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白貓頭鷹的魔法師——修瑟里安王國傳 第三章 沸騰血液的惡戰 2

黑漆 | 2021-11-04 23:29:36 | 巴幣 38 | 人氣 107


2.
  拜訪完教會後,我想順路去找一下布蕾雅,在與愛蘭會合後我表達了此意:

  「我想去找布蕾雅回報一下現況,我認為她多知道一些新西恩的狀況是好事,至少可以讓她判斷是否馳援新西恩。」

  「沒問題!雖然我也想去找騎士團長詢問為什麼不派兵支援,但……離開騎士團後就不能進騎士團的總部了……」愛蘭說完後苦笑了一陣。

  「關於騎士團為什麼不馳援這件事,梅西蒂爾德有承諾會幫忙調查,只是現階段還沒有一個能夠展現出來的情報,再等等看吧。」

  愛蘭怕是比我們還要擔心這件事情,她本來就屬於騎士團,卻不知道這些事情自然會有所內疚,加上看見了新西恩的慘況更是讓她感觸很深,但她並不是調查的料,這方面交給梅西蒂爾德比較安全——

  為什麼會說是安全也是有理由的,如果有某種勢力在背後抓著騎士團,硬要把他揪出來怕事會被滅口,為此必須特別小心。

  「好!」愛蘭點了一下頭回應。

  一旁的愛妲霏雅一副放鬆的神色道:

  「那我們就去找那個叫做布蕾雅的人吧!不過我好像看過她一次呢?就是在跟著夏洛特的時候有看過一眼呀~」

  「你確實見過她,那位一身雪白的半精靈就是布蕾雅。」

  我找布蕾雅大致上有兩個目的,第一是打算詢問她近期的議會進展,第二是告訴她新西恩的狀況,好讓她有機會來協助我們,這點上述說過……主要是我不能確定出現的魔物都是我們少少幾人對付的來的,因此才有了這般想法。

  「但是要去哪裡找布蕾雅?在我的印象裡她相當神出鬼沒,真的要找她時很難找呢。」愛蘭困惑的看著我問道。

  我明白她的意思,布蕾雅確實經常突然的出現又突然的消失,這功歸於她的煉金體,簡單扼要的說就是她利用煉金體分別去找好幾個人做不同的事情,完成事情之後就解除分身體,以至於讓人覺得她相當神出鬼沒。

  「放心吧,我知道哪裡可以準確的找到她。」

  現在這個時段,不出意外的話她在賢者宅邸的頂樓。

  「好厲害呀~」

  「不愧是夏洛特!」

  愛妲霏雅與愛蘭的稱讚聽起來相當悅耳。

  「稱讚我是理所當然的,我可不會道謝。」

  那麼就該出發去找布蕾雅了,於是我轉過身子朝著賢者宅邸走去,路途中要穿越幾條街道,回到熟悉的賢者街之後感覺像是回故鄉般,莫名湧出一種懷念感,儘管我馳援新西恩也不過幾日之時……

  來到賢者宅邸,打開宅邸的大門時可以看見一群魔法師坐在一旁的座椅席認真的討論著,布蕾雅則站在櫃台前,看見我時對著我小幅度的揮了揮手打招呼,彷彿是正在等我一般。

  「一抵達就遇到了,真厲害!我之前想找她都找不到呀!」

  愛蘭一臉驚奇的說著,反而是一旁的愛妲霏雅沒有特別激動的反應,她僅是淡淡的笑著。

  「布蕾雅老師,會議進行了嗎?」

  「明天各國領袖都會相繼抵達,大致上後天才會開始會議喔~不過世界各地似乎都開始鬧起魔物災害了呢……恩哼~可見這件事情從開頭就非同小可呀!我想她也會開始行動起來了。」

  布蕾雅笑道,她的笑容一如既往的看起來有些陰險,尤其是經常擺出的閉眼笑,但我知道他還是個善良的人,但這不是現在的重點……

  「他是指誰?」

  「冒險者公會的總會長,一個很厲害很厲害的人呢!就連布蕾雅我都有些望塵莫及喔,實際上他也很少直接出面戰鬥的~但是看過他戰鬥就會明白——那不是單單用厲害兩個字可以完全形容的人喔。」

  布蕾雅說道時睜開了右眼看著我,看起來有些像是在拋媚眼,偶爾會在這時覺得她有些可愛,當然了,出於對老師的敬重我不會說出口。

  「那新西恩的魔物災害情形老師知道嗎?」

  「大概很嚴重吧?我大概能猜到那邊的魔物~很多,最可怕的魔物不是單體很強,而是數目龐大呀,想滅掉他們都成為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呢,當然呀~我不是在說風涼話,就是開會之前我很難親自去馳援,煉金體也都去護衛各國領袖了呢。」

