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靈異驚悚/微BL向長篇】引靈者:第三章(1)

葉悠慕 | 2021-11-05 14:02:52 | 巴幣 28 | 人氣 90

連載中【引靈者】
資料夾簡介
黎辰救下被怨靈襲擊的少年夜淺,發現了他身上的蝕魂印,不出一個月就會死去,靈魂被拘束,不得超生。卻沒想到,他們會就此因果糾纏,他也難逃此劫,只能共同尋求生路……

    黎辰開上了回家的路,一直盯著前方,不發一語。

    他一直在思考,要怎麼跟夜淺談比較好,還有接下來該怎麼做。

    夜淺也沒有打破沉默,只是看著窗外,表情有點不安。

    車子轉進郊區的馬路後,由於兩邊都是大樹,枝葉茂密,又彼此交錯,搭成了拱門形的遮蔽。就像是開進隧道一樣,光線不足。

    這個時候,又已經近下午5點,更是顯得昏暗。

    黎辰專心的注意路況,卻無意間瞄到,路旁有人正在緩慢行走。

    這條路上幾乎沒有住家,也沒有公車站牌,很少會有行人。

    他有點在意,瞄了一眼後照鏡,又什麼都沒看見,似乎只是錯覺。

    但是,夜淺像是看到了什麼,臉色變得蒼白。

    「不要怕祂,你越怕祂就會注意到你。」

    黎辰馬上反應過來,趕緊出聲提醒,沒想到還真的是,撞見了那東西。

    他很清楚,夜淺一定看到了更可怕的東西,只是不知道,對他們是不是有惡意。

    「我……我沒辦法……她、她一直跟在後面。」

    夜淺盯著後照鏡,身體顫抖起來。

    「別看她,想辦法轉移你的注意力。」

    黎辰仍然鎮定,分心看向後照鏡,依然什麼都沒看到。

    看來,不是能讓他看見的東西,也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跟著他們。

    夜淺乾脆閉上了眼睛,抱著肩膀,身體縮成一團。

    可是,已經來不及了。

    黎辰注意到,他已經開了很長一段路,兩邊的景色還是一成不變。

    這條路看出去又全是農田,很難分辨確切的位置,是在哪裡,本來該出現的指示牌,也沒有出現。

    他想了一下,空出一隻手拿出口袋裡的手機,遞給夜淺。

    「你拿一下我的手機,點開地圖看我們現在的位置。」

    夜淺很是害怕,但還是睜開了眼,接過手機。

    當他找到地圖APP點開,看清楚地圖上的標示時,臉色更加蒼白。

    「一直定位不到,沒有訊號……明明訊號是滿格的……怎麼辦?」

    夜淺手微微發抖,向他投去求助的眼神。

    「應該是遇到鬼打牆了。」

    黎辰沒有太意外,看了他一眼,又繼續直視前方。

    這種時候,他更是不能分心,只要稍微鬆懈,就有可能會出什麼意外。

    看來是他太大意了,都忘了這個時間,很容易出現那東西。

    而且,這條路又本來就很荒涼,加上沒什麼陽光,陰氣很重,會有那東西在這裡遊蕩,也很正常。

    如果是以前,他應該是怎麼樣都遇不到,但現在帶了一個夜淺,就很難說了。

    「鬼打牆……?那怎麼辦?」

    夜淺抬起頭,慌亂的看著窗外,明顯沒遇過這種情況。

    黎辰想了想,現在想要解決,也只能靠夜淺了。

    他瞄了夜淺一眼,緩緩的道:「你剛剛,看到了什麼。」

    夜淺身體顫抖得更厲害,吞吐的道:「一、一個、女……女鬼,頭、頭,頭破血流的那種。」

    黎辰大概可以想像得出來,有可能是被撞死的亡魂,沒有被送走,徘徊在這,成為了地縛靈。

    「你剛剛看她在哪裡?」黎辰左右張望,還是沒有看見什麼。

    「一、一直在……旁邊,路邊。」夜淺雙手抱住肩膀,不敢轉頭去看。

    「她有想對你做什麼嗎?」黎辰又繼續問。

    要是他沒想錯,應該是夜淺身上的陰氣,影響了那個地縛靈,讓祂跟了上來。

    如果搞清楚祂想做什麼,或許就可以擺脫祂,只是怕來者不善。

    「我、我不知道,她一直,對我招手。」

    夜淺抱住了頭,身體越壓越低,拚命發抖。

    「看來是看上你了,這樣的話只能想辦法甩開祂了。」黎辰心裡大概有了底。

    祂應該是想抓交替,畢竟夜淺現在的狀況很容易下手,只差就算得手了,也沒有用。

    不過,連他也拉了進去,看來他跟夜淺之間,果然有種聯繫。

