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連載】《一擊會心‧加杜克!》後傳-歸還 4.

化風 | 2021-10-31 19:00:05 | 巴幣 0 | 人氣 63

連載中後傳‧歸還
資料夾簡介
被稱為「奎恩動亂」的戰事結束十數年後,曾經的皇帝之子‧奎克,將再次立起反旗、挑戰早已成為英雄的林德……!

  各位好,這裡是化風。
  本篇是《一擊會心‧加杜克!》的後續故事。還沒看完本傳的人,建議可以回頭先補完。
  開始變冷的天氣,也請各位好好注意喔。
  小心名為感冒的鬼怪,在萬聖節找上各位。嗚~
  廢話到此為止。請看今天的文章。
  這次是新夥伴的環節。

  總目錄

  上一回



  成功說服那些領導者後,奎克倒在自己分配到的戰艦房間,全身癱軟。
  「嗚……好久沒有這麼動腦了……頭好痛……」
  但他才打算好好開始休息,房門就被強硬地打開。

  「呦,新人!你做得很好!」
  他不用回頭都知道,那口氣來自於新人訓練官,「敏特」小姐。
  「怎麼了,教官……」
  奎克完全拉不出精神回應,「我還累著呢……看在我做得不錯的份上,讓我休息一下吧……先別訓練……」

  「不是有關那種瑣碎事的,殿下。」
  「!」
  一聽到熟悉的蒼老聲音,奎克嚇得直接從床上站起身。
  「老師!?」
  此刻,映入他眼中的,是立於其房門前的著皮甲女子‧敏特、以及另一位穩重長者‧耶氏。
  「在下真是十分欣慰……您也有這等氣勢存在了。看來,我國的再興,也絕非單純美夢……!」

  「等……!」
  這番關鍵字詞才說出口,奎克立刻神情緊張、四處張望。
  「……好!先、先進來吧……!」
  確認周遭沒人後,他才快速將兩人拉入房內、並迅速拉起房門。
  「老師……隔牆有耳吶!今天的會議您也看到了,也有對帝國反感的人啊!還是少說這種話吧……!」
  沒想到,過於保護的態度,卻讓奎克被長者賞了一巴掌。
  「啪!」

  「您何時變得如此懦弱了!在下不記得讓您變得如此脆弱啊!」
  就算被此般過分對待,奎克也不回嘴。
  「真是失禮了,老師……只是,外面過於危險,所以我養成了這樣的習慣……」

  只不過是簡短的對話,卻讓一旁的敏特、發覺這名前王子的可能處境。
  帝國被打倒的時間,是十幾年前,也就是說,在這漫長的時間內,他都為了避免被發現身分、過著如此躲藏的生活。
  將畏畏縮縮的習慣、不情願地刻在骨頭裡,成為反射動作,那是多麼痛苦的經歷。常人絕對是難以想像。
  想到這裡,敏特便搭上奎克的肩頭、露出笑意。
  「──怎麼了?」「嘛,事情總會過去的。」「蛤?」

  「總之,殿下,請您不要再如此懦弱了。」耶氏加以補充,「這樣會讓團隊中的人、更加倚著此等弱勢欺負您。」
  「我會注意的……」

  「先將這話題擱置吧。」
  耶氏拉回話語主導權,「殿下,您身為有影響力的人,若是能上前線作戰,絕對能激勵人心。為此,您需要搭乘PM。敏特,能帶殿下去找尋機體嗎?」
  指令下來後,敏特立刻上前。
  「是!屬下十分榮幸!
都快忘記你也是新兵了呢。嘛,馬上帶你去機庫看看吧!」

  於是乎,奎克跟隨著敏特的腳步,前往戰艦的機庫處。


  ※ ※ ※


  「這是……!」

  一來到機庫,奎克就看見幾台被漆成深藍色、明顯是軍用規格的PM。
  這些PM基本上就是會在市街外巡邏,軍隊使用的量產型號「開展者」,是大戰後研發的機型。以大戰時的機體「開拓者」做基礎,大幅改善裝甲薄弱點的PM。
  而平常看見的軍用版本,是被漆成草綠色;為了辨別被漆上的這種深藍,更是加足了機身的厚重感。

