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神奇寶貝幻夢之旅 來自希望的絕望‧真身

衝浪的寶石海星 | 2021-10-27 19:00:02 | 巴幣 1062 | 人氣 181


  靠著事前布置好的計謀與退路,智揮猩於裁決儀式後成功地劫走他的「目標」,並逃離戰場,瞬移到距離戰場中心有好一段距離的山頭上。
 
  智揮猩一面搖著葉扇,一面露出得意的笑容,滿心期待能看到被煽動的各大勢力與荷蒲方發生衝突。但他還沒看到期待的衝突畫面,就先看到雷卡一行的到來。
 
  「封鎖此處,別讓他再次跑了!」雷卡一爬上山頭,就對他的夥伴們下達指示,而熾與碧水依言釋放超能力壟罩整座山頭,意圖阻止智揮猩再故技重施用超能力招式逃脫。
 
  對於雷卡一行的到來,智揮猩感到非常震驚,不明白雷卡為何能這麼快就掌握他的行蹤?但他表面上依舊是老神在在,還擺出一副長輩勉勵晚輩的慈愛語氣道:「雷小子的能耐真是令老夫刮目相看,能在那麼短時間就鎖定老夫的位置,你這一身本領恐怕已不輸給當家ㄚ頭了吧!在麒昉的徒兒當中,就屬你心性最好,資質最優,或許……門派該由你來當家做主,對希望峰才是最好的,你認為呢?」
 
  對於智揮猩那聽似嘉勉,實為挑撥的話語,雷卡冷哼一聲,直接岔開話題道:「把我的夥伴還來!你抓走她想幹嘛?她與希望峰的事情無關吧!」
 
  「說無關是無關,但說有關……也是有點關係!」智揮猩搖著葉扇,不疾不徐地說。
 
 
第756章  來自希望的絕望‧真身
 
 
  智揮猩之所以要用這種吊人胃口的態度,其實就是想拖延時間。他在等待各大勢力與荷蒲方發生衝突導致雷卡心神不寧的那一刻,更在積蓄力量,準備衝破熾與碧水設下的超能力障壁禁錮。
 
  「少賣弄神秘了!快把我的夥伴交出來!」雷卡派出已恢復體力的蒼藍與沙瓦,打算以武力搶回夥伴。
 
  「你確定這麼做真的好嗎?」智揮猩意念一動,那個吸走索莉的小瓶子就出現在他手上,使雷卡擔心智揮猩會對被困在瓶中的夥伴不利,只能指示蒼藍和沙瓦先停下。
 
  「嗯,睿智的判斷!」智揮猩笑了笑,意念一動,瓶子又憑空消失,然後他道:「你也不用那麼擔心她,若非必要,我不僅不會害她,還會保護她,但前提是……我沒有被逼得走投無路,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哼!不就是抓人質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你到底想要怎麼樣?」雷卡面露厭惡表情道。
 
  「哎哎!話別說那麼難聽,她對我來說,不僅是人質那麼簡單,也是不得不保護的對象,說白話點,就是老頭子我也不想那麼麻煩呀!我這寶貝瓶子也就一個,若真要抓人質,抓豈不是更適合?」為了拖延時間,智揮猩耐著性子解釋,並試圖引起雷卡的好奇心。
 
  而雷卡也確實被勾起了好奇心,他問道:「什麼意思?你和索莉之間……有什麼恩怨嗎?」
 
  對於雷卡的提問,智揮猩先是點了點頭,又是搖了搖頭,然後嘆了口氣說:「和他有恩怨的,不是我,而是這具身軀。你也知道,這具身軀的原主人,是自願讓渡身軀給我使用的,所以他對我有大恩情。而那位索莉,和身軀的原主人是故交。他們的交情到底有深厚?我也說不準。我只知道,有好幾次當我想做出可能對索莉不利的事情時,一股強大的執念就會從這具身軀體內傳來,影響著我的思考。」
 
  雷卡緊盯著智揮猩,滿臉疑惑地問:「你想做出可能對索莉不利的事?可是你剛才說與索莉並無恩怨,你的話中有矛盾吧!」
 
  「沒有矛盾!」智揮猩苦笑道:「我想做的事,只是針對門派,並不是針對索莉,但結果可能會導致索莉被波及。例如上次你和丫頭離開希望峰,那次其實是我行動的最好時機,但因為你那次把索莉留在門派中,我的行動可能會害她被波及,所以這具身軀那次有傳來阻止的意念,導致我只能延後行動。」
 
