦意的話語聲自身後傳來,身穿睡袍的蕾謬安跨出房間,拄著杖緩步來到墮天使身旁,「待會到了通勤時段,路上就要塞得水洩不通啦……」

「早啊,安。」

她轉頭向睡眼惺忪的薩科塔問候到,「妳起早了,我吵著妳了嗎?」

「沒事。」對方搖搖手,比向一旁的瓷杯,「我是聞到咖啡的香味才醒過來的。」

玻璃門分明是緊閉的,室內怎會有氣味呢……墮天使心想著,善意的謊言讓她輕柔一笑,「是嗎?不過這杯稍微苦過頭了,還是妳沖的比較合口味。」

「嗯,那就不要勉強自己了,這杯歸我,待……待會再幫妳沖一杯。」冬季清晨寒意陣陣,蕾謬安說著一陣哆嗦。

莫斯提馬見狀,伸出手臂攬住對方,「呵呵,對自己養出的胃口這麼負責呀?不過妳穿得少,我們先回屋子裡頭再說吧。」

*

兩人用早起空出的時間一起做了幾分三明治,悠閒地享用完早點後,莫斯提馬站在梳妝台前幫著準備出門的薩科塔梳理長髮。

「今天也一樣?」她輕捋著掌中的米灰色細髮問到,她知道蕾謬安在工作時偏好幹練的打扮,習慣盤起長髮搭配襯衫與西裝裙。

工作和休閒,都得有相應的裝束,盡管由於腿腳上的不便,薩科塔早已轉任公證所的文職,這點堅持倒是從以前就沒變過。

「對,還是盤髮,拜託囉。」對方放下唇膏,盯著鏡面滿意地抿抿唇。

髮夾與雙手熟練地並用,墮天使迅速地將側方的髮束固定完畢,接著將後髮綁成麻花辮再上折藏起髮尾,調整一會鬆緊,最後順著劉海抽出幾縷髮絲、撥到薩科塔的頰側。

「嘿……真不錯,一天天越來越完美了。」望著俐落而不失精美的低盤髮,她露出有些調皮自傲的神情。

「哈哈……可以當作妳是在稱讚我嗎?」梳妝完畢的蕾謬安起身披上西裝外套,撥弄著瀏海露出笑容。

「當然。」莫斯提馬將手杖遞給女子,伸手幫忙整平領口的同時眨眨眼,「今天也很俐落,是個知性又迷人的職場女性呢。」

簡單的讚美讓灰眸中多了幾分笑意,薩科塔貼著墮天使的肩膀輕倚一會,接著抬起頭說道,「那麼我出門了。」

「沒問題,路上小心。」

*

在蕾謬安出門以後,墮天使左思右想,決定取來撢子,繼續昨日未完成的清掃。

由於回城前已經向企鵝物流請了長假,加上尚缺監管人也不會收到教廷的任務,多年作為長途信使的她終於有了適應居家生活的機會。

儘管打理家務的日常對女子而言著實平淡至極,與蕾謬安相處的日子卻莫名地給予她踏實感。

就好像,自己正在填補錯過的某些事物。

莫斯提馬輪番拿起書架上的相框,拂去上頭沉積的些許灰塵,而看見其中一張全家福時,松藍色的雙眸流露溫柔的笑意。

照片中的蕾謬安並未拄杖,在紅髮少女的熱情擁抱下露出靦腆的笑容。抱著她的女孩是蕾謬樂,雖然髮色的差異讓人能輕易察覺兩人並非親生姊妹,但一家人臉上無意流露的光彩,卻耀眼得令人生羨。

