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巴哈姆特事紀:外傳.賭之章】第15集〈警備組長—SoRa_藍〉

『。』 | 2021-11-06 08:00:02 | 巴幣 322 | 人氣 232


骯,大家好

我要趕快把這集更新完休息去了

如果想看之前幾集的話

小屋請在創作中尋找【巴哈姆特事紀】的標籤

在本集開始前,請記得追隨我的小屋

這樣就能在第一時間接收到更新通知囉



那麼,第十五集要開始囉


 
(五年前......)

  『長官,這樣真的好嗎?』

  當時我這麼問到,而那個男人是這樣跟我說的......

  『怎麼?這樣的回饋沒辦法消除你對風險的擔憂嗎?』

  要是九年前剛入職的我,肯定不會質疑這麼多的...

  ...如果是九年前的我,聽到這種話,就算是自己的直屬長官,我也會出拳制裁他。

  為了一展抱負,於是遞出加入警備組的申請,並且在當屆入職考試中以第二名錄取。

  『誒?你是第二名啊?我們的筆試分數差得有點多呢,嘻嘻。』這天才兒童是我的搭檔,Baby,就算體能不及格,卻單單靠著筆試就取得當屆的第一名......明明這麼優秀的人才卻比我早殉職,世事真是難料。

  『這些黑手黨鼠輩必須為了動到我的下屬付出代價......!』前陣子法式馬卡龍殉職當晚,長官在對講機裡這麼怒罵道,我記得那時他態度氣極了,當他知道Baby犧牲之後也是。

  六年前在我剛被分派到這名副長手下時,簡直備感榮幸。每當他又為了哪個下屬而落淚、動怒,每一次每一次都會加深我對這個男人的尊敬。

  ......現在輪到我了。


* * *


(稍早,強者港鎮某處密室中......

  「警備組長!?」白毛看來對我妻有奶的決定無法苟同:「我說你,跟警備組走一起太久了,真的已經成了他們的人是不是?」矮人怒叱道。

  NigHtCorE無奈地交叉雙手捧在胸前,鎮靜安撫向白毛:「不......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對,迪迪諾家族如今已名存實亡,現在當下能夠排解這問題的,只剩下政府勢力了。」我妻有奶一邊說,冷靜的態度底下,是摘下帽子隱約做出致歉的舉動:「更何況,這件事起因正是警備組的幹部,而他已逃之夭夭,警備組為了取回威信,他們絕對會配合的。」

  「恕我直言...我也不認為...健全狀態的迪迪諾家族有能耐和短尾鱷的勢力對抗。」黑桃冷不防地朝幾名黑手黨的成員頭上澆了一桶水,但假如他和幕末之花剛才透露的資訊屬實,那確實是該相信他所說的。

  「看來是不得不信了。」關於這位才剛得知名字的未知之敵有什麼能耐,他已經聽得夠多了,為了避免所有人繼續再以恐懼般的怪異態度歌頌這名敵人,我妻有奶趕緊站起身:「走吧,直接前往警備組總部。」

  「嗯,不過,有一件事你可能要注意......」NigHtCorE抽出鋒利的手術刀,刀身反映著密室微弱的紅色燈光:「算了,解釋起來有點花時間,待會上路你就知道了。」




  「找到人了!」

  「家族的叛徒在這裡!」

  「——這就是你剛才說要注意的事情嗎!?」在加緊腳步前往警備組總部的同時,沒想到還得應付一群敵人——更沒想到那群敵人全是迪迪諾家族的同夥。

  「就是這樣,你已經是迪迪諾家族的叛徒了......而跟你走在一起的我們大概也被他們視為敵人了。」對於NigHtCorE來說,不管和家族是敵是友都不重要,她的餘生只為了身邊的男人而活,她不帶情感地解決掉兩名襲來的家族成員後簡述道。

