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9.第四天

佐渡遼歌 | 2021-10-27 20:00:01 | 巴幣 1304 | 人氣 28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參加遊戲的第四天。
 
  風雪同樣在破曉前刻就止歇,深灰色的雲層逐漸散去。
 
  李少鋒凝視著放晴的深藍色天空,忍不住思考連續四天的夜晚大雪都在破曉之前就停歇是否太過巧合,不過很快就理解到這個問題不可能得到解答,揉著頭髮暗忖自己似乎也變得有些神經質了。
 
  李少鋒探頭瞥了一眼坐在廚竈上面前後踢著腳的夏羽,打了個手勢表示自己到後門晃晃,隨即悄步穿過走廊,瞥了一眼在和室睡著正熟的張定緯和秦樓月,不料在踏出後門的時候就看見玲瓏站在附近,頓時愣住了。
 
  「……咦?」李少鋒遲疑地止步。
 
  只見玲瓏原本及肩的長髮剪到齊耳位置,黑色的髮尾都被剪掉,只留下白髮,原本纏繞在雙眼的那層布疋也被拿下,露出一雙瞳色極淺的空靈眼眸。她所穿的衣服也不是先前見過幾次的白衣紅袴,而是一套輕薄貼身的白色行衣,下方就沒有再穿其他內衣褲,更是不知為何呈現濕透的半透明狀態。
 
  诶?等等,為什麼全身都是濕的?李少鋒在感受到情色情緒之前反而對於光看就覺得冷的模樣感到擔心。
 
  玲瓏並沒有注意到站在屋舍後門的李少鋒,此刻逕自輕踢著地面積雪,不疾不徐地沿著庭院邊緣的小石燈籠走動。濕透的半透明行衣緊貼在肌膚,穠纖合度、凹凸有致的身體曲線展露無遺,更是透出晶瑩透滑的光澤,凸顯原本縹緲虛幻、彷彿不存在世間的氣質。
 
  李少鋒努力別將視線瞥向太糟糕的部位,凝視著左邊鎖骨的小痣,卻還是忍不住出聲問:「妳那樣不會冷嗎?」
 
  「──咦!」玲瓏聞聲轉頭,瞪大雙眼,似乎直到這個時候才總算意識到有其他人在場,稍微加快腳步迎上前。
 
  「早上好。」李少鋒謹慎地開口打招呼,刻意凝視著她的雙眼,然而並沒有在眼瞳當中看見異芒,換言之,她若不是修為抵達第八重芒斂境界的強者就只是不懷氣息的普通人……在二者擇一的情況,無論如何都該認為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否則不懷氣息的普通人只穿著那樣一件單薄衣裝早該凍死了。
 
  話雖如此,從小生長在寒冷地區的人們似乎也會習慣低溫,更是有些寒冬游泳、冰下潛水之類的活動,這點套在地球以外的遊戲場所可能也說得通,如果服用某種藥物或牽扯到外星文明的謎之技術也不無可能。李少鋒很快就放棄思考,同時意識到後門距離土間並不遠,夏羽大概已經聽到說話聲響,閃到合適位置進行戒備了。
 
  玲瓏垂著眼簾,由下而上地看了幾次之後問:「你昨天也在戶外集會所嗎?」
 
  「是的。」李少鋒暗自疑惑昨天明明就站在夏羽身後,居然這樣也沒看清楚,不過轉念一想,玲瓏兩次現身的時候都根本不曉得在想什麼,接著注意到那身行衣下擺持續滴著水珠,忍不住問:「妳真的不要先去披件外衣嗎?不然把身子烘乾也好吧。」
 
  「我不會冷,這樣沒關係。」玲瓏搖頭說。
 
  「……是喔。」李少鋒內心暗忖應該不是會不會冷的問題,然而本人都說了無所謂,自己也不好多提,接著想到日本神社的巫女在進行儀式之前似乎會用冷水淨身,當下急忙問:「不好意思,該不會秩歸祭就在今天舉辦吧?」
 
