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賣燈人/燈火照人心

亞龍蝦 | 2021-11-07 18:00:09 | 巴幣 3134 | 人氣 243


  我的前男友很奇特,奇特到可以說是奇怪的程度。

  第一次約會,他開車開了整整半小時。本以為我們要去什麼特別的地方,我一路上都非常期待,把他的沉默當作不能輕易洩露的驚喜。

  然而隨著地點越來越偏僻、風景越來越荒涼,他的一言不發讓我越來越不安。

  幸好,當我忍不住想要跳車,門把都快要扯開時,他終於出聲了。

  「到了。」

  簡短、俐落,我讀不出他的情緒。

  看著這片沒有其他人車往來的荒涼郊野,黃色的路燈彼此相隔好長一段距離,配上草叢裡各種昆蟲凌亂的叫聲,簡直就是幹些非法勾當的絕佳場所。

  這時我反倒不敢走了,死死抓著把手,不肯讓已經下車來到副駕駛座外頭的他打開門。

  我承認我當時可能有點情緒失控,也許叫聲比平時更宏亮、比平時更綿長、比平時更高亢。

  他可能突然明白現在這情景有多可怕:將近半夜十二點,孤男寡女來到這麼偏僻的郊外,而且幾乎不會有人路過,萬一出什麼事簡直就是求救無門。

  於是他一臉無奈地攤開手,翻出口袋,表明自己身上沒有危險的東西,連皮夾都打開來給我檢查,裡面真的只有幾張鈔票,剪刀、針或圖釘之類的尖銳小物件也不存在。

  我才稍稍放下心,但依然不肯放開包包還有手機,那些是我保命的最後防線。

  下了車,他很有風度地將自己那件厚外套讓我披上,我原先以為我們會去高檔餐廳之類的地方共度今夜,身上衣服華麗卻略顯單薄,跟現在這個場合完全不合適。

  他拿起一支手電筒,很神奇,明明有手機,竟然還會有人使用貨真價實的手電筒來照明。

  他在前方領路,再三輕聲保證不會離開道路範圍,而且目的地離停車的地方不遠,我才猶豫地跟上了。

  我隨手握著他外套側緣的小掛件擺弄,那是一隻白色的陶瓷小貓,不到我半個手掌的大小,摸起來冰冰涼涼。

  心不在焉地看著小貓,這也是我當初會對他產生興趣的原因,這個人使用的每樣物品,絕對都會配有這類型的小飾品。

  外套上有白色小貓、手機有五彩繽紛的小鳥吊飾、背包後面有一隻吐著舌頭的亮黃小狗......林林總總,他身邊跟著各種各樣的動物。

  他平時非常冷淡,在學校裡是著名的獨行俠,跟旁人相處除非必要,話都不會多說一句,熟悉的人是如此,陌生人就更不用說了。即使我們已經交往許久,兩人間的互動卻和以前認識沒多久時大同小異,有時我會覺得擁抱一座冰山得到的溫暖可能比他還多。

  真的沒想到,這麼無趣的人,裡面竟然藏著一顆溫柔的心靈。也許,看人有時得要剝開那層偽裝,才能真正發現深處那顆熾熱的真心。

  當我胡思亂想之時,前方的他停下腳步,真的沒有多遠,回頭還能看見他那輛夜色下白得像會發光的車。

  他想帶我去的地點非常瞭然,那是這郊外唯一一道不同的風景。

  路邊有一位七老八十的老頭坐在一張紅色塑膠小凳子上,旁邊用苫布鋪了一長排,上面擺滿放出各種顏色的光、有各種造型的燈具。

  白色聚光燈、炫彩舞廳燈、能投射出各種圖案的星空燈,還有火焰形狀的小夜燈、不停閃爍紅光的警示燈、亮得能看清漆黑草叢的超強手電筒......

