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GL】尋覓-14

森璟 | 2021-10-27 19:56:34 | 巴幣 24 | 人氣 73

連載中尋覓(連載)
資料夾簡介
三種遺憾,我想我已經迷失在這一段旅程中。 用著混沌的腦袋,尋找著最終的歸宿。

郭鈺芳去了附近的廁所,羅怡君從我菸盒抽了一根菸,我幫她點燃,只有在我們兩個獨處的時候她才會很偶爾的抽一根。

「我昨天收到喜帖。」她靠著欄杆吐了一口煙淡淡地說。

「前女友的?」我不是很感興趣,不過就還是意思意思的問一下。

「是前女友沒錯,不過不是我的。」她歪了歪嘴說,低手彈了彈菸蒂。「是妳的。」

「哪位啊?」

「溫庭萱。」

「喔。」

如今這三個字已經沒辦法引起我太多情緒,畢竟也過了好多年了。

「我就沒收到。」我說。

「可能是凱茵叫她別寄給妳吧?妳又不是不知道凱茵因為當年的事對妳有多麼愧疚。」

「愧疚個鬼,我都放下那麼久了。」我把玩著菸盒,拋到空中再用手接住,「凱茵果然還是凱茵,幾乎沒什麼變。」

「話說凱茵再過沒多久也要生了捏,好期待喔!」說起趙凱茵即將出生的寶寶羅怡君難掩興奮地說。

「等到小寶寶開始哭鬧妳就不會是這個表情了。」我很破壞氣氛的斜睨她一眼說。

「妳就是這樣才會讓凱茵一直不太敢主動找妳!」羅怡君看不下去的責備我,「妳知道妳變成這樣讓凱茵有多難受嗎?」

我抿了抿唇沒有說話,吸了口菸之後看向萬里無雲的天空。

我會變成這樣完全不是趙凱茵的問題,我和溫庭萱分開後趙凱茵一直感到很內疚,她不知道原來溫庭萱會是這種人,跟溫庭萱斷了聯繫後我學會抽菸,起初吸一口就咳十下,明明難受的要死我卻還是很犯賤的繼續給它抽下去。

決定要徹徹底底不再去愛溫庭萱的那晚,我一個人坐在停在公寓前的機車上,一邊咳一邊抽著自己不熟悉的菸,感覺像是把自己推進了一個比悲傷還悲傷的境界。

「好啦,我會找時間去找她,讓她不要一直覺得對不起我。」我熄掉抽完的菸說,郭鈺芳也緩緩走回來了。

「這還差不多!」

「妳們在聊什麼?」郭鈺芳走到羅怡君身旁時問。

「聊家瑋過往的風流情史。」羅怡君說。

我一臉莫名其妙地看向她。

「那不是眾所皆知的嗎?」郭鈺芳說。

「妳們兩個講話是有沒有要給我尊重的意思?」我伸出右手先打斷準備要繼續講的她們。

「不然妳說上次咖啡廳那個妹妹是怎麼一回事?」羅怡君一臉哩賣ㄍㄟˋ的瞇起眼睛說。

讓我頓時又閉上嘴的撇開眼神。

她指的那位妹妹是在我家附近咖啡廳打工的大學生,才二十二歲,我偶爾不想悶在家工作就會帶著筆電去他們店裡坐一下。

有時到一個段落,我會收拾東西坐到吧檯的位子點一杯黑咖啡,他們店裡的服務生都還算滿健談的,有時候不會讓人感覺他們平均年齡只有二十三歲。

至少他們沒有讓我這個接近阿姨年紀的女人感到太無聊就是了。

在李盈秀之後我就沒有太認真的去談過感情,李盈秀帶給我的陰影至今都還圍繞在我心裡,我不敢輕易接受別人心意有部份也是因為如此。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是會讓年紀比我還小的女孩子對我產生興趣,我也很清楚的和她們講明我現在不談感情,我不介意有肉體關係的往來,但是要我給一個名分是不可能的。

意外的是滿多女生挺敢玩的,這簡直跌破了我的眼鏡。

尤其是柯琪玥,咖啡廳那位笑起來甜美動人的女孩。

我們出去過好幾次,最後一站都是在大里故鄉附近的汽車旅館。

她不僅衣冠端正的時候很主動,上了床更是像闖蕩江湖時多年的蕩婦一樣,技巧好得讓我自嘆不如,所以我也都是給她服務比較多,除非她主動要求。

「這年頭有幾個性伴侶也要被公審了是不是?」我說。

「也沒說不行,但好歹也找個年紀相差不遠的,找一個足足差妳一輪的是怎麼回事?」羅怡君看待這種事情總是過度認真了,對我來說沒什麼,反正雙方也清楚知道這關係就是玩玩而已。