  「可惡......為什麼我也得遭殃?」

  「別抱怨了,白毛先生,要是不解決這事,到了明天不管是誰都會被短尾鱷的人給找到的。」幕末之花同樣解決數名嘍囉後回應白毛。

  「這是誰下的命令?」一手摟著昏迷的臥底,還負著傷的我妻有奶以空著的另一隻手擲出幾張卡牌並將其引爆。

  NigHtCorE百般無奈回道:「沒有人......你才失蹤不到一天,家族所有人都跟無頭蒼蠅一樣,得知你的行為之後,他們會這樣群起攻擊大概也是自發性的。」

  「這事不能不解決,必須要快了!」


* * *


(回到現在......)

  「可惡......不愧是那名副長的手下,擅長嚴刑拷打的人果然口風也很緊。」

  「如果不打算招供,留他在這也沒用啊。」

  是三課的樊思跟傑奇......想不到有一天我也會坐在這張鋼椅上。

  一直以來都是在一旁觀看長官在這個房間,拷問著那些被綁在椅子上的罪犯,現在我成為跟他們一樣的人了嗎?臉好痛...腹部和手腳也是...

  「我們沒有多的時間陪你耗。」

  「組長。」

  「組長。」

  那個人終於來了嘛......他親自動手的話,要是我打死不說,恐怕很快就完蛋了。

  「燦炫,頭抬起來。」

  「哼,幹嘛?」

  還是一樣很恐怖,就算用紙袋套著頭還是一樣,只有對他的想法是從入職以來至今不變的,真可笑,自己的正義比起對別人的看法竟然還要容易改變。

  「因為那臭小子,我已經失去太多組員了,你確定你也要因為他斷送自己嗎?」

  「少來,我可是一清二楚,就是因為你放任警備組不管,你底下才會有我們鬧出這種事。」要是他想查,一定很快就能查清楚底下的紕漏了吧。

  「燦炫,你什麼意思?不准你用這種口氣跟組長說話!」

  「等等,你們兩個先出去吧,我想和他單獨聊聊。」

  「噢,是。」




  「我問你,你和其他人為什麼要跟著他做這種事?」

  「你們被威脅了嗎?為什麼不向組裡回報?」

  「少說些漂亮話了,我的理由很簡單,就只是因為覺得待在這種組織沒前途罷了,這一切都是出於我自願。」我等等就會死吧......對這鬼一般的組長講出這種話。

  「啊......」嘆氣?他為什麼要嘆氣?「九年前,我還記得有一個少年,雙眼有神,滿臉寫著熱誠,就算因為任務失去一條手臂,也還是不減他對執行正義的決心。」

  「你......這九年間,發現了什麼?」

  可惡,幹嘛突然提起這種事......!




  『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人了,多指教啊。』

  『看清楚了,這就是我們如何整治社會敗類的方式。』

  『那也沒辦法,在規範底下我們只能私下動這種手,說來還挺無奈的,也就是規範還是太保障這些人了,他們才像蟲子一樣清除不完。』

  『既然你們跟隨我,肯定也認同我辦事的方式吧,那不如就讓我帶你們一起到另一個地方吧?一個能讓我們更能夠大展身手的地方。』

  『只有在那位先生的眼底下,我們才能夠擁有一百分的權利貫徹屬於我們的正義。』

  『這些黑手黨鼠輩必須為了動到我的下屬付出代價......!』

  『燦炫,迪迪諾家族的主人就交給你了,事成了就來找我,你應該知道在哪吧。』




  這個男人......真的曾為了自己手下的傷亡讓加害者付出代價嗎?如果屬實,那又為什麼,整個組裡是這名副長的手下傷亡率最高呢?

  打從第一次被帶來這間地下拷問室觀摩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口中的正義,和那時的我所想......相距甚遠。在他眼中,正義是什麼模樣呢?

  在他眼中,我們這些下屬是什麼模樣呢?

  「吶......所謂正義,怎樣才是對的?」我已經沒人可以問了......這裡只有他。

  你就......回答我吧?

