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五幕——「瘟疫章.之三」5

蘇雪 | 2021-10-30 22:13:04 | 巴幣 230 | 人氣 75


  突圍戰約費時二十分,他們順利脫離森林。分頭行動前的短暫休息時間,唯前來向破解隊的夥伴們道別。

  唯將她自備的所有糧食都留在封印內部,不過隨身行李中還有個裝藥草的小包,那些不足以製作魔藥、適合入茶的養身香草就裝在裡面。唯將那小包交給亞提,她還記得以前分享香草給翡翠時,翡翠說過亞提特別喜歡。

  「請保重,貝瑞爾。」

  「嗯?怎麼了,這口氣活像是要永別一樣。」亞提注視著唯,沒有立刻收禮。

  「只是餞別禮,一點小心意。」她看亞提還在等待其他的答案,只好接著說:「嗯……畢竟我們要面對的,是瘟疫之災,雖然不能保證還能再見,不過請你相信,我不會白白送死。」

  亞提瞇著眼打量了唯好一會兒。他沒對唯說過黑卡的事情,不過,要猜出敏感的唯已經察覺此事卻也不難。

  或許是覺得唯受到他的占卜結果影響了精神,讓亞提有些在意吧,「希望這件事情不要成為影響妳做出重大抉擇時的絆腳石,謹此叮嚀。」說完這些,亞提才收下唯的布包,

  「我會謹記在心,謝謝你。」

  感覺被亞提看穿的唯,不好意思地苦笑了下。他們沒機會閒聊太久,就各自被不同的對象帶開,因為道別的時間總是特別珍貴。


---


  調查隊馬上就要搭乘尤克和希莉卡以煉金術製成的飛船,飛向他們的第一站精靈之城「亞爾夫海姆」,之後還得轉乘船隻才能前往喀爾登的尼莫。

  在調查隊的義勇軍們登船前,唯和尤克聊起團體作戰的話題。

  聖森哨所一戰,部分義勇軍在接觸敵方怪物的體液後,身上會不時長出具有攻擊能力和自我意識的觸手。具備醫療能力的義勇軍,包含唯都無法治癒這種症狀。

  唯畢竟是在最前線、專精於物理劍技的純粹劍士,面對這種一旦受傷、直接接觸敵方單位就可能感染狀況,無疑是死亡率最高的一群。團隊中不乏與她同樣立場的夥伴,並且肯定也有像唯這種很可能無法復活的義勇軍存在。目前成功脫出封印的義勇軍數量已經很少,若沒有明確的對策方案,他們要戰勝瘟疫之災的機會只會更加渺茫。

  只是……尤克告訴她,瘟疫之災的傳染方式千變萬化、無孔不入,影響層面甚至不限於肉身。

  「我們能夠做的就是一點一點被侵蝕,並且在完全因病而死之前消滅對手。當然,所謂的隊伍分配政策、物理防疫策略都會實施,但效果依然有限。」講到這裡,尤克對唯直言︰「唯,這個世界正失去控制,不要想去控制它。」

  唯握緊拳頭。

  「要去擊敗它。」尤克說。

  「在『全員』病死之前……擊敗它。」她表情平靜地微笑道。亞提沒有猜錯,確實在經歷聖森哨所的戰鬥後,唯就體認到自己活過瘟疫之災的機會趨近於零。

  既然只有消耗戰一途,唯自然期待擁有權能者可以留到最後,但尤克卻不打算總待在義勇軍之後。

  尤克看著唯的反應咧齒而笑,轉頭喝了口水才說:「不過,若妳願意擋在我身前,多少還是能讓我更放心去面對背後來襲的敵人吧。」

  「是的,我的榮幸。翡翠不在的這段時間……請讓我連她的份一起,保護你。」她鄭重地點了點頭。

  他看似感慨地說:「翡翠啊——翡翠,現在在做什麼呢?」

  先前他們是突然被關入封印,消息還沒傳回聯邦,也許不知情的翡翠正在慈悲診療所舒服地泡著溫泉。至少唯希望是如此。

  「肯定,正在為大家……為特拉希爾擔心呢,我想。」她看了下雨的天空,想著遠方的翡翠靜靜地微笑。她知道翡翠對尤克的在乎,她想守護翡翠的笑容,這是戰略以外,另一個讓唯賭命的理由。

  「所以,請特拉希爾一定要好好活著,回到翡翠的身邊。帶著我們的勝利。」


---


  義勇軍們在短暫的休息、彼此告別後,尤克召集全員,再次提醒兩隊的任務內容,才讓調查隊的成員們依序登船。那外型奇異如鯨、如木、如鳥、如風的小型載具,汲取大地元素和尤克的魔力緩緩飛升。

  烏雲密布的天空,好似在預告混沌的未來。而義勇軍們確實前途多難,大概是受了什麼詛咒,才讓他們每次飛天必遭擊墜。

  這屬於梵亞斯聯合的亞爾夫海姆城三面環森、一面臨海,居民有八成是高等精靈,還特別排外。義勇軍搭乘的飛艇才越過山脈,就被猛烈的炮火給轟成了篩子。

  飛艇的飛行高度有限,墜地之前的餘裕時間較短,就在唯協助計算,讓術士們輪流詠唱、使用防禦魔法以抵禦衝擊時,崎嶇的地面已然迎面而來。在一旁坐立不安的傑納斯攥緊了拳頭,奔搶到唯的身邊,將她攬進懷裡。角鋒號墜毀的慘事讓傑納斯心有餘悸,這次他無論如何也不會讓唯落單。

