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恍惚

書店 | 2021-11-02 23:11:06 | 巴幣 118 | 人氣 123


-



能再次感受這個世界,對我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

「母親,請不要眷戀於我,不論因誰造成,這都是我親手釀成的罪,有幸身為你們的子嗣,我已無憾,死亡與地獄我都不怕。您清楚,焰魔的業火遲早燃上黎瑟安,她必須有足夠的實力將其撲滅,以這副僅能發揮一半力量的軀體……她終其一生都辦不到的。」

上回透過妹妹的雙眼見到母親時,這是我由衷的期盼。

重重封印之下,只有她傷得夠重,意識脫離身體接近奈何橋之時,我才有再次開口的能力。

明白天外有天的道理,但佔據她一半身體的我,會造成無法發揮應有潛力的她離天更遠。

夜精靈尚未盡滅那天未到,焰魔對我族之恨便沒有消停的時刻。

我親耳聽過烈火吞噬精靈時激散出的慘嚎,親眼眼見過高溫之下被溶爛的藍色。

不夠強大的風,只能助長火勢更加猛烈。

但,母親什麼也沒對我說,選擇了對親生骨肉無法割捨的自私,覆上封印逼我回歸沈睡。

將我,留了下來。

-

這是我頭一次體會異族在暗夜之中的徬徨,光照以外的所有全像潛伏著什麼,如墨的角落都感覺有雙眼睛正注視著著我。

我嘗試動了動手指,還好,即使使不上什麼力,至少還會聽話。

不過,體內的氣血與臟器倒是傷得亂七八糟,還有股寒氣在裡頭亂竄,痛覺一下便直衝腦門。

看來,得花點時間。

黎瑟安,妳為何要這樣為難自己。

逃避就算可恥,但是有用。

-

在催動魔能修復肉體的過程中,我稍稍檢視了黎瑟安失去意識之前的所見。

焰魔偽裝成她的同伴找上門擊傷了她?

不,以那些傢伙的個性,黎瑟安不可能保有完好的肉身。

一定是哪裏出了差錯。

是幻術嗎?還是什麼更高級的迷魂法?

疑惑之間,明明無人的四周飄起一名少女的清澈聲響。

「一生萬物、萬物歸一。我既是門、我亦是鑰,那麼……我是誰?」

她的聲色之中彷彿有著某種惡意的魔性,明明如羽毛般輕柔,卻令我不由自主的全身發冷。

「他說我們要有個響亮的名字,那該取個怎麼樣的名字?這樣如何?那樣呢?不、不,他說那都是不對的。從今以後——你就叫做猶格.索托斯。」

話音落下,眼前的一切瞬間失去色彩。

我記得這個名字,猶格.索托斯。

母親說過,遙遠的北方曾有著一座繁榮之城在宛如地獄一般的場景下謝幕。

最後,那城之民在無一例外為她獻上了畸形的讚揚。

這就是,黎瑟安選擇面對的?

-

如她清楚黎瑟安心裡最深的恐懼屬於再次失去所愛之人、將一族盡數剿滅的焰魔。

她選擇讓我再次見到父親,不得不親手結束我生命的父親。

「對不起,兒子。」

那個時候,當利劍自胸前穿透過心臟時,父親最後的話語裡充斥著汪洋般的悲傷。

我……才是那個需要道歉的人,但連說出一個字的時間都沒有。

這次,他眼裡沒有半點愧疚與不捨,招呼到頸邊的利劍僅有去除害蟲一樣的殺法果決。

生前是父母與族人,死後是妹妹,我的存在總如瘟神,持續給身邊之人帶來不幸。

我的誕生,真的是對的嗎?

明明知道這不可能是真的,此刻,我卻完全忘了自己並非這副身體的主人,在無助之中闔上雙眼,靜待命運再一次抹上咽喉。

-

然後,沖天的淒離殺喊聲將我喚醒。

黎瑟安不該再次替她背族的兄長受罪。

-

萬物重新被漆上顏色的這裏,是真實了,吧?

