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長篇小說【 邪廟:濕婆 】第九章

鬼才 | 2021-10-28 19:49:49 | 巴幣 54 | 人氣 142



  我愛公理正義,也愛我的祖國,卻只能愛其中一個。

  9.

  晚上九點多,山林一片漆黑,林中深處則是一片燈火通明。

  數台照明燈掛在較粗的樹枝上,向下照亮曲折路段,指引來訪者不會把車開出山路。承天廟掛起無數的紅燈籠,裡外都照得明亮,火光四溢。

  謝雅芝放慢車速,仔細轉動手上的方向盤,車身微微搖晃。李婉清下午有小睡片刻,晚上吃了一頓很棒的日本料理,此刻並不覺得疲累,看著遠方的火光,一股未知的緊張感油然而生。

  車子終於開進廟區,信眾的身影也變得清晰。李婉清說不上眼前的人潮有多少,沒有大宮大廟的擁擠,但也不是小貓兩三隻。在這個時刻仍有這麼多人願意聚集在這座山林裡,有點超出李婉清的認知。

  她們倆下車跟著信眾走進廟裡,此時地上已經鋪開兩條鹽線,從金水殿延伸到廟外,信徒們站在鹽線兩側,手持乾燥的莿桐花。金水殿內傳來師父吟誦的聲音,焚香氣味瀰漫。

  「這裡人手夠了,我們到外頭吧。」謝雅芝和幾位師兄姐交談,確定了分工內容。

  宋晁廷拉著推車到廟外,上頭擺放成堆的金爐桶,信眾三兩成群,提起桶子走進林裡,沿著山路兩側擺放。李婉清沒有仔細數,目測大概十多個,走好幾步才下放一個,幾乎通往柏油公路。

  每人手上都拿到一捆紙錢。

  她們被指派到其中一個金爐桶,離承天廟不遠,肉眼能清楚看見紅燈籠的光暈。另有師兄提著一大袋紙錢沿途分發,李婉清手上被塞了一捆紙錢和一盒火柴,她透過昏暗月光和照明燈的餘光看了看,似乎是貼著銀箔的銀紙。

  「以前丟過紙錢吧,像這樣。」謝雅芝將一疊銀紙攤開,稍微凹折,「這樣可以保留空隙,燃燒才不會悶出白煙。」

  李婉清有樣學樣,也折了一疊銀紙扔進金爐桶。有人踩上鋁梯將照明燈關閉,白光消失,整條山路頓時暗得有些嚇人。李婉清起了雞皮疙瘩,趕緊靠在學姐身旁。

  「點火!」站在山路中間的師姐扯開嗓子,聲音嘹亮。

  謝雅芝劃開火柴,細微火光乍現,無數光點在幽暗空間裡連成一條線。

  「起!」師姐再次開嗓。

  李婉清看著火柴從指尖向下墜落,摔進金爐裡,接著火焰爬上銀紙的邊緣,向中心吞噬,爐心迅速化作一團大火。

  她朝兩旁看了看,山路被照得明亮,每個人的影子都刻在後面的樹上,就像另一個分身默默觀察人世間的活體。

  鄭寶樹身穿道士服,抬著濕婆的小神像走出金水殿,以詭異的步伐前進,口中不斷誦經,黃品瑜和宋晁廷拿著兩面三角旗跟在後面慢行。

  他們走在兩條鹽線裡,信眾以敬畏的眼神看著小神像──濕婆的代身──目送他們走到廟外。

  鄭寶樹半高舉神像,對著幽暗的路口下跪,黃品瑜和宋晁廷高舉旗子,風勢吹拂,抖動聲響不斷。

  李婉清遠遠看著師父下跪,心中起疑。山路裡的信徒們閉上雙眼,嘴裡念念有詞,低沉誦經,謝雅芝也雙手合十,火光在她臉上映出陰影。

  過了幾分鐘,最遠處的火光突然消失,漆黑開始向前推進,信徒一個個隱身在黑夜裡。李婉清凝神細看,黑夜中燒得正旺的一團火焰彷彿被硬生生捏熄,她起了雞皮疙瘩,抓著謝雅芝的手臂猛搖,但她卻沒有任何反應。

  很快地黑暗襲來,一股涼意從腳底往上竄,李婉清的心臟劇烈跳動,眼前的火焰咻的一聲瞬間消失,燃燒殆盡的粉末從上方緩緩飄落,她還來不及回神,整條路的火焰已全部熄滅。

  鄭寶樹手上捧著的神像微微晃動,宋晁廷攤開紅巾蓋住神像。

  李婉清的四肢仍然冰冷,腦中還在思索剛才那瞬間所發生的事情,有一陣強風?那是強風嗎?那股緊張和焦慮又是怎麼回事?就像一陣無形的低氣壓狂襲而來,不留一點足跡。她從未遇過這種事,更不相信所謂的神蹟或神力,如今卻目睹了這幅景象。

  她感到心神不寧,原本的世界彷彿瓦解了,即將蛻變成另一個陌生的樣子。

  鄭寶樹抬起神像返回承天廟,這次信徒踏進鹽線裡,跟著師父進殿,眾人在大神像前跪倒,行三跪九扣之禮,呢喃誦經仍沒停止。

  照明燈再次打亮,山路依然是剛才的山路,毫無異樣。

  信眾將金水殿擠得水洩不通,只留給鄭寶樹一小塊空間。他陸續拿起法器和金紙,又是揮舞又是說話,音調時而平穩時而起伏,用字拗口。李婉清站在外面聽得一愣一愣,只知道大意是恭迎濕婆,祈求祂能時時刻刻保佑信眾,讓所有人都能心想事成之類的。

  那些繚繞的薰香看似一層薄紗,輕輕披在濕婆的身上,她修長的手指從不同的角度看,似乎有不同的意念。她順著濕婆的指尖往上看,發現天花板竟有一幅巨大的六角圖形,是用一條條的紅線勾勒出來,中心點與廟尖的頂端對齊。

  「已經結束啦。」謝雅芝見李婉清發呆,拍拍她的背,面帶微笑。

  李婉清一回神,才發現師兄師姐陸續離開金水殿。她收起慌亂的心情,報以微笑,不讓自己的困惑和迷惘流露出去。

  有些人拿出掃把整理環境,有些人拿著食材進出爐灶,柴火燃燒的聲音傳來,香氣也慢慢傳開。宋晁廷抬出折疊桌放在空地,黃品瑜準備碗筷。

  「儀式結束後都會煮點東西給大家填個肚子。」謝雅芝看李婉清一臉疑惑,開始解釋,「但都是大滷麵或炒米粉,不是什麼辦桌料理,別抱太大期望。」

  「挺好的。」李婉清的肚子的確餓了,任何食物她都非常樂意享用。

  謝雅芝拉著她入座,和宋晁廷、黃品瑜同一桌,還有一些李婉清不認識的師兄師姐,隨著食物陸續上桌,大家邊吃邊閒聊,這些人也不再陌生。


創作回應

九方思想貓
神秘猶如深淵,當李婉清注視的時候,也已與神秘對上了眼
2021-10-28 21:46:25
鬼才
當你凝視深淵,深淵也凝視著你~
2021-10-28 21:55:5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