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那日的陽光 4 風景,漸漸遠去

扶風 | 2021-10-30 12:35:39 | 巴幣 14 | 人氣 57

連載中那日的陽光
資料夾簡介
一個日本人為追尋“道”而來臺讀書,本書即是由他這前半生的經歷改編而來。 棄嬰張出雲自小便與祖父祖母相依爲命。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兩位至親也相繼離他而去...

張學端推著一個嶄新的二輪架子車,他的妻子坐在上面。
突然,他停了下來。
喂,你怎麼停下了?”
一會兒你就知道了。”
張學端向田邊的油菜花中走去,他撥開一片又一片的小花。最終,在這片花叢中,他取下了一片不知名的白色小花。
給!”
張學端將那朵白色小花送到趙庭雲的面前,趙庭雲心裡歡快的不行。
這是送給我的?”
是。”張學端老實地回答道,同時臉上有些變紅。
喜悅的心情仍舊跳個不停,趙庭雲有些得寸進尺道:“那你說,‘張學端想送花給趙庭雲,萬望趙庭雲小姐收下在下的這篇愛意‘。”
啊,這?”張學端面色通紅,有些尷尬地說道。
哼,什麼嘛,一點兒誠意沒有!”趙庭雲別過臉去,她故意鬧彆扭道。
一陣沉默過後,最終張學端還是頂不住這壓抑的氣氛,他率先妥協下來。
我說,我說,行了吧。”
哈?什麼意思?好像很不情願的樣子。”
哎~ 情願,情願,十分情願。”
我張學端想把這朵潔白的小花送給面前的大美女趙庭雲女士,懇請趙庭雲女士能夠收下這包含本人拳拳愛意的花朵。”
張學端雙手持花,身子微微彎曲,頭部向下看著地面說道。
突然被這漂亮的過於直白和大膽的溫柔話語襲擊,趙庭雲頓時鬧了個大紅臉。她特意往四下裡瞅瞅,發現沒人,才懷著安心的心情帶著緋紅的面頰,愉快地接過了這朵小花。
要說趙庭雲心裡的花和面前的這朵小花相比哪個開的最盛,那自然是趙庭雲心裡的那朵。
它開的是如此盛大以致於沒有任何人能夠忽略它,所以趙庭雲在接花的那一刹那很自然地便在張學端的臉頰上親了一口。
哎?”張學端抬起頭,被突然柔軟的嘴唇和溫熱的黏液刺激,他禁不住呆愣起來,與此同時,他的嘴邊也咧開了一個大大的笑容。
趙庭雲不堪忍受張學端現在的傻樣兒,她伸出右手狠狠地在張學端的胳膊上掐了一下。
臭美什麼,快去拉你的車!”
她的表情也早已由喜悅轉變為冷酷。
張學端不由得打了個冷顫,“嗨,嗨…”
說話都有些不利索的張學端慢慢地轉過身去再次默默地拉車。
女人還真是可怕啊!”張學端在心裡默默地想到。
你剛剛是不是說了什麼?”冷酷的女聲再次從後方傳來,直嚇得張學端打了一個激靈。
沒沒沒,我什麼也沒想。”
真的?”
真的。”
二人一車在陽光下越走越遠…
冷嗎?”走在路上的張學端有些關懷地問向他的妻子。
不冷。”
趙庭雲用有些顫抖的聲音回答道。
張學端不說二話直接抓住趙庭雲的手就往他上衣的口袋裡塞。隨後,一陣冰冷迅速傳入張學端的大腦裡。
這不是冷的要死嗎?”
嗯…”
趙庭雲的眼睛有些微紅。
笨蛋,不要哭,一會兒就給你暖好了。”張學端緊緊地握住趙庭雲的手,以便他的熱量能夠迅速傳遞給她。
趙庭雲的手和心都變得溫暖起來,看著丈夫被冷風吹打的霜顏,一股幸福的感覺在心底油然而生,往日因他整天沉迷“六合”(一種賭博方式)而產生的心灰意冷在此刻也開始悄悄地“解凍”。
她努力控制住自己心裡激蕩的情緒,同時緊緊地握住丈夫溫暖的大手。
感到如此變化的張學端也對趙庭雲做出相同的回應。
雖然冷風和嚴冬不斷地吹刮著二人的身體,但此刻張學端和趙庭雲兩人的身體和心靈卻都是暖烘烘的。
啊,我又想起以前的事了。”趙庭雲停下自己手中的針線活兒,她抬起頭看向前方,嘴角露出一絲微笑,“不知道老傢伙現在已經變成了什麼呢?土壤嗎?昆蟲嗎?細菌嗎?蝴蝶嗎?”
