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聖泉 11 布魯

椅子 | 2021-10-28 15:50:09 | 巴幣 0 | 人氣 39

連載中聖泉
資料夾簡介
聖泉,那是最好的東西,也是最壞的東西。 它能讓任何人實現任何願望,所以人們說它是最好的東西。 但傳說尋找聖泉的路上,人們往往會失去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東西。
最新進度 聖泉 49 戰前

11 布魯

「我們要去哪裡?」艾琳娜掀簾,從馬車裡探頭問。

「等等妳就知道了。」迦爾微笑。

艾琳娜見迦爾不說,也不再問,她知道這是迦爾保密時的樣子。艾琳娜喜歡驚喜,迦爾從小為她準備驚喜時都是這樣,她知道這副模樣的迦爾不管怎麼問都問不出答案,遂不再言語。

李奧與艾琳娜坐在馬車裡,迦爾當他們的車伕。

自從迦爾殺了濱海之王的妻子梅莉迪絲,並拒絕幫濱海之王剷除海盜,迦爾便帶著李奧與艾琳娜離開濱海一帶。但他們也不能直接回家,因為濱海之王可能會派人來追殺,迦爾打算先帶著艾琳娜與李奧至外面避一陣子風頭,等海盜將濱海之王滅了再回去。

沿海一帶以陡峭的斷層海岸聞名,天然景觀極富盛名。迦爾一直很想來看看這裡的風景,當時受濱海之王的邀約雖是出於軍事,但迦爾一直想著等軍事談完後要去附近看看,想不到這願望竟然能提早實現,心中喜不自勝。聽說這附近有一座小島,島上更是傳說中的人間仙境,迦爾決定帶艾琳娜去島上玩一陣子。

迦爾正駕著馬車,道上忽然衝出一個人影,馬嚇得仰蹄嘶鳴,馬車一陣劇烈晃動。

「哇!抱歉抱歉!」那人也被迦爾的馬車嚇了一跳,跌坐在地上。

「發生什麼事了嗎?」艾琳娜在馬車裡問。

「沒事,」迦爾摸摸馬的脖子,以示安撫,「有個人忽然衝出來,讓馬受到驚嚇了。」

艾琳娜擔心:「那個人沒事吧?」

迦爾:「我下去看看,妳別怕,有我在。」

艾琳娜:「麻煩你了,迦爾。請確保那個人沒事。」

迦爾下馬看人,卻不見人影,想必剛才那人驚慌的跑了。迦爾不以為意,繼續前進。

走了一陣子,後方一人策馬趕上迦爾的馬車,迦爾停下車來。

除了自己身下的馬,那人手裡還牽了一匹馬。那人是名女子,縱使在馬上,仍看得出她身型高大。女子方面大耳,劍眉大眼,英氣勃勃,整個人給人一種不讓鬚眉的氣勢。女子看起來英勇堅毅,一副集光榮與名譽於一身的模樣,好似任何事託付給她,她都會誓死捍衛,任何秘密說給她聽,她都能將秘密帶進墳墓,她是個不輸給任何男人的英勇騎士。

