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RPG四期創作】二十五幕——「瘟疫章.之三」2

蘇雪 | 2021-10-30 22:02:19 | 巴幣 328 | 人氣 69


  運使輕功躍身穿梭林野,河浪緊跟在唯的身側。眼下基路伯的行動模式詭異、難以明確判斷傷損狀態,河浪當機立斷退居到唯的斜後方,以優先戒護方式進行戰鬥。她的雙拳阻絕越線的對手,畢竟是專業的鏢師,河浪的戰鬥節奏快速,卻從未影響唯的揮刀動作。

  另一名善用地形的義勇軍同伴,黎瑟安憑藉在森林生活了上千年的適性,正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平衡姿態立於能夠俯視周遭戰場的高樹上頭。她計算著每位近戰夥伴的視野範圍,將冷冽的利箭一支一支往那些戰友們難以顧及的基路伯放去。同時,身為夜精靈的她還是這隊伍中最精確的報位系統。

  「漂泊的阿庫亞,匯聚並順從,朝我所指之處傾瀉!」夜臨婕詠唱這段魔法語言,亮藍色的能量流體在她的周身迴旋,顏色愈來愈深。到最後,它呈網狀直接滲入敵手所在的地面。

  緊接著,土壤瞬間液化,就像強烈地震後,軟爛如泥沼的地面,從下方開始吞沒基路伯的足部,甚至限制他們振翅逃離原處。夥伴們自然不會浪費這寶貴的攻擊機會。

  這樣的攻防戰持續一段時間,基路伯的增援總算停止。取而代之的,是地上那些基路伯的屍塊突然激烈地蠕動起來。

  「啊唔——呃……測試……咕。」

  「唔……是這樣動的嗎,算了,這種個體收集到的『資料』已經夠多了。」

  「別那樣看著我——嗯,我不是特地來交涉的,就跟『色彩』一樣。」

  「這幾次的試驗都很有趣,很有趣。趁這機會,我想多實驗些東西……啊!有你們協助真是再好不過了。不然,幾乎記不清『牠們』到底長什麼樣子了——」

  「好好好——現在,開始『增生』吧!」

  明明基路伯原本不是能夠說話的兵器,從那些屍體的嘴部,卻開始斷斷續續傳出意義不明的詞句。屍塊時而突起、時而凹陷,開始長出怪異的肉瘤,滲出帶有刺鼻臭味的體液。

  「防禦!」

  唯才剛喊,屍塊上的所有羽毛就一齊從體表噴出、四散,夾帶大量的粉塵。好在身邊的夥伴們足夠機警,唯自己也用斗篷遮掩身體、口鼻,迅速跳離原地,才沒有受到傷害。

  在粉塵散去,恢復視野後,映入他們眼裡的已經不是基路伯,而是難以言喻的古怪生物。乍看是纖瘦的四腳獸類,像是大型的獵犬,嘴部卻大大分成三半,裡頭滿是銳利的尖牙,舌頭上也長著鉤刺,還隨時流著惡臭的口涎。牠們的尾巴很長,灰白色的身上爬滿紫紋,向是外露的血管,身上還長滿肉瘤和尖刺,表皮附上一層黏液。

  除此之外還有長著蝠翅和鳥嘴的類人型生物在空中盤旋。牠們的手腳都長有硬爪,一對眼睛閃爍著和唯相似的赤色異光。那像是來自北方的智能體「拜雅基」,在義勇軍們對抗戰爭之災時,北方援軍裡就有這樣的戰友。

  與唯同樣待在前方的日影,看到基路伯的變異不禁寒毛直豎。他深吸了一口氣,便毫不猶豫的對著直面衝來的拜雅基揮劍砍去。同時他施展自身的特異能力讓地面覆上一層金屬,時而改變金屬的形狀,那既能牽制對手的行動,還能化為保護同伴的掩體。

