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龍與千年絆 Vol.3 瀕死的蝴蝶》第七章 重返法恩I

琉魚 | 2021-11-03 00:27:33 | 巴幣 14 | 人氣 72


  自從當上神選者後,這五年來,李奧不曾主動踏入家鄉。

  氣溫微涼,昨夜的寒意還瀰漫在空氣中,凍得空氣一片冰涼。氣氛冷清,大街上走動的人寥寥無幾,整座城市還擱淺在濃稠的睡意中,尚未完全甦醒。

  李奧走在法恩的街道上,踽踽而行,冷風迎面撲在臉上,吐出來的氣息變作縷縷白煙。儘管並沒有冷到呼吸道不舒服,但李奧還是將圍巾拉至口鼻,遮住半張臉龐。

  這些年來,他不曾主動返回故鄉,就算需要踏入法恩,也是配合工作前來支援,除此之外一刻也不想久留。

  離開家鄉的這段期間,法恩有了不少變化,變得既陌生又熟悉。其實不僅是法恩,李奧自己也變了不少,他敢說就算在路上遇到認識的人,對方也不見得能馬上認出他來,但畢竟神選者的身分太過招搖,誰也沒準會發生什麼事,還是多少遮掩一下,麻煩事能省則省。

  家是什麼?

  這一直是一個很難回答的問題,在普羅大眾的價值觀中,家無非是一個提供溫飽與休憩,存放物品與記憶的場所,幾乎可以跟溫馨和歸屬畫上等號。

  對李奧而言,「家」又是什麼?

  若要李奧回答這個問題,唯一的答案就是憎恨至極。焦慮、憤怒、不信任、怨懟、羞辱,眾多的情緒齊湧而上,他的情緒就像是盛在釜中的液體,在名為憎恨的爐火上逐漸沸騰。

  爐火越燒越旺盛、越燒越旺盛,李奧的情緒也越發灼熱,情緒就像是滾燙的熔岩,找不到出口,只能持續在血管中悶燒,直至熔毀理智,五內俱焚。

  即便根本還沒踏入家門,但只要一想到此行的目的,情緒便逐漸升溫。焦灼的情緒幾乎戰勝理智,他差點聽從衝動,轉身就走,再也不想管什麼原生家庭的問題。

  有那麼一瞬,米可的臉孔擦過眼前,倘若他什麼都沒做,就這麼直接回家,米可一定會對他露出失望的表情,說謊只是徒勞無功──在直覺超群的諭醫面前,說謊一點意義都沒有。

  冷靜點,李奧,不過只是回家而已,沒什麼的。

  李奧鬆開圍巾,大口吸氣,灌進口鼻的冷空氣讓他稍稍冷卻,卻難以保持鎮定。如果能再成熟一點就好了,他不合時宜地心想,如果他能再成熟一點,或許他就會知道怎麼處理這股情緒。

  早晨的陽光在天邊渲開魚肚白,很快的,天空的顏色就會由白轉金,而後變成眾人熟悉的悠哉蔚藍。

  對於回家見父母這件事,李奧還沒十足的心理準備。他腳跟一轉,背離家所在的方向,緩步走遠。

  時間尚早,在真正踏入家門之前,他決定到處悠晃,沉澱心情,順道看看這座他已然陌生的城市。

  *

  摘星宿是「神的房間」,其建築外貌古老而端莊,早在埃利希翁誕生之前,就已存在於鏡花園內,至今不知已佇立了幾千幾百年。

  正因為是「神的房間」,摘星宿的格局會隨著神的意識不斷變化,雖然平時生活起來幾乎毫無所覺,但歷史上確實發生過不少誤闖未知空間的案例。已知的空間就像是浮露水面的冰山一角,沉在水面下的部分驚人得多,就算是在摘星宿出生長大的薩格爾,也不敢說自己對這棟建築全盤了解。

  自從伊迪絲離巢後,薩格爾變成了摘星宿最年長的神選者,在他成長到將近成年的這四百多年間,看過摘星宿內的擺設幾度刷新,有也過幾次闖進未知空間的經驗,儲思閣便是其中之一。

  會闖入儲思閣完全是場意外。

  幾百年前的某天,薩格爾因為魔法失控,再度遭到米希雅責難。那天夜裡,受傷的自尊心一再膨脹,晦澀的情緒像極了爭奪地盤的野獸,在薩格爾體內不斷撕咬,他感覺自己就快被撕成碎片。

  薩格爾的心靈出現縫隙,就在這時,他與母親之間難以釐清的複雜情感趁虛而入。記憶將他拉回過往,米希雅對著他呼喊「薩斯」的場景闖入腦海,情緒在腦海中颳起風暴,他心中的巨龍負傷地咆哮,躁動地想要掙脫理智,衝破人類的形骸。

  接下來發生了什麼事,就連薩格爾也說不明白,當他勉為其難地撈回一絲意識,就發現自己離開了臥室,在摘星宿裡漫無目的地遊蕩。

  夜很深,摘星宿很靜,黑暗中的所有聲響都被無限放大。當薩格爾察覺的時候,他已經站在陌生的走廊上,週遭沒有他認識的景物。頓時間,他意識到,自己闖入了埃利希翁的未知領域,而現在正是摘星宿活動的時間。