「請問你有沒有看見一個男孩?藍髮的小個子?」女子的聲音宏亮,跟她給人的感覺一樣豪邁。

迦爾心想:藍髮的小個子?該不會是剛才那個人?不過剛才也沒看見那個人長什麼樣子,她大概是在找那個人‧‧‧我們正在避風頭,別跟人扯上關係才好。

迦爾搖頭,「沒有。」

女子:「奇怪了‧‧‧那小子腿那麼短,即使跑得快,但應該跑不遠‧‧‧莫非還在後頭?」
調轉馬頭,對迦爾點頭致意,「打擾了。」讓在一旁讓迦爾的馬車先通過。

迦爾駕著馬車往前,才剛走幾步,女子喊:「等等!」

迦爾停下馬車,「怎麼?」

女子:「你窩藏他?」

迦爾微怒,但還帶著艾琳娜,他不想惹是生非,只好耐著性子回答:「沒有。」

「你不知道是嗎‧‧‧」女子對著馬車大喊:「丹尼爾!出來!再不出來,我要上去揪你出來了!」

迦爾大怒,跳下馬擋在馬車前:「大膽無禮!這馬車裡是我的主人與她丈夫,沒有你要找的人!」

女子不理迦爾,仍是對著馬車說:「聽見了沒?丹尼爾?馬車裡是一對夫妻,別無禮了,還不快滾出來!」

李奧掀開車簾,微怒:「車上只有我與我夫人,妳要找人,請去別處找。」

「抱歉打擾三位,但那傢伙一定在車上,不信請看,」女子指著身後的路,只見剛才馬車所經之路,路上都有些許繽紛閃亮的痕跡,遠看像一顆顆細碎的彩石,近看則是粉末的痕跡,「他身上已被我撒上「現形粉」,雖然數量少,但剛才所經之處一定會留下痕跡,這痕跡追溯至馬車,那小子一定正躲在馬車上!」

李奧暗暗心驚:傳說這現形粉繽紛絢爛,撒在人類身上看不出來,但被撒之人所到之處都會留下這粉末,曝露其行蹤。若是撒在妖怪身上,則會使妖怪現出原形,故稱這粉末為現形粉。現形粉據說是布魯家族才有‧‧‧難道眼前這女子竟然是布魯家族的人?

想到可能遇上布魯家族的人,李奧驚喜交加。


「什麼啊?原來妳在我身上撒現形粉了啊?」

眾人聽見聲音,卻沒看見人。

女子:「對,所以你快出來,省得我麻煩。」

這時忽然從馬車車底下爬出一個少年。艾琳娜一聲驚呼,想不到馬車底下竟然藏著一個人。這少年便是以四腳朝天的姿勢抓著馬車車底,一路跟隨迦爾一行人。

少年拍拍身上泥沙,「好了!別老是這麼兇,長的都夠嚇人了,還這麼兇,不怕把克萊德嚇跑啊?邦妮?」

少年個子瘦小,身高大概一米六,一頭深藍色的捲髮,蓬鬆凌亂,頭上還掛著幾片剛從地上沾上的枯葉,雖是一臉塵土,卻擋不住精緻的五官,但神韻中卻透露著一股懶散,一張臉不知是在神遊還是在夢中。

邦妮下馬來,揪住少年的後領,將他一把提起,「你這小子!騙我說要上廁所,一轉眼卻跑了!好在我時時帶著這現形粉,不然現在要到哪裡去找你?」邦妮站在瘦小的少年身邊更顯高大威武,她身高足足有一米九。

少年搔搔耳朵,「母親幹嘛把這害人的東西交給妳‧‧‧我就只是想去探險,妳也不允許嗎?」

邦妮:「你是什麼身份?別老是這樣以身犯險。想看風景別的地方不能看?非要跑到納潘尼島上?」

李奧忽問:「莫非你們也要去納潘尼島?」

李奧見少年藍髮藍眼睛,更確定他是布魯家的人。當今南北兩大家族,南方的正是布魯家,布魯家人有一項最明顯的特徵─都是藍髮藍眼。

布魯(Blue),任何人聽到都會覺得這是個好藍的名字,而布魯家的人果然人如其名,有著一頭藍髮和一雙湛藍色的眼眸。

布魯的家徽是白鴿,他們也果真如象徵和平的白鴿一樣,不喜介入紛爭,而是偏安南方,奪冠會時各家互相殘殺,布魯並沒有參與,才能免於受到嚴重損傷,長年來都是最富足的家族,而老天似乎還嫌不夠眷顧布魯,將帶來財富的金冠落在布魯家,白鴿的羽翼更加堅實,成為現今最富裕的家族。

李奧一直有意結交布魯家,但人家是現今最富裕的大家族,平時不好高攀,沒想到,竟然能在路上遇見,當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一直留神聽他們說話。

