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拉邦先生的小屋07(完)

黃勤(金絲眼鏡) | 2021-10-30 14:49:31 | 巴幣 78 | 人氣 341


嗚喔喔喔終於完結了QwQ

人物介紹請見此→拉邦先生的小屋01

最後一次放上BGM


同步發表於EP、PTT Marvel板與空想奇談創作交流區


~*~

    「妳覺得剛才看屋的那家人如何?」約翰繫安全帶時詢問正要發動車子的葛芮絲。

    「他們對屋主開價似乎不太滿意。」葛芮絲轉過頭親他一下。「但你絕對能搞定,親愛的。」

    「與其說不滿意開價,不如說那家人對『屋況』有所顧慮吧。」約翰漫不經心地回答。

    「屋況?喔,你是指屋主的老奶奶前陣子死在客廳那件事?」

    「沒錯。」

    「老奶奶一家我們都認識,她自己就常叨念要是她病死就把房子賣掉讓子女有資金搬到更熱鬧的地方。」葛芮絲聳肩說。「現在事情如她所願,警方也不認為久病老人的死有可疑之處,這樣房子理論上沒問題啊。老實說我覺得那只是迷信作祟,或買家根本想藉機壓低價錢,要不是他們問起,我甚至不認為需要事先告知。」

    「不過有時也是信者恆信,雖然我也沒多信那套就是了。」約翰拿起手機查看。「事務所要我們回去,有客戶想賣房子。」

    「看來我們沒得偷閒去吃甜甜圈囉。」她頑皮地笑著。

    「賺錢要緊,我們還有女兒要上大學呢。」

    「你真是個好男人,約翰。」

    「妳挑的絕對是好男人,葛芮絲。」

    邁爾斯夫婦抵達事務所時客戶尚未現身,但他們的老闆老唐剛好在整理檔案櫃,便呼喚王牌員工們來當小幫手。

    「這些舊買賣記錄大概能直接進城鎮歷史學家辦公室了,反正留著也是占空間。」老唐拍掉手上的蜘蛛網說道。

    「看起來好古老。」約翰驚訝地翻閱舊文件。

    「是啊,畢竟我家可是鎮上最老的房地產事務所,有些交易物件甚至都不存在了。說來我還算有良心,不然早就全進垃圾桶,我又不是歷史學家,就讓歷史學家去傷腦筋吧。」

    「客戶何時會來?」葛芮絲問他。

    「半小時後,所以在那之前你們就先幫我忙吧。」老唐又從檔案櫃撈出發黃買賣記錄,其中一疊嘩啦灑了滿地。「哎呀!」

    「我來撿!」約翰連忙蹲下身整理,撿起眼前第一張時納悶地停止動作。

    他好像見過屋主的名字。

    「怎麼了?」葛芮絲也蹲下來。

    「這名字……好像妳曾祖母……」約翰把紙張遞給她。

    「我曾祖母?你真的是怕那老巫婆怕到有心理陰影耶。」她笑了出來,但陳舊紙張確實留有她曾祖母的筆跡,從小她在家中見過不少次,老太婆喜歡買書和在書上筆記。「她連娘家姓都有寫出來,真難得,家族裡已經沒幾個人知道她的娘家姓勒維。她剛好跟夢遊者傳說中的女巫有相同姓氏,不過鎮上應該已經沒人姓這個姓了。」

    「她老當益壯到能拿皮球把我砸進水池,我當然永遠忘不掉。」約翰毫無慾望回想妻子家那位生前活像童話故事巫婆的老夫人,小朋友不小心把球丟進她的花園就等著被嚇到三天不敢睡覺。

    「但她怎麼有十九世紀末賣房子的紀錄?我還真不知道她有過不只一棟房子。」葛芮絲瞇起眼端詳,老唐此時也湊了過來。「你知道這物件在哪嗎?」

    「嗯……」老唐戴起眼鏡查看。「應該是拉邦教授家。是說這樁買賣的買主也姓拉邦,未免太剛好。」

    「拉邦教授?我曾祖母這麼早以前就把房子賣給姓拉邦的人?但拉邦教授應該不是當地人吧?」

    「可能很早以前就有姓拉邦的人住在鎮上吧。」

    「那麼在拉邦教授搬來前,這棟房子還有哪些人經手呢?」

    「妳還真要當起歷史學家喔?」老唐哈哈大笑。「這我哪知道?搞不好要問我爸,可惜老頭子已經住進老人院忘光所有事情了!」

    「唉好吧……」葛芮絲只好放棄尋找線索的念頭。

    「不然把這份記錄留給我們吧,老唐,也許我們有空能來個鎮上探險。」約翰向老唐請求,手機也剛好響起。「抱歉!」他掏出手機,史黛西的啜泣聲立刻刺進聽覺。

    「席德尼有危險了!」

~*~

(稍早)