  恐懼像是飄浮在天上的烏雲,在薩格爾內心投下陰影,升起的危機意識讓他找回了理智。他冷靜的觀察環境,邊走邊記,希望能繞回他熟悉的地方,也就是在那時,他意外闖入名為「儲思閣」的神祕房間。

  在那裡,薩格爾遇見容貌與他極為相似,自稱管理員的俊美青年。

  在那裡,他得知這是一個名為「儲思閣」的空間,用來專放歷史記憶與雜物。

  在那裡,他知道只有心生迷惘的人,才會被摘星宿帶來儲思閣。

  薩格爾不記得後來發生了什麼事,但那想必並不糟糕,因為當他隔天在自己房間的床鋪上醒來,心中縈繞著一種柔和而溫暖的感覺。

  在那之後,薩格爾只要遇到什麼不如意的事,就喜歡往儲思閣跑,並且很微妙地,跟理應只是魔法人偶的帝蘭尼熟了起來。

  隨著跟帝蘭尼越來越熟絡,薩格爾也開始知道越來越多事,並且突然意識到,儲思閣在摘星宿中是怎麼樣的一個定位。

  摘星宿是「神的房間」,其存在歷史比埃利希翁還要悠久,而儲思閣是神用來存放「歷史記憶與雜物」的儲藏間。

  也就是說,儲思閣本身就是座龐大的資料庫,收錄了埃利希翁這幾千年來的完整歷史。

  依萊的身上謎團眾多,疑點重重,不管他過去究竟經歷了些什麼,殘留在他身上的線索悉數都導向同一個結論──依萊跟末日戰爭有所關聯。

  能有什麼關聯?當邏輯給出這個答案的當下,薩格爾覺得荒謬至極。依萊再怎麼樣都是個人類,而人類根本不可能活過一千年,是能跟末日戰爭有什麼關聯?

  理性斥責這個異想天開的想法,但依萊的調查遲遲沒有進展,加上埃利希翁風雨欲來,時間緊迫,薩格爾也沒有太多選擇。在這個當下,薩格爾決定姑且先依循這個發現展開調查,總比什麼都不做來得好。

  殊不知是摘星宿順從了薩格爾的渴望,抑或是謎團造成的困惑也算是迷網的一種,儲思閣的大門很快出現在薩格爾面前。

  薩格爾進到儲思閣內,步下通往底層的階梯,在那裡找到了帝蘭尼。帝蘭尼一如以往地站在架前,神色從容地將架上的東西一一歸位,彷若沒有注意到薩格爾的到來一般。

  很快的,薩格爾就發現帝蘭尼不是沒有發現他的存在。當帝蘭尼將手中最後一件物品放好,他才緩緩轉身,平靜地問:「薩格爾,為什麼到這裡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薩格爾迎上帝蘭尼的目光,在那雙懾人的藍眼睛中看到自己的倒影,「我要調閱末日戰爭的歷史記憶。」

  「薩格爾,你沒有權限。」帝蘭尼一板一眼地回絕。

  歷史記憶被封存在記憶燈火中,而讀取記憶燈火則需要權限。一般而言,神選者有讀取絕大部分歷史記憶的權限,但涉及千年前重大戰爭的記憶,明顯不在神選者能閱覽的範圍內。

  薩格爾早就料到會有這種結果,被拒絕時,他眼睛眨也不眨,再度重申:「我要調閱末日戰爭的歷史記憶。」

  帝蘭尼挑起一邊的眉,雙手環胸,俊美的臉上浮露淡漠的困惑。「你要末日戰爭的歷史記憶做什麼?」

  眼見帝蘭尼的態度出現一絲動搖,薩格爾決定賭一把,「我在調查依萊。」

  帝蘭尼微微一怔,「為什麼?」

  薩格爾沒想到帝蘭尼會這麼問,頓時一個語塞,答案未經思考就脫口而出:「我覺得……依萊可能跟末日戰爭有關。」

  話說出口的這一刻,薩格爾就有點後悔了,他來到儲思閣本來就是憑著一股衝動,根本沒有多想該如何說服管理員。倘若使用他對依萊的推測進行搪塞,被丟出去的機率恐怕比通關的機率高。

  薩格爾陷入沉默,快速思考該找什麼理由,還沒想到哪個理由比較可信,沒想到困境自己迎面而解。

  沒有嘲笑,甚至沒有露出感到荒謬的表情,帝蘭尼只是若有所思地看著他,不知道在想些什麼。過了半晌,帝蘭尼似乎有了結論,他略略搖了搖頭,不明所以地呢喃著:「時機已經到了嗎……」

  看守寶藏的護衛退開了。帝蘭尼轉過身去,做了一個揮手的動作,薩格爾愣了一秒,才意識到這是他要帶路意思。他趕緊跟上帝蘭尼的步伐,同時有種不真實的感覺,事情有可能這麼順利嗎?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