哈哈哈…”
趙庭雲輕聲地笑著,她搖了搖頭,嘴角掛著微笑繼續又做她的針線活兒…
趙庭雲正在廚房裡準備做午飯,突然一陣熟悉的聲音從窗外傳來。
庭雲,我回來了。”
張學端放下釣竿,提著水桶裡的魚向家裡走來。
你說去釣魚,釣到沒有啊?”
你看我釣到沒?”
窗外,張學端雙手掐著一條活蹦亂跳的二十多公分的大魚,臉上滿是興奮。
啊,怎麼這麼大?”趙庭雲停下手裡的活兒,顯然也是被這場景給嚇住了。
我在南邊的河裡釣的,”張學端的嘴角咧著大大的笑容,“一開始我也是只想著釣到十幾個八九釐米的魚,但是沒想到第二隻就釣到了這麼一個大傢伙。運氣太好了啊,哈哈哈…”
隨著爽朗的笑容,整個灰暗的屋子帶著屋裡的女人都顯得明亮了起來。
好好。”趙庭雲笑得合不攏嘴。
你現在去剝魚鱗吧,等你孫子回來咱們一起吃這條魚。”
好。”
啪”的一下,張學端將大魚丟到水桶裡,裡面的七八公分的鯉魚頓時就亂蹦起來,水花濺得到處都是。
趙庭雲滿心愉悅地繼續清洗蔬菜,但不知為何她的心裡湧起一種懷念的感覺。似乎仿佛很久未曾見到似的,她在心裡輕輕地對著那個人說:“歡迎回來!”
張學端對此並不知情,只是他提著水桶的滿臉的笑容一直在趙庭雲的腦海裡不斷地縈繞著。
突然,躺在床上的趙庭雲睜開了眼睛。
啊,是夢啊!”
趙庭雲的眼角有些濕潤,她下意識地動手去摸旁邊,但除了竹席外什麼也沒有。
笨蛋,他已經走了很長時間了,怎麼還可能在這?”趙庭雲輕輕地責備自己道。
閉上雙眼,深呼吸幾次後,趙庭雲的身體也跟著慢慢放鬆下來。
你現在變成了什麼呢?我以後又會變成什麼呢?”
這個世界真是令人愉悅啊!”
輕輕地在心裡說著這些話,趙庭雲漸漸地陷入深睡之中。
趙庭雲剛從娘家回來,前些日子她因為一些事兒與張學端吵架,回了娘家後她便一住不回,最後張學端好說歹說才把她請回來。
現在,她有些開心,因為她馬上就能吃到這剛出鍋的第一個白饅頭了。
哈哈,我趙庭雲也能吃到這出鍋的第一個饅頭,而且是白饅頭。開心啊開心。”
她蹦蹦跳跳地來到鍋前,準備掀鍋但卻怎麼也掀不開。
抬頭一看,赫然罪魁禍首就是剛請她原諒沒多久的張學端。
趙庭雲現在非常不高興。
你幹什麼?把手拿開!”
張學端緊皺著眉頭站在那兒一動不動。
你把手拿開聽見沒?”趙庭雲已經處在快要爆發的邊緣了。
張學端仍像個死人似的一動不動。
我讓你把手拿開,你聽到沒?”
仍舊一動不動。
你拿開,拿開!”
趙庭雲抓著張學端的手便讓他移開,但無論怎麼弄,就是移不開他的手。
你為什麼總是要反對我?”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一起生活?”
既然你不想和我一起生活,那你為什麼要娶我?前幾天你還說把我當成你的公主,你說的話都讓狗吃了嗎?”
張學端的臉非常難看,他一個勁兒地搖頭表示否認,但不知為何他就是不開口說話。
你說話呀,你說話呀,你死了嗎?你給我說話呀!”趙庭雲大聲怒吼道。
張學端的臉更加難看,但是他的手仍緊緊地按著鍋蓋不松。
張學端,你個混蛋!”