  簡直就是一場隱密得可能不會有第三位客人上門的燈光秀。

  震撼之時,我注意到其中一塊區域,那裡陳列的物品令我倍感熟悉。

  一隻隻有著明亮色彩的可愛動物正翹首望著我,圓滾滾水汪汪的大眼睛像是懇求我帶他們回家一樣。

  「喜歡嗎?」前男友忽然靠過來,蹲下身子一個個看過那些發光的小動物們。

  「這個如何?」他拾起一條黃白條紋的熱帶魚「希望妳能像這條小魚一樣自由悠遊大海。」

  他又拿起一盞粉紅色貓咪造型的夜燈:「這個也不錯,妳喜歡貓吧?把它放在床頭櫃上應該會讓起床的心情變好。」

  我什麼都來不及說,他又拿起幾卷反光條自說自話:「這個也不能忘,可以保平安,最好多帶一些......」

  「等等,等等!」我急急忙忙喊出聲,拉回他用光速遠離的注意力「不用買這麼多吧!」

  「要的!」

  我的動作驀地僵住,我從沒聽過他曾用過這麼用力、堅定的語氣講任何一句話。

  他非常強勢,用不容拒絕的姿態掠過我身邊,我愣愣地看著他的背影,心裡卻有股莫名的感覺浮上來,總覺得,他買這些東西的目的並不是為了我......。

  「伯伯,請問這些多少?」

  「請」這個字,我們同校三年,從沒有從他口中聽過,今天竟然有幸能聽到。這個老人何德何能,能得到他的尊敬?

  那老人卻沒有像他那樣有禮貌,連對客人該有的基本態度都沒有,一臉不屑──甚至我能從這個角度看見他眼中燒著熊熊怒火──連目光都不願瞥向他,隨便報了個數字:「三千。」

  我吃驚地差點跌倒,三千!這些東西加起來連一千都不到吧!就算是純手工好了,也不至於吧!

  但是更讓我驚訝的是,前男友聽到這個不合理的數字,竟然沒有絲毫反駁,還滿意地點了點頭:「比之前便宜呢。」

  我快暈倒了,還「比之前便宜呢」!你在這種荒郊野外的路邊攤被當凱子削怎麼還一副撿到便宜的傻樣!

  我簡直聽不下去了,大力著腳步想去跟那個老闆講講道理。

  但是沒想到在我快要到時,前男友直接抓住我準備舉起來斥責的手,我瞪著他,他卻沉默地搖頭,乖乖掏出錢,要我別計較。

  這種事怎麼可能不去吵!他為什麼變得這麼懦弱?平時在學校裡的強勢跟驕傲去哪了?

  被他一直拉著,擋在那個吸血鬼老頭前面,我不好動手,只能眼睜睜看著三張大鈔被那老頭......不對,他把錢放在布上,用旁邊的燈壓住防止被吹飛,那個老頭一直沒有正視他,竟然討厭他討厭到連他的錢都不想收!

  今晚的遭遇真的是大開我的眼界,直到他把我從郊外送回來,我都還沒從那幾分鐘的震驚中回過神。

  一下車,他就把那盞貓咪夜燈裝在紙袋裡送給我,還貼心地幫我把買來的反光條綁在包包帶子上、把那條要價不菲的熱帶魚吊飾掛上手機。

  他非常紳士,或說是非常冷漠地送我回到宿舍,一句道別的話、一個分離的擁抱都沒有,我又不禁懷疑,我們真的在交往嗎?

  但這個問題其實不重要,我也很快就得到答案。因為那天之後不到一個月我們就分手了。

  分手是他提出來的,理由只有一個敷衍到爆的「我們不適合」。

  喔,不對是兩個,「妳值得更好的人」。

  去你媽的,老娘當初怎麼會看上你這種冷到骨子裡的王八蛋。

  咳,好孩子不該說髒話的,我道歉。

  我還是留下了與他相關的東西,但少得可憐,除了那天買的燈之外,就只有一張粗糙寫著那家路邊攤地址的名片,連老闆的名字或聯絡方式都沒有,像是毫不在意有沒有顧客上門。

(^●ㅅ●^)

