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RO小說] 最初的歷險《航行於暴風雨夜》[日更挑戰4]

aeronongalax | 2021-11-04 21:45:05 | 巴幣 0 | 人氣 76

最近萬聖節活動想要邪骸獅獸,有些念舊的回去接觸RO。
赤焰小惡魔:你好意思嗎?
當然,我就靜靜的看著你爆炸。



星系團體TEAM9的RO網遊故事。

TEAM9是我寫的星系故事,這篇就是以他們去玩仙境傳說的網遊體驗為主軸,
原先是這樣預定,但想想還是乖乖去寫自己的星系故事主線。


這篇網遊文裡保持自己角色的外觀特質,對他們的外觀感興趣的旅行者,歡迎看我的MEME動畫。



※閱讀前須知※
這是2019年10月的坑,測試寫的RO遊記,內容就這一章,
遊戲版本為RagnarokOnline,運行到現在的線上遊戲版本,也是我最喜歡的版本。
(預先備註:裡面辛格爾是說話壞壞屬性,其實他是RO迷。)




1_航行於暴風雨夜

一艘巨大的木造船航行在湛藍的大海上,船員們辛勞的打理甲板,將貨物搬進儲藏室,
而在這樣忙碌的工作者之中,年輕的冒險者們異常顯眼。

艾果興奮地衝出船艙,奔向甲板最前端,大大的張開雙臂,深呼吸。
這就是冒險的氣息。

微風吹撫過艾果年輪色的短髮,他金黃的雙眼炯炯有神,
白奶色的肌膚被陽光曬得發燙,然而這只是讓他更熱血沸騰。

雖然距離盧恩米德加茲王國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但艾果的心早已經飛向那繁榮的國度。
他已經等了太久,這些年來,不斷地向周遭人鼓吹著冒險的企圖,總算得以實現。

「離實現還早得很。」
人未到,聲先到。

艾果將手臂撐在船桿上,轉過身看向自己老愛潑冷水的夥伴。

「你有海王,你要有點想像力,辛格爾。」

辛格爾沒理會艾果的諷刺,只是逕自走到船的邊緣處,向遠方眺望。

他罕見帶冰霜的髮絲隨著飄動,在空氣中留下透亮的冰晶,
其中一枚精細的雪花飄向艾果的鼻頭,在碰觸的瞬間化為帶有些微寒意的光點。

「你沒被系統判定為外掛真奇怪。」
艾果發自內心的呢喃。

辛格爾是變異的海族,有著冰藍的膚色,銀白的虹膜,
而雙頰與髮絲更有標誌性的冰霜點綴,是個十足的冰人。

本以為進到遊戲後會被調整,但辛格爾保持了自己的特色,
而當然艾果自己也是,只不過艾果可沒有如此華麗的特效。

「杰爾都沒被禁,我怎麼可能會被禁。」
辛格爾冷漠的回應艾果的懷疑,同時兩人下意識看向在通往船艙樓梯處。

有個明顯像惡魔一樣的人影站在那。
杰爾注意到不遠處的夥伴看向這裡,便愉快的舉起手打招呼,
他彎起有著黑色鞏膜的鮮亮眼瞳,揚起一貫的笑容,灰泥紫的膚色有著濃厚的異種族氣息。
他不對稱的紫紅髮絲更是醒目,過長的左側髮尾靈巧的隨風飄揚,彎曲成美麗的弧線。

「嗨,天氣真好。」
杰爾一邊發出口語,同時向兩人發了私訊。

「他怎麼做到的?」
艾果驚覺自己肯定是和辛格爾同時接受到杰爾的訊息,
但這不是件容易的事,他們這些玩家可是得叫出面板來發出訊息。
更別說現在根本不到能組隊的等級。

「有多難?不就複製貼上。」
辛格爾很自然的冷笑。

但艾果卻無法信服於這答案,畢竟杰爾的手根本沒有動作,這太奇怪了。

不打算理會發揮偵探精神的艾果,辛格爾眺望開闊的海景,
海鷗在天空翱翔,陽光讓海面波光粼粼,淡淡的鹹味隨風撲鼻。
暗自深呼吸。

「解析度真差。」
辛格爾呢喃道,但握緊的雙拳不是因為生氣,而是期待。


☆☆☆RO★★★


乘上這艘船已經快一天了,但葛勒還不是很有實感。

有著耀眼繁星的夜幕壟罩天空,缺乏光線的船艙陷入黑暗,
葛勒將火點上,提燈頓時散發澄黃的暖光,照亮木頭船板的古典紋理。
而在垂落的褐色髮絲間,葛勒金澄黃的眼瞳有著不遜於火光的亮彩。