啪!”
趙庭雲一巴掌扇在張學端的臉上。
就當我是瞎子,我竟然之前還相信你的鬼話。”
你這麼喜歡出鍋的第一個饅頭,就讓給你吃吧。你和你大娘二姨一起去過吧,你個不要臉的東西!”
趙庭雲十分憤恨地說出這些話,心裡頭的怒氣仍然沒有得到削減,她猛地向前衝撞了一下,頓時張學端身形不穩打了個趔趄。
滾,好狗不擋道,擋道兒的不是個東西!”
張學端一臉落寞的神情,他只能怔怔地看著對方離開,想說什麼卻只見嘴唇蠕動而沒有任何聲音傳出。
或許過於急切,張學端的臉開始變得有些扭曲直至恐怖了…
另一面,村裡的婦女們竊竊私語道:“你聽說了嗎?張學端家的饅頭一出鍋上面都是黑手印?”
真的假的?”
這還能有假?我親眼看到的。”
啊,這不會有人吃了吧?”
這誰知道啊!”
真是晦氣,這幾天不要去他家了,萬一有什麼髒東西沾身上了,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對對對,離他們遠一點兒,也不要讓他們來咱們家,等過了這個風頭再說。”
旁邊撿柴火路過的趙庭雲聽了就往家跑,聽到動靜的兩人嚇得臉色慘白。
這,這沒事吧,只是看見了她,也,也沒和她說上話。”
沒沒,沒事,應該沒事兒。我們還是不要呆在這裡了,各回各自家吧,免得再碰上什麼不,不好的東西。”
嗯,嗯。”
兩個女人分道揚鑣,只是臉色慘白,腿也邁不很利索。
趙庭雲氣喘吁吁地跑到家裡,她大聲叫喊:“張學端,張學端!”
她跑到廚房,跑到裡屋,家裡沒人回應也沒見到任何人。
沒人,應該沒事吧。”她想起張學端一臉難堪的表情堅持不讓她吃饅頭的樣子,“啊,難不成他是為了我?···…”
趙庭雲臉上一陣紅一陣白,她踉踉蹌蹌地跑到廚房,小桌子上一排排的凸起物被籠布蓋著。
調整呼吸,趙庭雲慢慢地掀起了籠布。
一排排的白饅頭上確實有幾個黑手印,但是其他的卻都還是潔白無瑕的。
雖然確實有些嚇人,但這其他的還是好的,還是可以吃的吧”臉色有些變白的趙庭雲鬼使神差地伸出左手去拿桌上的白色饅頭,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然發生,剛剛還無髒汙的白饅頭上突然一個一個地出現了黑手印,趙庭雲嚇得趕緊就要抽走自己的手,但是突然她的手不聽使喚地仍繼續往前伸。
住手,快停下,不要再往前了,我不吃白饅頭了,快停下!”
此時原先早有手印的白饅頭突然變成了全黑,看到這異象,趙庭雲一下子血色全無,但是她的手仍不聽使喚要去拿那個出現了黑手印的白饅頭。
不要,不要,快停下來,快停下來…”
近了近了,趙庭雲白色的手指就要拿到白色的饅頭了…
張,張學端,張學端,張學端,救我!…”
還有一公分,還有9毫米,8毫米,7毫米,6毫米,5毫米…
趙庭雲的眼睛越睜越大,越睜越大,她停止了呼吸,但手指還在接近白饅頭,只剩1毫米了。
啊!…”
隨著一聲慘叫,趙庭雲刷地從床上坐立起來。
她大口地喘著粗氣,“Ha, Ha, Ha, Ha…”,滿臉冷汗,後背也早已經濕透。
沒想到都這個時候了,還會做這樣的噩夢啊,哈哈哈…”
臉上仍無血色的趙庭雲如此一笑,身體和精神卻都漸漸放鬆了下來,慘白的臉色也都都漸漸恢復了紅潤。
今天真是個有意思的夜晚啊,哈哈哈…”
陽光下,趙庭雲將這個夢一遍又一遍地告訴給張出雲,從她滿臉的笑容可以得知她有多開心。
你爺爺這個人啊,從來也沒打過我也沒罵過我,村裡的其他女的好多都是兩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
哎?真的嗎?”