  「嗯嗯,儀式尚未完成,還有幾天才會舉辦祭典。」玲瓏搖頭說。
 
  「沒有準確一點的時間嗎?」李少鋒問。
 
  「儀式進行得快一點就早一點,進行得慢一點就晚一點,總之要等儀式進行完畢才會舉辦祭典。」玲瓏無所謂似的說。
 
  怎麼聽起來有點隨便?時辰也就算了,這種十年一度的盛大祭典不是應該早早選定一個良辰吉日嗎?李少鋒不抱持希望地問:「能夠請教關於儀式的細節嗎?」
 
  「凝神、落髮、淨心、垢離、祈願還有一些忘記名字的。虎士郎說什麼,我就去做什麼。」玲瓏隨口說。
 
  李少鋒沒料到真的肯講,略感訝異,不過從名字推論又都只是清潔身體、集中心神一類的程序,倒也不太稀奇,當下又問:「靜子妹妹也剪頭髮了嗎?」
 
  「……靜子妹妹?」玲瓏蹙眉反問。
 
  「就是借住在神祠的藤原靜子。」李少鋒同樣皺眉地解釋。
 
  「啊啊,白羽的妹妹也要進行儀式,不過她不是巫女,簡化許多,可以少去凝神、落髮、含膏這些步驟。」玲瓏說。
 
  為什麼突然多了一個剛剛沒有提到的含膏?而且從名稱還頗難猜是什麼用途。李少鋒很快就放棄深究,轉而問:「妳都喊靜子妹妹是白羽的妹妹嗎?白羽有什麼意義嗎?」
 
  「擔任白羽職務的人向來都是妹妹,當然喊妹妹。」玲瓏說。
 
  什麼意思?只有年幼的女性有資格擔任白羽嗎?李少鋒不敢追問得太過明顯,正在思考該怎麼更改詞彙的時候突然注意到玲瓏的五官輪廓和八劔謙司、八劔虎士郎其實相差甚遠。
 
  八劔謙司、八劔虎士郎的容貌都偏向剛毅朗健,可以說是富有男子氣概卻難以稱得上美男子,玲瓏卻是活脫脫的美人胚子,然而沒有見過虎士郎的母親,倒也說不準。畢竟韶涵和自己也長得不太像。
 
  李少鋒不曉得為什麼會突然想起妹妹的事情,然而想到就想到了,也沒有辦法簡單消去,頓時陷入複雜的情緒當中,沉默不語。
 
  玲瓏小幅度左右搖晃著身子等待片刻,見李少鋒不講話就轉身邁步,繼續沿著廣場邊緣的小型石燈籠來回走動,偶爾用腳踢起積雪,好半晌突然說:「我昨天沒有作夢喔。」
 
  「……是的?」李少鋒猛然回神,不禁懷疑自己是否漏聽了好幾句話,也不曉得該怎麼接這個話題才好,吶吶回應。
 
  「你會作夢嗎?」玲瓏歪著頭問。
 
  「算是……會吧。」李少鋒依然在琢磨她的真意,刻意放緩語調回答。
 
  「我幾乎每天晚上都會作夢,但是都在途中就醒來了,接著無論怎麼想都想不起來究竟作了什麼夢,只有某種奇怪的情緒殘留在這裡。」玲瓏將右手輕放在胸口,喃喃自語。
 
  「即使忘記夢境,身體某處依然記得嗎?」李少鋒順勢移動視線,不過很快就秉持著非禮勿視的禮儀轉開,低聲說。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說法。」玲瓏歪頭思索片刻,突然問:「你也有類似的經驗嗎?」
 
  「主要都是被噩夢驚醒,殘留在內心的感覺很不愉快。」李少鋒說。
 
  「確實是這樣呢!」玲瓏突然快步走到李少鋒面前,頗有同感地頻頻點頭,接著抬起眼眸問:「你會怎麼做呢?」
 
  「什、什麼怎麼做?」李少鋒半句起雙手擋在胸前,往後仰著上半身問。
 
  「在做噩夢的時候,你會怎麼做?」玲瓏認真詢問。
 
  「咦?這、這個,作夢的時候應該沒有辦法憑藉自己的意識醒來吧,不過我有一次在做噩夢的途中被師父喊醒,睜開眼睛看著她站在床邊,突然就忘記夢裡面的事情和那些殘留的情緒了。」李少鋒支支吾吾地回答。
 