    史黛西的完美側翻讓教練掌聲連連,她得意地撥弄馬尾巴走回長椅休息,啦啦隊員馬上圍住她討論剛才的編舞,但一聲槍響讓所有人驚聲尖叫起來。

    「快跑!」

    雷普利朝她們狂奔而來。

    但讓她們尖叫的不只拿槍鬼吼的警長,還有追在雷普利背後的東西。

    「……凱爾?」

    史黛西瞬間腿軟。

    雷普利朝凱爾擊發最後一枚子彈,很快就被死裡復活的小混混撂倒。「不──」

    「像殭屍一樣!」教練哀號著想拉起史黛西逃跑,但凱爾泛白的雙眼立即掃向她們。

    教練馬上翻起白眼倒地。

    「快逃啊!」雷普利被凱爾踩住時爆出慘叫。

    「我們來做個交換,史黛西。只要妳願意,我就放警長一條生路。」凱爾的聲音讓她快要失聲尖叫。「我想妳不會希望警長變得跟我一樣吧。」

    「你……你想要什麼?」史黛西掙扎著起身。

    「我要妳的道歉。」

    她不解地瞪大眼。

    「只有真相能讓我得到安息,史黛西,妳必須說出真相。」凱爾嘶聲低吼。

    「……什麼真相?」

    「我愛妳,史黛西,妳不該就這樣甩掉我!」

    「但偷吃的人是你……我只是做我情感上該做的選擇。」她害怕地開口,躲到一旁的啦啦隊員像是發現天大秘密般而鼓起勇氣探頭偷窺。

    「但我依然愛妳,我從來沒變心,那不過是一時衝動,妳不能就這樣……」

    「不,凱爾,絕對不止這件事。」她皺起眉頭,拳頭握緊直到指甲刺穿肌膚。「你想要真相?你現在是個殭屍但總還有點理智吧?我甩了你不只因為你偷吃,還要加上你在我們對質時揍我還硬上我!」

    啦啦隊員們發出驚呼。

    「……老天爺。」

    雷普利不禁呻吟。

    「你想要真相我就說給全世界聽!這就是你想要的真相!是啊,我也很想說出來!謝謝你給我機會!」史黛西使盡吃奶力氣對凱爾怒吼,淚水湧出眼角將眼線溶成一條條黑線。「你是個混帳!徹頭徹尾的混帳!我愛你但你是個混帳!你這混帳現在可以安息了!!」

    凱爾抱住頭痛苦地咆哮,裂痕從赤裸身軀迸出。

    「夢遊者會帶走妳弟弟!」他踉蹌倒退,肌膚化為塵土一片片脫落。「詛咒將再次發威!在拉邦先生的小屋!夢遊者之墓!席德尼邁爾斯將成為女巫怒火的祭品──

    在一陣令人作嘔的崩落聲後,凱爾‧庫魯格的屍身化為塵土散落草地。

    史黛西摀住嘴試圖壓下哭號。

    「席德尼在哪!」雷普利跛著腳衝向她。

    「超……超市……」她顫抖地回答。「他和傑瑞在我舅舅的超市!」

~*~

    席德尼踏進拉邦先生家時感覺有視線從黑暗中掃向自己。

    「你們又想闖進拉邦先生家幹嘛?」傑瑞狠瞪基佛。

    「只是需要兩位幫個忙。」基佛揮手指向通往二樓的樓梯,階梯前的地板上長有一圈蘑菇。

    「那是……仙女環?」席德尼瞪大眼睛。

    「仙女環在歐洲民間傳說裡往往跟女巫有關,列如法文的仙女環就是『女巫之環』(rond de sorcière),據說踏進去就會招來不幸。」拉邦先生走下樓梯說道,在仙女環前止住腳步。

    「拉邦先生?這是怎麼回事?」他不解地望著山羊鬍老人。

    「我想你們昨天有在庫辛女士那兒學到不少查斯特維爾的歷史吧?」老人愉快地問候他。

    「我們……正在懷疑你是不是跟以前買下房子的拉邦家族有關。」他吞了口口水。「庫辛女士說這裡原本還有棟房子,燒毀後才重建成拉邦大宅。」

    「喔?還有呢?」

    「我們還看到這棟房子在十九世紀末的照片,有一家三口站在屋子前合照,他們或許就是拉邦大宅最早的屋主。」他差點說出黑衣女人在照片中短暫現身這件事。

    「我還記得第一眼見到這屋子時是什麼感覺。我以為我終於找到能稱為家的地方。」拉邦先生露出微笑。「我父母因為一場抗爭而從巴黎流亡新大陸,最後落腳在這偏僻小鎮。當年墓園旁有棟屋子剛好發生火災,屋主把廢墟便宜賣給我們,我父母耗盡所剩無幾的財產才把房子給蓋起來。」