    這樣的話,事情就真的變得麻煩了。

    夜淺要是一直這樣下去,光是應付這些,就能給他累得半死。

    「孩子,抬起你的頭坐好,不能怕祂,否則祂會一直跟著你。」黎辰難得嚴肅了起來。

    「我、我要怎麼做……?太、太難了。」夜淺勉強的抬起了頭,仍是不停的顫抖。

    黎辰知道,要他克服心裡的恐懼沒那麼容易,但現在只能靠他。

    「轉移你的注意力,什麼方法的都可以,然後唸佛號,簡單的你會吧?在心裡默念,或唸出來都可以。」黎辰很快的給予指示。

    要是夜淺真的很有潛力,由他來唸佛號,應該會很有效。

    畢竟,法力越強大的人,唸出佛號的時候會更接近神力。不只能嚇退那東西,也許還可以超度。

    「轉、轉移注意力……」

    夜淺變得更慌張,視線到處亂轉,手腳也亂動,無處安放。

    「放輕鬆,調整你的呼吸,用力吸一口氣,再慢慢吐出來。」

    黎辰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他好,只能先讓他放鬆下來。

    夜淺照著他說的做,才慢慢鎮定下來,也像是知道了該怎麼做,轉過頭盯著他看。

    黎辰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但也沒有多問。

    夜淺猶豫許久,才不太好意思的問:「我……我可以抓你的手嗎?」

    黎辰愣了一下,把手伸了過去,任由他抓住。

    「是可以,如果那可以讓你轉移注意力的話。」

    雖然有點奇怪,不過他沒多介意,反正也幾乎快要習慣了。

    夜淺緊緊握住了他的手,像是吃了定心丸,完全冷靜了下來。

    他表情變得認真,唸起了簡單的佛號,聲音單調卻有規律。

    沒多久,黎辰發現眼前的景色,像是扭曲了起來,重新拼湊,又逐漸變得清晰。

    他想得果然沒錯,夜淺確實有很強的法力,好好培養一定大有前途。

    不過,要是真的走上那條路,也不知道對他是福還是禍。

    夜淺像是感應到祂的離開,睜開了眼,有點害怕的看向窗外。

    「祂……不見了。」

    「你做得很好。」黎辰發自內心的讚許。

    他加快了車速,終於看到了連接市區的十字路口,總算是有驚無險的躲過一劫。

    聽到他這麼說,夜淺也放鬆下來,露出了笑容。

    黎辰表情變得柔軟,多看了他一眼。

    沒想到,夜淺真正笑起來,就像個孩子般單純,足以融化他的心。

    「我、我還是第一次……擊退了鬼,謝謝你……黎辰。」

    夜淺的聲音還有點抖,但更多的是感動。

    「你別看不起自己,你擁有很強的力量。」

    黎辰又轉回了視線,注意著路況。

    「所以,我才會被人下了什麼蝕魂印,可能會死……還害你也被我牽連了……對吧?」夜淺垂頭喪氣,不敢看他。

    「……嗯,會怕嗎?」

    黎辰沒有什麼表情變化,內心也很平靜。

    他比誰都明白,夜淺也只不過是受害者。所以他不會怪他,只是擔心,他會沒辦法接受這些事。

    「我……我不知道,只是,牽連到黎辰你,我覺得很……很,對不起。」

    夜淺雙手緊握起來,肩膀微微顫抖,難過得好像要哭出來。

    黎辰有點詫異,本來以為夜淺會很害怕,不敢面對。

    沒想到,夜淺在意的是,牽連到他這件事。

    「你不怕死嗎?」黎辰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

    夜淺很是猶豫,遲遲回答不出來。

    「沒關係,我只是問問,不用勉強自己說。」

    黎辰沒有勉強,又繼續說:「你不用太在意,這件事不是你的錯。」

    「黎辰……難道不怕嗎?可能隨時都會死不是嗎?」

    夜淺看著他,眼神變得困惑。

    「死不死,也只能說是註定好的,有什麼好怕?與其煩惱這些,還不如想辦法讓自己不要死。」

    黎辰手靠在車窗上,滿臉不在乎。

    他是真的不在意生死,也許是接觸了太多,早就模糊了他生死的界線。

    況且,太過怕死也沒辦法做那種工作。

    夜淺雙眼微亮,似乎被他所深深吸引。

    黎辰被看得全身不對勁,趕緊轉移話題。

    「不過,想要活命,你也得努力。至少,你要學會跟那些東西共處,太過畏畏縮縮,我們可是會先被搞死。」

