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法蘭東醫的急診室~第七集~》

露諾弭 | 2021-11-05 07:00:03 | 巴幣 0 | 人氣 33

連載中《魔力寶貝故事集》
資料夾簡介
我不是一個人在寫魔力寶貝故事集 是這20年內的魔力玩家 發生的點點滴滴、男女老幼們 按在我手背上與我一起訴說玩家群的故事

「玟詠妳太抬舉我,我有時也會有不想搶救的疲倦感。尤其妳知道曾有一個病人我看了他五年,每一年身體都在惡化;每一次都知道他下一次進來都是鬼門關,我明明知道我要救他;但我知道他這輩子注定好不起來。」陳醫生用筷子把竹筴魚分成小塊,然後用筷尖夾起小塊魚肉,慢條斯理入口。「這種不論你怎麼做都無法結束的絕望感,有時會讓我半夜作噩夢,我曾經幻想這一切不是真的。」

「是嘛......」侯玟詠把剩下的三明治吃完。

「所以我慢慢學會放下,我只救那種有強烈求生意志且配合的病人。我不可能救的了每一個人,我不是神,我也不是像馬雅各醫生那樣;為了信仰從英格蘭跑來台灣傳教救醫。雖然我退休是打算去外國旅外一陣子,但卻不是以醫生身分;只是以普通旅客身分去旅行。」陳醫生喝了口熱茶:「我說妳也該學會分辨,什麼人值得妳不分晝夜去搶救;什麼人只需要妳盡力就好。重點是妳始終相信、堅持維持的價值觀,那最終會變成妳一生的個人信仰。」



侯玟詠下班離開醫院,上車前往國中去接小孩。她一上車就在默念:沒有這種事,任何時候,不盡力、做不到只是輸家給自己找的藉口。

玟詠妳這四十多年也看過許多的人們,會找藉口的人就是怠惰的表現;成熟的大人不管遇到什麼困境都會去突破克服,我的想法不會有錯。

錯的是那些瀰漫失敗懶散怠惰頹廢也無妨的輸家,那群歌頌失敗的失敗主義者才是台灣社會環境大問題。

而我就不一樣了,從以前到現在,只要我努力就沒有做不到的事。對,社會終究是站在努力就勝利的人這邊,侯玟詠心情大好。


「兒子啊,今天考幾分?」侯玟詠興沖沖地問。

「歷史考54分。」莊政傑道。

侯玟詠好心情一下子無影無蹤,她彷彿被人用冷水從頭頂澆灌,從高山上被人推下跌落谷底;種種負面情緒湧了上來,生氣、憤怒、懊悔、不滿、失望、痛苦,太多了。

「政傑我們之前說過,如果考試成績沒到我們說的標準。我會做什麼?」侯玟詠細聲問道。

「要禁制遊戲時間。」莊政傑小小聲地回答。

「你同意嗎?」侯玟詠再問,她感受到心窩口在熊熊燃燒。

「不要。」莊政傑道。

「為什麼?」侯玟詠感覺脾氣終於壓不住了!

「我在班上跟同學會沒有話題。」莊政傑道。

「你這個廢物智障!聽不懂人話,要逼我揍人?」侯玟詠大聲辱罵,連在車外的學生和家長都忍不住望了過來,侯玟詠豁出去,完全沒有平時的矜持模樣,她怒火中燒破口大罵:「你為什麼要一再挑戰我的底線?考試成績爛,上課偷打電動、看漫畫,我給你整整一個禮拜時間去改進。你七天幹什麼去了?跑去跟同學借電動打?」

「我......」莊政傑被嚇到恍神。

「你是不是以為媽媽不會生氣,不會像這樣大吼大叫,你錯了。我一直在忍耐你的種種爛事和軟爛態度。我決定,晚上你不能打電動,一直到你成績考高為止。」侯玟詠說完之後,發起車引擎開車,回去的途中一句話都沒說。

侯玟詠回到家裡給客廳的電腦設了密碼鎖,然後帶著筆電和機車鑰匙要離家。就連老公跑過來勸阻,她都不想理會。

「約定就是約定。」侯玟詠態度冷冷地回道:「他失敗了,這是他應有的懲罰。」

「我知道,但小孩說媽媽從未兇過他。」莊聰明試著安撫老婆情緒卻起了反效果。

「關我屁事,你怎麼不去跟他說把成績考高一點?今天我就不會氣成這樣。」侯玟詠感覺到眼前的人就是懶惰、不上進的化身。

「成績不是孩子童年的一切,他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去體驗。」莊聰明慌忙辯解。

「死人我不想聽,你今天別跟我說這些,我要出門。」侯玟詠一把推開老公。

「去哪?跟我講清楚。」莊聰明在侯玟詠背後連忙問道。

「去找我閨密。」侯玟詠回答之後,往門口走去,然後在門口看到兒子。

「媽媽,我知道錯了,我應該把成績考高。所以......」莊政傑吞吞吐吐。

「所以什麼?如果你想說考高之後有電動打,那是不可能的事。你再這樣下去,直到國教會考考完前你都不能打電動。」侯玟詠雙眉高高舉起,態度更為堅定。

「媽媽妳太過份,妳最討厭了!」莊政傑小臉漲紅。


「妳居然敢這樣說我?」侯玟詠內心一寒,居然只是一個不給打電動,自己的寶貝兒子就給自己帶來這麼多麻煩事,學校的事讓她丟臉,考不上去的爛成績,現在居然還學會罵媽媽跟頂嘴?她舉起手臂,想要往莊政傑漲紅的臉龐甩下去,卻被莊聰明途中攔截抓住手臂。