少年眼睛一亮,「是啊!你們也要去嗎?」

李奧點頭,「聽說島上的風景絕美,有生之年一定得去看看。」

少年聽了很高興,「對啊!我也是這麼聽說的,才一直要去,你懂得還挺多的。」

迦爾心想:還不是聽我說的,而且本來我只要帶艾琳娜去,你滿腦子可都是軍事。

雖然心下確定,李奧仍是故意問:「剛才你們說現形粉‧‧‧該不會是布魯家族的現形粉吧?」

少年點頭,「你知道現形粉啊?沒錯,這是我們布魯家的寶物,我是丹尼爾‧布魯。」

丹尼爾‧布魯?難道是?李奧見丹尼爾個子那麼小,更堅信自己的猜想沒有錯。

據說布魯家有一個小王子,他是不折不扣的紈褲子弟,長年不在家,不問家中事,只知道四下玩樂,他尤其熱愛尋寶,一年有大半時間不回家在外面尋寶,他個子小,人們給他起了個外號叫短腿丹尼。短腿丹尼還算好聽,難聽的,人們笑他是廢物王子,因為他什麼都不會,家裡明明有當今最強的騎士團,卻不跟著人家多學一點,成天只知道往外跑。而他之所以會這樣,是因為當今布魯家的統治者愛德華王過度寵愛,親手將孫子寵成個廢物,相傳愛德華王還打算將布魯王位傳給丹尼爾,世人都說真要這樣,布魯家差不多只能到這一代了。

丹尼爾指著一旁女子,「她是我的家臣邦妮‧派克‧‧‧」

話還沒說完,邦妮一把摀住丹尼爾的嘴。

邦妮在丹尼爾耳邊低聲叮囑:「別這麼隨便就把身份跟別人說,你是千金之軀,在外面得小心點。」

丹尼爾掙脫邦妮的手,「我一頭藍髮還有誰不知道我是布魯?千金之軀嗎‧‧‧」丹尼爾露出落寞的神情,「會這樣想的只有妳,只有妳和伊芙琳視我如珍寶‧‧‧」

邦妮聽了露出不忍的神色。

丹尼爾哀求:「求妳了!邦妮!讓我去納潘尼島!」

邦妮看起來很為難。


「就讓他去嘛,派克。」身後一人說。

眾人聞聲回頭,只見二名男子策馬前來。

前面那人大概四十多歲,一頭藍髮,看來也是個布魯,狠戾之氣佔據他的眉眼。看他的年紀他不會是愛德華王,只能是他的兒子,愛德華王有三個兒子,二王子英年早逝,這個人不是愛德華王的長子就是小兒子。

他身後那人騎著白馬,銀鎧白袍,金髮與金色的瞳孔相映成輝,那人豐神俊朗,長的俊逸非凡,一身閃耀,彷彿踏著朝陽而來。李奧一看就知道這個人是黎明騎士團的人。

黎明騎士團由布魯家的家臣巴羅家的四兄妹組成,他們是當今最強的騎士,除了有最強的武力,他們還有最耀眼的外表。四人皆是金髮金眼,銀鎧白袍,他們比朝陽還燦爛,彷彿踏著晨曦而來,故稱他們為黎明騎士團。

兩人雙雙下馬。

邦妮向走在前面的那位布魯行禮,「二世大人。」

這個人便是愛德華王的長子愛德華‧二世‧布魯。

丹尼爾對二世叫了聲:「伯父。」

二世問丹尼爾:「怎麼?又在跟派克吵什麼?遠遠就聽到你的聲音。」

丹尼爾小聲說:「沒什麼。」他在伯父面前變得拘謹,完全沒了剛才的隨意,看得出來他挺畏懼這個伯父。

二世看一眼邦妮,冷笑一聲,「你想幹嘛就幹嘛,不用太聽派克的話,她既不是你母親又不是你姐姐,只是你的臣。不是你聽她的話,而是她該聽你的話。你想去哪就去哪玩,年輕人不就該四處闖蕩、以身犯險嗎?去冒險吧!別回家了。」