  快畢業時,我跟系上的朋友們來場在校期間最後的聚餐,偶然聊到那個我已經快一年沒關注的糟心渾蛋。

  「妳不知道嗎?那個渣男交往過的人足夠繞學校一圈了。」朋友一邊喝著免費的檸檬水一邊八卦。

  「而且啊,他可是葷素不忌、男女通吃喔!」

  「噗!」我把桌上的菜單噴得字跡都暈開了,朋友們連忙呼喚服務生擦桌子。

  我不斷跟那個看起來不太高興的服務生抱歉,但其實心思都在前男友身上。

  這個人,真的是一直帶給我驚嚇,還順帶顛覆我從前對他的印象。

  桌面再次變得乾淨整潔後,我們接續剛才的話題,不過這次我特別把水先放旁邊,免得待會那個服務生直接把我的頭當抹布。

  「他就是個花心大蘿蔔啊!每個月換一次對象,旁邊跟著的人都不一樣,而且明明是他主動告白的,交往期間卻又冷淡得跟陌生人沒兩樣。」

  沒錯沒錯,我在心中附和,完全想不通他為什麼這麼做。

  「而且啊,有個傳聞,每任的對象,都會在半夜被他帶去某個神秘的荒郊野外......」

  聽到這句話,我頓時來了精神,直勾勾看著正在長舌的朋友。

  「......聽說他們都在那裡看清了這個人的真面目,所以最後都決定分手......欸欸,」朋友講到一半突然把頭伸過來「是真的嗎?他有帶你去那個傳聞中的地方嗎?」

  我擰起眉,真要說的話,前男友唯一帶我去過的地方只有那個賣燈老頭的路邊攤,雖說也算是看到他不為人知的一面,但因為這樣而分手......

  我搖搖頭:「沒有,沒什麼特別的。」

  「是喔?」她聽起來很失望,眼裡寫著無趣,我尷尬地笑笑,招呼大家先專心點餐,別浪費時間,待會再聊,順利中斷這個話題。

  但話說回來,想起那個晚上,我直到現在都沒有想通他特地帶我去那裡消費的目的是什麼,難道那個老頭是他關係鬧得很僵的長輩,他是為了求得家裡原諒順便擴展客源?

  但這麼說也不對,畢竟買燈的錢全是他出的,我連一毛都沒有付。哪怕是為了吸引潛在客戶,這樣自產自銷完全沒有道理。

  我慢慢嚼著牛排,把那些無解的問題一起嚥進肚子裡,好幾年都不曾吐出來。

(^●ㅅ●^)

  大學畢業後十幾二十年,我也從當年的花樣少女變成了......風韻不減的迷人大姐啦!

  婚也結了,小孩都快有了,年輕時碰過的奇奇怪怪的事,除非有個契機,否則真的不會怎麼去回憶。

  我的現任丈夫也是個奇奇怪怪的人,他這個人總是三心二意、朝三暮四,比方說搬新家後房間的設計吧,我們從一個星期前就開始計畫了,結果他到現在已經給出一堆方案,幾乎每天都有新的想法,每天早上起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昨天的構想推翻。

  我也懶得去管他,坐在沙發上翻著雜誌任他對著房間牆壁嘰哩呱啦不知在唸些什麼。

  忽然他轉向我問道:「妳覺得要放哪種燈對小嬰兒比較好?」

  我將雜誌翻頁,正想回一句「隨便」,反正任何提案都活不過一個晚上。

  忽然,雜誌上印著的熱帶魚,還有老公剛才那句話裡的「燈」喚醒了我塵封多年的記憶。

  「你等等。」我把雜誌丟在沙發上,跑進臨時倉庫,到處翻找有著「大學」標籤的那些紙箱。

  老公大概是聽到倉庫快被拆了的乒乒乓乓聲響,幾分鐘後走過來問:「妳需要幫忙嗎?」

  「不用!」我大吼一聲,用力從最底下翻出買了之後從沒打開過的畢業紀念冊。

  那張已經泛黃的小紙片就夾在裡頭。

  「這什麼?」老公好奇地靠過來。

  「嗯......」我想著要怎麼回答這個問題「一個賣各種燈的地方,不知道現在還有沒有在營業。」

  「這麼神秘?」他以為我在賣關子,接過那張內容都快看不清的名片「我的興趣被勾起來了,什麼時候開店?」

  「呃......大概是半夜吧?」

  「半夜開的燈店?」他瞇起眼睛,像是想到什麼「有意思,吃完晚餐就去看看吧。」

(^●ㅅ●^)