真的,我騙你幹嘛?”趙庭雲的臉色有些羞紅,似乎回憶起了昔日的幸福時光。
出雲,你以後成家了,也不要濫用暴力知道嗎?有什麼事,兩個人好好協商。”從回憶裡回過神的趙庭雲突然一本正經地對張出雲說道。
啊啊,我知道了。”張出雲沒想到突然話題扯到自己,猛地嚇了一跳,而且他似乎還有些難為情的樣子。
如果你現在憑藉自己的男性力量去對女性施暴,那麼將來如果更強大的力量來襲擊你的時候,到時你又憑藉什麼來抗爭呢?”
過去的行為和意識已經將你的後路給否定了啊。”
正視你的弱小,守護你的弱小,將來你才能同這弱小去對抗強大的以及後患無盡的邪惡。”
牙齒會早早地脫落,但舌頭到死都還能動彈。”趙庭雲指著自己的嘴巴說道。“你明白了嗎?”
嗯。”張出雲對這過於顯明的說理下意識地點點頭,但過一會兒他忽然眼神又露出迷茫起來了。
哈哈哈…”趙庭雲輕聲地笑道。
出雲,以後生活覺得無聊,乏味的話,就去想奶奶給你說的這些話去吧,雖然令人困惑,但是卻是消磨時間的一個好辦法。”
啊,啊。“張出雲機械地應答道。
哈哈哈哈,想通了的話大概你的路會越走越長吧。”
趙庭雲眼睛望著前方意味深長地說道。
張出雲則半是迷惑半是理解的望著趙庭雲起來。
一年後,張出雲在樹林裡撿樹枝,冷風已經將他的手指吹得冰涼。
啊,這些應該就差不多了吧。”張出雲看著三輪車上幾袋滿滿的樹枝道。
嘴巴對著搓著的手哈著氣。
好,再撿一點兒就回家。”
說完張出雲便利索地彎起腰來去撿樹枝。
院子裡幾棵果樹樹葉已全都變黃,靠近裡屋的是滿滿的葡萄架,只是果葉早已脫落乾淨。
兩三年前張出雲還在這裡摘葡萄,張學端在葡萄架下看書,一家三口歡聲笑語不停。現在就只是枯黃的葡萄藤了。
咚”一聲,張出雲直接騎著三輪車把大門撞開,“奶奶,我回來了。”
雖然喊聲依舊,但是卻沒人應聲。
趙庭雲此時已是臥床多日,張出雲特意請假來照顧她,大致上張出雲已經一兩個月沒去過學校了。
張出雲剛把把第二袋柴火放到廚房裡,就聽見趙庭雲細細的聲音:“出雲,過來。”
來了!”張出雲放下手中的活兒便去裡屋。
怎麼了,奶奶?”
趙庭雲坐在床上,臉上神色如湖水般平靜。
出雲,我要走了。將來你要好好地照顧自己啊。”溫和的話語道出的卻是驚人的內容。
奶奶,怎麼會,你不是說還要看我娶老婆生孩子呢嗎?”張出雲有些哽咽地說道,雙眼已經有些泛紅。
趙庭雲露出一個溫和的笑容,“是啊,但是奶奶已經沒有時間了。哈哈…”
依舊溫暖且燦爛的笑容卻比任何言辭都能激蕩起張出雲的情緒。
奶奶…”
大把醞釀在張出雲眼睛裡的淚珠開始往下滴落。
趙庭雲伸出右手想要去摸張出雲的臉頰,在一片淚濛濛中張出雲注意到趙庭雲的舉動,他趕忙雙手捧住趙庭雲的手將它放在自己的臉上。
趙庭雲會心一笑,她輕輕地拭去張出雲的淚珠並道出自己的臨終話語:“爺爺和奶奶能在晚年擁有一個像你這樣的孫子,這是我們的幸福,我們都很感謝你的到來。”說到這裡趙庭雲露出一個釋然的笑容。
現在我的大限到了。”趙庭雲繼續盯著張出雲說道。接著她便轉過頭看向前方,似乎前面有什麼在等著她似的。
出雲,去把爺爺的書拿來吧。”趙庭雲看著前方說,張出雲已經明白這是最終的告別。
奶奶…”含著淚花他輕輕地喊道,昔日的語言如今響在眼前。
我走的時候啊,我希望你能拿著爺爺的書念著他最喜歡的內容來送我離去。”
雖然是沉重的話題,但趙庭雲和張出雲卻是隨便的互相聊著。
看著奶奶嘴邊流出的笑容,張出雲也笑著說,“哦,是哪一個啊?”