他轉頭看向熟睡的夥伴,決定趁失眠的夜晚規劃抵達依斯魯德島後的行程,
那裡將是他們在盧恩米德加茲王國的第一站。

但才剛拿起筆,葛勒抿嘴,他就是難以習慣缺乏手勁的感覺。
葛勒看著自己小麥色的手掌,張合幾下感覺自己的力量嚴重不如進到遊戲前,
大概就是因為這樣才讓他缺乏實感。

「沒有點STR真的差這麼多嗎?」
想起艾果介紹擬真遊戲就是靠素質定一切,葛勒忍不住呢喃。

即便現在被倒回九歲的樣貌,
然而只要轉職,鍛鍊過的身軀也不會因為少了特定數值被打回原形,
雖然知道這些,但葛勒還是不由得擔心這樣的擬真。

「睡不著?」

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杰爾倚在門邊,手上拿著一顆紅蘋果。

同樣是九歲,但那個時期的杰爾看起來更像青少年,
而葛勒則相反,因為營養不良而顯得嬌小。

「你不也是。」
葛勒確認是杰爾後,便撇開視線,拿出羊皮紙筆記紀錄大致上的旅行流程。

「嘛--德蒙不需要太多睡眠。」
杰爾刻意讓步伐發出聲音,走到簡便的木桌邊緣,帶著褐色粗棉手套的手指壓上桌面。

答,答,答。
杰爾刻意讓手指敲擊木頭,發出細微的噪音。

「你很閒?」
葛勒知道杰爾是故意的,不管是說詞還是動作。
嘆息後,葛勒放下手中的筆,抬頭看向失眠的同伴,
但不耐煩的眼神還是驅趕著杰爾離去。

「我弄到一顆蘋果,你要吃嗎?」
杰爾將擦拭乾淨的蘋果遞到葛勒的面前,那是顆鮮紅的果實,
雖然還沒被切開,卻能隱約聞到香甜的味道。

葛勒認為,這款遊戲的嗅覺系統足夠擬真。

「我不餓。」
但這畢竟是遊戲,在沒有損傷的情況下,玩家是不需要特別進食的,
就算進食也只是單純享受滋味。

「真可惜,我特地為你留的。」
杰爾的語氣沒有沮喪反倒有些欣喜,
或許過去兩人在這歲數的友誼回憶足夠讓他滿足就像重溫當時的美好。

「那就給我吧,我餓了。」
葉林族的千里從靠牆的床邊清醒,
鮮綠黃的髮絲隨著身軀坐起而擺盪,散落些微嫩葉,而清淡的花香遍佈艙房。

其實一直沒睡熟的千里毫不猶豫向杰爾伸出手,
修長的淺綠色手指在空中勾起擺動,催促杰爾交出那顆紅蘋果。

聳聳肩,杰爾認為千里有足夠的理由要求食物,便將蘋果輕拋向千里。

然而就像是一切的引爆點。

當千里雙手握住蘋果的一瞬間,船體不自然的左右搖晃,
接著很快變成劇烈的震盪,幾乎將所有人甩離原有的位置。

千里瞇起青綠的雙眼,反射性想用藤蔓撐住自己,
但一道違規緊告出現在視野上空,迫使千里解除自己的能力。

頓時,千里無法控制的被迫衝撞到木頭船板,
隱隱作痛的肩膀給了他討厭這款遊戲的第一個理由。

巨大的浪潮衝破了窄小的窗戶,鹹黏的海水湧進艙房,
摔破在地的提燈迅速被浪潮覆蓋,黑暗頓時侵襲整個空間。

千里不擔心沒有氧氣,他可以自己產氧氣,所幸這次沒有違規警告出來阻擋。

憑藉著記憶,千里游出艙房,認為大家都可以在外頭相遇,
然而大浪沒有放過這艘船,海水幾乎掩蓋整艘船,翻覆是早晚的事。

千里好不容易到了能看到外頭視野的位置,
只見一點也不英勇的馴鹿船長正在驚聲喊叫,無法駕馭瘋狂轉動的船舵,
而被風暴壟罩的夜空,瀰漫沉重的烏雲,電光迅速劃過雲層,發出駭人的隆隆聲。