  這對於沒什麼防禦手段的唯而言特別管用,她大多時候就躲在日影搭起的金屬護壁後方伺機而動。不過日影能同時操控的金屬壁有限,總有必須收起某些金屬壁的時候。

  「唯!小心!」將刺進拜雅基體內的劍拔了出來,傑納斯呼喊風元素,乘著風加快自身靠向唯的速度,飛馳而上。他俐落地滑步至唯的身後,架盾擋住原本可能刺穿唯的銳爪。

  那隻拜雅基重重撞上盾面,牠正要反擊,傑納斯的長劍從盾面的後方刺出,不偏不倚地扎入對手的頸部。刻不容緩,傑納斯又拔出劍尖,砍向準備包圍他們的其他怪物們。

 「別碰那些怪物的體液!聽得到嗎!別碰到體液!有毒!」

  房卡傳來警告,來自正在其他區域奮戰的義勇軍同伴。那些基路伯幾乎都變成惡犬和怪鳥的魔物型態。雖說這是重要的情報,但用說的簡單,對唯這種必須在近距離與對手直接交鋒的戰士而言卻是至難之事。此時就有五隻犬型怪物組成隊伍朝唯衝來,更多的拜雅基在她附近的上空伺機而動。

  唯在各地區累積許多與狼群搏鬥的經驗,要避開他們的爪牙,同時用刀攻擊柔軟的頸部、腰腹不是難事,俐落的反擊技正是她的拿手絕活。只是這種戰法總要下起血雨,沒可能讓身上乾乾淨淨。儘管知道中毒的可能性,但停刀不動也是難逃一死,還要牽連同伴。唯決定搶攻,治療與解毒留在後續處理,一如往常。

  就在唯義無反顧地揮刀時,男人的手搭上唯的肩膀,頓時唯的身邊出現大量的泡沫,那些四散的泡沫竟然一下子就在怪物身上割出數道深可見骨的痕跡。飛濺的血液、體液打在唯的身上,卻沒弄髒她的衣物和皮膚,而是像噴在防水層上,穢物黏液很快就流滿一地。

  唯轉頭,就對上曼迪歐的青色眼眸。原來方才聽見的耳熟男聲,是曼迪歐從別處趕來,對其他夥伴招呼的聲音。他知道經常與唯搭配的輔助型術士晴香這次留守在大廳堂,因為擔心唯她們缺乏防禦毒液的手段才特地趕來。有了曼迪歐的能力,唯至少能在每次與他的肢體接觸後,維持這層防水膜達到數分多鐘。

  「感激不盡!」唯擠出笑容,說不完一句話,他們的團隊再次被怪物們團團圍起,敵方的攻勢總是猛烈。

  「大夥!敵人的體液有毒,拉開作戰距離,絕不能沾到!」黎瑟安仍在樹上,高聲提醒同伴。可見這些怪物的劇毒非同小可,已經有許多義勇軍同伴吃上苦頭。

  黎瑟安看似抓了一把空氣,拉開弓弦的手發出淡光,弓上延伸出一支不顯眼的透明箭矢。然而此次她瞄準的目標既非在林中肆虐的獵犬怪物,也非伺機於空中不時發動突襲的拜雅基,而是身處敵獸包圍之中,面臨險境的唯。

  「唯!妳需要的!」黎瑟安喊道。

  此時的唯頭也沒抬,她正一刀斜斬,斬殺左側的拜雅基和惡犬,聽到夥伴的提示就將刀身橫在左腰際,接著一記由左至右的水平斬,精準地命中黎瑟安投下的透明箭矢,頓時她的黑刃被強風纏繞,這一揮竟然將她前方半徑六公尺以內的對手、樹木全斬成兩半。

  那是夜精靈的附魔效果,她讓唯的佩刀包覆、延伸出修長的風刃,延長的唯的有效攻擊距離。這風刃的長度堪比大槍,卻不帶一點重量,讓唯使得虎虎生風,有如神助。

  激烈的戰鬥,仍沒有結束的跡象。














創作回應

小洛
喜歡看河浪跟唯搭檔的戰況[e19]
2021-10-31 20:08:40
蘇雪
未來還有更多w
2021-10-31 22:51: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