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我那無法終結的生命(263)

戴斯蒙 | 2021-10-27 16:19:54 | 巴幣 1766 | 人氣 178


  進到生命教會之後,馬上就有一張熟悉的面孔走了過來。
 
  「您好,施提芬先生。」那名修練士如此說著。「這位工會的小姐,辛苦妳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吧!」
 
  他抬起了我另外一邊的手,然後撐起了我的身體。
 
  「欸?但、但是......」
 
  「嗯?難道您不回工會去嗎?要等著施提芬治療出來嗎?」
 
  「恩!我很擔心他,如果可以的話......」
 
  「這樣啊......會有點傷腦筋,我要帶施提芬先生去的地方是一般人無法進入的,那邊是祭司們私生活的區域,如果是像施提芬這種有關係的人自然是沒問題的,但是無關的人士......」
 
  聽到修練士的話,比藍潔有點緊張了起來,不過我沒有阻止修練士繼續說下去,雖然帶比藍潔來到生命教會了,但是我卻沒有打算讓她跟著一起去見拉絲緹娜祭司,如果真的像我想的一樣,那麼去見拉絲緹娜祭司就是一件危險的事情,因此不能讓比藍潔跟著過去,我原本也就要找個理由讓比藍潔留下,現在有修練士這樣說那就不必找理由了。
 
  「但、但是......」
 
  「不如妳就在這邊等待吧?旁邊有椅子,既然施提芬先生都到這裡了,那麼性命上便不會有危險,您在這邊等就可以馬上跟他碰面了。」
 
  比藍潔快速的點了點頭。
 
  「那麼施提芬,我在這裡等妳回來。」
 
  「我很快就會回來。」
 
  於是我就被修練士攙扶著走進了教會深處。
 
  「聖女大人不在,帶您去拉絲緹娜祭司那裏可以嗎?」
 
  「可以,不過瑪蘿不在這裡嗎?」
 
  「是的,為了應對剛剛在城裡出現的侵蝕種,聖女大人已經帶著一些祭司離開了教會前去協助英雄團。」
 
  原來是這樣,想必我剛剛造成的事情鬧出了不小的風波吧?不知道有沒有人因此受傷,光是顧著追趕雷瓦丁就忘了這件事情......
 
  「侵蝕種有造成什麼傷害嗎?」
 
  「目前聽到的來說,只是造成一點小傷吧?大多數都是因為躲避侵蝕種自己跌倒造成的,侵蝕種直接造成的傷害還沒聽到。」
 
  這樣嗎?這樣就好了。
 
  「不過還有一些傳言流了出來,例如疑似看到有人騎在侵蝕種身上控制著,不知道施提芬先生對這件事情有什麼看法呢?」
 
  「有人控制侵蝕種......如果這種事情能辦到的話,那理想鄉應該會很開心吧?我感覺應該是一隻人形的侵蝕種在其他侵蝕種身上被看見而被誤認了這樣。目前光是理想鄉能弄出侵蝕來就讓人驚訝了,如果真的還有人能夠控制侵蝕種......」
 
  我不能讓別人知道我有這個能力,在必要時這個可以當作我的殺手鐧......不過雷瓦丁跟劍鬼都知道了,那麼整個理想鄉大概沒多久應該都會知道了吧?
 
  到時候理想鄉會對我有什麼反應呢?如果是我的話,應該會想把能操控侵蝕種的人掌握在手中,然後去研究這份能力是從何而來的。也就是說理想鄉接著最合理的舉動,應該是想辦法抓住我然後進行研究,除非雷瓦丁跟劍鬼沒有將這件事情給曝露出去。
 
  雷瓦丁可能不會這麼做,跟天罪進行交易的他可以說是我的夥伴,但劍鬼就......
 
