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天與空】第三根羽翼—恐懼之下,想知道真相的心(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10-30 20:46:50 | 巴幣 12 | 人氣 85


「軍師大人,和王室那邊交涉完畢了,王室會協助收拾剩下的殘局和安撫人們。」永跑過來,向天行舉手禮,報告結果。

「我知道了,雖然很不爽,但是我方已經沒有餘力繼續處理後面的事情了,全部撤退,回去休息,該去寫悔過書的快點回去寫悔過書。」天點了點頭,關掉通訊機,把耳機拿下來。

月哭哭啼啼蹲在地上,顯然不能接受偽魔獸的行為,「太殘忍了……」

「殘忍的不是偽魔獸的行為,是製造偽魔獸的人。」天拉著月的手臂說道。

月回過頭,眼淚還在眼眶中打轉,她順著天的力氣站起來,哭到有點無力,不小心倒在天的懷裡。

雖然有一絲尷尬,但比起尷尬,她更想找個溫暖的地方發洩心裡的悲傷,而直接抱住了天。

「讓我待一下……」

天愣了幾秒後,摸了一下月柔軟的長髮,「妳有接受真相的勇氣,可以跟著我出一次任務。」

「咦?」

「妳會大開眼界,受到更大的精神衝擊。」

「真相?」

「偽魔獸的來歷。」

「我……我想知道這種怪物到底是怎麽回事,以前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大家一直都過得很平安,為什麽會突然間跑出這種怪物呢?」

「希望知道真相的時候,妳還能像今天這樣子下達要我殺光偽魔獸的命令。」天輕輕放開月,拉著她的手,對空說:「我們回去吧。」

「喂喂,這傢伙……」永一臉錯愕瞪著空,「為什麽……原來這傢伙的名字從名冊消失,不是因為不明原因的死亡嗎?」

「你有點眼熟……是哪個哥哥啊?」

「三王兄。」天淡淡回答,補充:「雖然是我們的哥哥,但現在是我的手下。」

「我只想替仁報仇,但是你或空陷害我就另當別論了。」

「你還有利用價值,不至於,但是你對空出手我就殺了你。」

永瞪了天幾秒之後,收起警戒的態度,「我答應你,但也希望你不會毀約。」


事件過了兩天,月的心情不像事情剛發生時那麽糟糕,天才在中午午休時間傳了一則訊息,表示要跟她談一談。

兩人約了晚上六點在校門口碰面,不過……天冷眼瞪著不知道為什麽跑來湊熱鬧的空以及一臉無奈的進。

「真的很抱歉,我已經努力阻止少爺了,但是他堅持要跟著月,說是這樣能見到您。」

「不,要罵也是罵空,沒你的事情就不要來。」

「喂喂,我有話要問,這裡也不方便談,你們要去哪裡?」

「出校吃飯。」

「你們要去約會?」

「為什麽扯到那裡?」

「可是男女一起出去吃飯,很容易往那方面想耶。」

「又不是約出去看電影。再說了,你難道不會跟女同學或女性朋友一起出去吃飯?」

「我好像,沒有單獨和女生一起出去過耶。」

「進,你偶爾放手一下比較好。」天扶額嘆氣,一副沒救了的樣子,「這樣下去你家主人交不到女朋友,到了中年危機的年紀時還找不到對象的話,這個國家的未來堪憂。」

「別說得這麽嚴重!那你自己咧?」

「我早就習慣跟異性相處了,也有和女性單獨出去的經驗,例如出任務的時候和音之刃一起去,或是被女性部下抓去訴苦。」

「出任務?」空捕捉到奇怪的詞眼,露出好奇的眼神。

「對了,天,你說我可以跟你出一次任務的任務是指?」

「等一下我就會跟妳解釋了。」

空問:「是學校給你的任務嗎?」

「不是,某個組織首領丟給我的,至於詳細內容對你來說不重要,對月而言其實也不太重要,我只是想讓月去思考一個問題……她下令讓我殺光偽魔獸的決定,究竟是一個多殘忍的決定而已。」但是,這種殘忍有時候是必須的……天暗暗捏起拳頭,心裡如此想著。

「那種害人的怪物一般來說大家都希望牠們消失吧?」月皺眉,納悶問道。

「是啊,我的確不希望再有偽魔獸,一直想解決源頭,問題就是太多了,多到單靠我們和其他不夠大的組織解決不了那些有其他龐大勢力支撐的科學實驗室,這也是偽魔獸在羅佩亞出現了十幾年沒有消失的主因。」

「等等,十幾年?為什麽我完全不知道?」空一臉錯愕,連進也露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六年前我逃出城堡以後,偽魔獸才開始猖獗,在那之前受害者頂多只是實驗室而已。」