  「你知道強者港那些黑手黨是怎麼叫我的嗎?」這還用問?任誰都聽過吧,強者港令人聞風喪膽的......

  「青面鬼。」

  「那是我一生擺脫不掉的業,建立在......」

  「什——!」他——他摘下紙袋面罩?!

  「以暴力和血堆砌起來的正義之上。」

  「唔......」太驚人了,不只是刀疤,燒傷、電擊傷、槍孔、黏在頭頂的烙鐵......這就是「青面鬼」的真面目嗎?

  「在我還只是副長的時候,曾經犯下以正義之名行暴力之實的錯誤,我帶了一群手下清算城裡當時最龐大的家族,接下來幾個月,因為其他多個家族挾帶恐懼,擔心成為下一個目標,這些黑手黨團結起來,我的手下通通遭到報復付出代價,最後輪到我,這些就是給我的教訓。」

  以正義之名行暴力之實?

  「很可惜,我沒有及早發現那小子竟然在走我的老路,如今他已經無法回頭了。」

  「但也幸好,你還沒走遠。」

  「因為我的懈怠,導致整個組織架構鬆動不堪,我該負起責任挽回......你願意相信我嗎?」

  這個男人......

  「好,我跟你說,」

  「關於狄雲的位置......」





  「喂還沒好嗎?」白毛不耐煩地在室內來回踱步,甚至一度想衝下樓去:「再不行,不如讓你們警備組看看我們黑手黨是怎麼給人逼供的好了!」

  「給我安分一點啊!你們這些黑手黨的敗類!」剛被請出拷問間的組員,樊思嚴詞嚇阻道。

  「收回那句話!還是你想打架是嗎?」白毛矮小的身軀跳上桌叫囂,這兩人的爭吵全被他們的同伴看在眼裡。

  「好了!」

  「長官,非常抱歉。」樊思敬禮賠罪,從地下室走上來的,正是那人。

  「呿,總算來了。」白毛看著走來的人,不屑地坐回椅子上。

  「警備組長,」那名以紙袋套住掩蓋面容的高大男人,正是強者港政府勢力的最高執行者,我妻有奶從位子上站起走上前,兩人身高還是有一段差距,但他昂首直面那人,毫無畏懼地簡單打了招呼:「『青面鬼』SoRa_藍。」

  「我畢生致力於對付你們這種不法之徒,」SoRa_藍紙袋頭套底下的眼神尖銳而凶狠,毫無情感地掃視訪客一圈:「但如今必須請你們協助本組。」

  「這點我們也一樣。」我妻有奶回道。

  「那好,我們得在短尾鱷入境城市之前把事情解決。」警備組長拿出一張單子,上頭以潦草的文字、簡單的塗鴉構成密密麻麻的資訊:「經過逼供和調查,我叛逃的部下,前警備組副長『法網之眼』狄雲的犯罪資訊全在上面了。」

  「藥劑現在只有可能在一個人手裡,那個人就是狄雲。」

  我妻有奶一聽到關鍵字,便急忙問起:「對,就是那個藥劑,那究竟是什麼?」

  「跟你們的人有關,」SoRa_藍指著我妻有奶答道:「我從證人口中獲知,你們家族前首領的千金,她生來俱備特殊能力吧?能夠靠著攝取糖分獲得暫時性的縮小身體。」

  「啊,『蜜糖女孩』。」

  對於SoRa_藍和我妻有奶的對話,白毛對著NigHtCorE表現出疑問的神情,那也無可厚非,畢竟家族內基本上只有首領及其親衛,還有自幼一起長大的那名少主私底下知道千金的身分而已,當然那不算上少主所信賴的左右手和臥底的人們。

  「狄雲早就和短尾鱷串通好了,要將藥劑還有那位小姑娘一起帶往布魯ㄎ林區交給短尾鱷,」SoRa_藍說著眼神便露出嫌惡:「那種藥物,可以讓你們家族那名千金的能力失控,使她陷入永久的縮小狀態,」