  聽了智揮猩的解釋後,雷卡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說:「所以你這次之所以會行動,是因為我把索莉帶離開了,所以你就無後顧之憂了?」
 
  「沒錯!」智揮猩一臉無奈地說:「本來這次行動應該會很順利的,就因為你突然回來攪局,還把索莉也帶上戰場,導致我這身驅又因為擔心索莉的安危而開始想阻撓了!為了安撫這具身軀的不安,我在裁決儀式中特意囑咐部下不能傷了索莉的性命。為了讓這具身體不再礙事,我把原本要用來對付ㄚ頭的珍貴瓶子用在索莉身上。這下子,你總該明白老頭子我的用心良苦了吧!更該明白……」
 
  當智揮猩說到這裡時,突然爆發體內積蓄已久的超能力量,他釋放出去的力量瞬間就衝破了壟罩著山頭的超能障壁,使他得以再次使出「交換場地」!
 
  然而,就在智揮猩準備使出「交換場地」逃離現場之際,披著月亮伊布身影的銀光突然從智揮猩身後的影子中竄出,並使出「惡之波動」,以邪惡系能量壓制住智揮猩打算用來轉移位置的超能力系能量!
 
  被邪惡系能量襲擊的智揮猩急忙甩出幾顆蘊含格鬥系能量的「真氣彈」逼退銀光,並趁機後躍了幾步與銀光拉開距離,然後一臉不安與警戒的瞪向雷卡一行。
 
  智揮猩不明白怎麼會這樣?他為什麼沒能察覺到天敵-邪惡系能量逼近?
 
  雷卡此時又想起了紫陽的囑託,於是他刻意模仿在電視劇中聽過的損人語調,怪聲怪氣地說:「哎呦!嚇到您老人家了呀!真是不好意思呀!我還以為這麼粗淺的招式肯定嚇不著您這位老前輩的,沒想到……哎呀!是我高估您了,忘了把您的老眼昏花昏庸無能給考慮進去,這是徒孫的失誤,還請您老原諒呀!」
 
  雷卡的損人話語剛說完,熾也怪聲怪氣的接著說:「確實是你的失誤呢!錯估對手的實力,錯把智障猩當成智慧猩。他就是個智障,就算你想和他解釋,也只是白費唇舌!」
 
  被雷卡與熾連番以言語羞辱,令智揮猩怒不可抑!對他來說,這確實是極大的恥辱!被敵方戲弄還沒什麼,但若連對方的手段也看不懂,這可就真的太丟人了!於是他緊盯著雷卡一行,暫時拋下逃跑的念頭,努力地思索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久後,他就想通了箇中奧妙!
 
  智揮猩咬牙切齒地指著熾和碧水道:「你們剛才用超能力封鎖這裡的舉動,只是幌子!你們打從一開始就知道憑你們的超能力是敵不過我的本系能力,你們一開始就打算讓那個能變換屬性的銀毛怪兔來對付我,所以……你們的作為只是想讓我鬆懈並掩飾銀毛怪兔接近我的事實吧!」
 
  「喔喔!好厲害呀!不愧是老前輩呢!儘管反應慢了好幾拍,還是答對了呢!」雷卡一面拍起零零落落的掌聲,一面說著根本不是稱讚的損人話語。
 
  智揮猩說對了!雷卡打從一開始就不覺得僅憑非超能力系的熾與碧水能夠以超能力封鎖住智揮猩的超能系力量,他一開始就指望銀光的「朋友們」的幫忙,所以事前才會特意詢問「朋友們」是否願意幫忙。
 
  雷卡擬定的戰術是,讓熾與碧水先用超能力籠罩山頭,然後,再讓銀光披著太陽伊布的身影,隱藏身跡悄悄地接近智輝猩。由於超能力量當時已遍布整座山頭,使得智輝猩對於超能力量的感知變得麻痺,導致他無法察覺也散發著超能力量的銀光正悄悄地接近他。
 