  不過,就數量而言,奎克感到十分不妙。
  「這些……PM只有這幾台嗎?」
  奎克的訝異,也讓敏特嘆了息。
  「果然是曾經待過軍隊的人吶。嘛,不然能怎麼辦?保持這點戰力,已經是盡我們最大的力氣了。
軍隊用品很難取得,我們又沒有足夠知識和人手……說真的,光是保養這些大鐵塊,就夠我們受的啦。」
  就算早知道、不應該期待非正規軍隊會有多少力量,但這樣的規模、還是讓奎克再三搖頭。
  軍隊為了處理與日俱增的群眾壓力,PM數量絕對不少;游擊隊目前,卻依然只有一台戰艦、和幾台PM,要和軍隊作對、簡直是笑話。
  「話又說回來,這樣子、PM哪裡有空缺?我要怎麼……有多的PM可以開?」

  奎克追問下,敏特搔了搔臉頰、尷尬回應:
  「關於這個……嘛……
老實說,我們隊上、沒有正規訓練過的PM駕駛員,全都是臨時找來充數的。就連逃出軍隊的也是……
所以,讓出一個位置、讓你坐進去,不會有人出現怨言的!沒事!
但要是你真的很在意別人的感受……嘛,是有一台『特殊』的PM啦……」

  「……」
  她若有似無地提出其他條件,讓奎克懷疑起來。
  「妳是不是、也是那『充數』駕駛員的其中一人……?」

  「!」
  只見穿皮甲的女子全身抖了一下,立刻用生硬的口氣搖頭說話:
  「就、就算真是那樣,我也會情、情、情願地、讓出駕駛機體,對的、對的,對啊!哈、哈哈哈!哈哈……!」

  光是這種詭異反射舉動,就足以讓奎克扶額。
  「……好啦,好啦!帶我去看那台『特殊』PM!或許,我還真有點辦法也說不定……」
  聽見前王子回心轉意,敏特隨即恢復精神、大叫起聲。
  「真的嗎!好!那讓我快點把你帶去機體前面吧!這邊請!」

  「……還真是淺顯易懂吶。」


  ※ ※ ※


  離開戰艦、來到基地洞窟的深處後,兩人靠著精神能量發動的燈光、走入一處更深的分支小岩洞。
  當然,岩洞裡的物體,奎克即便已經知道情報、還是嚇了一跳。
  「!」
  在刺眼的光芒下,裝甲較為薄弱、被漆成蛋黃色的PM,受到維修工具團團包圍,似乎一陣子沒有移動過了。
  其裝甲未安裝的位置,都是方便關節活動的部分;奎克由此推敲,可能是軍隊測試用的機種、被游擊隊偷出來。
  儘管四周沒有什麼武裝可以使用,但從手掌的大小、和細節的孔位來看,估計武裝可以和其他現行量產PM共用。

  「這是最近才搶來的試作機。」敏特介紹,「為了搶到這最高機密,我們可是折損不少資源和人力……但可惜,目前沒人可以駕馭啊……」
  這番情報,引來了奎克的皺眉。
  「怎麼回事?難不成……」
  像是為了迎合奎克的疑問,敏特點了點頭:
  「對……我們實在沒人可以好好操作這台特殊機體,它太過『纖細』了。更何況,我們連操作普通PM的人手都很不足……
嘛,要是像你這樣的經驗者上去試試,或許可以找到一些有用情報?」

  「誰知道呢……我盡力吧。」
  半信半疑之下,奎克靠近這台蛋黃色的PM、並仔細觀察。
  不知為何,這台PM給奎克的感覺、竟是意外地熟悉又溫和。
  不管那是久違接觸到戰場兵器也好、又或是嗅到戰爭的臭味也罷,奎克都清楚知曉──這台PM絕對有潛力。
  「……那我就坐上去了!」
  「是可以啦……注意安全!不然耶氏指導者絕對會找我算帳!知道嗎!」