「那年的長假……他們去的是哥倫比亞吧,過了這麼久,認不太出來了啊。」女子喃喃說著將相框歸位,然而隨著一張張相片的時間點逐漸後移,她悄悄收起笑容。

三前年、前年與去年的照片,聖百列教堂的高塔無一例外存在於遠景之中。

自腿腳受傷以來,蕾謬安似乎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座城市。

那次任務從薩科塔身上剝奪的,終究不只行走的便利。

「哼嗯……」莫斯提馬隨即沉吟著思索起安排旅行的可能性,排除步行路程……拜託老闆弄台私人飛艇或遊輪或許可行,說不定公司還能順便拓展觀光事業。

「呵……企鵝行旅,聽起來不賴。」她重新揚起嘴角,隨手抽出書架上的旅遊書刊,翻開封面,於書頁間尋找著自己未曾到訪的土地。

東國、炎國、伊比利亞、汐斯塔、薩爾貢……景色在指尖變換著。

然而,她卻很快發覺。

書頁上那些大多數人平生難見的神社、古城與密林,自己已無一不曾踏足。

「舊地重遊……也行吧,嗯,到時候可得和安講講她的糗事。」

墮天使垂眼淺淺一笑,闔起書中一幕幕與鳳凰同行的回憶。

*

午餐時間,整潔的廚房中卻飄出一股燒焦的氣息。

「搞砸了呢。」

帶著烘焙手套的莫斯提馬取出烤盤,對照著燒焦物與食譜中的菜品不禁吐舌,「怪了,先前和安一起都很順利呀……」

於是她在食譜上查找相對簡單的料理,打算重新來過,但一翻冰箱,才發覺食材已所剩無幾。

該補貨了,女子淡淡心想,畢竟這幾天幾乎都沒有外食,消耗挺快。

事實上,儘管生火、野炊等技巧都難不倒經常露宿荒野的墮天使,她卻不是特別擅長料理,這幾天突然開始學習,也只是為了減少不必要的外出。

起因是月半個月前的一個下午。

她與蕾謬安回到家,卻在下車時被攔在庭院前,十來個薩科塔男女,他們在胸前畫著十字、仗著人多勢眾圍住兩人。

那是附近的住戶。

顯然在街上偶見是一回事,成為生活中的常態又得另當別論……幾人高聲怒吼、抗議著墮天使入住自己的社區,任由源於信仰的憤恨扭曲自己的面容。

習以為常的墮天使本打算一笑帶過,然而讓她擔憂的是……那群人指著自己頭頂的犄角,辱罵的對象卻是護在前方頻頻道歉的蕾謬安,他們認為是接納墮天使的她敗壞了社區的安寧。

儘管這次的衝突尚限於言語,當晚墮天使仍要求離開,她甚至收拾了行李,然而,薩科塔卻阻攔於門口。

蕾謬安哽咽地訴說彼此的重聚是多麼不易,解釋著白天那群人是少數的保守派,還答應她,往後兩人可以一起下廚好減少外出。

那是莫斯提馬第一次認識到,平時善解人意的薩科塔也能如此狡猾,她刻意放下手杖、吃力地阻於門前……對方柔弱的身姿反而成了自己無法通過大門的理由。

最終,面對不懈的懇求……墮天使終究無奈地放下提包,伸出手,輕輕撫去對方臉頰上的熱淚。

「黑色的翼挺麻煩啊,總不能塗白吧……雙杖也是,太顯眼了。」

女子盯著鏡面輕嘆,帶著一絲歉意,不得以將雙杖鎖入櫃中。

「待一會吧,老夥計。」

於是,她先是戴上寬簷帽以及深橙色的墨鏡,遮蓋探出髮稍的犄角,又穿上長裙藏起細尾,而在嘗試背包、披肩等各式各樣的組合後,她望向外頭和煦的冬陽,最終選擇將一支陽傘輕輕架在肩上,遮掩身後的黑翼。

莫斯提馬在鏡面前輕盈地轉了兩圈,露出滿意的微笑,「呣,雖然像個防曬過頭的貴婦……效果倒是還行。」

隨後,她提起購物袋悄悄離開大門。

*

低調是有效的策略,一來一回間,莫斯提馬並沒有遭遇任何阻礙,而採購完畢、簡單地料理午餐後,無事的墮天使便翻閱起薩科塔推薦的各式書籍,喝著花茶悠閒地消磨下午時光。

直到晚間,沉藍的夜幕低垂,再平凡、平靜不過的一天,很快便迎來尾聲。

「……近年議院中的改革派成員比例節節攀升,先前教皇對於拉特蘭教律第7目的重新釋律更是直接導致墮天使特赦條例的通過,不少民眾質疑由公證所、教廷、議院組成的政、教、法三柱體系已名存實亡—」