  雷卡的計策之所以能成功,關鍵就在於銀光能藉由「朋友們」的幫助變換屬性。若雷卡是派邪惡系寶可夢接近智揮猩,那智揮猩肯定會察覺,攻擊可能就不會成功。但銀光是先變成超能力系接近,在要發動攻擊的瞬間才變換成邪惡系,就能讓智揮猩無法及時反應過來。
 
  這就好比有一間擺滿蘭花、已充滿香氣的溫室,如果把一隻臭氣熏天的臭臭花帶進去,那溫室中的人立刻就會察覺有異味。但若是帶一盆香氣四溢的蘭花進溫室,那在溫室中聞習慣蘭花香味的人將無法察覺多了一盆蘭花。
 
  由於被「惡之波動」給重創,導致智揮猩體內的超能力量嚴重被侵蝕,使他短時間內無法再使用「交換場地」逃脫,但即使如此,智揮猩依舊沒有放棄逃跑,他將希望賭在「那個瞬間」!
 
  於是智揮猩繼續拖延時間道:「呵呵!雷小子厲害!有此等手段和心機,以你之能,屈就於那丫頭之下實在可惜!你應該選擇更聰明的路,和我一起改變這個希望峰吧!如果是你的話……寶可夢們或許可以接受!這是拯救門派和希望峰的最好辦法,你不覺得嗎?」
 
  雷卡緊盯著智揮猩,皺眉道:「我實在是不明白,你為什麼要那麼針對公主?他是師父的女兒,能力也高強,你為什麼一定要將她從當家之位上拉下來?」
 
  「就因為她是麒昉的女兒,更是擁有強大能力的神之遺力傳承者,才不能讓她繼續占著當家之位!」智揮猩此時不再擺出慈祥從容的面孔,而是一臉嚴肅地說。
 
  智揮猩的理由,令雷卡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問道:「沒記錯的話,師父是您選擇的希望之人,是您選擇讓他掌管希望峰。既然這樣,讓公主繼承師父的一切不正是天經地義的嗎?你為什麼要如此的……」
 
  「那是個錯誤!」智揮猩此時突然打岔道:「我當年太心急,誤判了麒昉這個人!我曾一度以為他是能繼承我想法與願望的希望之子,但看看他把希望峰變成什麼樣子了?他不僅沒能成功修復希望峰的人類與寶可夢的關係,還擅自把擁有強大力量、將引發更多紛爭的不定時炸彈引進門派!而他教出來的徒弟們也因為攪入世俗的紛爭而鬧不合,最後還互相殘殺分崩離析!他的女兒更是搞封閉政策,多年來拒絕與外界往來,封鎖了寶可夢們與外界交流的機會,扼殺了多少寶可夢追求自由的意志!」
 
  智揮猩越說越起勁,渾然忘了與雷卡「聊天」的目的只是為了拖延時間,他激動地說:「現在的希望峰,門派人丁凋零,已難成氣候!寶可夢們失去自由與希望,而強者們又各自為政,各種族的想法與意識無法凝聚、更無法團結!這樣的希望峰,何來的希望?何德何能擔負起這個名號?在我看來,現在的希望峰就是在向下沉淪!一步步邁向絕望!既然當家ㄚ頭無意挽救頹勢,你也因俗事纏身,無精力顧及希望峰,那只能由我這把老骨頭來發動變革了!我這麼做,有錯嗎?」
 
  對於智揮猩連番的指責與提問,雷卡搖了搖頭,說:「你說的這些,是是非非,我一時也很難評判,所以我只問你一句……建立在謊言上的希望,是正確的嗎?」
 
  「你……你是什麼意思?我剛才說的那些事情,有哪些不是實話?」智揮猩怒道。
 
  「你的所言所為,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你自己會不知道嗎?」雷卡用著綻放著微弱橙光的雙瞳緊盯著智揮猩道。
 
  從來到山頭上的那一刻開始,雷卡就發動了阿尼斯特之力。所以,即使知道智揮猩只是想拖延時間,雷卡也願意配合和他「聊天」。目的,就是為了要確認智揮猩的真實想法。
 
  根據雷卡「看」到的結果,智揮猩的話語有真有假,像是關於索莉的事,就是真假參半。關於想拱雷卡作為新任當家的事,更是假多於真!但關於荷蒲、麒昉與希望峰現況的看法,卻大多為真!這顯示了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
 
  「你沒注意到嗎?你剛才的話……那些反應出你真實想法的話語,其實點出了一個很大的矛盾!你根本就……」雷卡的話還沒說完,一陣陣高吼聲突然從各大寶可夢陣營中傳出!即使雷卡一行所在的位置距離很遠,那些吼叫聲依舊是震得雷卡頭暈目眩!
 