    說到後面,黎辰不自覺加重了語氣。

    「可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像剛剛那樣?」夜淺沒什麼自信。

    「別急,我會慢慢教你,還有剛剛那是祂想害你,才要那樣做。平常不能隨便對那東西唸佛號,會惹來麻煩。」

    黎辰認真的解釋,也怕夜淺真的會隨便這樣做,招來更多東西。

    那就好比到處找人幹架,只會引來更多人想找麻煩。

    「還有,你在遇到狀況的時候,得馬上跟我說。我看不到那些東西,很難馬上察覺出什麼。」

    黎辰嘆了一口氣,又鄭重的叮嚀道:「以後再遇到這種事,就只能靠你了,所以不管怎麼樣,你絕對不能畏縮,知道嗎?」

    「我知道了。」夜淺認真的點頭。

    「很好,我們先去吃個東西,等等順便買一些你的日用品,看來,我是得暫時收留你了。」

    黎辰心裡嘆氣連連,碰到這種事,是一定沒辦法工作了,存款也不知道能撐多久。

    看來不管怎麼樣,都得回去做那行了,誰叫他現在,又要多養一個人。

    而且這樣,也比較方便把夜淺帶在身邊。

    「真、真的可以嗎?」夜淺喜出望外。

    「可以啊,都這樣了,我還能把你趕出去不成嗎?」黎辰無奈的回他。

    「太好了……」

    夜淺像是終於放心,鬆了一口氣。

    黎辰看他這模樣,完全摸不著頭緒,好像真的很怕離開。

    等回到家,已經是晚上八點多的事了。

    他讓夜淺去整理自己的東西後,走進房間,在床旁邊打起了地舖。

    他們不可能睡同一張床,也不能讓夜淺睡地上,就只能他屈就了。

    夜淺抱著一些貼身用品走進來,看到地板上的睡袋,也馬上瞭解他的用意。

    他表情有些失落,又很快恢復過來。

    「我們……不一起睡床嗎?」

    夜淺坐在床上,摸著還算寬大的床,就算他躺下,也還有很大的空間。

    「當然不,就算我跟你都是男人,睡在一起也是很奇怪的事,總之你就睡床吧,我睡地上,反正我睡哪都可以。」黎辰一臉理所當然。

    他們又不是什麼特別的關係,只是一個晚上也就算了,要是每天都睡在一起,很難說不會發生什麼事。

    「是、是嗎?」

    夜淺別過了頭,又小聲的咕噥:「我沒關係的啊……」

    「什麼沒關係?孩子啊,可不是只有女孩子會被性侵的你知道嗎?像你昨天那樣,跟我還不熟就要我收留你,萬一我對你做了什麼,怎麼辦?」

    黎辰忍不住唸了一下,感覺夜淺好像沒有一點危機意識,也是有很多男人好他這型。

    不過想想,他好像也沒什麼立場說這些,他可是被眼前這個人給強吻了。

    夜淺聽到這話,臉微微漲紅,撇過目光。「我、我知道了,我也不是……那麼隨便的人。」

    「那就好,整理好就快去洗澡吧,今天要早點休息。」黎辰催促的揮了揮手。

    這時,他才想到,還沒跟夜淺提吸收陽氣這件事,看起來李羲也沒有講。

    黎辰還是不知道怎麼開口,不管怎麼講都很奇怪。

    而且,夜淺要是知道,他得靠每天跟男人做很像接吻的動作,才能活下去,不知道會怎麼想。

    就算夜淺自己做過,但也是無意識的舉動,說不定他根本不想這樣做。

    黎辰想得有點出神,完全沒有注意到,夜淺站在了門口,遲遲沒有走出去。

    夜淺一直看著他,眼神很複雜,好像想說什麼。

    最後,夜淺還是沒能說什麼,轉身走進了浴室。

    黎辰回過神來的時候,浴室已經傳來水聲。

    他又繼續整理起東西,但不知道為什麼,感覺越來越疲憊,眼皮很沉重。

    黎辰順著床緣,背靠著坐到了地上,慢慢閉上了眼,落入一片黑暗。

    恍惚之間,他又回到了八年前的喪禮上,身旁空無一人,只有素得慘白的靈堂,跟那張掛在上頭的遺照。

    他抬起頭,正好對上了那張,她微微笑的照片,很美。

    那是她曾經最愛的女人,許曉彤。

    他很愛她,也打算好要娶她,跟她共度一生。但他沒想到,命運會這般捉弄他們。

    他們不幸遇到了隨機殺人犯,為了保護他,她奮不顧身,為他擋下了那一刀,死在了他懷裡。

    至今,他都能清楚的想起那時候的事。

    她身上染滿的鮮血,那黏糊的觸感,還有他逐漸微弱的呼吸,跟她最後,那虛弱的說話聲。

    是他害了她。

    在喪禮上,他被她父母趕了出去,還被指著鼻子大罵,是他害死了她。