  看見那片依舊光明,甚至好像比當年更閃耀的小攤子,說不驚訝是騙人的。

  但是蹲坐在小凳子上的老闆卻更讓我驚訝地合不攏嘴。

  竟然是他!

  前男友比起當年老了更多,遠遠不是這個年紀該有的模樣,我想像不到究竟經歷了什麼才會讓學生時期的翩翩少年搖身一變成如今窮愁潦倒的失意中年。

  「買燈嗎?滿額有打折。」這聲音太沙啞了,若非臉還留有一丁點前男友的特色,我根本就不會認出他來。

  「你......你怎麼會變成這樣......」我結巴地問,太過震驚導致講話都不順暢。

  「?」他仰起頭,想看我的模樣,同時讓面上風霜更清楚展現。

  「這......這個!你還記得嗎?」我慌忙掏出口袋裡掉色嚴重的熱帶魚,天曉得我翻了多久才從另一個紙箱裡找到。

  他思索了很久,久到我尷尬地想將那個破舊吊飾收起來後,才叫出我的名字:「是你。」

  我急急點頭,其實根本沒想到他還會記得我,當初費盡心力翻出那條魚只是一時興起而已。

  但即使認出我,他也只是簡單點頭當作打招呼,眼神依然冰冷,比高山上長年冰雪都更難消融,從前就是如此,十幾年過去,那層積雪只怕是又增厚了不少。

  「妳跟他是什麼關係?」

  老公可能是察覺到我們之間詭異的尷尬氣氛,從後頭攬住我的肩膀問道。

  「前男友,只是大學時交往過,不到一個月就分手了,不......不是妳想的那樣......別一副吃醋的樣子。」

  但是前男友完全不在意我們兩人,那對足以凍死整個世界的雙眼像在放空似的飄向遠方,死氣沉沉地又問一遍:「買燈嗎?」

  我偷偷瞥了老公一眼,他牢牢盯著前男友,後者卻連餘光都沒有放在我們身上。

  我有點後悔來了,這裡簡直比寒流來的冬天戶外還要不適合人待,連忙開口說話試圖為這間小攤子增加些溫度:「當然,我們想為新家添購一些燈具,你有推薦的嗎?」

  「新家嗎……」生意上門,他才恢復了些人氣,從那張破舊的青色小凳子上站起繞著苫布走動,手指點著一盞盞燈光「臥室可以用這個,燈光比較柔和,不會影響睡眠、書房和客廳用這種的比較好,亮度足夠強,其他還有根據梳妝台這類家具的特別搭配……」

  他講到一半忽然停下,彎腰捧起一樣東西轉身面對我:「我還是覺得這個很適合妳。」

  我驚訝得嘴巴都忘記閉上,跟當年他送的貓咪造型夜燈幾乎一模一樣,區別只在這盞燈是天藍色。

  「你怎麼……」還記得?

  「我記得,我都記得,我的記憶力很好。」他盯著手中的夜燈,聲音輕到幾乎聽不見,彷彿根本不是在向我解釋。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這個竟然還有在生產。」我接過他手裡的貓咪夜燈,大學時的青春時光好像一起回來了。

  「沒有了。」

  「嗯?」沒有是什麼意思?

  「早就停產了,你看到的這些東西幾乎都是我做的。」

  「!」我快速掃過那些精緻的燈飾,這些都是?