邦妮聽了,忍不住開口:「斗膽請問二世大人,您年輕時曾去了哪些地方冒險呢?」

一旁的巴羅聽了,忙勸說:「邦妮‧‧‧」

二世舉起手示意巴羅讓邦妮繼續說下去。

邦妮:「據我所知,二世大人不是從小就在愛德華王的保護下長大嗎?什麼時候四處闖蕩、以身犯險了?現在是亂世,若不是養尊處優,二世大人能活至今嗎?」

二世聽了大怒,抽出腰間長劍直指邦妮:「大膽!妳區區一個臣,敢這樣對王說話?」

巴羅衝上前擋在邦妮與二世中間,「大人息怒!大人又不是不知道,派克向來便是這樣心直口快,她只是擔心丹尼爾,並不是刻意頂撞您,何必跟她一般見識?」

二世看著巴羅,冷聲說:「你倒是老護著她啊,克萊德‧巴羅。」將長劍收起。

丹尼爾忙上前打圓場:「大家都是一家人,有話好說。邦妮與其說是我的家臣,不如說像我的大姐,她處處為我好,我本來就該聽她的。克萊德雖然是伯父的近衛,卻與邦妮情同手足,當然會維護她。伯父大人有大量,別跟我們小孩子一般見識。伯父說年輕人要四處冒險這點很對,像現在,我正要去外島冒險呢!」

李奧一直在旁聽著他們的對話,暗自尋思:聽他們所說,好像各為其主,並不和睦‧‧‧難道布魯家起內鬨了?原來他是克萊德‧巴羅,他的外號叫什麼?怎麼一時之間想不起來?

黎明騎士團四兄妹都有自己的外號,李奧腦中浮現另外三個人的外號,卻唯獨想不起來克萊德‧巴羅的外號。

李奧凝神傾聽布魯家的對話,迦爾卻早帶著艾琳娜在一旁玩弄野花野草。


迦爾:「剛才在車裡坐了這麼久,會不會氣悶?有沒有暈車?」

艾琳娜搖頭,笑說:「不,車裡很舒適,你把車駛的很平穩。」

迦爾:「剛才那個人衝出來驚動了馬,妳沒嚇壞吧?」

艾琳娜笑:「沒事。不用擔心我,現在我和你與李奧這世上我最親近的兩個人在一起,我什麼都不害怕,就是要我立時死了,我也不怕。」

迦爾皺眉,「別亂說話。」

艾琳娜笑:「我是說真的。能死在你與李奧身旁,我已無憾了。」說著看著遠方凝神傾聽布魯家對話的李奧,「李奧聽得好認真啊,他們都是藍頭髮‧‧‧你說,他們會是南方的布魯家嗎?」

迦爾不怎麼在意:「不知道。」

艾琳娜:「布魯是如今兩大家族的其中一家,如果能與李奧交好,對李奧完成霸業一定有很大的助益。」

迦爾看著溫柔天真的艾琳娜,心想:有這樣的妻子,誰還想要什麼霸業?

