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身為路人的我,怎麼可能被五個人氣學姐給喜歡上? 第二集 第四章 01 哪齣?

曉時逅 | 2021-11-05 18:11:38 | 巴幣 2 | 人氣 25

學姐
資料夾簡介
最新進度 終章 01 氣魄

放學後我到老師的辦公室外等她。

之所以沒進去裡面是因為我從外面看到佐渡老師正在忙。

等了一會兒,老師從裡面出來並說了句「走吧」。

我點了下頭後便跟老師一起前往停車場。


「老師,請問妳是有錢人嗎?」

我看著眼前的紅色跑車,道。

「怎麼這麼說呢?」

老師歪了歪頭,說。

「因為在我眼前的這台車可是破百萬的瑪莎拉蒂耶。教師的薪水要付牌照稅和燃料稅應該就很吃緊了吧。但妳不僅買下了它,還付得出牌照稅和燃料稅,就說明妳是有錢人了。」

「話雖如此,但我並不是有錢人。我只是很會存錢而已。」

說著,佐渡老師打開車門,道:

「好了,你也進去吧。」

「嗯⋯⋯」

語落,我們同時進入車內。


瑪莎拉蒂以時速60的速度在台中市區行駛。

看到這台車車頭的三叉戟標誌,很多車都會先禮讓我們。

那感覺就好像是這台車有強大的武裝色霸氣似的。

好啦,沒那麼誇張。

是因為人們知道撞到這台車會賠死,所以都選擇禮讓或閃遠點。

假如你問我瑪莎拉蒂坐起來的感覺和一般汽車有何不同?

那我會告訴你這台車坐起來的感覺非常舒適。

而它本身也有普通車所無法比擬的輕快感。

宛如正在乘坐孫悟空的筋斗雲那般。

而後,老師開到台中公園後,這麼說:

「你不排斥陪老師去公園走走吧?」

「嗯。」

說著,我們下了車。

步入這個據說是台中市歷史最悠久的公園,第一個吸引我注意力的是那座位於湖中的湖心亭。

湖中還有人在划船。

湖畔則有人在餵鴿子。

一整個就是輕鬆寫意的氛圍。

這時的夏季之風也讓我感受到了涼爽。

其原因應該是此時是接近向晚之時的時刻吧。

接著,我們走在植物生態非常豐富的公園步道上。

在我們周圍看得到來散步的阿公阿嬤,以及上班族、背包客、小屁孩集團、青少年集團、大學生集團、情侶、中年大叔、夫妻、爸爸和女兒、媽媽和兒子。

但,應該沒有人是像我們一樣的老師&學生吧。

走過有日本味道的大紅橋,老師在一條參道停下腳步。

「我記得前面就是台中神社了。我們去看看吧。」

「嗯,好啊。」

我對神社這類玩意一向很感興趣。

那感覺就有一股神聖感。

我和老師肩並肩走參道時,看到有位大嬸很認真的在掃落葉。

感謝她為這裡的環境盡一份心力吧。

參道的盡頭是階梯。

走上階梯後,我們看到左右各有一尊高麗犬。

高麗犬的後方則有銅馬。

筆直走過去就抵達本殿了。

本殿有一尊寫著「至聖先師」的孔子雕像。

來這裡參觀的人都很安靜。

我還滿喜歡這裡的寧靜的。

感覺就很適合看書。

老師看著孔子的雕像,道:

「吶,柏睿。」

「嗯?」

「你讀過論語嗎?」

「沒有。但讀過坂口安吾的『墮落論』。」

雖說之前去圖書館借這本書時和心夢學姐交換而沒讀到,但等學姐將這本書還回去後我又去借來讀了。

讀完的心得感想是兩個字——

過癮。

我還是第一次看到有作者以叛逆的風格來把我們從名為「束縛」的框框給拖出來。

坂口不斷的在書中強調人要褪去虛偽的外衣才能坦露出人性和真實的自己。

那,人們的「虛偽」究竟是什麼呢?

就在我想到這裡時,在我身旁的老師這麼表示。

「原來你讀過さかぐちさん的『墮落論』啊。」

「沙什麼?」

由於老師講了一句日文,所以我如此詢問。

拜託別講日文啊。

這對從小到大都沒學過日文的我可是一種文化霸凌耶。

「抱歉,我有點驚訝過度了。剛剛那句日文是『坂口先生』的意思。至於我驚訝的理由則是很少高中生會讀那本書吧。」

「據我所知還有一個人讀過。」

「誰?」

「二年級的藍心夢學姐。」

「藍心夢⋯⋯啊,是那個在這次的『永高五大女神排行榜』第一名的那個藍心夢對吧?原來你認識她啊?這樣你就認識三個女神了耶。」

「嗯,是啊。」

要是再讓老師知曉我連另外兩個也認識真不曉得她會作何反應。

「真想不到那樣的女孩居然會看『墮落論』⋯⋯」

說著,老師扶著太陽穴做出苦惱的表情。

「請問,『墮落論』有什麼問題嗎?」

「這雖然只是我的偏見,但我依然認為大學以下的學生不該看無賴派的作品。」

「為何?」

「太負面了。」

「這其實是因人而異。有些人因為讀了無賴派的東西而自殺,但也有些人因此獲得了救贖。所以,並不能說無賴派就是不好。就好像愛因斯坦的『相對論』。在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很多事情都是相對的。壞人不見得一定是壞人,好人也不見得一定是好人。」

「你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不曉得該怎麼回你了。回去吧。」

說著,老師往孔子的反方向邁開腳步。

而我跟上了她。


我們離開台中神社後走在公園步道上。

這時,一名身穿西裝的男人一看到老師便露出驚詫的神情,然後跑過來道:

「さどさん(佐渡小姐)!原來妳在這裡啊!?」

見了這名蓄著小鬍子的西裝男跑到自己面前,佐渡老師露出了驚恐的神情。

她就這樣後退了一步,說:

「為什麼你在這裡?」

「我聽神崎教授說妳到臺灣所以就飛來了。話說,在妳身邊的這個死魚眼是誰?」

很抱歉我是死魚眼啊,臭鬍子大叔。

「他⋯⋯」

佐渡老師看著我,表露出一副正在思考什麼事情的表情。

接著,老師像是下定決心一般說道:

「他是我男朋友。」

「什麼!?」

聞言,小鬍子西裝男露出難以置信的神情。

而我則是愣在原地。

現在佐渡老師是在演哪一齣啊?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