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青藍冰水》Chapter 24-在意與探訪(6)

漾彩星 | 2021-10-29 15:00:02 | 巴幣 4 | 人氣 36

連載中【原創】長篇小說《青藍冰水》
資料夾簡介
由於他的出現,停擺的人生再次轉動。 無依無靠的17歲少女,某天搬入了25歲的成年男子家,展開同居生活。兩人的共同生活即將掀起波瀾!

  等季月曦將髮絲稍微擦乾,才再次開口:「其實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很想知道他的生活,明明有更好的說法,但我太急躁了,好像不小心惹他不高興

  「妳的意思是,想窺探他人隱私?」張琴雪聞言,臉色一凜。

  「不、不是這樣的!」季月曦搖搖頭,急於否認。只見她沉默片刻,抿抿嘴,最後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簡單說一遍。

  「所以,知道學長一個人住的時候,我很難受,好像在他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我想幫他,希望他依賴我們,但是……」

  「我說,妳太自我感覺良好了。」聽完季月曦解釋,對方不留情地說:「妳以為自己是他的誰?又和他提過妳的事了嗎?」

  「沒、沒有……」

  「哼,妳自己都沒有坦承,別人怎麼可能簡單就告訴妳啊?太天真了吧!」

  「但是,想要幫助他人,這也是錯誤的事嗎?」

  「什麼?」

  「學長之前明明和我說不要獨自忍耐,現在卻又不願意向人分擔,在旁邊看著真的很難受……」她現在多少能明白,當自己隱瞞住在大叔家的事情時,唐玟星他們心裡有多苦悶了。

  「等一下,妳和學長之前果然有發生過什麼?」

  「算有嗎……」該說是跟宋楚桓有關呢?還是跟大叔有關?

  「算了,我不想知道。」張琴雪硬生打斷,接著沒好氣地轉換話題,「是說,妳就因為看不下去想幫忙,下意識認為對方很可憐,不覺得這樣很失禮嗎?我倒感覺被妳這樣想的楚桓學長才可憐。」她將食指戳在對方胸口,好似想把字字句句都深入心窩,讓對方醒悟。

  「我……」

  「如果妳是出於同情,那不必了。」

  「我所認識的學長,就算很神祕,我也會尊重,因為這是他的選擇,誰都沒辦法過問。」說罷,她把手退了回來,不禁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與自信。「而且這才是對學長最好的辦法。」

  「這樣真的好嗎?只是看著,什麼都不做?」

  「沒什麼不好吧,誰都有不想說的過去啊!」

  「但是……」

  「奇怪,為什麼我會跟妳說這麼多?」回過神來,張琴雪忽然對自己的行為納悶不已。

  老實說,她並不喜歡季月曦,會上前搭話,也僅是想從中了解宋楚桓的狀況,可是後來怎麼在開導她?

  「總之!」黑髮女孩咳了幾聲,「妳自己好好想想吧,我要回去了。」

  「等一下!」電光火石之間,季月曦趕緊拉住那件白色襯衫的衣角,不打算放她離開。

  「又怎麼了?」

  「謝謝妳。」

  「啊?」意料之外的發展,一句真心的道謝,讓張琴雪不禁一愣。

  「妳也是來探望學長的吧?抱歉,結果反倒照顧我,真的很謝謝妳。」

  「什、什麼啊!少臭美了,我又沒有要幫妳的意思。」聞言,對方心一慌,態度霎時彆扭起來。

  雖然一開始的確是帶有不安好心地試探,話說到後來更是刻薄直接,但這樣念完了,居然還被道謝怎麼說都很奇怪!

  難道這個人打算跟自己打好關係,以此接近學長嗎?

  下一秒,張琴雪拍開那隻手,側過頭道:「對,我是來看楚桓學長沒錯,妳不過是順便而已。」

  「嗯,我知道,但妳還是這麼溫柔,願意聽我說話。」

  「我、我……哼,我擔心的人是學長啦!」

  說到"擔心學長"四個字,連張琴雪自己都忍不住緊張起來,語調上揚不少。她白皙的臉蛋多了一絲羞赧,卻還是不甘示弱,指著季月曦道:「反正,楚桓學長的事,我是絕對不會輸給妳的!」

  「欸?」

  話落,對方丟下這些話,撐著傘跑走了,只留下季月曦錯愕地坐在便利商店,回想方才的一切。

  她剛剛說……不會輸給自己?什麼意思?

