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NEW【受刑人】7.母親(2)-荒唐

暮羽 | 2021-10-29 18:23:01 | 巴幣 152 | 人氣 76

連載中(NEW)小說
資料夾簡介
一起殺人案件,兩個家庭的破碎。 多少人因而受到了牽連,而與這起案子相關的人又各自隱藏了什麼秘密? 誰是被害人?誰又是加害人?

※本作經鏡文學授權刊載
作品最新進度請至鏡文學觀看

  自出生以來,她一直都是眾人的焦點。

  父親是知名科技業的董座,母親本身就是在名媛圈赫赫有名的人物,出生在顯赫家庭又排行老么的她,除了備受長輩疼愛外,兄姊們也對她愛護有加,稱她為整個家族裡備受呵護的小公主也不為過。

  但她沒有因眾人的溺愛而恃寵而驕,相反地,她表現得比家族中的其他人還勤奮上進,在學校不只成績名列前茅,也一直積極參與各種社團或校外活動,甚至從競爭激烈的學生會會長選拔中脫穎而出。

  一直是師長跟同學們心目中的模範學生,也不負重望地在高中畢業後即出國留學,為她從小就一直追逐的夢想邁進一大步。

  「甯啊,妳這畫室都快被妳的畫給擺滿了。」

  母親的話讓埋首於作畫的她抬起頭來,環視這間連接外圍溫室植物園,並有著陽光透進的明亮畫室,的確各種能擺東西的角落都已經放滿她的畫作。

  「那就再給我一間房間放它們吧。」她笑著說。

  「妳還真是說得輕鬆,雖然家裡空房是還有,但要適合做給妳當畫室可不一定適合。」母親走進畫室裡緩緩走過每一幅畫作。「給沈老的畫妳可畫好了?他們夫妻倆這陣子可不斷向我催著呢。」

  「在畫了在畫了,瞧瞧我這不就在畫了嗎。」江甯用頭示意眼前正進行到一半的畫作,那是一幅畫著蓊鬱山巒的風景畫。

  「還有啊媽,我只要一個能讓我畫畫的空間就好,裡面怎樣都無所謂,就算給我一間廁所畫也是很好的。」

  「胡說,堂堂大小姐在廁所畫畫,這事傳出去還能聽嗎?」母親朝她走過來拍了她的後背輕聲斥責。「回頭我會叫爸爸清出一間房間給妳的。」

  「耶呼~就知道妳對我最好了~」完全忘記全身上下都染上顏料的她直接就給母親一個大擁抱,登時將母親身上華貴的裙子給弄得髒兮兮。

  即便放假回國,江甯仍習慣待在這間畫室,持續將自己腦海裡浮現出的畫面用各種不同的染料逐一揮灑在這片空白的畫布上。

  雖然她也很活耀在社交圈裡,各大時尚活動也會出席觀摩,與許多家喻戶曉的影視明星都有密切來往,但比起在那鎂光燈下成為眾人焦點所獲得的快樂,還是比不過獨自待在寧靜的畫室,聽著喜歡的樂曲,用畫筆畫下一幅幅畫作所帶來的愉悅。

  那是身在背負家族及外界滿載期望成長下的她,唯一一個還可以是因她的自由意志所選擇的事情。

  身處於打造富麗堂皇的鳥籠,用精緻的飼料長成豢養的她,畫畫,是唯一能讓她展翅翱翔在天空享受自由奔放的滋味。

  她不只埋首於畫畫這項藝術,也將自己的作品跨足到時尚圈,研究各種美妝產品並結合自己的藝術創作,欲在她二十歲的生日推出個人的美妝品牌。

  然而這項計畫最後卻胎死腹中。

  「甯,爸媽幫妳安排了一門親事。」

  那天江甯剛從海關走出來,在機場與久違的母親相擁,正想要向母親說出自己準備許久的企劃時,卻先被她的一席話給嚇得傻住。

  「媽,妳在說什麼?」




  如果在臨終前要為自己的人生下一個註解的話,或許她會苦笑地寫下『荒唐』二字吧。

  以二十歲為界線,二十歲以前的她還能掌握到些許自由,但二十歲後的人生就如坐雲霄飛車一樣瘋狂,每一件事情的發展都讓她措手不及。

  「甯,我知道這讓妳一時很難接受,但爸媽也是不得已的。」

  回到自己從小生長到大的家裡,曾經在這感受過的快樂以及溫暖,如今似乎都被這十二月的寒風給吹散。

  雙親滿面愁容地坐在她的面前,欲向她解釋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父親不知是否是心生愧疚,總是刻意避免與她對視,偌大的空間裡只有母親用著心虛的聲音,斷斷續續道出這一門婚事的原因。