    「這……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聽我說完,你們會知道的。當新居終於落成,我們搬了進來,但沒多久屋子就鬧鬼了。有時我懷疑前屋主根本有所隱瞞,但根據我後來的觀察,他們就只是對超自然世界毫無知覺。真可惜,我沒理由怨恨他們。」

    席德尼感覺那道視線越來越強烈。

    「我們被一個黑衣女人的鬼魂糾纏,父親和母親因此發瘋,在某天深夜開槍自盡。」笑容依然高掛山羊鬍老人臉上。「失去父母後我拋棄家產四處流浪,在紐奧良棲居時被那裡的信仰深深吸引,當地人叫它巫毒。」

    白蠟燭和巫毒娃娃。

    席德尼想起拉邦先生昨天告訴他們的景象。

    還有他的惡夢。

    「等等,你昨天告訴我們你回家時看到……」

    「報警前我早就佈置好一切,但就算雷普利去請教專業人士也只會得到那不過是小朋友亂擺而已,因為我確實是亂擺的,哈哈。」拉邦先生笑了笑。「我在紐奧良找到心靈導師,那美艷異常的賈娜嬤嬤,她跟瑪麗‧拉沃(Marie Laveau)實力相當但行事更低調,她教導我巫毒知識,包括不該存於世間的咒術。她告誡我有些咒術必須被流傳但絕不能實踐,例如用別人的靈魂讓自己長生不死。我學會賈娜嬤嬤的所有本事然後殺了她,反正人們不會花心思探究一個漂亮黑女人為何莫名其妙被吊死在樹上。我花不少時間證實所學確實有用,最後回到查斯特維爾買回房子,找出造成父母死亡的元兇進行復仇。當然,我也發現父母的自殺案讓小鎮從此籠罩在夢遊者傳說的陰影下,那黑衣女人的鬼魂如今被鎮民稱為夢遊者,但人們早已遺忘我父母當年的慘劇。」

    女人輕笑聲再度響起。

    席德尼和傑瑞駭然瞪視黑衣女人從仙女環升起。

    「……你到底是誰?」席德尼絕望地看著拉邦先生。

    「照你的聰明才智,你昨天如果去翻舊報紙就能找到我父母的案子,我就是你在照片裡看到的青年,因巴黎公社起義而在1871年流亡美國的革命者之子尤金‧拉邦。」拉邦先生舉起雙手,黑衣女人隨他的動作飄起。「我在屋子底下找到黑衣女人的遺骸,叫出她的鬼魂確認她就是當年被當成女巫燒死的安‧勒維。我控制住她,利用她引誘青少年到我家讓我延年益壽。這就是我的復仇。」