「孩子的媽,不能打啊。小孩不能打罵教育。」莊聰明抓著老婆的手試著調停紛爭,兩人拉拉扯扯。

「夠了!」侯玟詠大力甩開老公的手掌,向前一大步與兒子擦身而過,她轉過身看著呆若木雞的父子二人,歇斯底里跺腳叫道:「孩子的未來,你們父子自己去想辦法,我不想管啦!」

侯玟詠斥責完後便離開公寓,騎著機車前往《妖精的巡律》。

「妳是說妳今天罵了小孩,又舉起手想揍小孩?」孫恬花張大嘴巴,呆呆幾秒:「小玟這也太誇張,妳從來沒有像今天暴走。」

「我忍那對廢物父子很久。」侯玟詠一口氣烏龍奶茶喝掉一半。

「小玟妳一直是個性堅韌的人,但妳兒子個性看起來更像妳老公多一點。」孫恬花沉默片刻後,意味深長道:「妳正在把自己逼近一個很危險的局面。」

「何以見得?」侯玟詠問道。

孫恬花咬下半塊巧克力餅乾,又喝下半口熱可可,接著說:「妳想想,妳兒子一直無法約束到底,看起來還是三不五時想打電動;而且他成績也確實一直上不去,這樣僵持著,我擔心政傑他可能會被妳逼瘋。」

「哪有這麼簡單?只是一段時間不打電動。如果這樣就不行,像我們那種一個禮拜就只摸兩小時的撥接上網年代,豈不是要跳樓去了?」侯玟詠露出『妳也太扯了吧』的表情:「太沒用了,又不是我們70年代草莓族,現在新一代叫什麼來著?」

「我跟妳說,現在的小孩多少都患有網癮症。若是一下子斷絕,可能就跟戒菸一樣,肯定會出事。」孫恬花繼續勸道:「是不是該選擇別的方法,不要讓他馬上斷掉遊戲。」


「我就不會,我就......」侯玟詠本來想說她都不打電動,但突然想起自己雖然在孫恬花邀請下改玩初心魔力。

但她從來沒有放棄過《魔力寶貝》,那怕大宇的《魔力寶貝》多年下來近乎死城,但她始終會隔一段時間上網,翻翻倉庫逛逛法蘭城看看改版公告,莫非兒子的遊戲成癮症遺傳來自自己?太可笑了!

孫恬花拍拍侯玟詠的肩膀再次勸道:「所以我覺得妳還是給政傑這個孩子,多一點時間去調適吧。」

「我已經給過一個禮拜,難道要再一禮拜?不行啦恬花。我感覺給他再多時間,成績都上不去。」侯玟詠搖搖頭表示反對。

「妳要不要給他補習或請家教?如果妳沒時間教,就讓補習班老師去教?」孫恬花提出建議。

「我以前幾個月前跟老公說過,老公說不要浪費這個錢。反正未來也是考國考,要念書不如去參加國考補習班。」侯玟詠想起幾個月之前吵架的內容。





「哎呀,妳老公怎麼在奇怪的地方特別堅持?」孫恬花蛤了一聲,滿頭黑人問號:「他難道不知道國考的難度也是一年年增加,現在國考已經不是那種隨隨便便就能進去。搞不好考國考還比我當年學測、基測還困難。我一個男性朋友,30歲決定不工作。全力拚國考,考了7年才進去,若不是他家底厚,早就被家裡人趕出去。」

「這妳這樣說起來,我老公算優秀囉?才考2年就上了。」侯玟詠驀然有種優越感。

「算是吧。至少聽妳說起來,他除了玩股票說要環遊世界之外,就沒有別的嗜好。」孫恬花雙臂抱胸:「我突然想問一點,妳老公真的沒有別的興趣嗎?」

「他說他以前就是念書考試,一直是家裡嚴。就連國考也是他父母所逼,不是他真的想考國考。」侯玟詠想說這太奇怪,想考國考的考不上,不想考的早早就考上。

「原來是這樣......會不會是這樣。妳老公覺得他沒有童年回憶,所以想要給兒子一個快樂童年?」孫恬花拍了一下桌子。

「妳怎麼會這麼想?」侯玟詠不解道。

「因為啊,他不是一直說他不想工作想要環遊世界,那或許在他心中。他實在不想背負台灣的社會期望和社會責任,讓他渾渾噩噩不知所云;或許他有其他更想做的事情。」孫恬花兩掌合十,顯然很滿意自己的答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