  那一陣陣高吼聲持續了數分鐘後,才停歇下來。
 
  智揮猩搖晃著有些暈眩的頭,難掩喜悅地笑道:「哈哈!你聽到了嗎?那是各大陣營領袖的怒吼聲!看來他們已經下定決心要剷除門派了!各大勢力若使出全力進攻,ㄚ頭的防禦術式還能維持多久呢?一旦障壁被攻破,就算她是什麼神之遺力的傳承者,也絕對不可能在大量寶可夢的圍攻下全身而退!你與其將心思放在我身上,與其擔心不會有生命危險的索莉,還不如擔心ㄚ頭那邊吧!你現在趕過去,說不定還趕得上見她最後一面呢!哈哈哈哈哈!」
 
  智揮猩狂妄地放聲大笑,笑得雷卡心裡也開始覺得不安。荷蒲的防禦術式先前之所以能撐得住,是因為各大勢力的領袖先前並未下令全力進攻,那些領袖似乎在觀望,又似乎對於圍剿門派一事有疑慮,所以只是放任底下一些被煽動的激進份子進攻。但若是那些領袖真打定主意要對付荷蒲,要是各大勢力團結起來要剷除人類門派,那情況就很不樂觀了!
 
  「這一切都是你搞的鬼吧!是你慫恿各大勢力仇視門派的吧!是你讓部下做出惡行後栽贓給公主的吧!」雷卡抱持著化解紛爭的最後一絲希望質問道。
 
  但智揮猩猜出雷卡的心思,知道雷卡想要自己承認罪行的「證詞」,於是他擺出義憤填膺的態度道:「一派胡言!那些事情是ㄚ頭一意孤行的殘忍行為!與我無關!而我也多次勸諫她不該為了一己之私而罔顧寶可夢的生命,但就是因為她不聽勸,我為了希望峰的眾生著想,不得已才大義滅親!」
 
  藉由阿尼斯特之力,雷卡能清楚地「看」出智揮猩這番話是滿口胡言!但只有他知道沒有用呀!他本想藉由一些手段把智揮猩的證詞記錄下來,並趕在衝突發生前將「證詞」傳達給各大勢力以還荷蒲清白,但智揮猩已有防範,此路走不通了!
 
  雖然智揮猩並不知道雷卡已覺醒了阿尼斯特之力,但他早就注意到雷卡的雙眼綻放著不尋常的橙光,他猜想那或許是某種判斷謊言或是紀錄影像的術式,所以他先前說話才會參雜著真話與謊言,唯有在被問到關於荷蒲、麒昉與希望峰狀況時,他因為一時激動才不小心透漏了真心。但這並不妨礙他的計畫,因為他覺得那些想法是正確的!那些想法他本就不打算隱藏,所以就算讓各大勢力知曉也無妨!
 
  智揮猩認為自己是正確的!而他為了實現他的正確想法,他使用了很多虛假的謊言作為手段。雖然雷卡似乎看穿了一些謊言,但只要各大勢力看不穿,只要最後的結局能實現他的正確想法,對他來說,這就是正道!
 
  由於無法取得智揮猩的「證言」,雷卡也開始慌了,他緊握著右拳,像是在提問又像是在喃喃自語地說:「怎麼辦?這樣下去,公主和門派就危險了,有沒有什麼方法可以扭轉這個困境?」
 
  看著雷卡那無計可施、手足無措的模樣,智揮猩總算是一掃先前的恥辱感,覺得非常愉悅。他用著猶如長輩安撫晚輩的慈祥語氣道:「算了吧!放手吧!這一切都是那丫頭自作自受,就讓她自己去承擔苦果吧!再說了,門派不是還有你嗎?以你之能,接任當家之位,重振門派也未必不可能呀!」
 
  都已經到了這個時候,智揮猩還不忘挑撥離間,他就是想看看,雷卡身為門派弟子,在門派即將覆滅時會如何抉擇?當眼前有可以爭取當家之位的機會時,又會怎麼樣行動?如果雷卡做出了利己、自私的決定,就更能證明他所做的一切是正確的!
 