  「也就是我們還需要在自己支撐多一段時間了?」

  我並不是埋怨她,畢竟她也有自己必須要處理的問題,在新西恩之前是世界各地的況狀,她還是有自己的優先度之分的。

  「沒錯沒錯,我也相信你們肯定可以做到的喲。」

  對於布蕾雅的回應我也想抱持肯定態度。

  「萬事就交給我們吧。」

  「我也會用全力的呢。」愛妲霏雅於後方說道。

  愛蘭則露出了副笑容且豎起了大拇指給予肯定,我想他們也知道這段時間的堅持不會太輕鬆,但我們也不是會隨便說放棄就放棄的人啊。

  「聽到你們的回應我非常安心,那麼我先去找他談談他接下來的目標好了!」布蕾雅笑道,隨後就從我身旁走過,朝著賢者宅邸外走去。

  「老師,稍等一下!」

  還有關於騎士團與王室派的問題要說明。

  布蕾雅停下腳步轉過身子看向我,笑臉一如既往的問:

  「有什麼事情嗎?」

  「近期王室派與騎士團的動向有點詭異,請您幫我們注意一下。」

  布蕾雅聽聞後摸了一下下巴,點了一下頭後回:

  「沒問題!交給我吧~」

  「……」

  未知勢力嗎?不過我應該不用擔心老師才是,她是我們之中最強的。

  「不用擔心呀~布蕾雅我可是不會死的喲!那麼下次見吧~」

  布蕾雅說完後便轉過身子離開了賢者宅邸。

  愛妲霏雅此時開口問:

  「那接下來還有什麼事情嗎~?」

  「我想想……」

  在王都還有什麼事情是必須做的?沉思的同時一旁的愛蘭看著我說:

  「要不要採買點藥?針對一些受傷的人可以用藥治療,那麼一來夏洛特就可以減輕一點治療的壓力了。」

  「好主意,那我們去找藥鋪吧,賢者街內就有了。」

  我持續負責治療也不是辦法,如果我投入太多就會難以抵擋協助魔物的攻勢,實際上受了重傷的人就算接受治療術癒合也不適合馬上上戰場,因為體力會有所減弱,為此治療只是在一定程度上恢復戰力罷了。

  當然,如果受的只是輕傷倒是沒什麼關係。

  愛妲霏雅點了一下頭後率先朝著賢者宅邸外走去,我想她大概又會走錯路,於是走上前握住她的手帶著她走,她見狀後也反過來握住我的手並說:

  「那就拜託夏洛特帶路了!」

  走出賢者宅邸後朝著我熟知的藥店方向前進,走到一半時一旁的路邊攤子吸引了我的注意,一把美麗的東洋紙傘被稱在一片紅布上頭,紅布上放著碩大的木頭藥箱,上頭有許多精細的金屬裝飾,之前在馬車站見到的女孩端正的坐在布上喝著茶,她手上的茶杯還是經典的東洋款式。

  愛蘭跟著停下來看著她,她也將視線轉移到我們身上,露出了一抹賊笑後說:

  「怎麼了?覺得東方人很稀奇所以像是看見稀有動物一般的停下了腳步?」

  她的聲音聽起來相當細嫩,然而話語卻給人一種帶刺的氛圍。

  「都一樣是人會稀有嗎?」

  愛妲霏雅不以為然的反問,顯然對方的調侃對她並沒有意義。

  「你是賣藥的對吧?我用過煉金術的藥劑,但是東洋的藥劑我用都沒用過,其實我還挺好奇其效用的。」

  正巧有這個機會遇到東洋的藥師,那我順帶一次問個明白吧。

  「哎呀呀,問題真多,但就我的角度而言你們這些長耳朵更稀奇神秘,至於我的藥實不實用,我自然會回答實用的,哪個藥師會說自己煉製的藥劑不實用?是吧?所以這本身就是句沒有意義的問題。」

  女孩說完後閉上眼睛咧嘴一笑,隨即拿起了茶杯繼續品茶。

  愛蘭見此狀低聲的靠在我耳邊說:

  「伶牙俐齒的耶……」

  「確實是。」

  關於東洋的藥物,我沒有太多的認識,就像是東洋所說的妖怪與魂靈我也不是很了解,一直以來我都是學習本地以及北方一帶的學識,應該說對於魔法師來說東洋都是片神秘的土地。

  也出於自己不了解,莫名其妙的買了其實沒用的藥物也很有可能。

  「那可以試吃嗎?」愛妲霏雅一臉好奇的問道,當下不禁冷眼看了她一下,試吃藥物不管怎麼聽都不正常。

  女孩放下了茶杯,拿起一旁的糰子便說:

  「無病吃藥可不是可取的行為,能給你的只有這份糰子。」

  她將糰子往前遞給了愛妲霏雅,對此愛妲霏雅笑著接過糰子並出聲道笑,隨即品嘗起了糰子。

  「那能跟我介紹一下你的藥品嗎?最近有一座城市遭受魔物的群攻有很多傷者,我想止血藥與防止傷口感染的藥物非常重要。」

  「魔物群攻?那可還真是不得了,但我很歡迎這樣的入財機會,我就先給你看看我的商品吧。」

  女孩冷笑道,彷彿不在乎多少人受傷一般。

  她隨即將藥箱的下層抽屜打開,裡面放著無數用陶瓷罐子裝著的藥劑,她拿出一罐後打了開來,裡面呈現膏狀,她拿起一旁的小木勺子便說:

  「這是止血藥,可以用勺子挖出來抹在傷口上,可以有效的止血,放置在陰涼處大概可以保存兩年以上,只不過你要給一群傷者用的話用量可會很大,說起來你真有那份財力去支撐大量的藥品購買嗎?」

  她的話語帶有調侃的意思,正常想要買賣的商人不可能這樣調侃客人,為此我有些不明白她的用意。

  「你就不怕說出口我不開心就不買了嗎?」為此我反問道。

  她聳了一下肩膀,咧嘴一笑後說:

  「買不買都是一種緣份,就算我說到這個份上,只要有緣還是會買的。」

  說完後她蓋起了蓋子,將止血藥罐放回下層的抽屜中,同時她打開另一旁的抽屜,裡面裝著一顆顆圓形的藥,她指著藥便說:

  「我先接著說完吧,這是防感染藥,藥混乾淨的水變成藥膏,然後同樣的抹在傷口上,基本上也可以混著止血藥一起用,畢竟我就是那麼設計的,不過——

  我可拒絕實際展示使用給你們看,這類藥物都是要受傷才能展現效果的,我可不想拿刀劃破自己柔美的手。」

  「那你價格要怎麼算?」

  找自己熟悉的藥商買煉金術藥劑顯然比較保險,但我的學者之魂在告訴我要多方嘗試……儘管我知道這是拿受傷的士兵當作實驗品。

  愛蘭一臉遲疑的看著我,很困惑我為何不直接去找熟悉的商家。

  「止血藥一罐1銀幣,抗感染藥一袋102銀幣。」

  「……那4罐止血藥6袋抗感染藥。」

  保險的話是都買一份就好,但我想抱有一點會很實用的期待,於是決定自掏腰包多買一些。

  愛蘭苦笑了一陣後看著我說:

  「雖然她很信誓旦旦呀,但是夏洛特不怕其實沒用嗎?」

  「凡事總要試試看並抱有點實驗精神,是吧?」

  畢竟我終究是個學者啊,雖然也能被稱為魔法師。

  「多謝惠顧~」

  女孩笑道,隨即包裝起商品,用著一個陶瓷盒子將商品包裝起來,隨後再用一片綠色的花紋布包裹起來交付到我的手上,使的藥品看起來顯得特別高雅。

  愛妲霏雅此時也吃完了糰子,她看著竹籤時女孩伸出了手接過竹籤便說:

  「長耳朵好像會吃木頭,但這東西可不能吃。」

  「你的誤會也太大了吧?」

  愛蘭立刻吐槽。

  「那我們就拿著這份藥劑回新西恩吧,我會先分給協助照顧傷者的人使用,應該多少能減輕一些負擔。」

  愛蘭點了一下頭後回:

  「那就走吧!」

  「不過魔物圍攻……近期真常聽到這個詞彙。」

  當我們準備轉身離去時女孩突然的說道,我想現在大部分旅人都和她一樣,知道這些事情卻不知道將來會如何……

  「如果你有空的話,關注這幾天的王國動向,尤其是要招開什麼議會就仔細注意,和魔物圍攻的事情有關。」

  他們應該也有資格知道,也唯有眾人知道危機來臨才會同心協力的對抗吧?只是——

  也可以能會接起一陣恐慌,導致局面一片混亂。

  「既然你那麼說了我就多注意吧。」

  女孩回應後我帶著兩人走離,朝著梅西蒂爾德的住所前進,再利用那邊的傳送裝置回到新西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