迦爾:「我倒希望李奧快點回來,我們能盡快啟程納潘尼島。」

艾琳娜笑:「看來迦爾迫不及待要去玩呢!還是你一個人去島上玩?我與李奧在一起,你放心好了。」

迦爾搖頭,「我要跟妳一起去。」

迦爾回頭看李奧,只見他仍將全副心神放在布魯家的對話上,渾然不在意自己的妻子,不禁慍怒。

艾琳娜忽然說:「迦爾,你看!有兔子!」

迦爾順著艾琳娜的目光望去,果真見一旁草叢裡竄出一隻雪白的兔子,小兔子東張西望,又往一旁花叢鑽去。

艾琳娜看著花叢,讚嘆:「這些花的生命力真強啊!開在這樣的荒郊野外,沒人照料,卻仍能開的如此芬芳嬌豔。」

迦爾點頭,「是啊。」伸手摘了一朵給艾琳娜。

艾琳娜高興的收下,低頭聞花,「好香啊!這是什麼花?」

迦爾搖頭,「不知道。」笑著說:「不然就叫它艾琳娜花吧?因為是妳發現的。」

艾琳娜搖頭笑著說:「還是叫白兔花吧?因為是剛才那隻白兔發現的。」

迦爾堅持:「還是艾琳娜花好聽。」說著又摘了一朵艾琳娜花插在艾琳娜鬢邊,人花相映,「好看極了!」

***

二世:「你正要去外島冒險?」

丹尼爾:「是啊,不過邦妮不許,伯父你替我勸勸她。」

二世:「外島?哪個外島?為什麼不許?」

邦妮:「納潘尼島。」

克萊德一聽是納潘尼島,眉頭不禁一皺。

二世卻露出欣喜的神色,「好!有膽識!年輕人就該這樣!」說完將手伸向克萊德。

克萊德猶豫一下,才從懷中摸出一面金色令牌交給二世。

二世拿著令牌,對邦妮說:「看好了!這可是布魯家的執令金牌,丹尼爾可能從來沒對妳用過,妳或許對此不熟悉,不過沒關係,我現在說給妳聽,聽好了,布魯家凡接獲執令金牌的家臣都不得抗命,我現在以此金牌命令妳,不得阻撓丹尼爾去納潘尼島!」

丹尼爾笑:「謝謝伯父。」

邦妮:「既然二世大人都動用了執令金牌,身為布魯家臣,怎麼能不遵守?我不會阻止丹尼爾去納潘尼島。」

「妳要一起去嗎?」克萊德露出擔憂的神色。

邦妮:「當然,丹尼爾去哪,我便去哪。」

二世微笑,「這事就這麼說定了,丹尼爾,我祝你旅途愉快。要是覺得那裡風景優美,想在那裡多住幾天也沒關係,不用急著回來,你母親那邊我會跟她說的。」

邦妮聽了,憤怒的握緊拳頭。

丹尼爾:「麻煩伯父了,我去看看就回來。」

二世瞥見靠在馬車旁休息的李奧。

二世:「誰在那裡偷聽我們說話?」

李奧本來就有意與布魯結交,從馬車旁走出來笑著說:「我可不是什麼可疑人物,我是中陸王李奧‧里昂。」

自從卡瑪女巫殺了王,陸上再無真正一統天下的王,倒是四處都有人擅自稱王,比如濱海之王,以及統一中間陸塊各家,自封為中陸王的李奧。身為堂堂的布魯,二世並不將這些擅自封王的人放在眼裡,聽李奧介紹自己,二世並不以為意,輕視之情溢於言表。

二世心下不屑:中陸王?那是什麼東西?

克萊德明白二世心思,對二世低聲說:「中陸王李奧‧里昂,他的家徽是獅子,又有一個別稱叫睡獅,因為他近兩年在中間陸塊一帶迅速崛起,吞併了不少家族,眾人都說是沉睡的獅子忽然甦醒了。而他之所以能在中陸一帶稱王,全是因為得到了持有神兵器的黃金勇者。」

聽見最後一句,二世眼睛一亮,「黃金勇者?原來黃金勇者是你的屬下?」

李奧見二世剛才對自己態度傲慢,唯獨聽見黃金勇者才來了興致,心下不滿,淡聲說:「是。」

二世:「黃金勇者名滿天下,是當今第一勇士,想不到竟然已經有主了?」見李奧一個人,「他在這附近嗎?」

李奧:「布魯的黎明騎士團才真的是名滿天下。布魯大人想見黃金勇者,他就在前面,我現在就將他叫來讓大人看看。」回頭一看,見迦爾與艾琳娜正把玩著手中花草,相談甚歡,氣氛一派和諧,迦爾向來冷硬的眉梢此刻卻覆著層異常的溫柔。

