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唯有在想死的夜晚 1

松本★とおる | 2021-10-30 23:45:27 | 巴幣 0 | 人氣 143

「曾經以為,這次是最後一次談戀愛,然後結婚。」

「又搞砸了…」,在面對這次分手,突然我異常的冷靜…

沒有乞求、沒有痛哭、沒有喪心病狂。

突然只想到,茜,妳在那邊還好嗎…?


四年前,剛從日本香川回到川崎,開始了職人生涯。

在被前公司開除,身上僅剩十幾萬日幣跟一張三年後到期的簽證,唯一能做的就好像只能回到六年前剛到的川崎,
投靠在川崎開油漆公司的熊田大哥,然後一邊找一份可以延續簽證的工作。

剛回到神奈川的時候,真的是好冷,這時候還先寄住在離川崎有一個小時半通勤時間的秦野朋友家,一想到這種天氣得每天早上五點起床坐電車,七點在公司集合。
心中真的是充滿著無奈,卻也不得不這樣去維持現在的生計。

「喔!松本,今天第一天報到就這麼準時,好傢伙,以後好好幹!」岩坂前輩如此說道。

喔對了,順便一提,為了讓大家更融入我,我自己取的日文名字叫做松本。
岩坂前輩是熊田大哥的國中同學,以前想要唱歌出道,後來因為工作不穩定,想要買房子,跑來和熊田大哥做油漆。

「是!還請岩坂前輩多多關照!」在日本這種社會,你也不得不裝一下啦…寄人籬下就是這樣。
「木村!你這傢伙還沒好嗎?都做多久了還遲到!真的不中用的傢伙阿!」岩坂前輩大聲斥責著木村前輩。
「是的!對不起!」木村前輩如此回答著。

木村前輩,比岩坂前輩年資還要長,不過在職人的世界裡,能力彷彿才代表一切,所以木村馬上就被岩坂壓著打。

「大家早啊!喂喂喂,怎麼一大早就吵吵鬧鬧,煩不煩阿!」屋內走出來一個魁武綁著毛巾的男子,熊田大哥。
熊田大哥,是我五年前來日本時認識的一個油漆店的老闆,也是一個老職人。

「喔!松本,你小子果然準時,走吧!今天就跟我去工作!」熊田大哥如此地說著
「是!從今天開始請多多指教!」至少還有一個熟人在,可以稍微裝瘋一下。

日本的工地跟家鄉的工地有什麼差別呢?至少,日本不會邊做邊抽菸,也沒有酒精充斥著,環境也算整齊。
只是第一天上班就在戶外的腳踏車停車場…還下雪,真的會冷死。

「喂,松本!你的咖啡。」熊田大哥遞了一罐咖啡過來。
原來是到了一服(此為日文)的時間,休息的時間到了阿!

「松本,你就不要去求職了,跟我專心做油漆,我很看重你小子的啊!」熊田大哥吸了一口菸,然後遞給我一隻

「呼」的一聲,抽了一口菸。

「唉呦,現在就是個過渡期阿!熊田大哥你又不能幫我更新簽證,不然我就繼續跟你做了阿!」
說實在的,我擔心的還是簽證到期的問題。

「你是大學生,又會講日文,跟那些不能溝通的外國人不一樣。我當然要好好把握阿!況且我們在做的事情,跟你說你就明白了,我還不好好把握你!簽證的事情,你去查查吧!一定有我可以幫你的啦!」熊田大哥依舊爽朗的說著。

很快的,馬上就四點半大家在整理現場,準備回家了。

熊田大哥載我到車站之後,拿了兩萬日幣給我。

「欸!松本,拿這兩萬塊,去錢湯洗澡,然後去川崎車站玩一下在回家吧!這錢就不用還了。」熊田大哥把我丟下車之後如此說到,順便笑得詭異。

「好!謝謝熊田大哥!」深深一鞠躬之後,目送著熊田大哥他們離去。

在路上找了個錢湯洗澡,換了比較整齊的衣服之後,坐著滿是人潮的電車,來到了川崎車站。

說到川崎,最有名的大概就是重工業、賽馬…和風俗店了。比起賭博,我這個人比較好色吧!當然是選了風俗店玩啊!
況且都六點多了,哪裡來的馬可以賭。

憑藉著這幾年在日本練出來的口語,哪一間風俗店會知道我是外國人。
不過在這霓虹燈的街道,今天要去哪一間來解壓一下呢?熟練的我打開了日本的風俗網站,城市天堂。

搜尋到了一間叫做選擇的店(現已因為疫情倒閉),評價貌似不錯,也很難預約。

一進到店裡,算是也常去風俗店的我,看到店面的裝潢,著實被嚇了一跳。
絲毫沒有風俗店的感覺。

「歡迎光臨!請問今天有預約嗎?」站在櫃檯的小哥這樣問著我。
「沒有,請問現在有空的女孩子嗎?」這樣的回答,好像下意識般的迅速。
「原來如此,那麼現在可以介紹的女孩有這兩位。」櫃台小哥這樣指著平板給我看。

一個是長髮,身材有點肉肉的OUHI。
一個是中長髮,剛來上班的SUBARU。

看到這個名字不自覺地笑了出來,哪有人會叫汽車的名字啦!

「那我要SUBARU小姐,60分鐘套餐」唉,又如此反射性地講出來。
「好的!感謝指名,請問貴姓大名呢?」對面如此問到
「澀谷」歡場無真愛,就連名字我都得用假的,反正我本來就是不能來的外國人。
「好的!澀谷先生,那這邊收您兩萬五千元!」於是,我自己又倒貼了五千...
「這是能量飲料,以及您的號碼,有抽菸的話,請在這個房間稍等,等等準備好了就會叫號,請慢慢休息。」
中高級店還是比較不一樣的,連能量飲料都有…

現在想起來,也許是熊田先生的兩萬塊,也許是妳那特別的藝名。
讓我在這只有金錢跟情慾的世界裡,遇到了妳。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在深夜中想起妳;
已經數不清是第幾次,深夜中死亡意念襲來。


(本人真實故事改編,裡面的人名稍有做更改。)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