  「師父是誰?那是名字嗎?」玲瓏問。
 
  「師父是……我很重要的人。」李少鋒停頓片刻,繼續說:「所以如果做噩夢的話,讓靜子妹妹或八劔虎士郎叫醒妳,這樣應該就可以了吧?」
 
  「那麼有機會的話,你能夠叫醒我嗎?」玲瓏問。
 
  李少鋒尚未回答就注意到身後傳來聲響,轉頭只見繃緊著臉的虎士郎從另一側大步走來,難掩著急地將玲瓏拉離自己身旁,移端詳了好幾眼才猛然鬆了一口氣,頷首致意就牽緊她的手準備折返。
 
  「兩位早安呀,醒得還真早……哎呀,那樣不會感冒嗎?」夏羽卻從方才虎士郎過來的方向現身,揮手打招呼完就故作訝異地問。
 
  咦?夏羽不是待在自己身後的走廊警戒嗎?什麼時候從前門繞過去的?李少鋒暗自訝異,不過也知道憑她的輕身工夫動真格隱匿氣息移動,自己當然無法察覺。
 
  「早上好。」虎士郎簡潔回答,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
 
  明明昨天對於夏羽展現出高度熱情,玲瓏在此時此刻卻又彷若沒有看到她的似的,垂著眼連凝視自己被牽住的手,喃喃自語著「噩夢……叫醒……」的詞彙。
 
  「哎呀,玲瓏大人不是都濕透了!請快點進去屋子裡面吧!」夏羽刻意擋在建築物牆壁與林木之間,擺手說。
 
  「不勞費心。藤原靜子還在進行儀式,今日的餐點會稍微慢上些許,還請見諒。」虎士郎皺眉說完,率先用肩膀推開夏羽,很快就牽著玲瓏返回神祠了。
 
  「明明先前態度也算和善,一旦牽扯到玲瓏就充滿敵意嗎?」夏羽喃喃自語完,兩個轉身來到李少鋒身後,踮起腳將下巴放到李少鋒的肩膀,笑著詢問:「那麼學長,剛才你們講了什麼悄悄話呀?」
 
  「人都走遠了,沒有必要靠得這麼近講話吧。」李少鋒沒好氣地伸手將夏羽的臉推開。
 
  「姆姆,學長難道是不喜歡肢體接觸那一派嗎?」夏羽順著被推走,原地轉了一圈之後正色說:「在她靠近的瞬間,我考慮過是否要要搶先出手制伏,不過
 
考慮到現狀只好賭了一把,幸好只是在問些『夢境內容』、『噩夢要怎麼辦』等等的奇怪問題,而且學長也趁機套出一些儀式細節,算是小有收穫。」
 
   「妳這不是從頭到尾都聽到了嗎?雖然我也覺得情況不妙,都已經第四天了還沒有找到破關的線索,連是什麼在敲門也不曉得……可惜那位玲瓏講話跳來跳去的,沒辦法順利套出更多情報。」李少鋒無奈地說。
 
  「果然學長沒有散出感知氣息啊。」夏羽抿著嘴唇說。
 
  「……什麼意思?」李少鋒問。
 
  「打從昨天深夜就沒有再感知到譚家兩名師徒的真氣源了。原本以為他們為了應付那個奇妙的敲門聲,刻意收斂氣息,然而沒有理由直到天亮了還斂到沒有透出一絲一毫的程度。」夏羽收斂嘻笑神色,凝重地說。
 
  「等等,所以不只那兩位魔法師,現在連譚光韜、譚君堯都失蹤了?」李少鋒訝然追問,遲來地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看起來是這樣沒錯……不曉得是走運還是不幸,偏偏就只有我們這支隊伍遇到的事情和其他兩隊大相逕庭,理當是關鍵點的敲門聲也只有聽到一次。」夏羽蹙眉思索。
 