  算了,這種事情也沒什麼好擔心的,就算他們想派人抓住我,那也得要有那個實力才行。這次會被理想鄉抓走是因為天罪對我動了手腳,下次可就沒那麼簡單了。
 
  「那會很糟糕的對吧?想想就很可怕。」
 
  「恩,的確會很可怕。」
 
  接著,我就來到了熟悉的房門前。
 
  「那麼,我就先離開了。」
 
  向修練士道謝後,我便敲了敲門,門內傳來回應後我就走了進去。
 
  正在不知道寫著什麼東西的拉絲緹娜祭司抬頭看了一下我,露出了有點驚訝的表情。
 
  「是施提芬嗎?今天怎麼會到這裡來找我?」
 
  「是有點事情想找祭司。」我拖著步伐走到了桌子前,她看到我的動作後便皺起了眉頭。
 
  「你是受傷了嗎?」
 
  「大概吧?不過我受的傷並不重要......」
 
  我先從口袋中拿出了那個小小的金屬片,然後放到了拉絲緹娜祭司的桌子上。
 
  她看了一眼,然後再度露出驚訝的表情。
 
  「這是我家的家紋,大概是裝置在馬車上頭,代表這輛車屬於我家的證明,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她一臉懷念的拿起了那個金屬片看著,既然她親口承認了,那就錯不了了。
 
  我一直到雷瓦丁丟這個東西的時候才想起來這個家紋,以及拉絲緹娜祭司的家紋的熟悉感從哪裡來的,沒想到拉絲緹娜祭司竟然是那個全家都被卡南殺死的倖存者......
 
  記得沒錯的話,當時的警察是有這麼跟我說過,還有一個小女兒不在家裡,在其他地方的教會裡面......
 
  「你是在街上看到這個東西特地拿來給我的嗎?」
 
  「不.....是一個友人給我的,他同時還給了我另一個東西。」
 
  我將那把鑰匙拿了出來,然後放到了桌子上,當拉絲緹娜祭司看到那把鑰匙時,她的淚水立刻就流了出來。
 
  「謝謝你施提芬,還有你那位朋友,這把鑰匙對我來說非常的重要......」
 
  「我有一個問題想問,拉絲緹娜祭司,妳是理想鄉的人嗎?」
 
  雖然......我沒有任何的直接證據可以證明,但是雷瓦丁顯然不會無緣無故地丟出這兩個東西給我,所以我在想......拉絲緹娜祭司也許是理想鄉的內應,失去了所有家人的她,顯然有這個理由加入理想鄉不是嗎?
 
  拉絲緹娜祭司沉默了一陣子,然後抬起頭看著我。
 
  「你怎麼會這麼想?」
 
  「因為給我這個東西的人,跟理想鄉有關,雖然他沒有說,但顯然他不會平白無故地給我這些東西。而且拉絲緹娜祭司,妳是有理由加入理想鄉的。」
 
  「先不說你的朋友是誰,但你怎麼會認為我有理由加入理想鄉呢?」
 
  「因為妳的家人全都死了。」
 
  「這件事情你是從哪裡聽說的?」
 
  從哪裡聽說的......這好像沒辦法講吧?拉絲緹娜祭司會相信我嗎?
 
  「看來是不願意說呢!也是,一般來說都不會將自己的情報來源講出來......但你有認識這種人嗎?依照我對你的了解,你只是普通到不行的普通人,理論上是沒有什麼情報獲得的手段的......而且有關於我自己的家世,就連生命教會內部都不是很清楚......」
 
  拉絲緹娜祭司注視著我,那雙眼睛似乎想從我身上看出什麼......
 
  突然間,她睜大了眼睛。咦?難道她真的發現了什麼?
 
  「你的身上......有萬傑林的力量,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如果是神的話,那一切就說得通了......」
 
  嗯?她再說什麼阿?
 
  「我以為萬傑林是不打算理我的,但最後的最後,還是讓你來阻止我了是嗎?」
 
  雖然不知道祭司在講什麼......只不過她這個反應......
 
  「所以妳是理想鄉的內應嗎?」
 
  「沒錯施提芬,我是。」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