  智揮猩期望雷卡能做出他想看到的抉擇,但雷卡卻不順他的意,只是緊握著右拳,口中不斷念念有詞。一開始,智揮猩還以為雷卡是緊張到精神失常了,但他越看越覺得不對勁!雷卡似乎在和某人對話、在向某人求援,當智揮猩察覺到這點時,一股不祥的預感油然而生。
 
  雖然自雷卡出現後,智揮猩一直誇讚雷卡厲害、一直暗喻雷卡的能耐已超越荷蒲,但那只是他為了挑撥離間才這麼說的。他心裡很清楚,雷卡在術式方面的能耐是遠不及荷蒲的,掌握的術式資訊也不可能及得上他與荷蒲,那麼……一些很關鍵的問題就浮現出來了!
 
  那些問題是智揮猩先前就已經在懷疑,但後來因為發生了很多令他氣惱又意外的事情而被暫時擱置的問題。
 
  像是……希望峰的門扉已被荷蒲施加連他都束手無策、無法破解的封閉術式,那雷卡是怎麼通過門扉趕回來的?
 
  還有裁決儀式的問題,那可是連荷蒲都不完全清楚,先前還要請他去寶物庫解說原理和用途的骨董級術式,為什麼雷卡會表現出對裁決儀式很清楚的樣子?不但知曉以第三方參戰的方式,更懂得在不違背規則的前提下鑽術式的漏洞?
 
  再加上這次逃跑的行蹤曝光,雷卡能在那麼短時間內就追趕上來,恐怕是事前就有準備。以雷卡的能耐,真有辦法獨自做到這些事情嗎?還是說……有高人在背後協助
 
  一想到可能還有未知的「藏鏡人」在幫雷卡,智揮猩就警戒地盯著雷卡緊握著的右拳,他推測,拳中可能藏有某種通訊用的術式。於是他笑道:「既有同道中人來訪,何不出來相見,大家也好熟識一下。這其中指不定是有什麼誤會呢!」
 
  聽聞智揮猩拆穿背後有藏鏡人後,雷卡面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說:「還好您老很遲鈍,在她已決定要出面後才發現,這樣我就不算把事情搞砸了,也不用挨罵了!」雷卡說完後,就張開右拳,一朵繡球花的花瓣從掌心飛了出去。
 
  雷卡剛才就是透過這枚花瓣向不知身在何處的紫陽求援,而紫陽表示她手邊的事情已告一段落,此時正趕向雷卡所在地,這才讓雷卡有了底氣。
 
  「花瓣?那是……」就在智揮猩試圖用超能力捕捉那枚花瓣時,有更多的繡球花瓣於此時隨風飄來,大量的花瓣像是受到指引般,乘風落於雷卡面前,而紫陽踏著優雅的步伐,從飛舞的花瓣中現身。
 
  智揮猩一看見紫陽現身,驚愕地說:「ㄚ頭?妳怎麼出現在此?妳已放棄門派的基業嗎?」
 
  紫陽隨手撥動前額的髮絲,露出額頭上的繡球花印記,並用著不屑的口吻道:「看來你真是老糊塗了!把我錯認為我女兒了!雖然我們是第一次這樣直面,但你總該對這印記有印象吧!」
 
  「女兒?花之印記……妳……妳是那女人?這……這不可能呀!妳明明已經……」智揮猩像是想起什麼恐怖的事情般,一臉驚恐地說。
 
  「已經怎麼樣?已經因為你那引入外敵的陰謀,導致難產而死嗎?喔!真是可憐的老糊塗呀!都這麼多年了,你還沒想通嗎?你該不會還沉浸於美好的幻想,以為是你的計謀導致我的死亡吧?真是令我失望呢!走上歪路的希望之子!」紫陽在用著高傲的態度嘲笑智揮猩一番後,便偏頭審視雷卡的反應。
 
  「聽到我用希望之子稱呼那傢伙,你似乎不怎麼驚訝呢!你的那對眼睛,看到了什麼樣的真相呢?」紫陽饒有興致的問道。
 
  雷卡搖了搖頭,苦笑道:「也不全是看出來的,主要是他自己露出馬腳了!」
 
  「喔!小混蛋發現什麼了?願聞其詳!」紫陽眨了眨眼道。
 
  雷卡此時板起臉孔,一臉嚴肅地說:「剛才,為了試探,我問他為什麼要針對公主?明明師父就是他指定的希望之子,為什麼要如此為難師父的女兒?他那時說了很多他對於師父、荷蒲及希望峰的想法,而他說的那段想法並不是謊言。那就是問題所在。」
 