  李少鋒正想要說什麼,不過隨即看見秦樓月、張定緯並肩站在走廊,急忙走進屋內問:「你們醒來了啊?」
 
  「感謝夏羽即時拍醒我們,基本上聽到你們的全部對話。少鋒,問話問得不錯。」秦樓月一邊讚許一邊走向土間,示意在那邊討論後續。
 
  「我倒覺得沒有問出重點。」李少鋒說。
 
  「本來就不可能一次問到重點,每場克蘇魯遊戲都得努力將瑣碎情報組合起來,即使乍聽之下不曉得意義也很重要。」張定緯說。
 
  這個時候,秦樓月四人也來到土間,各自或站或坐。
 
  「我剛剛也散出感知真氣了,確實沒發現譚家師徒的真氣源。」秦樓月停頓片刻,補充說:「而且也沒有發現萊昂涅爾‧吉鐵司特的真氣源。」
 
  「連那位老魔法師也失蹤了!」李少鋒訝然問。
 
  「這樣的結論太過武斷了。那位克里夫‧吉鐵司特從第一晚過後就不見蹤影,現在想來,有可能在第一晚就中招了。既然如此,萊昂涅爾‧吉鐵司特應該不至於中招,應該是自行收斂氣息、隱匿行蹤。」張定緯說。
 
  「魔法師都是一些老奸巨猾的傢伙,很有可能。」夏羽點頭說。
 
  「現階段而言,確定失去蹤影的人是克里夫‧吉鐵司特、譚光韜、譚君堯三人……今天是第四天卻已經少掉三名玩家,這種人數隨著天數減少的狀態不太妙啊。」秦樓月說。
 
  「最初被傳送到這場遊戲的時候就已經是晚上了,應該以此為單位來計算比較精確,平均下來是一晚一個人。至於那名雙頭鷲玩家眼格講起來是被陷阱幹掉的,也沒有失蹤,不算在內。」夏羽說。
 
  「有可能敲門聲和陷阱也有關係吧?像是開門之後追著足跡離開村子,因為某種理由踩到陷阱。昨晚是克蘇魯研究會負責調查開門聲,他們師徒感情融洽,應該會共同行動。」李少鋒說。
 
  「應該在開門的瞬間就會中招了。」夏羽搖頭說。
 
  「這麼說起來,剛才那兩人確實回到神祠了嗎?」張定緯詢問。
 
  「看起來是這樣,然而感應不到八劔謙司的真氣源。」夏羽報告。
 
  「……有可能八劔謙司在深夜去敲門,接著假借違反規矩之類的理由攻擊其他玩家嗎?」張定緯追問。
 
  「我不曉得,這幾天的夜晚幾乎都感應不到八劔謙司的真氣源,就算有也是斷斷續續的,看起來不像在進行修練。」夏羽說。
 
  「聽起來很有嫌疑啊。」李少鋒苦著臉說。
 
  「而且也有實力這麼做,就是不曉得理由。」夏羽說。
 
  「村民和村長、神官都不約而同地重申過『請嚴守規矩』、『夜晚不要外出』這些事情,光是這樣就應該足以構成理由了。只是我們昨晚違反規矩出去倒沒事……不過也有可能因為我們人數較多。」張定緯說。
 
  「秩歸祭很有可能在近日舉辦,我們掌握的情報卻不比第一晚參加遊戲的時候更多,確實有點糟糕。」秦樓月苦澀地說,然而基於現狀也難以制定出更加詳細的計畫,只能夠繼續分成兩組,探聽情報。
 
 
 
 



創作回應

秦思
夏羽的宣示主權也太有畫面
2021-10-28 04:05:50
Ddpaul
現在有個很重要的問題就是我覺得應該很早就有一些大佬潛伏在少鋒身邊了,其他愛依也好,在遊戲中遇到的npc也好,都有可能甚至就是外神的化身,我認為比較麻煩的就是像玲瓏這樣不確定實力的,突然擔心少鋒有沒有可能會遇上十重修為以上的人,但是因為大家不了解所以沒人發現⋯⋯
2021-10-28 07:59:33
佐渡遼歌
可愛的夏羽學妹\0w0/
2021-10-28 08:48:49
九方思想貓
鎖骨的小痣太讚了ww
2021-10-28 11:21:17
佐渡遼歌
讚XDDD
2021-10-28 11:32:4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