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60.所謂黏勁

佐渡遼歌 | 2021-10-28 20:00:01 | 巴幣 1188 | 人氣 30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據說藤原靜子的身體不適,今天的早餐是由八劔虎士郎送來。沒有多餘交談,表示還有許多關於祭典的事前準備與儀式需要處理,匆匆離開。
 
  用餐完畢之後,基於修練者之間的不成文規矩,秦樓月和張定緯得知夏羽準備教導黏勁的時候就自行迴避,並肩從旁邊的緩坡離開了。
 
  夏羽站在大門用力揮手道別,直到看不見他們兩人的身影才側臉詢問:「那麼學長,我們要在屋子裡面練還是到村子去練?」
 
  「現在似乎不是悠哉修練氣息變化的時候啊。」李少鋒苦笑著說。
 
  「情況確實嚴峻,不過現階段並沒有必須立刻完成的目標,與其緊張地胡亂跑來跑去,不如一邊認真練習一邊踏實攻略這場遊戲。」夏羽灑脫地說。
 
  「這個還真是……積極向上的思考方式。」李少鋒說。
 
  「對吧,積極樂觀就是我的優點之一。」夏羽在胸前握拳,接著補充說:「這座村子可以自給自足,所以不用太過擔心。假設真發生什麼意外情況,依照糧倉和農地的情況,足夠我們四人吃上好幾年。」
 
  「不不不,最好別發生那種意外情況吧,我可是很想回去地球。」李少鋒無奈說完,突然意識到違和感,深入思索下去才發現這樣的說法顯然知道「無法破關的玩家處境」,然而先前問過類似問題被敷衍掉了,現在再碰一次軟釘子也自討沒趣,沒有追問。
 
  「屋子裡面和村子外面,選哪個?」夏羽再度詢問。
 
  「找個不起眼的村子角落吧,樓月學姊也說了要繼續探聽調查。說不定可以意外得到什麼有利於破關的情報。」李少鋒說。
 
  「瞭解。」夏羽點點頭,逕自邁步走向位於屋舍旁邊的緩坡,沿著方才秦張兩人留下足跡的積雪緩坡前進,隨口解釋:「現在練習的黏勁雖屬高階變化,不過學長從體外變化著手,失敗了就是浪費些許氣息,不至於走火入魔或受到內傷,可以像前幾天那樣一邊散步一邊練斂氣,沒有問題。」
 
  「那樣真是太好了。」李少鋒跟在後面,踩著積雪走下緩坡。
 
  「如同先前所言,變化是一種『氣息的應用方式』,不同於循序漸進、由簡入深的心法迴路,可以隨時隨地從零開始練習。當然了,變化本身也有難易度的差別,理論上必須先學會纏刃才去學浪勁、針勁、旋勁這些上位變化,現在卻沒有多餘的時間讓學長學習『吸引』,直接開始練『黏勁』。」夏羽再度從頭開始詳細地說。
 
  「妳是我的心法師父,如果認為那樣沒有問題,就那樣練吧。」李少鋒說。
 
  「就是有點問題才會現在提出來。依照我的估計,在遊戲裡面的場所練習『吸引』需要花費四十個小時,接著再練『黏勁』的時候因為有吸引的基礎了,需要花費八十個小時,然而直接從零開始練『黏勁』需要花費一百個小時,時間確實比較短,長遠來看卻很不划算,而且後者的練法也只是勉強擦到邊而已,無法說是掌握,之後還是要再重新花費四十個小時練習『吸引』這個變化。」夏羽說。
 
  「接用實際數字說明確實更加易懂。」李少鋒點頭說:「五十個小時說多不多,卻也不少,我不介意在那之後再重新花時間練習跳過的變化,現在以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優先。」
 
  「瞭解,那麼我就直接教導黏勁了。」夏羽說。
 
  「麻煩了。」李少鋒頷首說。
 
  「依照東方內功心法的習慣,只要以『勁』字結尾的變化都可以視為纏刃的上位攻擊變化,有如浪潮向敵人席捲而去的『浪勁』、有如無數細針刺入經脈的『針勁』、有如風暴般螺旋轉動的『旋勁』……不過即使通稱為旋勁,每個流派依然在強弱緩快、角度比例方面有著顯著差異,為了避免誤會,大家在稱呼時通常會多加幾個字。」夏羽停頓片刻,舉例說:「新加坡有支『耀姓』的家族有一門『迴旋勁』的獨特內功心法,據說氣息會在接觸的前一刻繞開,從意想之外的死角擊中對手,刁鑽難測、防不勝防。此項變化依然是旋勁的延伸,卻無法等同視之。」
 
  「聽妳的語氣,《翠華訣》的黏勁和碎勁並不在這個範疇嗎?」李少鋒問。
 
  「原本這種兩個變化的用法也是纏刃的延伸……黏勁可以在短兵相接的瞬間造成影響,讓對手無法自由自在地揮舞兵器;碎勁可以在劈砍、突刺的同時挾帶極具破壞力的勁道。這個才是這兩種變化最初的用法。」夏羽簡單解釋。
 