在遮蔽視野的暴雨,以及驚滔駭浪的牽引下,船已經迷失方向,
當能清楚看見視野時,硬實的小島赫然出現在前方。

高速的撞擊下,船身應聲碎裂,而劇烈的衝擊讓眾人被迫彈飛,失去了意識。


☆☆☆RO★★★


當陽光從破損的木頭裂縫中透進來,
水滴聲規律的像節拍器,滴答聲促使千里從昏迷中清醒。

千里撐起身軀坐起,掩蓋面容的那層薄水沿著皮膚曲線滑落,
他緩緩眨眼,水珠細緻的點綴在眼捷上,反射著日光。

或許那場船難是遊戲的一環,但隱隱作痛的肩膀還是擾人心思。

(這真的是遊戲嗎?)
千里忍不住在腦中質疑,但還是站起身準備釐清這場遊戲的發展。

(或許大家就在外頭。)
原本想打訊息的手停止動作,千里實在懶得打字。

千里甩甩長髮,綠葉般的髮絲迅速變回原先的柔順,
髮尾掉落的幾片綠葉漂浮在艙房內的水窪上。

被海水浸溼的襪子在鞋子裡發出啪答聲,
而溼透的初心者服裝成了帶有重量的棉衣,反而讓行動變得不方便。

潮濕的木頭中帶了點焦味,或許早些時候發生過火災,
千里推開幾乎脆化的木板,走向明亮的外頭。

外頭是一座小島,但依然看不到依斯魯德島的影子,僅僅滿地粉紅的果凍狀生物,
波利群在森林間靈活地四處跳動,還有苦惱的馴鹿船長坐在船的殘骸邊不知所措。

都是些怪生物,就是沒有如預期見到自己的夥伴們。
千里說不上苦惱,也沒打算發訊息,畢竟這只是場線上遊戲,總會相遇。

馴鹿船長發現有冒險者自行爬出殘骸,趕緊起身拍拍滿是灰炭的衣服,
向自己曾經的乘客行禮致歉。

「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我深感抱歉!」

(正常來說該想到有船難的可能性)
但千里並沒有說出口,他決定保持最擅長的無視全開。

似乎覺得愧對千里這樣充滿熱血的冒險者們,
馴鹿船長親自幫千里搬運木材,好讓前來救援的依斯魯德島巡邏船能修好受損的船身,
前往依斯魯德島。

在那艘依斯魯德島巡邏船上,
千里還是沒有看到自己的夥伴們,但倒是想起了私訊預覽紀錄。

忽視附近哭泣的年輕初心者,以及對自己平安撐過海難興奮的冒險團,
千里找了甲板清靜的位置坐下,打開通訊器,看看夥伴們聊了些什麼。

▽艾果:阿阿阿!要沉了!

▽艾果:快讓艾果出去!

▽艾果:你這隻破馴鹿船長,是怎麼開船的,你以為在駕雪橇喔!

▽艾果:我差點被波利打死!

▽艾果:你們呢,我沒看到你們?

▽艾果:再見馴鹿船長,我從今天開始要傳你壞話。

▽艾果:帶初心者撞懸崖,你這是虐童。

▽艾果:嘿,辛格爾,嘿!

▽艾果:哈!艾果先到啦!

▽艾果:喔,我發錯人了……

千里默默關閉通訊器,
看來夥伴們幾乎平安抵達依斯魯德島,可能自己是最後一人也說不定,
千里從後背包中拿出前晚那顆鮮紅的蘋果,擦拭乾淨後,咬下一口,
清甜的水果味讓舌尖得到鮮活的舒適,水嫩的汁液讓乾燥的喉嚨得到滋養。

(這遊戲還是有好的部分,尤其是食物。)

千里抬頭眺望蔚藍的天空,海鳥翱翔而過天際,
或許是暴風雨後的潔淨,海風變得有些清新,
千里享受此刻的祥和,尤其是手中這顆香甜的蘋果。


☆☆☆RO★★★


不是露水,沾染灰燼的水珠滴落在葛勒的臉頰上,
他疲倦的睜開眼,在遊戲裡這麼累大概不正常。

艙房內狼藉凌亂,原先的書桌也倒向一旁,
破窗投射進來的微弱光源,勾勒出鑲進木頭裡的玻璃碎片不妙的銳光。

葛勒試圖坐起身卻發現身軀的情況並不樂觀,疼痛感迫使他直接發現傷口,
尖銳的破碎木片斜刺進側腰,剛好避開胸前的鎧甲,貫穿柔軟的淺綠色布料,
傷口周遭已經深的看不出原本的衣服顏色。

