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二集 第四章 03 龍風

曉時逅 | 2021-11-07 21:38:18 | 巴幣 2 | 人氣 51

學姐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終章 01 氣魄

「哥哥!歡迎回家!」

偽裝版的楊翊馨登場。

接著,她看到在我身旁勾著我手的佐渡老師後,整張表情都黯淡了下來。

我不懂她為何會這樣,但我還是回應了她的招呼。

「嗯。」

「翊馨,妳看,哥哥帶女朋友回家了喔。而且還是個漂亮的大美女。他很厲害吧?」

繼母到楊翊馨面前,這麼表示。

「嗯、嗯⋯⋯是啊⋯⋯哥哥⋯⋯很⋯⋯厲害⋯⋯」

說著,楊翊馨轉身搖搖晃晃的走向樓梯口。

她到底怎麼了啊?

啊,我知道了。

這個就叫做遊戲玩過多症候群。

就叫她遊戲不要玩太多吧。

這根本是自作自受。

接著,繼母走到佐渡老師眼前,道:

「柏睿去準備晚餐的這段時間,我想和妳好好聊聊。可以嗎?」

「好。」

說著,佐渡老師鬆開勾著我的手,然後和繼母走向客廳。

雖然還有些問題想問佐渡老師,但現在還是先做飯吧。


「我要開動了。」

雙手合十說完這話後,佐渡老師拿起裝了飯的碗開始吃飯。

對了,我記得日本人在用餐前都會說句「我要開動了」。

然後吃完飯則是說「我吃飽了」。

而我們臺灣人都不會⋯⋯

但不會不代表是壞事。

因為我們是不受禮節束縛的自由民族。

而自由就象徵著快樂。

所以你才會看見百分之九十的臺灣人都是樂天派的畫面。

我們臺彎人得抑鬱症的機率也沒比法國人高。

一邊想著這些有的沒的,我一邊將青菜夾進碗裡。

接著,繼母將嘴裡的飯吞下,而後這麼說:

「對了,柏睿,你和翔子是怎麼認識的啊?」

聞言,我傾首不解。

繼母怎麼會問這個問題?

這問題不是方才她和佐渡老師聊天時就會問到然後知曉的嗎?

彷彿看穿我心裡的疑惑似的,佐渡老師開口對我這麼說:

「我和你媽媽剛剛都在聊日本的樂團ONE OK ROCK的事。所以,這一部分的事她還不清楚。」

「喔,原來如此。」

聽聞,我頷了頷首,然後和繼母講我和佐渡老師是如何認識的。

我和繼母說我們的班導被圍毆,而後佐渡老師便成為了我們的代理班導。

這便是我們認識的契機。

「就這樣?」

聽完,繼母開口詢問。

「嗯。」

點了下頭,我吃了口飯。

「那,是誰先和誰告白的呢?」

「我。」

聞言,我立即回應。

這時我必須即刻響應。

因為假使我繼續拖著,那老師必然會為了不為難我而說「我」。

然而一旦如此,老師就會被認為是「專吃幼齒的下流女人」。

雖然我知悉繼母不是這種人,但其他人會怎麼想我就不曉得了。

所以有必要由我先挺身而出。

這樣就沒事了。

「哦?原來柏睿喜歡比自己還大的女生啊?這樣我是不是還有機會呢?」

「媽⋯⋯」

「哈哈,我開玩笑的。別放在心上。」

面對我極度無奈的死魚眼,繼母以打哈哈的口吻輕鬆帶過。

然後,她將視線轉向佐渡老師,道:

「那麼,翔子是看上我們家柏睿哪一點呢?他一臉路人樣又是個死魚眼,這不是像你這樣的美女會看上的類型吧?還是說妳就好這一口?」

「這個嘛⋯⋯」

佐渡老師以指抵唇,思量了片刻,說:

「詳細情況我也說不太清楚,這就是一種感覺吧。當他和我告白時我就感覺眼前的男生可以接受。而接受了之後我也藉由和柏睿的交談明白了他就是我喜歡的人。」

說罷,佐渡老師對我甜笑了下。

雖然我曉得這是謊言,但不知為何我的心臟突然加速了。

臉也變得好熱。

我是不是等等要去看醫生啊?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

繼母看似了解一切的點了下頭,說:

「那柏睿又是為何會向翔子告白呢?」

「一見鐘情。」

我紅著臉低下頭。

光是看到我做出這種反應,就能判斷我沒有說謊了吧?

雖說這是佐渡老師的笑容才引發的現象就是了。

「原來是這麼回事啊。看來愛情報到的速度確實就像龍捲風一樣快呢。周董果然沒有欺騙大家的感情。」

說著,繼母邊拿著飯邊站起身,道:

「我要去看看翊馨了。你們慢慢聊吧。我不打擾你們了。」

「嗯。」

我點了下頭後,繼母便走向樓梯口。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