    他們情緒激動,還不停的問著一句話。

    「為什麼,不是你去保護她?」

    這就像對他的拷問,直到現在,都深深的刺在心上。

    在知道招魂儀式失敗後,他透過李羲的幫忙,再次來到了喪禮,想透過遺體,藉由接收他的執念招魂。

    結果,他失敗了,什麼都看不到。

    她的父母,也徹底對他無法諒解,把他趕了出去。

    最後,由於她的招魂一直失敗,不得已用了草人,才勉強下葬。

    她就像魂飛魄散了一樣,沒有留下一點痕跡。

    從那之後,他就再也看不見任何亡魂的執念,也無法干涉。

    他沒辦法再做引路人,不得已歸還了天命。

    黎辰一直忘不了,也放不下對她的思念,隨著時間流逝,變成了一種心魔。

    沒能保護她的自責,也成了他心中的執念,消散不去。

    此時,許曉彤像活了起來,臉上的微笑逐漸消失,表情變得僵硬,透著一絲詭異。

    「黎辰,你還有臉繼續活在世上嗎?」

    她的聲音像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聽起來是那麼不真實。

    黎辰睜大雙眼,微微張開嘴,喉嚨卻像被什麼東西哽住,說不出話。

    他再次抬起頭,那張熟悉的臉,直接貼在了眼前。

    下一秒,她臉色發青,血肉腐爛成泥,只有那充滿血絲的眼珠,陰森森的盯住他。

    他全身動不了,呼吸也變得急促,思考變得模糊。

    「還我命來。」

    她伸出了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黎辰感到了強烈的壓迫,無法呼吸,火燒的疼痛從胸口蔓延,又逐漸變得麻痺。

    他沒有掙扎,也放棄了求生。

    死在她的手上,他也沒有什麼怨言,就這樣結束,也是最好的結果……

    「黎辰、黎辰,醒醒!」

    夜淺著急的聲音傳來,拉回了他的理智,猛然推開了她。

    他像是被甩出去,跌到了地上,也終於又吸到了空氣。

    黎辰猛地睜開眼,難受的喘著氣。

    夜淺的臉就近在眼前,寫滿了焦急。

    「我……我怎麼了?」

    他還有點緩不過來,心跳得很快,全身都是汗。

    「你好像做惡夢了……看你很難受,就忍不住叫你了。」

    夜淺像是要想確認他沒事,掃視著他全身上下。

    「原來是這樣……謝謝你,夜淺。」

    黎辰摸上額頭,想起剛剛的遭遇,還心有餘悸。

    要不是夜淺,他可能真的會死。

    只是他想不透,他會夢到那些,應該是有東西作祟,但為什麼,會化形出許曉彤。

    照理說,那東西不可能會知道她的存在,除非,那就是她。或者,窺見了他曾經的因果。

    黎辰冒出了冷汗,不敢再想下去,不管是哪個,都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

    「黎辰……要再休息一下嗎?你的臉色好差。」夜淺擔憂的盯著他。

    「沒事,我去洗個澡,你先休息吧。」

    黎辰搖了搖頭,搖搖晃晃的站起身來。

    「可是……好吧。」

    夜淺也只好伸出手,扶起了他。

    他不想讓夜淺擔心太多,要是他有什麼事,只會讓夜淺動搖。

    夜淺看著他,本來還想說什麼,但猶豫了一下,還是閉嘴了。

    黎辰也沒有餘力多問,拿起換洗衣物,就走出了房間。

    夜淺目送他的背影,臉色沉了下來。

    剛才,有個長髮乾枯的女鬼,死死的抱住黎辰不放,想要把他給帶走。

    要不是用了教他的方法,趕走了祂,黎辰現在恐怕還有性命之憂。

    那女鬼非同小可,驅趕祂的那一瞬間,夜淺能感受得到,她對黎辰的強烈執念。

    不過,他不會讓步。

    好不容易留在了他身邊,怎麼能拱手讓人。

    夜淺微微握緊了拳頭,眼神有些冰涼。

    不管是誰想跟他搶,他都不會輕易放過。

    這個人是他的。

    他一定要得到。

創作回應

原來是現任和前任爭奪戰(點頭XDDDDDDD
2021-11-05 17:46:54
葉悠慕
後面還有冥婚然後@#$#@(暴雷
2021-11-05 17:55:19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