  才剛獲得現場人員的許可,奎克便迅速手腳並用、爬到蛋黃色PM的駕駛艙內;其俐落的身手,讓一旁的敏特、完全不覺得他已經離開戰場多時。

  「這是……!」
  當然,由於十多年後、再次坐進駕駛艙的感受,奎克馬上便發覺到世代的差異。
  不只類機車的操作桿、被分開至兩側放置,連內裝精神機器的感受,也大不相同;光握上操作桿,就感到如活動手腳般的自由度。
  這樣的狀態,讓奎克不禁手癢、嘗試移動PM的手部。

  「喂、喂!誰說你可以動手部了!」
  這引來在底下、敏特的怒吼。「快點下來了!這台PM很危險吶!」
  正如敏特所言,蛋黃色PM剛被奎克操作起手部,突然就兇猛地整隻手開展關節、打中旁邊的山壁!
  「碰!」
  巨大的聲響、以及隨後落下的碎石,讓敏特又氣又急地哭喊:
  「看啊,我都說了!!!
你是要拆掉整座基地是不是!就說它很『纖細』啦!真是,這種機體,根本沒辦法用嘛!」

  但不同於敏特的著急與擔憂,駕駛艙內的中年男子、卻完全不想離開。
  「等一下……我可以再試一下嗎?
雖然的確是過於敏感……但應該不是不能使用!甚至好好利用的話、可能和軍隊打個平手也說不定……!」

  「……你腦子沒問題嗎?前王子。」
  見奎克不打算放棄的敏特,嘆了口氣。
  「……唉。算了,你就慢慢玩吶!別拆掉這空間,我都不會有意見的!
但有必要的話,我會用另一台『開展者』阻止你!到時候,我可不保證你的人身安全!知道嗎!」

  過分的話語,反倒使奎克展露笑意。
  「那就謝了!我可不想毀掉老師的心血。」
  「……怪人。我不理你了!去休息了!」

  就這樣,奎克單獨與這特殊PM、在這山洞中相處了好一段時間。


  ※ ※ ※


  等奎克回過神來時,不只周遭的精神燈、還有些許的日光,照進了自己所處的山洞。
  「哎呀……天亮了?我這是折騰多久啦?
不過,果真如我所料,這台機體很令人驚艷……!要是可以好好利用,絕對是最佳戰力!
嘛,但照敏特這樣說,可能只有我能駕駛這東西了……唉,沒關係,我會讓你發揮價值的,請多指教!」

  而當奎克緩緩走下機體的那刻,迎接他的、是和昨晚同樣的那名穿皮甲女子。
  「你……你這是搞了一整晚嗎?!沒睡?!」
  不同於敏特的訝異,奎克完全被疲倦所包圍。
  「嘛,不小心就……我要回去休息了……」「蛤……」

  目送中年男子離去後,敏特出自於好奇心、看了下駕駛艙的內部,然後發現了驚人的新事實。
  新型PM特有的功能──輔助駕駛裝置,別說沒有打開、根本是毀壞的狀態。
  這也說明了為何其他人員、老是沒辦法駕馭此機體;對於毫無經驗的人來說,在這種手動狀態下、駕駛這原先就十分敏感的機體,簡直是天方夜譚。
  即便如此,還能對其感到興趣的奎克,不禁讓敏特直冒冷汗。

  「這傢伙……耐心是什麼做的?」

  【待續】


  ※ ※ ※


  【下回預告】

  內部的問題暫時解決,任務則隨即來臨。
  面對久違的戰場,戰士是否能大顯身手?亦或是受到歲月無情風化?
  質疑也未曾停下,持續成為絆腳石;只願這般條件下,能夠幸運生還。

  敬請期待下回──戰火的餘熱,現在才正棘手。

  下一回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