  「現在卻變成以侵體為主的用法嗎?」李少鋒追問。
 
  「據說是某代蒼瓖派的掌門乃是天縱奇才,不僅年紀輕輕就學會《翠華訣》的心法與黏、碎兩個勁道變化,甚至另闢蹊徑地自行研究出不只限於纏刃的使用方式,延伸到體內、體外的應用。」夏羽說。
 
  「聽說蒼瓖派寶物的光塵戒也是某一代掌門親手製作的,該不會是同一人吧?」李少鋒問。
 
  「我不清楚蒼瓖派的歷史。」夏羽微微搖頭,繼續說:「黏勁依然是體外為主,只有治療時候才會需要體內相關的操作。你們在主城廳堂的時候應該也有見到夏旖歌使用相關變化,在身體四周製造出高濃度的氣息團塊,不限於兵器交接的瞬間,而是更廣範圍地影響對手的行動。」
 
  「讓散出體外的氣息像是雲霧飄蕩在四周的那個嗎……」李少鋒想起蒼瓖城內的事情,接著問:「妳在主城茶室的時候,沒有碰觸到莊邦毅就將他摔開的招式也是黏勁變化嗎?」
 
  「現在請不要將話題越扯越遠。」夏羽蹙眉說:「碎勁則是徹底脫離纏刃的範疇,成為體內侵體為主的變化,那些循環不息、遇氣反擊的結構也是那位掌門鑽研的成果。嚴格講起來,已經可以另外取一個有別於『碎勁』的新名稱了,不過歷代成功習得《翠華訣》的蒼瓖派弟子人數稀少,並未刻意改名。」
 
  「聽起來確實是天才啊,居然有辦法自行延伸創造出那麼複雜又難解的變化。」李少鋒說。
 
  「普通情況,擅自改動那種程度的高深心法都是走火入魔的下場,僥倖沒瘋沒死也難以得到成果,即使我不清楚實際情況,『碎勁』的體內變化也是一種類似奇蹟的結果。」夏羽說。
 
  「如果碎勁是那位蒼瓖派天才獨自鑽研出來的變化,那麼會記錄在《死靈之書》裡面嗎?那本十書理當記載著古今中外所有的氣息變化吧?」李少鋒突發奇想地問。
 
  「都說了不要越扯越遠,也不要突然探聽關於十書的情報啦,我擔心自己會不小心說出來……銀鑰的情報舉足輕重、影響深遠,即使某些你我兩人都認為無關緊要的瑣碎情報也有可能在將來造成蝴蝶振翅的巨大影響。」夏羽沒好氣地敷衍帶過。
 
  「我只是隨口問問……請說明怎麼修練黏勁吧。」李少鋒說。
 
  「好的。我在傳授斂氣變化的時候也提過每個流派對於氣息的理解都不同,銀鑰的理解……我的理解是『真氣就是真氣』,請學長也這樣去理解吧。」夏羽正色說。
 
  「……啥?」李少鋒等待片刻依然沒有聽到下文,愕然問:「就這樣嗎?」
 
  「是的。」夏羽正色說。
 
  這不是廢話嗎?真氣本來就是真氣啊,不然還會是什麼?李少鋒暗叫糟糕,想起上次學習心法路子的時候直接讓夏羽搭住自己手腕,使用調理變化慢慢引導體內氣息持續運轉幾百次,直到徹底記住氣息該怎麼走,幾乎沒有口頭說明,沒想到居然這麼不擅長講解。
 
  話又說回來,自己現在的兩位師父都不擅長講解是不是運氣不太好啊?李少鋒無奈地想,不過楊千帆的講解只是稍嫌繁多複雜,花費時間配合反覆練習遲早可以弄懂武術招式,氣息方面卻非如此,如果稍微走岔了動輒走火入魔、發瘋發狂,可不能夠胡亂嘗試。
 
  「學長不要擺出那個表情啦。先前也提過,我同時修練著《翠華訣》、《偷星錄》、《黃金聖典》和《春霖抄》四個內功心法,若是算上氣息變化就更多了,說不定有到二位數。千帆學姊將之斥為邪道,不過依照我的個人實際經驗,這樣的修練方式沒有問題,也能夠在實戰派上用場。」夏羽說。
 
  「那是因為妳們銀鑰有《偽死靈之書》吧,其他玩家光是自家門派有一本高深的心法秘笈就很難得了,哪有可能像自助餐那樣任君挑選,想練什麼就練什麼。」李少鋒說。
 
  「我想要說的是這樣練沒有問題啦。今後,我也會教學長各種變化,並不會侷限在蒼瓖派的內功心法體系,因此希望在學的時候不要有任何成見,真氣就是真氣,請依照目前所學的變化進行想像,但是不要被單一想像所局限。」夏羽癟起嘴說。
 
  雖然聽起來依然很像是廢話,不過加了前面那段補充之後多少稍微理解夏羽想要傳達的意思了──心法歸心法,各別的變化又歸各別的變化,彼此之間有所關聯卻非絕對。李少鋒暗自做出結論。
 