「六年前聽說你因為引爆宴會廳殺死兄弟姊妹被審判了,這是你逃家的原因嗎?」

「呵,障眼法。」

「咦?」

「總之我逃家的理由不是審判,審判之中的參與者才是導致我逃家的原因。」

「兇手不是你吧?」

「不是。」

「呼……嚇死了,我還在想要是你是兇手怎麽辦?」

到了餐廳,餐廳外觀是黑色六邊形,建築物上閃爍著各種顏色的燈光。走進店內,內部是明亮簡約的現代風格裝潢,最靠近門口的櫃台上貼著設計精緻的菜單,一看見上面的價格,月瞬間抓著天的手問:「你確定真的要選這間?」

「嗯,這餐我請客,空和進也可以隨便點。」

「喔喔喔!原來你有好心的一面啊!」

「囉唆,你再廢話一句,我就讓你自己付錢。」

「少爺,難得的機會,這次請您務必收斂一點。」

「好啦。」

服務生替四人帶了位置,把點餐單交給天之後,便暫時退下。

四人點好餐之後,天迅速到櫃台前付錢,又非常迅速地回到座位。

「好了,月,我來跟妳解說一下我要妳幫忙的事情吧。」

「是……那個……會很危險嗎?」

「當然有危險性。這次的任務是潛入,途中會經過關著偽魔獸的培養槽。妳要做的事情就是把妳和我兩個一起隱身,我來引路,要妳解除隱身的時候就會告知了,我完成任務後,隱身逃出去。」

「偽魔獸會出來攻擊我們嗎?」

「不會,有的搞不好還沒完全變成偽魔獸,也聽不見我們的聲音,安靜一點,牠們不會出來。」

「我也想知道偽魔獸怎麽出現,我也要去。」

「不行,太危險了,裡面有大量的紅外線偵測,只要踩到,所有防禦機制都會啟動。有月的隱身可以騙過紅外線和監視器,但是帶著你就不能保證了。」

「少爺,請您待在學校裡,您又亂跑會讓三王妃大人擔心的。」進扶額嘆氣,滿臉無奈。

餐點送上來,四人突然間沉默,月有點不安地看著三人,想了一下後,問:「天和空是出生在同一個家庭的雙胞胎兄弟,對吧?」

「是啊,有什麽問題嗎?」天冷淡反問,切了一塊牛排。

「你們小時候感情很好嗎?」

「很好啊,小時候還會跟天在城堡各處冒險喔。」

「少來了,我根本不想去,是你硬拉著我去的。」

「所以是弟弟覺得好……哥哥覺得不好嗎?」

「也不是不好,是非常微妙。如果不是因為長得像,我很懷疑我們兩個真的是同一個父母生的嗎?」

「微妙?」月歪著頭,滿臉不解。

「是啊,幾乎都是空單方面分享東西,或是帶著我到處跑,但是我什麽都沒做。我和空之間,充滿很多不公平,打從出生以來就沒公平過。資質、勇氣、靈活程度、父母的疼愛、旁人的評價、學習能力、成績,我從不曾追上空。」

「我可沒想跟你比較。」

「旁邊的人卻經常把兩個拿來比較,哪怕我們一點都不想。」

空說不出話,不是天自願比較,而是不想比也會被拿來比。

天從來沒有說過自己的真心話,總是笑著把東西讓給他,他原本以為,雙子之間能夠互相理解對方的想法,現在才發現,原來他根本沒有理解過哥哥。

「這不是我能插手的事情,但是還請您別傷到少爺的心。」

「那麽你家少爺就能無視我真正的想法嗎?」

「對不起,我不該提起的。」月垂下眼,一臉哀傷,總覺得自己好像碰了不該碰的話題。

「不用在意,我們兩個本來就沒理解過對方,從頭到尾都沒有。」天用犀利的眼神瞪著空,說完後,便默默吃飯。

空的身子僵了一下,用紙巾擦了擦嘴巴,把刀叉和紙巾放好後,站起來,「謝謝你的請客,我先走了,那個什麽任務你想自己去就自己去吧!」

「少爺,請等一下。」進放下刀叉,擦了擦嘴巴,連忙追著空離開。

天沉默不語,把最後一口牛排放進嘴裡,用一旁的紙巾擦了擦嘴。

「那個,這樣說真的好嗎?你和空……真的這樣好嗎?」

「妳沒辦法改變我們兩個的關係。」

「但是他是你弟弟吧?兄弟之間為什麽不能好好相處呢?」

「從父母偏袒他的時候,我們之間就只剩下表面上的良好關係。」

「那麽,你曾經說過他坐上王位時,你要會輔佐他,也是假話嗎?」

「那不過是虛假的理想。我們兩個之中,有一個必須要離開羅佩亞,只要還是王位繼承者的一天,就沒有可能和平相處,我們之中,最後也只會剩下鬥爭而已。」

月的手抖了一下,放下刀叉,把嘴巴上的醬汁擦掉,「對不起,我有點吃不下了……浪費你的錢很抱歉。」

「沒關係,走吧,為了明天養精蓄銳吧。」

走在天的身旁,月依然想著方才天說的話。

他說,他和他弟弟之間的合作不過是虛假的理想;他說,他們兩個之間從未互相理解過。

這是真心話嗎?月並不清楚,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天不會想殺了空或陷害空,甚至是在保護他。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