  「那有什麼問題!我的想法是正確的!麒昉與他的女兒都不是希望峰的希望,希望峰需要變革!這才是正確的!」智揮猩以為雷卡是要侮辱他的「正確想法」,便大聲叫道。
 
  「如果想法沒有問題,那有問題的就是你的身分!」雷卡指著智揮猩道:「當年將師父視為希望之子,不惜滅了同門、害死了自己的兄弟、甚至自戕也要把希望峰託付給師父的,並不是師祖-傑茲昉!所以後悔當年選錯人,嘆息不該讓師父掌管希望峰的你,並不是我們一直以為的傑茲昉。你的真實身分,是傑茲昉的兄長,師伯祖-偉煦!」
 
 
----------------------------------------------------------------------------
附錄1:被揭穿了?的幻導時間
 
小初:真相永遠只有一個!而真相,永遠都逃不過我的睿智之眼!真兇就是你!偽裝成傑茲昉的偉煦!
 
雷卡:喂喂!揭穿偉煦身分的台詞是我的,你怎麼一副好像是自己推理出來的模樣呀!(翻白眼)
 
偉煦:哎呀!身分被揭穿了呀!不過這樣也好,幫了我大忙呢!
 
小初:什麼?難道這也在你的預料中?難道你的身分被揭穿後會有不得了的後果?小小雷是好心辦壞事,不該揭穿真相嗎?
 
雷卡:這種時候,就知道把揭穿真相的責任推給我了呀……(一臉無奈)
 
偉煦:我之前就一直很想上附錄單元,說明一下關於裁決儀式的事情,但是作者認為此舉會讓我的身分提早曝光,所以就不讓上,讓我困擾了很久呢!
 
小初:咦?只是說明那個已經過時的老古董術式而已,為什麼會害你的身分曝光呀?
 
雷卡:正因為是過氣的老古董術式呀!
 
小初:啊?什麼意思呀?
 
偉煦:呵呵!雷小子果然心思細膩,真的不考慮取代ㄚ頭成為新一代當家嗎?雖然你屢次壞我的好事,但到目前為止,我對你的能力和表現還算滿意喔。不像你身旁那個玩不起偵探遊戲的傻小子
 
小初:喂!你說誰是傻小子呀!你這個臭猩猩!(怒)
 
雷卡:都已經到附錄單元了,你還想著要挑撥離間呀?(汗)
 
偉煦:呵呵!習慣了。那麼,我就來說一下裁決儀式有什麼問題吧。
 
小初:在那之前,是不是先解釋一下那老古董術式和你的身分有什麼關係呀?
 
雷卡:答案你已經說出來了呀!就是身分!傑茲昉師祖以前就不太管門派事務,又整天往外跑,簡單來說他在門派中就是個有名無實的「閒雜人等」,這樣的身分,又怎麼會知曉門派中那冷門的古老術式呢?
 
小初:喔……對對!我就是這個意思。如果是傑茲昉出面解釋那老古董術式,反而會讓人質疑傑茲昉怎麼會知道那麼多?進而懷疑他的身分。哼哼!我就說真相逃不過我的法眼嘛!
 
雷卡:呃……還真能凹,你高興就好……(汗)
 
偉煦:我可以開始了嗎?還是你們要繼續表演夫妻相聲
 
小初:誰是夫妻?誰又在說相聲呀?你這滿口胡言的臭猩猩!
 
雷卡:我已經懶得再吐槽了!您老就快點開始,快點結束吧!(無力)
 
偉煦:裁決儀式,一開始確實如大家所知,是一種以各種競賽來處理紛爭的手段。但因為後來當意見有分歧時,三派在檯面下往往都會暗自運作、互相拉攏,導致投票時通常是二比一,很少出現三派的意見完全不同的狀況,所以從我的前幾代開始,就幾乎沒再使用這儀式來裁決什麼了。
 
小初:聽起來,那老古董儀式還真的沒什麼用處,早知道就應該拿去資源回收掉,也不會坑害公主那麼多回了!
 