  他看出我的疑惑與驚嘆,收起剛才的落寞:「我在一間製作這種產品的公司工作,有去學過製造方法,所以這裡賣的東西種類只會越來越多。」

  「擺攤不是你的主業?」

  「我在工廠朝九晚五,領的薪水剛好夠我支撐這間攤子。」

  「你工作完還來擺攤?缺錢的話為什麼不加班,或是乾脆換一個更好的工作,憑你的能力這應該不難吧。」

  「不難是不難,但我沒有資格。」

  「什麼?為什麼沒有資格。」

  他卻不願繼續解釋了,又將回答導向其他問題:「我每天準時上下班,不加班,準時來擺攤,我對現在的生活沒有怨言。」

  「那你都幾點營業?」

  「太陽下山到太陽升起。」

  「那不就是整個晚上了嗎!你都不用休息嗎!假日或是颱風天呢?」這傢伙瘋了嗎?到底有什麼理由要這樣自虐?

  「全年無休……休息……到時自然多的是時間休息。」

  「至於下雨天,那就更要來了。」他直直瞪著我,除了跟當年一樣的堅決外還有其他東西藏在眼裡「我會搭棚子,這裡的光永遠不會熄滅。」

  此刻的他雖然感覺起來沒有當年那麼冷了,但那股深入骨髓的情感卻從冷漠轉變成了偏執,講的話也讓我摸不著頭緒,我不知道該怎麼讓這場聊天繼續下去。
  
  幸好老公剛好捧了一手的燈飾回來,解救了尷尬的我。

  「看你們聊得這麼開心,本想多讓你們敘舊一會兒,可惜時間不早,我們該回去了。老闆,這些多少?」

  他卻連一眼都沒看那堆東西:「一百。」

  我分不出聽見這個跟白送沒差別的數字和我當年聽到那個老頭賣他三千的黑心價哪個比較震驚。

  我猛地回頭看向老公,想看他的反應,他卻一副完全不訝異的樣子。

  彷彿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一樣冷靜。

  「這樣不好,太委屈你了。」他抽出一疊大鈔,當著前男友的面一張張清點,合共一萬的價碼買下手裡那堆燈具,這時我又不禁懷疑這該不會是那個聰明傢伙以退為進的技巧吧?

  但和當年一樣,這位繼任的老闆也是一根指頭都沒有碰那些錢。

  「你辛苦了。」

  老公向他點頭致意後,帶著我離開了,一路上我頻頻回頭,他重新坐回破舊的凳子上,那些錢依然壓在旁邊的燈座下,一眼都沒去看。

(^●ㅅ●^)

  「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認識?」一回車上,我迫不及待發問,他也不急著發車,把玩手裡剛花大錢買的螢光棒。

  「說來話長,這是個神奇的故事,而且看樣子和妳有點關係。」他放下螢光棒,背靠著座椅,手卻伸得筆直握住方向盤,這是他在車上思考時的習慣動作「真是不可思議......你知道自己的前男友,是都市傳說嗎?」

  「都市傳說?」我愣住了,沒想到會聽見這個詞。

  「是啊,都市傳說。」老公又輕又慢,講故事的口吻娓娓道來「我前陣子迷上了這類東西……」

  這個開場白讓我有點無言,他的老毛病又犯了,不過作為一個稱職的聽眾,我打算等回家再算帳,只希望他沒有投入太多不必要的金錢和時間在那上面。

  「……那個傳說內容是這樣:據說在郊外某處的十字路口,半夜會出現一個擺攤賣燈的老人,他看見你只會問一句『買燈嗎?』,之後不管你做什麼,只要不是買燈,他都不會再理你。」

  「流言越傳越怪誕,有說如果你不買燈就會一直看見他出現在每條馬路、有說你收下燈萬一熄了或壞了就代表你的命也到頭了、有說買了燈可以許願,讓一個死去的親人復活……總之就是怎麼荒謬怎麼來。」

  「不過倒是有幾個寫實到沒人相信的留言,像是那個老人賣燈不在乎價錢,沒帶錢免費贈送也無妨、或是下雨天路過他會直接送你好幾卷反光條……這類似乎就是那些扭曲謠言的源頭。」

  「那麼妳想知道傳說的真相嗎?」

  當然!好奇心都被挑起來了,有誰會拒絕呢?