「滋滋……半年多前捲入整合運動風波的羅德島製藥,其主艦於已於一個月前抵達萊塔尼亞南部外郊,據公司發言人所稱,他們正與當地政府合作布置據點,為感染者在內的所有居民提供醫療服務,關於後續……」

播報聲與烤箱源石迴路的低聲嗡響在屋中迴盪,已經是晚間十點。

客廳只開著小燈,而光線橙黃的廚房中,莫斯提馬在餐桌前收聽城中的廣播,她已經用中午補充的食材準備了晚餐,兩份樸素的奶油蘑菇筆管麵正在烤箱中靜靜保溫,陪伴她一同守候。

雖然對方已叮囑多次,她仍壓抑著腹中的空洞感,等待加班晚歸的薩科塔。

「嗶……嗶、嗶嗶嗶。」

電子鎖的按鍵聲響起,屋門隨之旋開,竄入屋內的寒風撫過墮天使臉龐,不過,同時傳入耳中的嗓音卻令她心頭一暖。

「我回來了……啊……妳又還沒吃。」經過一天操勞,蕾謬安的神情明顯有些疲倦,但她仍擠出一絲笑容,扶著門框脫去高跟鞋後,踏入門中。

「歡迎回來。」莫斯提馬上前迎接,接過對方外套的同時,她執起那雙在冬夜中凍冷的手掌傳遞溫度。隨著十指默契地交扣,松藍的眸透出細膩的情感,墮天使輕盈一笑,順勢將對方引向餐桌。

「來吧,嚐嚐我的廚藝有沒有長進。」

*

結果可想而知,筆管麵雖不難吃,卻也稱不上美味。或許是久放的緣故,奶油醬汁有些過稠,是道不上不下,普通至極的料理。

儘管如此,興許是飢餓的緣故,又或是用餐時與薩科塔相望的莞爾……墮天使仍感到心滿意足。

用完餐梳洗一番以後,兩人坐在臥室的床尾,憑著夜燈微弱的光線愜意地閒聊。

她們聊工作,薩科塔埋怨著近日公證所事務的繁忙、行政效率的低落,墮天使則隨興地提起以往在企鵝物流的趣聞;她們聊今日發生的小樂事,蕾謬安說到街角新開的服飾店笑顏逐開,莫斯提馬分享在食譜上發掘的甜點時眼神閃爍著光芒……

她們聊了許多,墮天使才忽地想起要帶對方出門旅行一事。

「說起來,妳下次長假是甚麼時候?我有個點子,妳猜……」她說著轉過頭,才發現倚著自己的蕾謬安已經打起盹。

肯定累壞了吧,她注視著對方沖完熱水、尚微微透紅的臉頰心想,伸指輕捋自鬢角垂下的髮絲。

薩科塔隨之呢喃一聲,勉強撐開了眼皮,「嗯?抱歉……妳剛剛說甚麼,我一不小心睡著了……」

「沒什麼,今天畢竟起早了,早些休息吧。」

墮天使安慰似地輕拍對方的肩膀,接著起身走向床頭,緩緩調暗了燈光。

「是嘛,那妳也早些睡吶……願神主護佑眠者的夢境祥和美好……晚安……」蕾謬安合十雙掌、神智迷濛地吐出祝福後,終於把持不住,倒頭沉沉睡去。

「晚安,好好休息。」

莫斯提馬在雙人床的另一端躺下,她端詳著柔和光環隱隱照耀的可人睡顏,在心中細語。

安……沒有什麼比在妳身邊,讓人感到更加祥和,更加美好。

在彼此交錯沉緩的呼吸聲中,她闔上眼,伴溫暖的思緒沉入夢鄉。



Cale桑,我不做醃魚啦!

咳咳,嗯哼!這裡是因為陷入修文循環而失去理智的Mi'rain,感謝耐心閱讀至此的讀者,也要為自己拖沓的產能說一聲抱歉,雖然是稍有存稿才鼓起勇氣發下雙周更的豪語,終究被學業的組合拳按在地上磨擦,真的很抱歉!