  這次沒有魔導院長出手協助,但義勇軍們仍然齊心協力度過了難關,唯在傑納斯的保護下甚至毫髮無傷。但飛艇與民宅的殘骸散落處很快就被當地的士兵包圍,被當作擅闖國界的他們,接下來就全被關入拘留所。

  或許是他們解決了戰爭之災,還算有些名氣,何況隊伍中不僅有梵亞斯的高官泰絲,還有光之種希莉卡,因此義勇軍們只被請入狹小的房間等候聯絡,連武器也沒特別沒收。

  唯待的房間裡,除了她以外還有兩名貴族,一位是她的同學,銀曦侯亞茵,另一位是有些陌生的爾雅卿——可拉斯尼格拉斯。因為熟悉的河浪也在同一間房裡,唯還能勉強相信這只是單純的巧合,義勇軍的細節情報應該沒有嚴重外洩。

  這些「獄友」們看來對於拘留的問題沒半點擔心,唯提議趁這段期間養精蓄銳,自己也真的縮在角落,抱著佩刀睡了近六個鐘頭。

  可拉像是不需要休息,始終睜著雙眼,待她們休息夠了,才聚在一起稍微聊些關於墜機事件的話題,之後唯就默默地複習著儲存在魔神PDA裡的任務資訊;河浪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不時翻動身子,始終靜不下來;亞茵慵懶地伏在她召喚出的機械迅猛龍背上,若有所思,可能在想念遠方的曙葉。

  房間又安靜了好一陣子,被悶壞的爾雅卿於是從她的神奇收納袋裡取出一組桌上型卡牌遊戲。

  唯隱約記得遊戲的包裝,那是來自丹國的《大丹殺》。複數玩家要各別扮演君主、忠臣、反賊、內奸的角色,利用卡牌上不同的能力搭配,來達成扮演角色指定的勝利條件。

  當初出使大丹時,唯在義勇軍同伴的慫恿下也買了一盒,印象中還挺貴呢。她是為了那些買不起卻想體驗遊戲的同伴們買下,自己是一次也沒玩過。

  「看看都幾點啦?」可拉還抽出了麥克筆,在房裡的牆壁上畫了個時鐘,最後一手撐在牆壁上望著她們。這舉動逗笑了亞茵和河浪,唯則是茫然地眨了眨眼,擔心弄髒了牆壁晚點要捱罵。

  她知道義勇軍裡有不少喜歡玩遊戲的成員,河浪是丹國出身,玩過這遊戲並不讓唯意外,只是沒想到亞茵也如此熱衷。她看亞茵聚精會神地捧著卡牌,反覆閱讀牌面上的規則資訊,心想自己還是成人之美,讓對方開心贏牌才好。

  最初唯對於這遊戲是興致缺缺,只是不好意思潑大家冷水所以同意加入遊戲戰局,所以她還以為自己對於這類遊戲不會太較真⋯⋯

  第一局由河浪熱心地透過實戰來對沒耐心的唯說明遊戲規則,玩輸也就罷了。第二局開始,扮演內奸的河浪不優先打擊勝利必要條件的目標君主,倒是把炮火全集中在唯身上,讓唯輸得灰頭土臉,再來又玩了一次,果然還是慘敗。

  「嘻嘻,原來唯同學也有這麼單純可愛的一面呢。婕老師一定也很喜歡。」亞茵搖晃著手中那張印有君主字樣的卡牌,笑得像是愛惡作劇的貓兒。

  「人總有一兩件不拿手的事。」可拉輕笑著說,一邊整理地面上的卡片準備再來一場。

  唯的好勝心也是在這時候燃起,她可以承認自己沒有魔法資質、體力差、臂力弱……但可忍不了夥伴覺得她笨拙。總算熟悉遊戲規則的她收斂起遊戲初期那豁達的笑臉,開始認真構思作戰對策,更仔細地觀察起玩伴們的一舉一動。

  「怎麼啦?」這次扮演君主的河浪靠過來關心地問。

  「嗯?啊……沒什麼,只是遊戲規則很複雜,我還在傷腦筋呢……」對上視線後,唯用略顯僵硬的笑容回應道,「對了,我想請教……若我現在打出這張牌,是不是就能結束這一局遊戲了?」

  「我看看喔……嗯?可是如果唯用這張牌,也會扣除我這邊的血量……咦!」河浪驚訝地指著唯,「妳……原來妳才是內奸嗎!哇……抱歉了爾雅卿,是我誤會妳,不過既然妳是忠臣,為什麼剛才要放過亞茵的攻擊啦!」

  「嗯——按照遊戲規則,內奸不能太輕易透露身分,江也是這麼教我的吧。承讓了。」確定自己的完全勝利後,唯才露出平時的溫和笑容。

  「德聖卿,意外的小心眼呢。」可拉掩嘴笑了起來。

  唯一邊整理排組,挑眉道:「不是輸不起,只是覺得總是隨便出牌,會對各位失禮……」

  「就當成是唯同學說的那樣也可以哦。」亞茵用手指把玩自己的側髮,眼裡盡是笑意。銀曦侯向來歡迎勢均力敵的挑戰者。

  唯乾咳了兩聲,手勢俐落地攤開卡牌,催促著玩伴們抽牌開始新的一輪。夥伴之間以武術以外的方式決勝負,這對唯而言是挺新鮮的體驗。她沒想過自己在離開封印後還有辦法專心投入於任務以外的事,而這短短的幾小時,也成了她們此次北行,極少數值得珍藏的有趣回憶。















創作回應

小洛
桌上遊戲的鬥智w 當反派很需要掌握局面的樣子
2021-10-31 20:13:30
蘇雪
硬要說,操作跟唯都不喜歡這種比賽的遊戲⋯⋯
2021-10-31 22:55:0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