葛勒看著視野左上的血條,雖然是冒紅的危急狀態,
但他稍微鬆一口氣。
大概是勉強堵住而沒有流出太多血,不然以初心者的血量非常岌岌可危。

(但這合理嗎?)
葛勒知道這是擬真線上遊戲,但以艾果的介紹頂多扣血量和痛覺,
這樣流出鮮血的寫實情勢似乎有些不對勁。

葛勒用小刀劃開下擺的衣料,先用做應急固定木片的繃帶,
在沒有足夠的醫療用品下,葛勒不打算輕易拔出來木片,避免造成難以抑制的大出血。

「嗚嗚……救命啊!」

當葛勒才剛穩住腳步從殘骸中站起,便聽到艙房外傳來啜泣與呼救聲。
似乎是被留下的人。

葛勒很想像以前一樣直接撐過疼痛走出去,
但才剛邁出步伐就覺得身軀一陣發軟,那是非常虛弱的感覺,

在遊戲中缺乏血量原來是這種感覺,葛勒深刻體悟到這遊戲的機制。

「嗚嗚……」

艙房外頭的哭泣聲持續著,看來對方也傷得很重,
而認為被孤單遺留在船的遺骸裡,肯定也對精神造成不小的傷害。

葛勒緩住有些紊亂的呼吸,
雖然遊戲素質影響讓體能產生落差,但精神並沒有受影響,
他知道自己能習慣這些並穩固的往前。

憑藉著意志力,葛勒支配虛弱的軀體往外頭走去,
只見一名身穿米褐色劍士服的少年無助的躺在略寬的走道上,
而不遠處閃爍的燈泡,稍微照亮他哭泣驚駭的面容。

葛勒上前查看那名少年的情勢,
基本上和自己一樣,破碎的木片並沒有仁慈的寬待他們,
少年主要傷在腳部。

發現自己不是最後一個被遺忘的人,少年稍微鬆了一口氣,
但隨即又想到什麼而一臉哀戚。

「糟糕……我雖然想趕快逃出這艘船,但傷重到走不動了,
抱歉,可以幫我到外面向別人求助嗎?最好是漂亮的服事……」

葛勒看著少年一臉期待的樣子,忍不住嘆息,
這種情勢還有閒情逸致說笑,大概精神上也沒事。

沒有足夠的STR,葛勒只能小心地半拖拉將少年移離危險的崩落區,
讓他靠著牆坐著,同時抬高患肢,並做些應急處理。

「哇!謝謝你扶我起來!」

少年對於一個初心者有能力這麼做感到訝異,
葛勒想了一下,並沒有理由向對方解釋自己其實準備轉服事,
現階段最要緊的是找人幫忙而不是聊天。

「那就拜託你了!」

不知名的少年中氣十足地大喊,
對於被救援成功的景象已經能預想,而嶄露開心的笑容。

葛勒沒有遲疑地趕緊離開艙房區,
才衝進晴朗的天空底下,便撞見不遠處煩惱是否要進船骸裡搜救的馴鹿船長。

「幸好你沒事,船艙裡還有其他嗎?」
馴鹿船長異常熱心的靠近,但葛勒認為他肯定不記得有自己這號乘客,
大概也只是想問個情報,省得自己進到船艙裡冒險確認。

「裡面還有一名傷患,但作為船長你真該確保乘客的安全。」
葛勒決定責難馴鹿船長,不是因為暴風雨,而是後續處理,
對於馴鹿船長退縮地不肯進船艙搜救,甚至連呼喊的動作都不做,葛勒認為他身為船長失職。