「我告訴妳,她在床上的表現完全不會讓妳覺得她差了我一輪。」我晃了晃腦後用有點淫賤的笑容說:「不去計較年紀就技術層面來說,我完全不介意她插我一輪又一輪。」

「閉嘴,我不想聽。」羅怡君出現大腦超載的疲憊樣豎起食指阻止我。






我發現溫庭萱似乎不是因為進展太快才屢次拒絕我的。

交往五個月了,有時在床上不小心讓一個輕吻演變成深吻時她總會在我要突破防線前阻止我,一次兩次我還可以體諒,隨著時間過去卻出現了第三、第四次時我就不太理解了。

我還為此問過羅怡君,她說情侶在一起時對對方的身體有慾望是正常的,可是我看溫庭萱好像也沒有,我要給她她也不要。

好吧,我還不想去猜測她是不是有性冷感這方面的障礙,既然她想要柏拉圖一點我也沒辦法去要求什麼。

但可以不要把我吻到慾火焚身之後又拒絕我嗎?這真的很不道德。

某天溫庭萱打給我,我一接起來就聽見她開朗甜美的聲音說:「家瑋,妳在幹嘛?」

她的聲音讓我有種輕飄飄的感覺,愉快的回:「沒幹嘛,打掃一下房間。」

「妳今天都會待在家嗎?」

「應該就是這樣了吧,沒什麼打算。」我摳摳太陽穴,確定自己真的沒有行程後問:「妳不是在趕論文嗎?」

「是啊,打給妳喘口氣,聽聽妳的聲音。」她說完輕笑幾聲。

她這麼一說讓我羞澀起來的臉紅回:「有什麼好聽的啊......」

「我說好聽就好聽。」我能想像她在那頭優越的笑著。「弄好後說不定晚上會去找妳唷!」

「嗯,那再打電話通知我吧!」

「嗯嗯!」

掛上電話後我的嘴角不受控的往上抬,我想用手壓下來還壓不住。






晚一點羅怡君下課回來,今天剛好都沒有打工的我們在客廳看了一下電視,百般無聊轉著台的她最後坐不住的起身說:「好無聊!我們去看電影好不好?」

「電影喔......」我看了眼牆上的時鐘,現在才傍晚五點,溫庭萱應該不會這麼快結束才對,於是我點點說:「好啊。」

我和羅怡君雙載的前往電影院,我們在買票的隊伍裡聊起一些雜七雜八,還順便討論了一下待會結束後要不要去超市買一些生活用品。

「人也太多了吧......」排到一半羅怡君不耐煩的看著前方的人龍說。

「新電影上映咩!」我倒是早已有了心理準備,滿平靜的回。

「是不會明天再來看嗎?今天不看會死是不是?」真的不是我要說,年輕時的羅怡君有夠粗魯衝動的。

「快了啦,隊伍有在動了。」我往前探了探頭說。

「搞屁啊......」羅怡君此時是用著接近氣音的音量說,我正想回頭要她有點耐心地閉上嘴時看見她一臉見鬼的往我後方直盯。

我朝她的視線看過去,在排隊隊伍的最尾端我看見溫庭萱。

和她前男友親暱的勾著手。

我的腦袋像當機一樣的不知該如何反應,尤其在他們兩人的嘴唇碰上彼此時我更是耳鳴了一下。

「家瑋......」羅怡君知道我看見了也有點慌張的抓住我的手,我想她是怕我會做出什麼事。

我以為是她的手在顫抖,結果是我的雙手無法控制的發抖著,我撇開視線像逃避現實一樣,那畫面卻一次又一次的重擊我的腦海讓我頭皮發麻也湧起一股反胃感。

「我不想看電影了......」說完我摀著嘴巴想離開隊伍,後方的人以為我是身體不舒服便紛紛讓出路來,不過我太著急想離開這個地方了,不小心撞倒電影院的伸縮圍欄引起一股騷動。

這也讓溫庭萱他們往我這看了過來,我們用著驚訝的目光望著彼此,那學長很疑惑的低頭對溫庭萱說了些什麼,我看見溫庭萱僵硬的搖了搖頭,然後裝作什麼事都沒發生的把頭轉了回去。

羅怡君和工作人員都追了過來,工作人員只是很擔心的問我有沒有受傷,我搖搖頭道過歉後就拉著羅怡君快步逃離這個地方。

「家瑋,妳還好嗎?」邊往停車場走去的路上羅怡君很不放心的問。

怎麼可能會好?

我很想這樣回她,可是我說不出話來。

她也沒辦法,只好先載我回家。




※謊言破滅的瞬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