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BL】輕浮的獅子_24

✚悅 洸 | 2021-11-06 02:53:17 | 巴幣 14 | 人氣 59


  某百貨公司的服飾專櫃的試衣間前的等候椅上坐著面無表情的男人,相較於未婚妻愉快地搖晃身上的裙擺等待誇獎的期待神情,他一個眼神都吝嗇給予。

  都試好幾套衣服了,永瑡怎一點反應都沒有,害她都不曉得該挑哪套才好。「永瑡,你是不喜歡這家的設計嗎?你有比較喜歡的款式嗎?」

  洪永瑡沒想回答,皮笑肉不笑地轉移話題。「都很好看,不如全包了吧。」

  張巧縈面對他這態度有些氣結,無奈耍不起性子,不知從何時開始的。

  她沒說話,洪永瑡就當她默認了。他將信用卡遞給櫃姐的時候順便看了一下手錶。「抱歉,最近家務繁忙,吃完午餐後我送妳回去吧。」

  張巧縈眉頭皺得死緊,雖然他們才正要培養感情基礎,可未婚夫這貌似大方,實則愛理不理,出來約會的這幾次,聊天聊不起來,互動比陌生人客套。

  回程的路上,她灰心地低著頭坐在後座沉默不語,直到車停到張家大門前,她才鼓足勇氣問道。

  「如果不喜歡我,為什麼要答應訂婚。」

  洪永瑡沒立即回答,解開安全帶後下車去幫未婚妻開車門,他紳士地等在一旁,只見張巧縈雙手抱胸,撇頭冷哼,擺明不給個說法,她不下車。

  「你以為裝得高冷,我就會當沒問過?不管,你必須給我答案!」張巧縈表面心高氣傲,實則都快哭了,但她不甘示弱。

  由於她沒膽用正臉看未婚夫,沒能瞧見他眼底的不耐。

  洪永瑡對於她的故意,不動聲色地嘆氣。她是覺得自己會看在家長的面子上哄她幾句才執意要問的?

  他們沒有任何感情基礎就被推上紅毯,他現在的所作所為不是要填補張巧縈缺失的戀愛感,更遑論討好,單純就配合她走個形式,確保這段婚事不要中途告吹,畢竟張巧縈的嬌縱個性可不是空穴來風。

  可惜自己在一次又一次的約會中,累積的空虛令他困惑,他明白這是企業聯姻,兩家族各取所需,但……他真有必要結婚?

  洪永瑡寧可自作多情想太多,也不願這樁婚事扯上『感情』,他有些慎重地反問。

  「妳是喜歡我嗎?」

  「才沒有!」張巧縈氣急敗壞地一口否認,迎來的是對方鬆口氣的微笑跟不明所以的回答。

  「那不就好了。」

  洪永瑡見她呆住的傻樣,有些猶豫了。張巧縈肯定知道他們的婚姻是場交易,在她陷入某種錯覺前,趁早打碎她的幻想,狠心地說清楚講明白。

  「我們都只是工具,不適合談感情。」

  「我知道,可是在一起久了……多少會有,不是嗎?」她的手不知何時變成握放在大腿上,說話聲中帶點哽咽。「畢竟我們以後會住一起,氣氛總是冷冰冰的,你不難受嗎?」

  她不喜歡自己,卻想跟他培養感情?洪永瑡沒去挑她的矛盾,一雙眼睛盯著她窘迫的模樣,隱約看見自己的影子。

  想起拒他千里之外的鍾文宇,他還老傻呵呵地自我安慰,文宇哥早對他動情,只是不好意思說而已,事實上……是他想多了。

  雖然對張巧縈多少興起同病相憐的感覺,但不妨礙洪永瑡當個無情的人。

  「結婚以後我會搬出去住,妳想跟誰相處我不干涉。」

  張巧縈低著頭下了車,垂落的長髮將她的表情遮去大半,洪永瑡目送她的背影到家門口才關上車門。

  要是她感到委屈而跟父母親說要悔婚,他沒意見,對張巧縈把話說絕才是對她最好的。

  洪永瑡回到駕駛座,一路上心事重重地開回主宅,色鬼的反叛的消息僅一個下午就鬧得沸騰,事隔一天,笑面狐沒半點動靜,獅子會倒有人開始動歪腦筋。

  目前意見分歧為兩派,一邊是假意跟葉家商談合作,然後黑吃黑,最後歸還小少爺,維持與孟應凡的友好,藉機吞掉式微的葉家。另邊偏向同樣與葉家合作,俗話說得好,敵人的敵人就是朋友,等最大的威脅抹去後,沒了鐵豪的葉家宛如風中飄零的枯葉,踩碎很難?

  他被大哥叫回主宅,並不是要他參與事務,單純要他旁聽好了解局勢,誰知道這齣戲是他搞出來的。

  洪永瑡停到大門口,將車交給小弟後便走進屋內,一進屋就看見玉嫂臉色難看地坐在客廳。

  「大嫂。」

  玉嫂面色凝重地看向跟自己打招呼的小叔。「你回來了。」

  「您的臉色不太好,要不要進房休息一會?」注意到她眼下的青黑,洪永瑡關心地說道。

  玉嫂難得對他板起臉孔,用極有深意的目光打量他的表情。怎麼說?永瑡的情緒貌似平靜過頭了。

  「你知道你最喜歡的色鬼出事了嗎?」

  「知道,大哥叫我回來就是要討論這件事。」

  小叔沒像以往那樣扯到色鬼就毛毛躁躁不穩重,可他異常鎮定的態度令人疑竇。

  「跟色鬼分手了?」

  洪永瑡聽聞她這問句,不禁輕笑出聲。

  他該不該反問玉嫂:您跟色鬼很熟嗎?我這個砲友都不緊張了,您不過與他有幾面之緣,值得妳憂心成這樣?大哥中彈住院,也不見您眼眶紅。

  洪永瑡明白自己在置氣,不光是大嫂掛心外人,更多的是因為早已看透卻得繼續演戲的鬱悶。

  「還沒開始哪稱得上分手,不過這關係也該斷了,畢竟我都訂婚了。」他盡量把話說得自然,可嘲諷意味藏不住,像在暗示玉嫂,也想發洩怨氣。

  拜託,我們都不要裝了,我什麼都知道,不要再把我當成憨傻的小鬼頭。

  洪永瑡迴避掉玉嫂困惑的雙眼。「最近時局有點亂,大嫂沒要緊事,還是少出門為妙,沒事的話,我先去書房了。」他轉身朝樓梯口走去,背影看上去竟有點落寞。

  明明青年說得是溫柔的關心話語,玉嫂此刻聽來怎像個警告。



最近事情多到覺得好煩0u0" (媽唷,好想吃大餐想說此時此刻要把存稿丟出來緩衝一下結果......封面圖卡住,又不想醜醜的舊標題上去不過我可以先透肉...啊,不是。透露一下攻受取向戲精痞子VS傲嬌酷哥
寫到後面,真心覺得自己在某個道路上越走越遠 (例如一手無法掌握之類的...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