「我會派搜救隊的,謝謝你。」
馴鹿船長似乎能理解乘客對自己的不滿,他依然挺直腰桿保持形象。

「他就在附近,你可以直接帶他出來。」
對於葛勒的建議,馴鹿船長只是施放了治癒術,恢復葛勒大部分的傷口。

看著銳利的木片直接神奇地被推出體外,葛勒感覺到疼痛與虛弱感完全消失。

「其他人都改搭依斯魯德島巡邏船,你也快去吧,
是說路上順便幫忙蒐集幾個木材,依斯魯德島巡邏船也需要補強一下,多虧那場暴風雨。」

馴鹿船長是確定不會進船艙裡幫助那名少年了,但聽搜救隊也在路上,
葛勒也決定放下心中的顧慮,轉而去蒐集被波利吞食的補強用木材。

就在這時一道困惑的視線投來,
葛勒轉過頭只見,一名同樣是初心者的男孩站在樹陰下,
過長的頭髮幾乎覆蓋大部分面部與身軀,而透露出來的漆黑眼瞳直直盯著這裡。

「阿,那位朋友是我從海洋上救起來的……但不知道是不是震驚過度,
目前只表示名字叫魯米,不過大難不死必有後福。」

馴鹿船長發現兩個倖存的乘客或許可以藉機認識,
如果冒險者彼此能因此變得緊密,自己也算是製造好的契機,
那這次的事肯定不完全是罪過。

「沒錯……魯米。」
魯米以一種較為緩慢的語氣說話,似乎有意圖順著馴鹿船長的話與葛勒交流。

「我是葛勒,之後會到依斯魯德島和夥伴會合。」

「……所以呢?」
大概覺得問到名字就夠了,
魯米冷淡地做出疑問後,卻逕自走往依斯魯德島巡邏船,
迅速離開葛勒與馴鹿船長的視線。

「我看……是比較怕生的性格……」
馴鹿船長對事情不如預期發展而尷尬,連忙替離去的魯米解釋。

「依斯魯德島聚集很多新人和冒險家,你們肯定會再見面的。」

葛勒沒有特別想再見到魯米,反而更想早點與夥伴們會合,
昨晚的暴風雨讓他們分散各處,但確實會在依斯魯德島相遇。

打開通訊器,葛勒看著未讀的私訊忍不住會心一笑。

▽艾果:葛勒,葛勒,你還在嗎?

▽艾果:葛勒!你是不是一個人給我玩下去了!

▽艾果:阿阿阿!要沉了!!!

▽艾果:我還是沒看到葛勒你啊!

▽艾果:葛勒,葛勒,葛勒?

▽艾果:我還是沒看見你啊!葛勒!!!!!

至少艾果很有精神,
葛勒一邊從波利身上拿回木材,拍落木材上方的紅粉色碎塊,
將兩大份的木材單手抱在懷前,另一手發起平安的私訊給艾果。

▽葛勒:我到伊斯魯德島後,會在港口等你們。

▽艾果:你丟下艾果!

▽艾果:你好壞。

▽艾果:然後,好喔,我們在港口等你。

葛勒揚起淺淺的笑容,走向依斯魯德島巡邏船,將手中的木材交給船員。

「處理得非常完美呢,這樣就足夠了,非常謝謝你,我們準備啟航了!」

船員接過木材後迅速立正行禮,並與其餘的同伴確定巡邏船的狀態良好。
葛勒前腳才踏上甲板,船員同時吹響號角,告訴所有的乘客即將啟航。

在這艘船上,葛勒環視周遭沒有看到其他冒險者,
或許自己是最後一位待接應乘客。

就連魯米和那名待搜救的少年也不在船上,
有搜救隊的船通常會比較早出發,可能兩人已經搭上一班巡邏船先行離開了。

站在甲板上,葛勒用手將垂落到遮掩視線的瀏海向後順起,
看著已經清晰可見的依斯魯德島,衛星都市港口,他沒有抑制開心的笑容。

在巡邏船準備停靠的港口,熟悉的夥伴們正在那等著,
而其中又跳又揮手的正是艾果,這次最開心的主催人。

「讓我們開始愉快的旅程吧!」
艾果大喊,惹得一旁的辛格爾單手摀住一邊耳朵。
但這並不會挫敗艾果的情緒,看著表露嫌棄的辛格爾,艾果只是愉快地咬牙大笑,
愉快的享受這次自己應得的冒險時光。

那就是他們的太陽,活力四射,有朝氣的艾果。

葛勒走到甲板最前端,也高舉手向夥伴們示意。

當依斯魯德島巡邏船抵達港口的瞬間,
葛勒翻身躍過船欄,穩妥著地後,站在自己的夥伴面前。

他們終於重新相聚。




The End.





送禮物贊助創作者 !
0
留言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