李奧喊:「迦爾!」

迦爾全副心神都在艾琳娜身上,沒聽見李奧叫他,倒是艾琳娜發現,「迦爾,李奧叫你呢。」

迦爾回頭,見李奧正對著自己招手,便不情願的走過去。

二世擅於察言觀色,迦爾細微的表情變換都瞧在眼裡,「黃金勇者與妻子感情很好啊。」

李奧冷聲說:「那是我的妻子。」

二世聽了也不驚訝,「夫人真是年輕貌美啊。」李奧三十多歲了,艾琳娜卻還未滿二十歲,兩人年紀差了一大截,二世語調裡的諷刺不加掩飾的鑽進李奧耳中,李奧只裝作沒聽見。

迦爾一過來,丹尼爾率先上前:「原來你就是傳說中的黃金勇者啊?剛才沒認出來,」轉頭對邦妮說:「剛才那位駕馬車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黃金勇者呢!」

邦妮點頭,細細打量迦爾:果然如傳說中蒼白,還有那一頭銀白的長髮‧‧‧異色瞳也與傳說中的一樣,一隻眼睛呈金色,一隻眼睛呈藍色‧‧‧都這麼明顯的特徵了,我卻沒在第一時間認出來,一定是因為剛才我太擔心丹尼爾了‧‧‧黃金鎧甲果然閃耀,據說能擋下任何攻擊,黃金神槍呢?放在剛才的馬車上吧?黃金勇者好瘦,個子還沒我高,他真的如傳聞中強嗎?真想跟他比劃看看‧‧‧

迦爾並不像李奧在意布魯家,而是看向艾琳娜,只見她已走至李奧身旁。

二世:「你就是黃金勇者迦爾?」對上持有神兵器的神將,二世客氣許多,「久仰,你既是中陸王的部下,向來待在中陸,怎麼會來這一帶?是有什麼要事嗎?」

迦爾點頭。他態度清冷,倒不是擺架子,而是他向來就是這樣。

二世也不在意,畢竟高人總有些神氣,他自己的黎明騎士團除了克萊德,也都不是什麼好相處的傢伙,更何況人家還持有神兵器。

二世:「事情辦完了嗎?如果時間還夠,願不願意來布魯家作客?」

李奧聽了眼睛一亮,能去布魯家作客,那是何等殊榮啊?或許還能趁機打好關係。

沒想到迦爾想都沒想,搖頭:「沒空。」

眾人見他拒絕的這麼爽快都是一愣。

李奧忙出來打圓場,臉上的笑容僵硬:「迦爾說笑呢,我們已處理完要事,目前並沒有重要的事,有的是時間。」

迦爾:「去納潘尼島不是重要的事?」

李奧沉聲:「那島永遠都在,隨時都可以去,不急於一時。」

迦爾:「你答應我主人了,別想耍賴。」

此言一出,眾人又是一驚。

丹尼爾茫然:「中陸王不是你的主人嗎?那麼你的主人是誰?」

迦爾指著艾琳娜:「她才是我的主人。」

眾人目光齊看向艾琳娜。只見她嬌小怯懦,半個身形藏在李奧身後。這樣的小女孩竟然擁有天下第一的黃金勇者,不禁皆對兩人如何成為主僕關係深感好奇。

艾琳娜見眾人的目光齊射向自己,微覺得害羞,小聲的說:「我沒關係的,迦爾。一切以李奧的事情為重。」

艾琳娜不會隱藏心事,心裡所想總會如實的呈現在臉上。迦爾能看出艾琳娜小小的臉上,那好不容易期待已久的希冀漸漸化為失望,又為了不讓李奧發現得強裝不在意,看起來故作堅強又不掩失望。迦爾知道李奧老說事情處理完要帶艾琳娜去遊玩,但這事情似乎從來沒有處理完的一天。