  老公看出我感興趣的眼神,把手機點開一篇報導後遞給我。

  那是一則普通到沒有任何神秘要素的新聞:一名老婦人在颱風夜獨自外出,慘遭交通意外不幸過世。

  新聞上寫,當時視線極差,加上老婦人穿得一身黑,那位汽車駕駛完全沒時間反應,這才釀成這場悲劇。

  考量各種因素,駕駛判決無罪,但老婦人唯一的親屬,她的老伴一句抗議都沒有提出,賠償金也沒有提,甚至退回駕駛送的高額慰問金,除了禁止駕駛家屬到靈堂上香外沒有任何激烈的舉動。

  讓人不禁懷疑他該不會和過世的妻子鬧得很不愉快吧?

  「恰恰相反。」老公說這句話時眼睛是閉上的「他愛得深沉,愛到願意將那些會讓在世時讓自己妻子不開心的負面情緒壓在心底。」

  「但是不去報復,不代表那些積壓的情緒不存在了,他只是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發洩。」

  「於是他想到了自己妻子死亡的肇因,如果她身上帶著能發亮、能反光的東西,會不會意外就不會發生了?」

  「於是在那個悲劇的路口,從此之後多了一位夜晚賣燈的老人。」

  這件事又跟前男友什麼關係?我正想開口問,忽然想到一個令我瞪大雙眸的可能,這個故事裡,還有另一名角色……

  「沒錯,當時那位肇事駕駛,就是曾得過十大傑出青年殊榮、首席大學那位冰山天才、妳曾經交往過的前任男友。」

  我吃驚得嘴巴都能塞下一顆拳頭了,這也太巧了吧!

  「聰明如妳,應該能理清這件事的頭緒了。」老公的聲音有點低沉,跟我的心情一樣。

  這還不容易嗎?前男友意外撞死了那位老婦人,於法無罪、於理也不能完全怪他,對方家屬也不追究。

  但於情,他無法原諒自己。

  於是他經常光顧那個老人的攤子,即使知道得不到好臉色也從未放棄。

  他自掏腰包照顧老人的生意,還以交往約會的藉口帶來更多人,一方面是增加老人客戶,另一方面也是他不希望再發生當初的悲劇,所以替每個人都買了許多能提醒其他人注意的發光與反光配飾。

  甚至這樣還不夠,在那名老人已經離世的現在,自發地接下他的攤子,從此夙夜不懈、風雨無阻,堅持這間點亮黑暗的小攤子存續。

(^●ㅅ●^)

  偏鄉小道上,汽車在夜幕裡寂靜奔馳,我坐在副駕駛座上,此情此景與和前男友第一次來時的過往重疊了。

  後照鏡映出的人影不是當年那名頭髮花白的老人,卻與他有著同樣的老態。前男友蹲坐在一張小凳子上,無神地注視著他自願用一生扛起的責任,內疚啃食著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他被一團又一團光明包圍,卻沒有一盞燈火照得進被自責一層又一層深裹的良心。

  此身行於燦爛的明路,彼心卻撞入罪愆的牢籠。

  老公的聲音輕輕地從旁邊傳來,說出的話彷彿看穿了我的心思。

  「他會用餘生去贖罪。」




後記:
標題是賣燈人or燈火照人心,因為我兩個標題不知道哪個比較好,所以都放上來
本篇靈感出自下班時固定出現在某個路口賣燈的擺攤老人+前陣子聽聞的遠房親戚噩耗+一些胡思亂想
雖然這是第一人稱視角的故事,但主角其實是「我」的「前男友」,我想練習看看不直白敘述,採用側面描寫的方式講述主角故事效果會如何
最後還是要提一下這個故事的主題,大家走夜路時千萬要穿亮一點的顏色,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