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歧路》──祈 序章 天命

懵夢 | 2021-11-04 08:00:02 | 巴幣 20 | 人氣 128






序章 天命

  祈出生的那天,寧靜的帶著無法言語的壓迫感。

  原本下著的雨,隨著她的降生而停了下來。露出的燦爛陽光,宛如連世界都在祝福著這名嬰兒的到來。

  如果細細品味,那或許並非是祝福,只是單純對於這個世間的迷茫,所產生的情感罷了。
 
 

  若說每個人的出生都是背負著甚麼,那麼祈所背負的,或許只是一個玩笑話。

  一出生便覺醒了先天能力。這代表著她的天賦多麼的出眾,但很可惜她的出生決定了她的能力並沒辦法很好的發揮。

  自從懂事起,在母親的教誨下她就學習著如何壓抑自身的那股力量,沒有母親的允許不能隨意的使用。

  祈似懂非懂地聽著因為她的先天能力過於強大的解釋,年幼無知的她不懂什麼是強大、為什麼強大就不能隨意使用,但她因為不想讓母親失望並沒有反抗。

  即使壓抑著自己會如同發燒生病般感覺全身上下都有種不大對勁的感覺,但她仍然默默承受下來,不想讓母親傷心、不想讓她擔憂。

  至於她的父親……是個忙碌的大人,她一個月見到他的次數屈指可數。雖然很少見到父親,但她與母親住在一棟獨立的宅邸過著清幽的生活,日子過得並不算無聊,因為除了有母親跟在身邊外,還有不少能陪她玩的侍女。

  年幼的她不知道事實的真相,呆呆相信著這個謊言。偶爾會見到母親偷偷哭泣,但每次用著牙牙學語的聲音問她在哭什麼,得到的答案不是轉移話題不然就是敷衍,不對對一個小孩子來說含糊帶過的話語她也就這麼傻傻相信。

  只要做的好就能得到母親的誇獎──對於小孩子來說,只需要這個就足夠了。
 

  隨著年紀的增長,很多小時後不明白的事情也漸漸明白。

  祈已經知道父親並不是因為忙碌才很少見上面,而是每天晚上都到其他女人家過夜的緣故。

  或許兩人曾經有過愛,但隨著時間過去早已趨於平淡,剩下的只剩下當初婚約的束縛,幾乎可以說是陌生人了。

  對於男女情事還處在懵懵懂懂的狀態,祈似懂非懂的明白了父母間的感情問題。

  對於父親的印象已經被沖淡了不少,聽聞當下並沒有任何的錯愕或震驚,有的也只有不理解與生氣。
母親是那麼深愛父親,為什麼偏偏要這樣對待一個如此深愛自己的女人?
 

  她的怒氣,化作了一道雷打了下來,擊中了父親當時所乘坐的馬車。

  據說當場整個人連同馬車被燒成了焦炭。
 

  這個消息祈晚了三天才知道,是僕人偶然打聽到才得知的消息。她原本以為自己的失控只需要受到母親責罵就會沒事,但沒有想到……

  沒有想到,聽聞父親死亡消息的母親,帶來的衝擊與震撼直接發了高燒臥床不起。

  祈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先天能力竟是如此危險,稍有不慎要像奪走父親的命那般是多麼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最令她害怕的並非是她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而是得知父親死在自己手中時,她的心情就像外頭的陽光露出燦爛的笑容一樣。她沒有想到聽聞自己父親的死訊時,第一個反應竟然是由中的感到高興。

  替自己的母親終於不用在被那個爛男人欺負,不用再去渴望那永遠不會有回報的愛情,感到開心。

  可是母親卻因為那個男人而病倒了。終究自己繼承了那個人的血脈,但她還是搞不懂,自己應該憎恨還是悲傷?

  不懂的情緒,搞不懂也不瞭解,不斷壓抑的內心對於這個問題似乎無法得出個結論。

  外頭下著雨,表示她的內心很傷心吧。可是這份傷心是對著父親又或者是對著母親呢?