《天下》裡的莊子自述。”
張出雲看著有些怔神的趙庭雲不禁繼續笑道:“哦~這也是你最喜歡的嗎?”
不是。”趙庭雲很乾脆地笑著否定道。
哎?那你喜歡的是哪個?”張出雲有些困惑地說道。
我喜歡啊,我喜歡的是《天下》裡的老子自述。”趙庭雲繼續笑著說。
哎,這不是和莊子那個互相挨著嗎?”
是啊!”
趙庭雲繼續笑著說。
那為什麼不背奶奶你最喜歡的那一段呢?”張出雲有些困惑。
這該不會是老年的奶奶對爺爺的愛之類的吧?”順便他在自己心裡吐槽道。
哈哈,誰知道呢?”趙庭雲笑著便把話題岔開。
哎~”張出雲故意發出長音揶揄道。
打開了嗎,出雲?”仍是怔怔地望著前方,一種悲傷的氛圍彌漫在二人周圍。
嗯,打開了,奶奶。”
好,我數一二三,咱們一起念啊。”聽到張出雲的話趙庭雲原本沒有神色的臉變得暢快起來。
嗯。”
一二三…”
笏漠無形,變化無常。
死與生與?天地並與!神明往與!
芒乎何之?忽乎何適?
萬物必羅,莫足以歸。
古之道術有在於是者,莊周聞其風而悅之。
以謬悠之說,荒唐之言,無端崖之辭,時恣縱而不儻,不以觭見之也。
以天下為沈濁,不可與莊語。
以卮言為曼衍,以重言為真,以寓言為廣。
獨與天地精神往來而不敖倪於萬物。
不譴是非,以與世俗處。
其書雖環瑋而連犿無傷也,其辭雖參差而諔詭可觀。
彼其充實不可以已,上與造物者遊,而下與外死生、無終始者為友。
其於本也,宏大而辟,深閎而肆;其于宗也,可謂稠適而上遂矣。
雖然,其應于化而解於物也。
其理不竭,其來不蛻,芒乎昧乎,未之盡者。”
一開始張出雲的情緒顯得很是悲傷,然而當趙庭雲溫和的和無所羈束的聲音傳到他的耳朵裡時,他放鬆下來了,他的聲音也變得無所羈束起來。
當他們讀到“以謬悠之說”時,他們仿佛回到了張出雲的童年時代:張學端,趙庭雲,張出雲一起在院子裡讀這些話。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大大的笑容。
漸漸地,張學端和趙庭雲的聲音慢慢小了下去。恍惚之中,張出雲看見張學端和趙庭雲帶著平和的笑容一個一個地和他揮手說再見…
最終,這裡只剩張出雲一個人還在讀了。
雖然情緒激動,但是張出雲還是強忍住內心的悲傷,一個字一個字地將這段內容讀完。
因為這是奶奶的遺願啊!”
趙庭雲早已閉上雙眼。
奶奶…”張出雲悲傷地啜泣道,然後他小心翼翼地讓趙庭雲躺下。
此時的屋子突然顯得空曠起來,仿佛少了一人似的。
怔怔地盯著趙庭雲,張出雲的腦子裡閃過很多念頭。突然,他的心中漸漸升起了一種敬畏的感情,並且這份感情越來越濃烈。
從他眼光所及之處慢慢向上,整個村莊都在視野之下,轉瞬又是熟悉的地球。
趙庭雲的形體便出現在宇宙空間裡,萬千星河都在她的下麵,而無數的星系則繞著圓周運轉。
趙庭雲的形體也慢慢地加入這場運轉中,隨後她的形體便一點一點的虛化最後終於沒有。
啊,她-奶奶”張出雲的視角從上方漸漸轉到趙庭雲的身上,“已經回歸自然,回歸宇宙了,回到她最初的故鄉了。”
我應該感到釋懷才是啊。”
一直悲傷一直哭也不是奶奶和爺爺所希望看到的,他們所希望的是我能平常地普通地活下去,不被什麼羈絆,也不做損害自己生命的事情,就這樣自自然然地生活到老。”
這就是他們所期望的屬於我的‘幸福’吧。”
張出雲盯著趙庭雲這樣想道。
回過神來,張出雲決定和自己的至親做一個最終的告別了。
奶奶,爺爺,你們安靜地走吧。孫子已經明白了你們的教導了,這一生能有像你們這樣和善可親的親人,是我今生最大的福分。”
我以後也會好好地活下去。“
不會悲傷,不會被什麼所牽絆,就做一個自由的,本來的生命的我。“
...