那麼,雖然我好像說過地獄列車發車一類的莫名宣言,但這篇實際上是甜度過高的過場篇呢,充實莫安兩人情感的過程,實際也在不斷挑戰自己的信仰(???),有時甚至覺得,"啊,不如到此收手吧,就讓她倆再一起,不是很好嗎?"

但是呢,該來的總會來的,沒錯,就像下一篇雖然可能又要琢磨個好幾周,但只要我繼續努力,完成的一天終究會來的!(好喔)

感謝各位的收看,接下來劇情將會有所轉折,還請抱持期待,那麼,我是Mi'rain,我們…下一段故事見!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啊https://i.imgur.com/0hcH9VZ.gif
這種日常相處的描寫更是能觸動人心啊~好想要一杯小莫的咖啡

在這裡看得出來充滿著粉紅泡泡的舒適感,兩人的互動是那麼舒適自然,而且這種有點分不出誰是賢妻的那種感覺真的好棒https://i.imgur.com/uFs4gm8.png

這樣的莫安我可以嗑一輩子

這一篇把我上班疲累的心撫慰了一大半~好開心的一篇啊
https://i.imgur.com/bPiHbjP.gif
(圖片誤?

但是在這片粉紅泡泡中,又出現了某種寂寥的氣息……
不知道發生什麼事的小鳳凰、因為自己身分而導致蕾謬安被社區的人員給找了麻煩……這樣隱藏在其中的小小訊息,我還沒有錯過啊……
https://i.imgur.com/PC9Er0v.gif

至於在鋪墊了美味的前菜後,接下來應該就如煙雨所說的,後面就是主菜了…
我會好好期待的!
(開始敲木樁紮營
https://i.imgur.com/Izy8HHW.gif
2021-11-08 22:51:22
Mi-rain
是吧是吧!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d542379656a9483c8d96c7a721d8aac2/tenor.gif
自己書寫時心情也十分祥和~

之前就一直想試著寫出這種日常相處的情境呢,完成這篇後深覺莫安的互動可以再寫一萬字啊!(信仰崩壞)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6d93ba39cf27be5855acf000b2248ec3/tenor.gif
說到賢妻位嘛,如果以性格而言會是蕾謬安,但是在這篇的情境中,由於小莫賦閒而安正好展現職場女性幹練的一面,交錯互補之下便形成了我們看到的、兩人間充滿無限可能的相處模式!(真是太棒了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330b2455d436541eee21e11f5aeb0390/tenor.gif
而於日常中零星透露的危險訊息,我相信都被伊凡部捉到了,問題正在於,三人都處於生活發生如此劇變的時期中,她們是否能捕捉到這些訊號背後的意義,在即將到來的風暴中守護自己在乎的人事物呢?實在讓人擔心啊!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1f8c7736a46059a800df67a2779b3a86/tenor.gif
感謝伊凡的賞光,我會繼續努力,端出豐盛的主菜的!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6af658ed7eafd03d742158c7c1a941a/tenor.gif
2021-11-09 23:01:21
Cale Wei
在小鳳凰不在的時候,屑天使(?)又重回舊愛的懷抱了......
https://truth.bahamut.com.tw/s01/202108/f674c549b867f163d16aa1514d5594ad.JPG

不是啦,我們的阿菲呢,我要看小鳳凰!給我講小鳳凰!

咳...照劇情的節奏來看,兩人出任務的段落應該還有一些距離,那麼小鳳凰究竟是去幹了些什麼呢,我要看小鳳凰(以下省略

2021-11-17 01:25:37
Mi-rain
人心,向背無常(不是

畢竟是曾經為之拋棄一切的對象,就算是事事雲淡風輕的小莫,也難以忘懷吧(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23f263940d5d2bb8e8eaeb3c128e748f/tenor.gif

不過用不著擔心,會的會的,之後小鳳凰的戲份可是多的讓我害怕呢!

就請Cale景請期待吧(?
https://media.tenor.com/images/c63af10b76369b053f5bd89994e8d439/tenor.gif
2021-11-20 09:50:5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