  「話題好像還是扯得有點遠,總而言之,實際嘗試之後有問題再提出來吧,我也會努力解答的。」夏羽說。
 
  「等等,還有一個問題。真氣本身的特性也會產生影響嗎?」李少鋒問。
 
  「或多或少,不過那是修為突破第五重脫胎境界之後才需要考慮的事情,學長現在專注在黏勁即可。」夏羽說。
 
  「瞭解……那麼要從哪邊著手?」李少鋒問。
 
  聞言,夏羽突然蹲在路旁,用雙手將積雪挖開之後翻找了好一會兒,接著撿起一顆彈珠尺寸的小石子,用指腹揉了揉之後向前拋出說:「請學長用那徹亞斯的刀尖吸住這顆小石子。」
 
  「一開始就直接隔著武器嗎?應該先用手才對吧?」李少鋒憑空抓住小石子,疑惑地問。
 
  「到時候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會讓學長拿著類似長針的器具,利用尖端吸出殘留氣息而不是整隻手伸進去亂攪,我覺得現在直接習慣利用武器尖端吸住東西比較好。」夏羽說。
 
  「我知道了。」李少鋒不去吐槽她的舉例方式,準備散出氣息。
 
  「另外,縱使這個變化名為黏勁,請勿將真氣想像成任何具有黏性的物品,糨糊、黏膠、麥芽糖、泥漿、瀝青都不行。」夏羽提醒說。
 
  「……這樣豈不是前後矛盾嗎?」李少鋒皺眉問。
 
  「黏勁的黏字只是一個象徵,倘若真的將自己的武器和對手武器徹底黏在一起,豈不是礙手礙腳?即使能夠拖緩對方的節奏,自己這邊也難以反攻,因此不管是吸、黏、拉、扯、帶,發動的時間都只要一瞬即可,重點在於讓對手的武器偏移、遲緩、變重,無法隨心所欲地揮砍到想要的位置,那樣就會出現適合反攻的破綻了。」夏羽說。
 
  「但是我學習黏勁的目的是為了治療燕子學姊的內傷,應該也要練習長時間發動吧?」李少鋒遲疑地問。
 
  「到時候是做手術不是賭命廝殺,學長慢慢來就行了。吸出體內碎勁殘留氣息的訣竅也和吸住小石子差不多。」夏羽聳肩說。
 
  「我知道了。」李少鋒點點頭,然而正要實行的時候卻覺得頗為困難,腦中遲遲無法浮現合適想像,開口問:「雖然有點事到如今,為什麼氣息可以吸住小石子?」
 
  「不曉得耶。」夏羽乾脆地說。
 
  「……講得這麼果斷嗎?」李少鋒有些傻眼地問。
 
  「氣息是一種玄之又玄、奧秘難解的能力,也有某些流派認為是『精神力的延伸』,換句話說,只要內心認定可以辦到的事情配合反覆練習的操控技巧就有可能化為現實,也是因此才有辦法達到以劍氣傷人、凌空踏步、隔空取物、返老還童,諸如此類難以用物理原則說明的事情。」夏羽聳肩說。
 
  「雖然妳後面講了很多乍聽之下很有道理的事情,不過一開始那句『不曉得』才是重點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因為學長的問題太過刁鑽了,大概只有『智慧之神』尤格‧索托斯才有辦法解答,不過我站在心法師父的立場,總要給出一個說法嘛。」夏羽鼓起臉頰,抱怨地說。
 
  「妳也不用那樣特別撐面子啦……話說也不是單純以靠想像力就可以成立吧,依然需要大量的練習與精密的操作技巧。」李少鋒說。
 
  「這邊就靠毅力!努力練習!」夏羽將雙手舉在胸前,正色說。
 
  「在最關鍵的部分居然是精神論嗎……」李少鋒無奈嘆息。
 
  「在通關這場『神眠村』之前要掌握黏勁喔!」夏羽鼓勵地說。
 
  「那是當然的。」李少鋒不再胡思亂想,單手持著那徹亞斯,輸出氣息讓血紅色的真氣纏繞到刀尖。
 
 
 
 


創作回應

秦思
有要再出一篇千帆戲外解說集嗎XD
2021-10-29 13:22:44
秦思
少峰套出銀鑰有自助餐與麥芽糖的情報了
2021-10-29 13:24:34
佐渡遼歌
有在慢慢地解專有名詞解說和一些短番外
不過何時公開還在斟酌XDDD
2021-10-29 14:56:48
佐渡遼歌
現在先努力讓少鋒去套更多情報出來XDDD
2021-10-29 14:57:02
江裔
「自己現在的兩位都不擅長講解是不是運氣不太好」←「兩位」後面似乎有缺字漏字?

黏勁或許是像磁鐵的磁力那樣?
2021-10-29 19:08:44
佐渡遼歌
確實,少了師傅,立即補上XDD

是的呢,類似的感覺XDD
2021-10-29 19:41:14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