謝謝你們的撫養、陪伴,我們今後在宇宙裡再會吧。”
砰砰砰!”
張出雲對著趙庭雲連磕了九個頭以示告別。
至於是不是應該是九個,還是五個六個,張出雲並不知道得很清楚,他僅僅是憑感覺而已…
圍著地球的赤道飛速地繞上那麼一圈,太陽追平了地平線,張出雲追上了昔日的身影,雖然距離他們還是很遠很遠。
他喘著粗氣,低著頭,抬起頭向前方看了一下,兩位至親的身影就在眼睛所能看到、身體所能感受到之處,“看到了,哈哈。”
張出雲咧開嘴一笑,又踏步向他們而去。
嗯,這時候應該看‘莊子妻死’那一段吧。”依舊盯著趙庭雲的張出雲回過神來這麼想道。
翻開書,張出雲找著那段文字的出處,幾經搜索,終於被他找到,“有了!”
接著他便讀了起來,“莊子妻死,惠子吊之…”
不知讀了多少遍,張出雲從半理解到多了一點的理解再讀到有些困惑然後困惑又多了一點兒到最後完全不理解;又慢慢開始從一點一點兒的理解到差不多完全理解,如果給張出雲的臉色塗上顏色來表示理解程度的話的話,大概淺綠-綠-黃-淺紅-大紅;大紅-紅-淺紅-淺黃-白-淺綠—綠-很綠這樣?
哈哈哈…”張出雲突然大笑道。
然後只見他把書一扔,到廚房找了個小面盆,拿著筷子,坐在地上,在他奶奶的屍體面前敲了起來。
家人除了他基本都死了個乾淨,再加上剛看過的無數遍的“莊子妻死”片段,他倒沒什麼牽掛,也沒什麼忌諱,自己趁興,自己高興就行。
咚咚咚…”
砰砰砰…”
光敲不行,人家莊子都唱了,你也唱啊。”
唱什麼?”
你管他唱什麼,除了你又沒別人聽,也不尷尬,豈不瀟灑?”
錯過這村就沒這店兒,這以後上哪找這麼個天時地利給你唱這一把啊。”
那要什麼詞?”
嗯,你奶奶死了,當然是送她走再加感恩什麼了啊。”
湊活整就行,咱們都自己人,搞那為難的事咱也不幹啊,是不是?…”
這邊張出雲自己腦中小劇場把自己說服了個遍,然後那邊便巴巴索索地把詞給整出來了…
砰,砰,砰…”
咚咚咚…”
啊 你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
平靜地在這廣大的巨室裡安寢
幸福啊 你不必再忍受這個世界(的痛苦)了
鎮定啊 你愉快地接受了自己的死亡
偉大啊 造物主用死來使你休息
奇跡啊 雖然已經死了但卻未真的死去
參與新的變化啊 無窮無盡
美麗的凰啊 你導引凡鳥參悟生死
偉大的鳳啊 你給予所有的生物予平等之機
奇怪啊 竟然讓我被你們撫育
包容啊 沙石也會有自己的美麗與瑰奇
天啊 你看看這大地
地啊 你看看這上天
平凡啊 孕育其中
生命啊 於此誕生
所有的東西 所有的東西 都將歸向那裡
我也會隨之而去
我也會隨之而去
我也會隨之而去
但是我不著急著去
我不著急著去
砰”,張出雲猛地把盆往地上一摔,隨後便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