父親,不,應該說被幻型成父親的人類被身後的獸人一錘擊爛腦袋,腥臭的血液把整艙染得鮮紅。

獸人失去理智的狂吼著,堆滿殺意的視線立刻又將注意對上這房內唯一尚存氣息的我。

依循黎瑟安的記憶,船上所有生命應當與黎瑟安屬同一陣線,不是自阿斯嘉特一同出發的義勇軍,就是引路人為這次航行招募的水手。

但,在我眼裡,任何妄想傷害她的,都是敵人。

指揮傷勢恢復到達一定程度的身體握緊手中短刀,我翻身躲過砸穿地板的重擊,趁著他還沒將武器拔出的空檔揮出帶有風刃的斬擊切下他仍處狂怒的頭顱。

獸人壯碩的軀體徑直倒地發出沈悶響聲,在心臟處補上一刀後,我拖著因傷而沉的身體扶牆踏出艙門。

黎瑟安掛心的事情還有一件,我得,親眼確認那是趁虛而入的假象,還是刻意播放的現實。

-

在船艙內反覆查找無果,我在通往甲板的廊道上留下來自各異種族,最終混雜成深棕色的血腳印。

陰冷的海風狂亂地拍打在臉上,不斷翻濺上船的浪花不時在嘴裡製造鹹味。

地上盡是各樣的殘肢、內臟,與艙內狀況相比可說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過,至少此行的最高指揮官與被當作希望的女孩未與船上其他生命一起淪入惡幻之中,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喚醒作業。

他們的力量感覺上比父母還要來得高上許多,希望他們不單把義勇軍當作棋子使用。

簡單報備過已清醒的狀態;挨了一針後,我在甲板上繼續尋著那個女人。

她叫做「唯」,黎瑟安相當重視她。

重視的程度,共同經歷過的,都完全不落於那個沒陪著黎瑟安來到這裡、保護好她,居然給我躲在城裡的王八蛋。

只是,當我終於看見那張臉時,等待我的,卻是真的被一分為二的人體。

來自黎瑟安身體本能的淚水不自禁的潸然而下,岔裂的氣息又讓還沒完整癒合的內臟疼痛起來,我快步走近正嘗試用熱能將唯各種散落出來的“部分”焊黏回去的少女。

不能讓黎瑟安最深的惡夢成真,絕不。

-

協助少女抬著上半身將唯的肉身粘回一體後,我將手掌平貼在她冰冷的前額,試著用魔能探查還有什麼我能做到的事。

不過,對一個人類太用心並不是好事,就算救活了她,她也很快就會……

這麼想時,我在她體內看見ㄧ些有趣的東西。

看來這位小姐還能陪黎瑟安很長一段時間。

她跟阿斯嘉特那位一樣不是普通人類。

我認為,她,曾與黎瑟安許下相互守護約定的她,更值得託付黎瑟安的未來。

以至親之人的身份,代替我、父母陪伴在她身旁。

我才不會認避戰的懦弱傢伙為我的妹婿。

-

協同陸續加入救治這女子的友軍門,我將現有魔力連帶黎瑟安那份轉化為治癒之力延展到唯的全身。

當魔盡枯乾之時,這對船上所有人而言都無比悲慘的漫漫長夜終於迎來晨光。

黎明的光輝無私灑落,我跟大夥一樣累了。

最痛苦的時間點過了,是時候該將身體還給妹妹。

凝視過那璀璨無瑕的無邊美景,我闔上雙眼,在柔暖之中潛回封印深處。

-

黎瑟安。

或許哥哥永遠無法親身為你遮風擋雨,

但,如果可以,我願意,亦希望捨棄這份多出來的機會,換取妳此生平安順遂。

最起碼,讓妳充分發揮應有的潛能,好好保護自己。

我愛母親、父親,

一樣深愛來不及見到的妳。

願妳接著的旅程,將不再有任何需要我的時候。

-

晚安,我親愛的妹妹。

-

延伸閱讀

【RPG公會】思念體:下(哥哥的由來)

-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