  「這一切......都只是短尾鱷想把縮小後的那小姑娘當成個人收藏才做的研究。」

  在場所有人都瞪大眼睛,對這番話難以置信。

  NigHtCorE低語咒罵出聲:「...真是個變態...!」

  「你是說......那麼大的一棟樓,全都只是為了做這種藥物的研究?」幕末之花對此事直呼不可思議。

  SoRa_藍頷首而答:「是的,而狄雲在這五年過程中,私底下包庇短尾鱷的企業初期在此地比較明目張膽的事前行動,並且將罪責推卸給寇龍組,而最後只要帶著研發好的藥物和那小姑娘交到金主手上,就能取得進入短尾鱷企業的利益。」

  「那麼,沒時間拖下去了吧?」我妻有奶的態度比起剛才來得焦急許多:「告訴我那傢伙的位置,我現在就去處理掉他。」

  「很可惜,我們目前還沒掌握到狄雲的位置。」

  「所以你這是都在跟我們閒話家常嗎?」一想到這事竟直接危及到宵夜,我妻有奶便一秒也等不下去。

  「你們還是有事情可以先處理,確認你們大小姐的安全,我想你知道該去哪裡該怎麼做吧?」SoRa_藍嚴正地發誓與提出請求:「本組也會在最短的時間內查出狄雲的行蹤,因此另一邊交給你們,沒問題吧,迪迪諾家族的新首領?」

  「這不用你說我也會去做。」我妻有奶聽完,急著步出警備組總部:「另外,我也已經不再是了。」其他人也紛紛跟上離去。


* * *


(十分鐘前,警備組地下拷問室......)

  「關於狄雲的位置......很抱歉,我沒有掌握,他並沒有告訴我確切的位置。」

  「你把知道的內容都和我說吧。」SoRa_藍說服著鐵腕特務,使其感到安心。

  「那好,關於狄雲他的計畫......」




  「嗯,提供了不少可靠的消息。」警備組長看著寫得雜亂無章的紀錄,滿意地點點頭:「我出去把這些訊息告訴他們,你就先在這邊休息吧。」一邊說,他一邊替燦炫給鬆綁。

  「什......不用綁著我嗎?」對此,燦炫提出疑問:「組長...我之後...會受到懲處吧?」

  「那當然,」重新戴起紙袋頭套的警備組長回首答道:「接受完懲處之後,可得繼續執行你的正義,下一次別走偏了。」

  「被綁著很痛吧,當然要替你鬆綁......更何況剛才你表現出來的眼神,和九年前的那個少年一模一樣,我相信你已經懂了。」

  「所謂正義,是建立在規範之上的制裁;沒有規範的正義,只是單純的暴行。」

  SoRa_藍轉頭回去,拉開重重的鋼製厚門板,走出比以往明亮幾分的拷問間後緩緩闔上。



碎碎念:

警備組長SoRa_藍終於登場啦,私心說他是本章我最期待登場的角色

這集的分鏡十分跳躍

一部分使用了燦炫的第一人稱視角來敘事;一部分則採用正常的第三人稱視角;還有一部分則是燦炫的回憶片段

希望大家還喜歡也看得習慣

如果有什麼地方看不習慣或不理解都歡迎底下留言和我討論喔

接下來我會考慮連續幾週都更新外傳

這篇快結束了

希望能在今年結束前把這部外傳完結

加油囉

下集待續

如有發現錯字歡迎底下留言指正

有發現BGM等連結失效也歡迎留言提醒

也歡迎在留言區分享你的心得

接下來將會有更多角色陸續登場,請大家拭目以待

如果這集看得開心,歡迎GP、留言、收藏、推上首頁

希望大家喜歡的話能夠繼續支持,只要你們喜歡,我就有無限的動力寫下去

謝謝大家!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