  她不知道,也害怕知道。連自己也不知道在害怕什麼。

  抱著自己的腿靠著牆坐下,淚水忍不住流下,但連自己都不知道在哭甚麼。沉浸在一個人的空間之中,但有人卻不識相的擅自闖入,悄無聲息地默默出現,豪放的坐在祈的身旁,觀察了一陣子後,才打破沉默。

  「這一代的聖女就是這樣的人?」

  突如其來的輕快話語讓祈瞪大了雙眼,注視著不知何時闖進來的入侵者,與她平視的視線、身著異國的服飾;一頭白色的頭髮僅到了肩部。雖然看上去年紀不大,但整個人卻散發著非常危險的感覺,祈的身體竟然忍不住發抖──那是感覺到危險而做出的最直白的生理反應。

  女孩偷偷竊笑著,伸出手撫平對方的不安,聽著外頭烏雲密布的聲音,看著對方內心的情感,除了笑沒有其它情感。對於一個孩子來說,尤其是一出生便擁有先天能力的小女孩,已經算是非常堅強了,至少並沒有漏尿或是直接嚇哭,已經值得稱讚。

  或許是覺得對方沒有敵意,祈深呼吸幾口氣候壓抑住自己的恐懼,握緊自己的拳頭,故作冷靜的詢問對方是誰。

  「妳是誰?」

  「不喊人嗎?外頭有妳家的僕人喔。」

  「不會來的。」

  「挺聰明的嘛。」

  明知對方會喊人,怎麼還敢在這邊與對方閒話家常?顯然是做足了準備才敢隨意闖入,就算真的叫破了喉嚨肯定也不會有人來,那些前置工作女孩可沒那麼粗心。

  不過對於女孩而言就算不做那些事情,區區幾名僕人可攔不住她。不過本人還是想好好溝通聊天的,還是不希望有人來打擾。

  「因為我沒多少時間,所以長話短說──妳相信命運嗎?」

  「命……命運?請問那是什麼?」

  說要長話短說並沒有要解釋的意思。

  「不重要的東西。妳只需記得自己是誰就好,其它的都不要管。像是妳對於父親的死感到心痛,但這真的是妳真實的想法嗎?是不是只是見到母親痛苦的樣子才覺得難過?」

  「我……」

  沒辦法反駁。因為對方來之前她也在心底如此懷疑著,應該否認的事情因為猶豫開不了口而變得更加真實。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想的,原本或許還能說服自己兩者都還有那麼一點,但被對方這麼一問這番話再也說不出口了。

  天空因為烏雲密布而黯淡下來,完美映照了內心的情緒。並沒有崩潰,心情的起伏只是有些低落,只是一個連說出口也沒有的謊言,並不會掀起多大的漣漪。

  一時之間失去了任何思考能力,但女孩卻笑了。

  「雖然讓妳黑化挺有趣的,不過還是算了,會被罵的──祈,妳接下來會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但我不希望妳想太多無關緊要的事情。接下來我會派給妳一個功課,等再次見上面時我會問妳答案。」

  「……等一下!」

  對方的話語中透露出過多的資訊,但最讓祈好奇的莫過於那雙宛如看透一切的雙眼。為什麼對方好像什麼都知道似的,知道她接下來會遇到甚麼事情?

  張了嘴想要問,感覺到周遭的風也有著急迫,但眼前這名女孩的笑容卻容納了所有的一切,不為所動。
 

  「有沒有什麼事情,對妳來說是無可取代的?」
 

  問題說完,人便消失。如同字面上的意思,沒有任何徵兆,眨眼間就已經不見蹤影,好似做了一場似真似假的夢境一般,讓人懷疑是否真實發生過。

  祈也不是懷疑,只是把對方所說的話默默牢記在心底,沒有告訴任何人,成了自己單方面想要遵守的小秘密。

  對方沒有打算封口,也沒有要求保密,但或許就是看穿她沒打算告訴任何人,才什麼也沒有做。

  默默思考著最後留下的問題,無法理解,而最無法理解的,還是那句「接下來會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