偉煦:喔!傻小子難得說對一回,沒錯!就是資源回收的概念。這沒用的古老儀式,對三派來說,就是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所以當年三派高層就決議改造那個術式,令其作為考核弟子或是化解小輩紛爭之用。
 
小初:嘿嘿!就說真相逃不過我的法眼嘛!(得意)
 
雷卡:就是矇的吧……(汗)
 
偉煦:由於該術式改造後的主要用途是用於考核小輩,為方便主辦者能夠有效率的進行考核,所以增加了可以調整競賽種類的功能。不過這件事情並沒有公開,只有部分高層知道,以維持裁決儀式表面上的公正與威嚴性,並讓參與的考驗小輩們能心生畏懼與崇敬。
 
小初:原來是這樣。那根據我的推理,你因為曾經身為門派高層,所以知道這些背後秘辛,並偷偷的調整競賽項目,意圖用連續的寶可夢對戰來坑害公主!你的陰謀已經被我看穿了!
 
雷卡:師伯祖都已經解釋到這樣了,這些事情是顯而易見的吧……
 
偉煦:雷小子先前說的沒錯,這件事情,遠離權力中心的傑茲昉不應該會知道,所以如果我頂著傑茲昉身分解釋這件事,就會顯得很奇怪。順帶一提,麒昉也不知道這件事,畢竟,當年知情的高層都死光了,他也無從得知嘛!所以公主丫頭更不知道這件事,才會被我坑騙呀!哈哈哈!
 
小初:你這可惡的臭猩猩!你怎麼害人還那麼開心呀!你到底還有什麼陰謀?快點從實招來!
 
雷卡:依我看,師伯祖肚子裡的壞水恐怕還不少呢!若要他把陰謀全部招出來,恐怕說到明天也說不完!
 
偉煦:哼哼!雷小子好見識。雖然你有藏鏡人幫手,但我也不是毫無準備。你揭穿了我的身分,也等於是拿掉我的一些顧忌,我們之中誰才會笑到最後?就讓我們在本篇中見真章吧!
 
小初:等等!那我呢?我最近在本篇沒戲份呀!
 
雷卡:那你就在附錄裡苦笑吧……
 
 
---------------------------------------------------------------------
附錄2:下回預告
 
 
「也別全怪部下辦事不利!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部下,不是嗎?」
 
「也就是說………終於不用顧及你的聖母心,可以下殺手了對吧!」
 
「你自以為高明的這些手段,對更高層的存在來說,只是不屑一顧的小把戲!」
 
「只有我有遠見!只有我是正確的!我會向你們證明這一點的!」
 
「就算我們死了,你以為你還有機會奪取希望峰的掌控權嗎?」
 
「我早該知道那老混蛋的話只能信個八成!」
 
 
下回  來自希望的絕望‧交鋒
 
 
「場面可能還會比當年還要盛大!希望峰將會血流成河、寸草不生!」
 
 
 

創作回應

E=mc^2
偉煦不是toyota的一種車嗎(wish
2021-10-27 20:06:09
衝浪的寶石海星
偉煦這個名字就是從wish而來的喔。
不過不是車子,是取「希望」的意思。
2021-10-27 22:46:14
千鳥比卡超
感覺怪怪,好像冇法壓制智揮猩搶回索莉(即使那紫陽女子話準備好也一樣,難道偉煦的隱藏手段這麼深不可測)
2021-10-27 22:40:24
衝浪的寶石海星
兩方都還有底牌沒揭開,再往下看就知道了喔!敬請期待![e24]
2021-10-27 22:46:50
デュエリスト症候群
根據這兩章的隱藏提示,已經能猜到雷卡是怎樣追上去的(被捉走的其實... [e24]
2021-10-27 23:26:51
衝浪的寶石海星
被發現了......[e21]
2021-10-28 20:51:46
神空世炎
因為對偉煦的印象已經有點模糊,所以回去翻了綠之森篇,原來已經將近6年了...
2021-10-28 00:25:49
衝浪的寶石海星
時光飛逝,轉眼間六年就過去了...[e20]
2021-10-28 20:52:09
黑貓一號
其實人物介紹真的很重要(有圖更好認識
2021-11-30 13:35:47
衝浪的寶石海星
我不會畫圖(攤手)
2021-11-30 21:21:02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