迦爾見慣艾琳娜一再容忍的神情,看向李奧,只見他對妻子的容忍很滿意。

忍無可忍。

「不,我就是要去納潘尼島。」迦爾連聲音都透著執拗,「現在除了納潘尼島,我哪裡都不去。」

李奧微怒:這小子‧‧‧

艾琳娜似乎不明白迦爾是為了自己,心想:看來迦爾真的很想去納潘尼島玩呢‧‧‧

艾琳娜轉頭對李奧說:「不然先讓迦爾上納潘尼島玩,結束之後再讓他登門拜訪布魯家也不遲?」

迦爾對著艾琳娜說:「妳也一起來。」

丹尼爾忽然說:「我也正要去納潘尼島,不然迦爾,我們一起去吧?回來我再帶你回布魯家。」

「胡鬧,」二世笑罵:「你當黃金勇者是要去玩的?」

迦爾點頭:「我就是要去玩的。」對丹尼爾說:「你要去嗎?我們跟你一起。」

眾人不禁心想:黃金勇者的傳聞多麼勇猛,竟然是這麼小孩子性情的人嗎‧‧‧

丹尼爾:「太好了!」對邦妮說:「這下妳放心了吧?黃金勇者要和我一起去!」

邦妮聳肩,並不在意,心想:反正不管誰要去,我都會跟你去。

李奧知道迦爾執意要幹嘛自己是拗不過他的,便不再理他,對二世說:「迦爾小孩心性,還望布魯大人見諒。只是也不便拂了大人的好意,不然這樣吧,我和大人先回布魯家,一起等這些小孩子玩回來?」

二世:「里昂大人不去納潘尼島?不是和夫人說好了?」

李奧:「讓他們年輕人去玩吧,在路上折騰了幾日,我也想休息。」

二世只恨自己口快,急著約人家,人家還不見得領情呢。但誰能想到,有人會拒絕上布魯家的機會?二世這釘子碰的出其不意,他不生氣,只是意外。

現在李奧主動說要跟自己回去,反倒麻煩了,自己只對黃金勇者感興趣,若迦爾不來,自己和李奧聊什麼?

二世正自猶豫,克萊德說:「里昂大人的提議甚好,人多作伴,這樣一路上,黃金勇者與丹尼爾也能互相照應。」有黃金勇者這麼強的幫手在,就不怕他們路上的安危了。

二世見克萊德都這麼說了,只好說:「好,那麼我們布魯家的小王子就麻煩黃金勇者多多照顧了。李奧大人,這邊請。」

李奧對艾琳娜說:「我先走了,妳跟緊迦爾。」

李奧知道自己剛才說了想休息,艾琳娜便不會再要自己同去,剛才的話既是說給二世聽,也是說給艾琳娜聽。約定在他的巧詐狡猾下無聲的化掉了─與他的責任一起。

見艾琳娜一臉依依不捨,李奧輕輕在她臉上一吻,「玩的開心點,我在布魯家等妳回來。」說完頭也不回的跟著二世走了。

克萊德悄悄靠近正在整頓馬匹與裝束的邦妮,低聲叮囑:「你們此行小心點‧‧‧丹尼爾是千金之軀,看好他。」

邦妮:「還用得著你提醒?我的目光可離不開丹尼爾啊!我最不需要聽到的就是「看好他」。」

克萊德搔頭,「妳還是一樣難搞啊,一如往常。」

邦妮:「你還是一樣囉嗦啊,一如往常。」

克萊德:「‧‧‧總之當心點,精力旺盛的小男孩是很難捉摸的。」

邦妮眉毛一揚,「我想你比任何人都清楚,我最擅長照顧小男孩了,不是嗎?巴羅?」

克萊德心頭一暖。

邦妮:「好了,別在這裡囉嗦,快回去吧!」

克萊德:「妳自己小心點。」上馬絕塵而去。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