  不、不對,在那之前是……學長?

  為什麼提到他?

  嗯?

  「還是說……」

  想起之前撞見宋楚桓跟張琴雪的互動,那些突然感到害羞的表情,還有剛剛臨走時的態度,像是在和自己爭高下的對話,她的內心隱約猜到了結果。

  「難不成,琴雪喜歡學長?」

※※※

  窗外的雨勢過了一個多小時絲毫不減,或許是聲音太過吵鬧,讓窩在房內的男子,礙於雨聲,頓時從沉浸空間中抽回現實。

  坐在電腦桌前的他,在椅背上伸懶腰,伴隨一個大呵欠,看來十分疲倦。

  「也差不多該洗澡了,肚子好餓。」摸著自己飢腸轆轆的腹部,才想到從中午開始就沒有進食,再次打了呵欠,拿起幾件乾淨的衣服,他離開房間朝浴室而去。

  溫暖的洗澡水讓他放鬆神經,盡情享受短暫的休憩時光,洗梳完,天空馬上傳出雷鳴,玄關大門接連打開,將月光和些微雨水掃了進來。

  「回來了啊?喂……妳怎麼全身濕?」

  站在廳前的人動也不動,雖然手裡拿著傘,但身上仍帶股濕氣。

  孟河空右手一撈,拿起乾淨的白毛巾,箭步上前,將纖維布料蓋在女孩頭上。

  對方對此毫無反應,佇立在門口,任由毛巾披蓋,頭低低的,還有幾滴雨水從髮尾滴落,在地墊上圈出一個圓,不知道在想什麼。

  「地板都遭殃了,妳先去洗澡吧?」

  孟河空又喊一聲,回應的是一片默然。

  靈機一動,他在少女面前揮手,做出奇怪的表情,把毛巾從頭上拿下來,沒想到怎麼做都沒有反應,就像站在面前的是一塊人形立牌,任他恣意妄為。

  最後,男人無奈地搔搔頭,他總覺得這情況似曾相識……

  眼看季月曦始終沉溺在自己的世界中,看看表情,說難過也不是,思考更不對,消沉呢……不太像,到底是發生什麼事?

  下一秒,雷鳴又打下來,季月曦才像是被嚇到般恢復清醒。

  「咦?啊?我到家了?什麼時候?」

  面對季月曦的驚慌,以及一連串的提問,孟河空側過頭,不是很明白地回答:「就在剛剛。」

  「大叔!」

  「妳啊,前陣子病才剛好,怎麼又這樣回來?找死嗎?」雖然男人質問著少女,卻不難聽出口吻中有著擔心,隨後還伸手輕輕拭去她臉頰上的水珠。

  「這個……」季月曦轉轉眼珠子,「不小心忘記帶傘?」

  「太迷糊了!」

  「不過大叔,難得會在這時間點遇到你耶!」想想平常,當他開始忙碌的時候,常常有四、五天都碰不到面,如今居然才過了三天,她就見到他了!

  想到這,季月曦的心中不禁感到欣慰,家中似乎又恢復了生氣。

  「是嗎?可能這次要處理的東西做得比較快吧。」

  「所以你的事情忙完了嗎?」

  孟河空抓了抓後腦勺的頭髮,認真一想:「差不多吧,剩一些細節的東西要整理。」

  「這樣啊……」

  發覺少女的口吻略有失落,男人欲言又止,感覺到哪裡不對勁。恰巧撇見時鐘,於是問說:「吃過飯了嗎?」

  「還沒。」

  「一起吃嗎?我正要下廚。」

  「咦……」季月曦倏地抬頭,視線終於對上他的,「要!我要吃!」

  「嗯,那快去把澡洗一洗,順便拖地,玄關都被妳身上的雨水弄濕了。」

  「好!」女孩豁然開朗,點點頭,脫了鞋,興匆匆奔上二樓,須臾之間,一個想法閃過腦中,她探出一顆頭,朝孟河空看去,「大叔,你有空可以教我做菜嗎?」

  「可以是可以,不過怎麼突然想學?」

  「沒有啦,覺得還是多少會一點廚藝比較好。」女孩若有所思,撫上頭上的毛巾,再次上樓。

  「嗯哼……」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