  這句話的意思,似乎既單純又很不單純。

  很快她就理解是甚麼意思,父親雖然死亡,但臨死之前還是已經安排好了婚姻,某天會乘著馬車前來,就是為了將她帶走。

  與還在重病的母親分別,最後的回憶她只記得躺在床鋪上的母親微弱地伸出手指輕輕的點了下她的額頭,算是最後的告別。

  之後就成為了某個初次見面的男人的妻子。

  第一次感受著男人的溫度,疼痛粗暴的撕裂著下半身,滿滿的慾望發洩在她這個才剛發育的身子上頭。無視著求饒的哀號,從未有過的痛楚彷彿見到了死亡。

  那天外頭的天氣,似乎下著如同颱風過境般的狂風暴雨。

  將情慾發洩在自己身上之後,輕輕在她的額頭上留下一吻,不過祈卻不領情地將對方給趕走。

  帶著歉意,男人離開了。

  祈不爭氣的流下眼淚,雖然是她覺對方離開,但毒瘤自己一人的孤獨感,還是讓她感到害怕。
想念母親,恐懼與害怕在孤身一人的黑夜之中無限放大著。

  外頭的風雨都已經停歇,但壟罩著的是無法明說的壓迫感,沉悶的好像快喘不過氣。

  「母親……」

  勉強硬擠出的一聲呼喚,她知道沒有人會聽見,自己只能在這座孤獨的牢籠,品嘗著時間空虛的流逝。

  的確有很多時間可以思考,但對於祈來說,這樣的空閒不亞於身體的痛苦。

  披著單薄的外衣,制止了守在門口的侍女,獨自一人走到了外廊,感受著涼風吹拂,試圖將房間內停滯的空氣流通。

  呼吸著新鮮的空氣,將肺部沉浸許久的東西一併排出。天空看不見任何景色,應該是被烏雲壟罩著,隨著自己的內心冷靜下來,這才能見到那大大的月娘。

  皎潔的月光讓人不禁想讚嘆月亮真美,但她完全沒有那個興致,對於那個讚美之詞感覺到厭惡。

  轉身關上房門之時,烏雲再度遮掩了月亮。這個晚上,誰也見不著滿月。
 

  過沒幾天,她便收到了母親的噩耗。

  被人發現時,已經吊死在家中。
 

  那天的空氣也是充滿著壓迫感,如被人掐著喉嚨般,感覺到呼吸困難。下意識地想要求救,最先排除掉服侍自己的侍女,她驚覺自己竟然沒有人能夠求助。

  那天是第二次見到丈夫,不過說了甚麼、談了什麼都沒怎麼聽,越是關心她反而更加感到痛苦。或者說感到有壓力,因為深怕自己會如同母親一般,墜入愛河。

  她終於知道自己的壓迫感源自何方,就是對於父母感情之間的……恐懼。

  她好怕不小心愛上這個男人,他對自己好越是害怕,因為她不喜歡孤獨,好害怕會因為對方的溫柔陪伴不小心讓對方溜進了自己的內心。

  同時,她也知道為甚麼自己的母親會選擇自殺,雖然與自己沒有直接關係但估計也是因為寂寞吧。

  父親不在的日子,母親就是靠著有血脈相連的她舒緩這份空虛與寂寞,她就是母親的依靠,而當這份依靠背部控的外力給奪走時,那份無力與恐懼會占滿了全身。

  如同她現在這樣。

  自己的先天能力丈夫是否知情?這點她不是很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明明空氣中的壓迫感是互相的,沒有任何人例外,但他還是陪伴在自己身邊。