  父親投資失利,哥哥剛接手的子公司也遇到不少財務困難,正急需一筆相當龐大的資金進行周轉,若在時限內未來得及湊齊錢的話,公司不只將會面臨重大的財務危機,連她從小生長的這個家也可能遭到變賣,全家更可能因此淪落到流落街頭的下場。

  在這時願意伸出援手的只有父親過往曾經來往過的格裕集團,他們的事業版圖正好也想擴展到科技業,願意出手提供一些資金讓他們周轉。

  只是為了能更合理挪用資金,格裕集團提出兩家聯姻的想法。

  家中早已成婚的兄姊自然不可能是格裕集團的人選,唯有她符合能與他們集團聯姻的資格。

  「開、開什麼玩笑,我、我連二十歲都還不到,這是要我放棄大好前程嫁入豪門當貴婦嗎?那可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啊!」

  「甯,我知道妳一定不願意,但妳若想繼續畫畫,我們家若是不保,怎麼還可能支撐妳的夢想呢?」
  母親的話狠狠打醒仍沉浸在美夢中的她。

  「妳也不要再去亂跟演藝圈的那些明星牽扯了,傳出來的花邊新聞太多的話,對妳形象不好,未來妳在夫家的日子也會不好受。」

  能翱翔在無際天空的羽翼正一點點被剝下。

  「小甯,爸爸從來不隨意拜託別人,但這次……這次就求求妳了,幫妳爸爸跟哥哥這一回吧。」

  「難道就……就沒有其他方法了嗎?」江甯緊咬著雙齒質問道:「舅舅他們那邊沒有辦法先借我們錢嗎?姑姑那裡呢?我們不是還有很多親戚可以求助嗎?」

  「別傻了。」母親發出的沙啞聲音像是苦笑一樣。「妳的那些叔叔阿姨他們哪個不是避我們而遠之,簡直就把我們當瘟疫一樣,恨不得跟我們切斷關係呢。」

  「他們誰想淌這個渾水。」

  「可是……爸,格裕集團如果願意出資救我們,不就代表我們公司今後都要聽從他們的指示嗎?公司的經營權難到不會一點一點被他們高層奪走嗎?」

  「這我也知道……我也知道勢必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父親突然從椅子滑下,跪倒在她面前,拱起的背部大幅顫抖著。「可是我還能怎樣……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我們公司走向破產,身為最高領導人的我卻沒有任何作為吧!」

  「爸,你別這樣,你快起來!」

  「小甯,算爸爸求妳了,妳應該也不願意看到養起我們全家的公司倒閉吧?」

  「妳應該不會放著能讓妳不愁吃穿,還讓妳能出國留學學畫的公司及爸爸我不救吧?」

  父親的話讓她登時啞口無言,只能怔怔看著父親那張歷經滄桑的面容中露出的哀求眼神,他說的話一點也都沒錯,自己能一路享著榮華富貴長大,甚至完成自己的夢想都是因為父親和這間公司的功勞。

  江甯第一次意識到,原本以為這一切的成功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所換來,但其實都只是假象罷了,這一切的榮耀從來都不是自己所爭取到的。

  而是她的家族施捨給自己的。

  「爸你快起來吧,你這樣我怎麼……」

  「我求你了小甯……爸真的求妳了……我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想著在公司叱吒風雲,支撐他們整個家族的男人,如今卻願意放下一切尊嚴,在她面前低聲下氣,心裡就一陣酸楚難受,她刻意撇過頭閉起雙眼,不願意再看到父親那般脆弱的模樣。

  腦海中想過無數個激烈的反抗手段,但最終卻都在想要保護這個家庭的念頭下化為烏有。

  淺嘗過自由的成鳥難以再踏入黃金打造的籠子,但若僅是犧牲自己的自由而能換取其他人的幸福,她也會認命地重返精緻的籠子裡,哼著優美的歌聲只為成為符合眾人喜愛的寵物。

  「我知道了,我會嫁進格裕集團的。」



有種八點檔的即視感??
想到自己有時回老家時,因為電腦沒帶回家所以都會陪我媽看民視的《黃金歲月》
原本的正直有為青年最後會變成渣男,原本楚楚可憐的女人會變成逼退正宮的小三,原本精明幹練的女強人都會變成精神異常

恩......我好像知道八點檔的故事走向了,還是之後我也來寫這種肥皂劇呢哈哈哈

創作回應

神秘贊助者向創作者進行贊助 ✦
有人默默贊助你,願創作能量隨時飽滿!
2021-10-29 19:06:09
暮羽
太感謝了><
2021-11-02 17:37:04
緣~/銨銨
怕,八點檔先不要~ ✩——ㄱ(・ω・ㄱ)
2021-10-29 20:26:47
暮羽
ㄟ黑不喜歡嗎
2021-11-02 17:37:1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