    狐群狗黨幫全數抽出藍波刀指向席德尼和傑瑞。

    「我只需要一個靈魂就能維持活力多年。你擁有我見過最具活力的靈魂,席德尼‧邁爾斯,或許你也是學習巫毒魔法的人才,可惜我現在需要你的靈魂。」

    「你休想碰他!」傑瑞擋在兩人中間大吼。

    「肌肉這時是派不上用場的,湯瑪士‧克拉文的遺腹子。」拉邦先生晃動食指警告大塊頭。「你會是不錯的殭屍材料,那個叫凱爾的小鬼太脆弱,他的同夥們恐怕也快不堪用了。」

    「你在說什麼鬼話……哇啊!」他在狐群狗黨幫撲來時抓住席德尼滾到一旁。

    「把他們扔進仙女環!」拉邦先生厲聲命令,但山羊鬍老人的聲音已經沒有剛才活力十足。

    「這實在荒謬至極!」傑瑞邊跑邊哀號。「我可不想變殭屍啊!」

    「我也不想變成瘋老頭的保養品!」席德尼找到一扇門,他拉住傑瑞鑽進去然後用力甩上門,發現他們逃進了浴室。「我們跑進浴室了!」

    「很好,我們被困在浴室裡!而且還沒有對外窗!」

    撞門聲立即從門外傳來。

    「但天花板有通風孔!」席德尼瞄向天花板,接著是洗手台上的噴式髮膠罐、打火機和香菸。「拉邦先生平常大概會在浴室裡抽菸。」

    「所以呢?」傑瑞找到一根馬桶塞,決定用它卡住門不讓狐群狗黨幫破門而入。

    「你覺得我們有辦法從通風孔逃跑嗎?」席德尼拿起打火機確認裡面還有燃油。

    「太窄,連你都進不去。」

    「那恐怕只能試這招了。」他抄起髮膠罐,小混混也正好撞破門竄進來。他點起火,按下髮膠,火焰瞬間爆出噴向驚慌哀號的狐群狗黨幫。「趁現在快跑!」

    「天啊!」傑瑞緊跟席德尼衝出浴室。他們跑回大廳準備衝出大門,但黑衣女人轉眼間從他們面前冒出。

    席德尼害怕地倒退,來自鞋底的奇異觸感讓他猛然停下腳步。

    「你還是踩進去了。」

    拉邦先生的笑聲在他背後響起。

    他張大嘴瞪著突然從地板冒出的仙女環。

    鮮血從仙女環不斷湧出。

    「席德尼!」傑瑞緊抓住他,無法阻止血液爬上兩人身軀。「不不不……不要這樣……」

    「那群著火的孩子怎麼辦?」黑衣女人問道。

    「我會跟警察解釋,擅闖民宅的惡少需要點懲罰。」拉邦先生瞟了倒地哀嚎的基佛一眼。「現在就是妳的工作了,安,把他的靈魂挖出來,我需要他的靈魂,再不快點我就要沒力氣囉。」

    「遵命。」她輕撫席德尼的臉頰,無數影像從她眼前流過,這讓她驚訝地瞪大雙眼。

    「所以……妳就是安‧勒維?被鎮民燒死的安‧勒維?」席德尼奮力吐出句子。

    「人們總是需要解釋,即使這解釋真的讓我含冤而死成為真正的女巫。」安‧勒維的鬼魂收起驚訝神情對他微笑。「我們永遠是自私的動物。」

    「但他控制妳!」

    「我確實有愧於他,是我嚇瘋他父母導致他們的死亡。」

    「但那些無辜死去的青少年呢?他們沒做錯什麼事!為何要傷害他們?」他感到四肢逐漸使不上力。「我很抱歉以前的人對妳做出這種事情,但妳……妳是安‧勒維,妳就是妳,這真的是妳想要的嗎?」

    她掐住席德尼的脖子。

    「不!」傑瑞使勁力氣大吼。

    「我不需要你的說教,小子。」她把兩人甩回地上,然而鮮血也隨著她的動作縮回蘑菇裡。

    拉邦先生疑惑地瞪著她。

    「妳這是在做什麼?」

    「人永遠是自私的動物,而我也是其中之一,我從來不是個好人。」她起身說。「人們總是在尋找代罪羔羊,總是在試圖消滅彼此。我在你身上看見我曾受過的傷害,這讓我無法不對過去施加於你的痛苦感到罪惡,但我認為我們該收手了,復仇終究無法讓我們的傷口癒合,有天我們都會被你叫出來的東西給反噬。」

    「為什麼?妳為什麼突然……妳這女人想做什麼?!」

    「我說了,人是自私的動物,我可不想親手終結自己僅存的血脈。」安‧勒維舉起手,拉邦先生馬上飄了起來,下一秒慘叫著撞破窗戶飛了出去。她走回快要失去意識的席德尼與傑瑞,傾身對席德尼耳語。

    因為我的自私,你們會活下來。

    快跑。

    祂餓了。

    別被祂抓到。

    他們回神時發現自己躺在屋外的擔架上,消防車警車救護車已團團包圍冒煙的老破屋。

    「席德尼!」葛芮絲尖叫著抱住兒子。

    「媽媽?」席德尼呆愣地擁抱她,轉頭看著同樣一臉呆愣的傑瑞。

    「拉邦教授全招了!」雷普利警長走了過來。「根本全是他在胡搞!那瘋子說什麼要把你們跟狐群狗黨幫騙去獻祭給惡魔讓他永保青春!好在你們有逃出來,那群混混現在全都嚴重燒傷得送大醫院!媽的神經病!」就在雷普利要嘲諷永保青春根本是笑話時,拉邦先生的屋子忽然發出轟隆聲崩塌。