  越是痛苦,越覺得有這樣的男人陪在身邊真好。聽著外頭侍女倒下的驚呼聲,她不經在內心如此想道。

  明明不該接受這份溫柔,但內心卻承受不了誘惑。輕輕觸碰臉頰的那雙手,粗重厚實,與母親的手有不同的溫暖。

  「……請您先回去。」

  室內的空氣已經稀薄到一個極限,呼吸都變得有些困難。說這段話已經幾乎是拚盡了全力,感覺到身體的緊繃,眼前因為無法呼吸而有些模糊。

  如果對方執意留下,她真會殺了自己與對方。

  又或者是,被對方所感動……

  不知內心的期望為何,但丈夫選擇了先行回去,明明應該也很痛苦,但他卻沒有露出半點痛苦的表情。

  「那我改天再來看妳。」

  留下這句話,聲音的顫抖顯示出他也在勉強,但始終沒有對他露出任何厭惡與痛苦。

  這份溫柔,真的……好痛苦……
 

  每一天都能見到丈夫的臉龐,不管工作多麼勞累都會再回家前來探望一眼。即使沒有得到任何回應,他始終持續著看似沒有意義的舉動,與她說說話。

  聊天的話題每天都有所變化,試圖從祈身上得出一點回應,但一天天過去,也只有單方面的談話。

  每一天都在想對方甚麼時候會厭倦自己,每一天早晨都這麼想,但卻依舊每一天都能見到對方。
不是討厭只是害怕。

  害怕著近乎矛盾的事情。害怕被對方拋棄,但也害怕與對方建立起感情。

  或許前者還不夠強烈,但祈明白自己遲早有一天會墮落。追根究柢,果然還是後者更為強烈。
 

  沒有希望就不會去追尋;沒有想法就不會有誤會。
 

  日子一天天過去,持續的冷淡果真讓男子不再造訪。雖然能聽聞僕人們的閒言閒語,但她並沒有理會他們所言的八卦,回歸自己平靜的生活。

  自己又回到了孤身一人,一個時常來叨擾的人突然沒有過來,還真有些不習慣,她的內心開始想念起那個人,畢竟自己並非討厭對方,只是……

  只是甚麼,現在的她已經說不清了。

  怕踏上與母親相同的後塵。這個想法或許只是個藉口罷了,真正的想法或許連自己也不知道。

  她並不是丈夫唯一的妻子,正妻並不是她,代表著自己永遠都不可能成為他的最愛,她沒有與丈夫同住便是最好的證明。會如此關心不過只是一時的,遲早會像是這座獨立的宅邸,被人冷落。

  她不會想去探聽正妻是甚麼樣的女性,對她或者說對他們而言,若能這樣各過各的生活是最好的結局。

  有個宅邸能讓她生活,不至於餓死就好。至於丈夫要不要來看望,祈沒有任何意見,一輩子都不見最好,最差也不要像之前一樣天天見面。有沒有子嗣不是需要在乎的事情,她從沒想過要有孩子。

  這件事情的決定權不在她身上,不過……從母親的故事得知,孩子或許是一個對於生活的慰藉,但絕對不是必要的。

  那女孩所問的問題還在思考,或許真的空閒時間太多,忍不住就會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不過越是思考,答案還沒想到,就先想到了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取代的。

  自己作為妻子、作為女兒,都是可以取代的。這個身分若不是她,而是變成另一名女性,都是可以完美替代的。終究不過是被血緣、被姻親所綁著的身分。

  這份疑問等到男子再度造訪時,忍不住開口詢問了。

  「我父親已經過世,即使有過約定你也無須遵守。與其來找無趣的我,不如在家裡陪伴自己的妻子,肯定比較好吧。」

  第一次聽到對方開口,男子愣了下,只是微微搖了搖頭。

  「如果我能選擇,我會選擇妳而非她。」

  「可惜你沒有選擇。」

  祈明白對方意有所指,無非是「如果能早一點認識妳就好」,完全沒有打算給對方希望的,直接句點掉這句甜言蜜語。

  這句話看似甜蜜,但是祈是知道的,對方並非「沒辦法放棄」而是「不想放棄」。

  不知道是為了什麼,無論是身分或是地位都好,對方就是個貪心的男人罷了。如果放棄現在的妻子接受她這個情婦,會對他的官途有極大的影響,才不敢輕言放棄。

  不過不放棄反而正合祈的意思,她覺得她的婚姻並不是必須的。反正無論如何,自己終將是會被拋棄的那一方。

  男子尷尬的咳嗽,試圖掩蓋過去被看穿的一切。祈冷冷地瞄了眼對方,下意識的讓周遭的氣溫驟降──正如她冰冷的內心,明確的告知對方自己對於度方的感情從來都在冰點之下。

  「別這樣……」

  祈閉上眼睛想將對方的眼神記在腦海,不過只看到一瞬,就產生了片刻的猶疑,冰寒的冷氣頓時舒緩了些,感情是騙不了人的。

  男子嘆了口氣,呼出的氣體都化作白霧飄散,伸出手輕輕抱住對方,沒有得到任何反抗,直接將對方的身子擁入懷中。

  祈感受著對方的溫度,仍然沒有停下自己的先天能力,而寒冷的冰霜也沒有因為這個溫柔的舉動而融化。她更加明白自己的內心,對於對方的情感不再矛盾而是表裡如一。
 

  對方對於自己絕對並非無可取代,而自己對於對方也是如此……

  這個結論,或許已經注定了這場婚姻的失敗。
 

  宛如任何人都無法改變的事情,順理成章的,必定會發生。

  這就是天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