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遊戲王Anime 第六十四章 傳說中的神器

丹雀 | 2021-11-07 11:15:02 | 巴幣 2020 | 人氣 65





  「『表』擔當的狩獵者?」我們所有人全看向這名穿著深紫色斗篷的不速之客。

  自從打倒「反轉的」杜威後,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見過狩獵者了,沒想到現在會在這裡再次遇到。

  「來決鬥吧!」對方再次喊道,並將手中的決鬥盤舉了起來。

  「真如情報所說呢!」苗姊笑笑地說:「會長曾和我們提過,北部學院之前曾遇過穿著深紫色斗篷的狩獵者,一直在尋找強者決鬥,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分曝光。」

  「聽妳這麼一說,會長好像也有說過,這群狩獵者會自稱是『表』或是『裏』的擔當,雖然和我們在這裡進行的協力決鬥沒有關聯,不過名稱一模一樣還真是困擾。」後頭的姚雪也跟著說道。

  只有我和夏瑋雄聽得一頭霧水,會長到底是在什麼時候說的啊?

  「各位,不好意思,這一場能再讓我試試身手嗎?」走在最後頭的霍衽,低著頭雙手作揖的對著我們說道。

  這如此恭敬的態度,讓我們怎麼好意思說「不」,而且從頭到尾都是我們幾位在進行決鬥,連我這位差點被禁賽的代表選手都打了三場,雖然有一場是路人玩家就是。

  見我們決定好出場的決鬥者後,對方二話不說立刻從決鬥盤的牌堆中抽取了5張牌。

  「由我先攻,我發動魔法卡『愚蠢的埋葬』,將牌堆的『正義盟軍 卡拉多霍魯克之劍(ATK/DEF 1600/400)』送入墓地,接著召喚協調怪獸『黑炸彈 (ATK/100)』並發動效果,將墓地的4星暗屬性機械族怪獸特殊召喚到場上,然後調星同步召喚7星的『黑暗俯衝轟炸機 (ATK/2600)』。」

  狩獵者迅速的將同步怪獸召喚到場上,覆蓋2張牌後,便結束了自己的回合。

  「上一場是列車,這一場是轟炸機嗎?」霍任從牌堆抽取一張牌,笑著說:「我召喚『武神─大和 (ATK/1800)』,然後進入戰鬥階段,攻擊『黑暗俯衝轟炸機 (ATK/2600)』。」

  「發動永續陷阱卡『DNA移植手術』,將場上的所有怪獸變更成『光屬性』。」

  「原來如此,不過這張卡發動的時機好像不太對吧?」霍任說到著,便將手中的「武神器─羽斬」送入墓地,讓場上的「武神」怪獸的原攻擊力變成2倍。

  「我蓋放2張牌,結束這回合。此時發動『武神─大和』的怪獸效果,將牌堆的『武神器─品』送入墓地。」
  狩獵者  生命值7000分 手牌1蓋牌1‖霍衽 生命值8000分 手牌2/2
  「抽牌。」狩獵者絲毫不在意自己的同步怪獸被對方破壞,反而說道:「看來差不多了,我召喚3星協調怪獸『正義盟軍 旋風製造者 (ATK/1400)』,然後發動魔法卡『鋼鐵呼喚』將墓地的『正義盟軍卡拉多霍魯克之劍 (DEF/400)』特殊召喚到場上。」

  本以為對方要進行同步召喚時,他卻發動了覆蓋的陷阱卡「同步物質」,這張卡的效果是這回合進行同步召喚的場合,可以選擇對方場上一體表側表示的怪獸,作為同步素材使用。

  「我將對方場上的『武神─大和』與『正義盟軍 卡拉多霍魯克之劍』和『正義盟軍 旋風製造者』進行調星同步召喚10星同步怪獸『正義盟軍 決戰兵器 (ATK/3300)』。」

  「真是厲害,竟然將我的怪獸作為素材使用。」

  「由於陷阱卡『同步物質』的關係,我不能進行戰鬥階段,所以結束這回合。」

  「這樣就輪到我了,抽牌。」霍衽看著對方場上的王牌怪獸,貌似想說些什麼卻遲遲沒有開口。

  而在場外的丹楓卻有點困惑地說:「好奇怪,這名狩獵者的實力和我之前所遇到的其他人比起來,好像沒有那麼強的樣子。」

  「這不是妳的錯覺,之前遇到的狩獵者幾乎只要不小心失誤,就會被對方一回殺,但是眼前的這位,完全感受不到那樣的緊張氛圍。」曾經與狩獵者一戰的夏瑋雄也跟著說道。

  最終霍衽還是沒有開口,而是將手中的一張怪獸卡放到了決鬥盤上,才說道:「我將墓地的『武神─大和』除外,特殊召喚『武神─日雯 (ATK/2000)』,接著因有『武神』怪獸從墓地被除外,可以從手中特殊召喚『武神─荒樔田(DEF/1900)』。」

  「將場上兩體4星怪獸進行疊光超量召喚階級4『武神帝─須佐之男 (ATK/2400)』,接著發動效果將自身一個疊加素材移除,從牌堆將第二張『武神器─羽斬』加入手中。」

  此時的霍衽並沒有立刻進入戰鬥階段,而是先發動了覆蓋的陷阱卡「劍現的武神」,將墓地的「武神─大和」拿回手上。

  「從手中發動『武神器─八握』的怪獸效果,將這張牌送入墓地,選擇場上的超量怪獸『武神帝─須佐之男』這回合可以攻擊2次,接著再發動陷阱卡『璽律的武神』,將這張卡當作裝備卡給階級四的超量怪獸使用,並且依照該怪獸的疊加素材提高300分的攻擊力。另外,一回一次,可以將手中一體『武神』怪獸作為素材給該裝備怪獸使用。」

  「戰鬥階段,我用『武神帝─須佐之男 (ATK/3000)』攻擊『正義盟軍決戰兵器 (ATK/3300)』,然後發動手中『武神器─羽斬』的效果,提高該怪獸原本攻擊力的兩倍數值。」

  「武神帝─須佐之男」的原攻擊力為2400分,所以攻擊力變成5400分,將對方的王牌怪獸破壞送入墓地後,對方的生命值只剩下4900分。

  「因為『武神器─八握』的效果,『武神帝─須佐之男 (ATK/5400)』可以再進行一次攻擊,所以這次是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狩獵者  生命值0分 手牌1蓋牌1‖霍衽 生命值8000分 手牌0/0
  身穿深紫色斗篷的狩獵者在生命值歸零的瞬間,身軀開始被黑暗所侵蝕,他一臉無奈地說。

  「呵呵,憑我的實力果然還是贏不了……」

  明知道自己贏不了還是選擇決鬥,或許狩獵者本身也有難言之隱,不知為何丹楓在心中如此想著。

  「丹楓,別在那裡發呆了,科博館的任務都結束了,我們趕緊去一個地點吧!」夏瑋雄興奮地對著我說道。

  「小楓,北區學院的選手可能已經前往下個地點了,我們也要加快腳步了。」苗姊也跟著提醒。

  就這樣我們離開了經過無數場決鬥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乘坐主辦單位提供的交通車後,便往下一個地點出發。

創作回應

夜梓的臨殃
看到現在更覺得狩獵者背後的祕密是不是也很多呢><
2021-11-27 01:18:42
丹雀
雙方的秘密都很多xd
2021-11-27 10:32:02
傑克.艾容德
呵呵,被迫戰鬥的狩獵者~
2021-11-29 22:17:45
丹雀
雙方都渴求戰鬥呢xd
2021-11-29 22:32:1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