    席德尼看見安‧勒維的鬼魂和一團黑色煙霧扭打在一起,隨後消失無蹤。

    那天晚上,拉邦先生在醫院死於多重器官衰竭,像台歷經風霜的老車終於停止運作。

~*~

    「我翻遍整棟屋子,終於找到查斯特維爾確實有個叫安‧勒維的年輕女人在十七世紀末被私刑燒死。這大概是美國史少見的燒女巫事件,我們不流行歐洲燒女巫那套,通常是用絞刑,像撒冷(Salem)那樣。」庫辛女士滿臉歉意地坐在席德尼和傑瑞的病床前。兩人經歷拉邦家的恐怖事件後並未受到嚴重傷害,只是傑瑞有點腦震盪(除了席德尼不會有人知道那是夢遊者把他們用力摔到地上造成的)和席德尼那天早上被狗罐頭割傷的傷口腫得超大所以需要住院觀察幾天。「原諒我這健忘又粗心的老太婆,我在幾本舊日記中還真找到這件事。」

    「所以傳說到頭來還是真的……」傑瑞摀住臉碎念。

    「或許這就是夢遊者傳說的起源吧,我們鎮上真的曾經燒死過無辜女人。」她點點頭。「喔對,我還發現有本日記作者提到他收養安‧勒維不知跟誰生的兒子,如果這件事屬實,或許查斯特維爾可能還有夢遊者的後代也說不定。」

    「……原來如此。」

    席德尼只能無奈地點頭。

    人終究是自私的動物,或許安‧勒維在他身上看見什麼才讓她無法動手。

    或許他就是女巫殘存的血脈?

    十多年後,這樁怪事仍偶爾成為席德尼和傑瑞見面時的話題,不過大塊頭現在已經是職業球員根本超難約,恐怕要等到他和史黛西的小孩出生那天才有機會在醫院閒聊吧。席德尼笑著闔上筆電,喝掉最後一口咖啡,決定回報社完成他的工作,他還是不習慣在紐約上城區的咖啡店裡打犯罪報導。

    「這裡有人坐嗎?」女人嗓音竄進耳道。

    「沒,我正要離開。」他抬起頭然後僵立原地。

    有著安‧勒維長相的女人對他微笑。

    「我見過你嗎?」她被席德尼的舉動逗得笑出聲。

    「……妳很像……我以前見過的一個人。」他終於找回自己的聲音。

    「或許吧,世界很小。」她在席德尼對面坐下,端起咖啡杯啜飲。「我是來攝影廢墟的,東岸有不少好地點。你見過任何值得一拍的廢墟嗎?」

    「噢……我一時想不起來……可能老家有吧,但不在這裡,在緬因州。」

    「聽起來不錯,我有空去找找看好了。」她伸出手。「我是安娜。安娜‧諾曼。」

    「我是席德尼‧邁爾斯。」

    他握住安娜的手。



END



於是芭樂劇終於結束了,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ˊ_>ˋ

不知為何很想放這首當結尾BGM


喔對,席德尼拿髮膠和打火機燒人那段其實是開了Watchmen的玩笑,羅夏掉進陷阱被警察追捕時也用過這招,我記得漫畫裡也有這段。身為宅宅(咦不是恐怖片宅宅嗎),席德尼大概也對Watchmen不陌生才對XD


註解有點懶得打,就請自行搜尋那些關鍵字囉







縮圖來源:https://pixabay.com/photos/villa-house-grim-dark-old-villa-3237114/

創作回應

山梗菜
恭喜連載完結。仙女環這種現象很不可思議,它的傳說也同樣很有意思[e1]
2021-10-30 15:18:40
黃勤(金絲眼鏡)
真的是抽籤抽到這個題材後才對仙女環稍微有點認識啊XD
2021-10-30 15:19:55
Reineke
我還以為勤大說過查斯特維爾不在緬因州的
2021-10-30 15:24:36
黃勤(金絲眼鏡)
我後來想想還是幫這個小鎮找個州好了,但依然還是虛構非緬因州的查斯特維爾~
2021-10-30 15:47:29
Reineke
話說我超愛羅夏的,不過相比於他用噴霧和打火機對付警察,我對他把想刺殺他的黑人囚犯變成油炸鬼那段的印象更深刻XD
2021-10-30 15:34:18
黃勤(金絲眼鏡)
監獄那段第一次看真的很震撼[e36]
2021-10-30 15:48:28
Reineke
原來羅夏用的是火柴,不管是電影還是漫畫
2021-10-30 16:44:18
黃勤(金絲眼鏡)
對,我在小說裡改成用打火機XD
2021-10-30 16:46:15
鱷魚蘇打
恭喜完結!(完結灑花
2021-10-30 18:18:25
黃勤(金絲眼鏡)
哈哈感謝~~
2021-10-30 23:32:1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