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生存界限 第十六章Cradle⑩

| 2021-10-27 08:30:02 | 巴幣 1282 | 人氣 153

連載中【連載】生存界限
資料夾簡介
在毀滅後重建的世界,人們活在「拉比尼斯」這一怪物的威脅中。儘管有三名擁有特殊能力的青少年挺身阻擋,人們卻是依賴、厭惡、懼怕、覬覦他們的能力⋯⋯

  天夜在暗夜中奔跑著。

  「呼⋯⋯呼⋯⋯!」

  他忍著剛才摔下樹時的疼痛,順著自己熟悉的路線衝出森林,不久便抵達研究所的正門。

  門外的警衛一看到他,沒人知道他是什麼時候跑出去的,不禁一陣慌亂,深怕之後上頭怪罪下來。

  儘管他們和研究所內的實驗毫無瓜葛,卻也知道這孩子是所長「重要的」獨生子。何況身為警衛,竟沒能準確掌握人員的進出,很明顯是怠忽職守。

  但天夜並未理會警衛的慌亂,只是雙手抓著膝蓋喘氣,腦子裡不停思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本以為已經在剛才四散的焦慮,現在再度湧上心頭。他的腦袋又堆滿和那個男人說話時,掠過的單字和畫面。尤其是那個男孩的身影和「朋友」這兩個字最為清晰。

  他覺得自己好奇怪。

  「⋯⋯唔!」

  於是他咬著牙,推開擋在面前的警衛,衝進研究所當中。

  他必須知道。

  他必須問清楚。

  他一定要消除這股盤據在心頭的不快感受。

  「爸爸!」

  天夜來到行政棟三樓,正好看見費利爾的背影,開口呼喚他。

  費利爾轉頭,看見天夜從忙跑來,卻是一陣不解。

  「天夜?」

  「爸爸,我好奇怪!」

  天夜一來到費利爾面前,就扯著他的白袍衣襬,激動地開口:

  「我為什麼會忘記他?我明明覺得他很重要,是我重要的朋友⋯⋯可是我又覺得自己不認識這個人,為什麼⋯⋯我怎麼會變成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天夜一口氣吼出心中所有徬徨,希望父親給他一個答案,好讓他不再搖擺不定。沒想到費利爾的神情卻是瞬間變調。

  「唉⋯⋯這樣啊。」

  費利爾大掌抓住天夜的肩膀,以冰冷的聲音這麼說道:

  「沒想到你居然會察覺,是我太大意了。」

  「爸爸⋯⋯?」

  說完,費利爾粗魯地使力,直接推著天夜往前走。

  「果然外在因素變多之後,人就不好控制了。看來只洗掉半年的記憶太突兀了。」

  「爸爸,你在說什麼⋯⋯」

  天夜踉蹌跟著費利爾前進,心中的徬徨卻因為他的言語,越漸龐大,同時悄悄轉化成不安。

  「不過沒關係,你不會再想起來了。」

  直到聽見這句話,天夜才驚覺事情不妙。

  「不⋯⋯不要!」

  他甩開費利爾的手。

  這個舉動,似乎讓費利爾感到相當不悅。

  「天夜⋯⋯」

  「我⋯⋯我不想再忘記了!我想交朋友!我還想再跟他一起玩!」

  「天夜,你想要違抗我嗎?」

  費利爾轉過身,正面面對天夜,居高臨下地睥睨著他。

  那眼神讓天夜不禁打了個冷顫。

  他覺得很可怕。

  明明只是一個眼神、一句話,卻沒由來覺得可怕。

  那感覺就像清楚明白自己已經一腳站在地雷上,只要重心稍有變化,就會引發爆炸那樣,讓他動彈不得。

  「天夜,過來。」

  費利爾伸出手,示意天夜往前。

  但這一個稀鬆平常的動作,看在天夜眼裡,依舊是充滿威脅。

  剛才心中明明滿是徬徨不安,現在卻完全被恐懼佔滿。

  他的情緒變化如此劇烈,難道還不算異常嗎?

  ——當你遇到⋯⋯的事物⋯⋯

  這時候,天夜的腦中傳來一道斷斷續續的聲響。

  那是一道低沉的男性嗓音。

  雖然模糊,卻莫名有著一份沉穩和平靜。

  一開始斷斷續續,隨著時間分秒過去,卻逐漸清晰。

  那道聲音是這麼說的:

  ——當你遇到不合理的事物,你必須有反抗的勇氣。

  當那句話語完整地在腦海迴響,也給了天夜一份助力。

  「嗚⋯⋯!」

  他咬緊牙關,用盡全力策動怕得僵硬的身體,就這麼轉身逃離費利爾。

  「天夜,站住!」

  儘管費利爾在背後大吼,天夜依舊頭也不回地往前跑。

  但才剛跑沒多遠,前方正好有幾個研究員迎面走來,天夜隨即聽見身後的費利爾大喊:

  「快抓住他!」

 那些研究員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面對費利爾突如其來的大吼,還是一愣一愣地回答 :

  「呃⋯⋯是!」

  他們聽命往前撲向天夜。

  而天夜雖說身體不適正在發燒,多年的戰鬥訓練卻已經深入反射神經,面對一雙一雙接踵而來的手,他蹲低了身子,鑽著他們的空隙閃過,就這麼突破那些研究員。

  「嘖!」

  費利爾看了砸嘴,一邊追著天夜,一邊從胸口的口袋拿出一個控制器,然後毫不猶豫地按下。

  「唔⋯⋯啊!」

  費利爾按下按鈕的同時,天夜的脖子也發出一陣熱能,隨後他的能力擅自發動,在沒有媒介的情況下,釋放出身體的能量。

  天夜的身體立刻發出能量亂竄的痛楚,雙腳在奔跑當中卡住,直接跌倒在地。

  這時費利爾趕來,從腰間掏出一把自動手槍,對準了天夜的腳,不由分說就開槍射擊。

  「唔——」

  一股從小腿流竄到腦袋的尖銳痛楚在瞬間擴散。同時,費利爾抬起腳,在痛覺化為慘叫之前,毫不留情地重踩在天夜腿上的槍傷。

  「——啊啊啊啊!」

  鮮紅的血液隨著慘叫噴出,但費利爾彷彿沒聽見天夜的哀號,他彎腰,伸手抓著天夜的衣服,將他整個人抓起,然後往一旁的牆上扔。

  牆上的那扇窗戶正好沒有關,一股有些冷意的風帶著樹枝沙沙作響的聲音闖進,讓室內的溫度迅速降低。

  「天夜。」

  費利爾舉槍指著癱坐在窗下的天夜,眼底透露著冰冷的寒氣。

  見父親竟舉槍對著自己,天夜完全不敢相信。

  「爸⋯⋯爸⋯⋯?」

  他一直以為父親是愛他的。

  他知道父親一定是愛他的。

  但現在這個⋯⋯是什麼?

  「看來不給你一點教訓,你就跟千封一樣不會懂,是嗎?」

  這句話說完,費利爾再度開槍,射穿天夜的手臂。

  「啊啊啊——!」

  「沒想到你居然會為了一個才認識沒多久的人反抗我,真是個壞孩子。」

  費利爾隨意拋下手上的自動手槍說著,並一步一步走到天夜面前,再度抓著天夜的領口,將他從地上拉起。

  他將天夜的上半身推出窗外懸空,就這麼單手壓著天夜的胸膛,讓天夜為了不掉下去,只能抓著窗框,無暇反抗他。

  「唔⋯⋯」


  接著費利爾從白袍的口袋中,拿出一個筆型注射器。

  「這是給壞孩子的懲罰。」

  語畢,他單手扳開注射器的塑膠套,就往天夜的手臂刺下。

  沒過多久,天夜便覺得全身疼痛難耐,不斷在沒有退路的窗框上扭動身體掙扎。

  「嗚⋯⋯啊!啊啊——!」

  「天夜,你聽好了。」

  在痛苦之中,費利爾的聲音清楚地傳來。

  「你不需要朋友這種東西。你是兵器,是為了消滅拉比尼斯而存在。編號〇〇一三,這就是你的一切。」

  「唔啊⋯⋯啊啊啊⋯⋯!」

  天夜記得這種疼痛。

  父親說過那是蛇毒,不會致命,很適合用來拷問。

  他那時候還問拷問是什麼意思,而父親只是笑而不語。

  想起這件事,天夜的眼眶緩緩泛出淚來。

  「來,自己說一遍。告訴我,你是什麼!」

  「我是⋯⋯」

  這一瞬間,天夜的腦中再度浮現那名男孩的笑臉。

  很清晰。

  很溫暖。

  同時溫柔得讓人想哭。

  「我是⋯⋯結城天夜⋯⋯」

  天夜說著,放鬆抓著窗框的手,完全放棄抵抗,放任自己摔下去,落入無邊的黑暗當中。

  ——可以跟你做朋友嗎?

  他在朦朧的意識中,看著父親在窗邊驚愕的臉龐,腦中卻只有這個父親容不下的念頭。隨後他閉上眼睛,什麼都感覺不到了。



【待續】


後記:
〈第十六章〉到這裡就算結束了。
因為改了一小部分,變得跟劇本不一樣,導致我現在要重新思考怎麼收尾(毆
但反正船到橋頭自然直,沒問題der!大概吧!

創作回應

字不夠
拉比尼斯終於要出來了嗎~
2021-10-27 09:17:02
可能沒這麼快~
(結果在這部作品裡,拉比尼斯的出場次數根本屈指可數XD)
2021-10-27 10:31:27
悠閒紅茶(冷卻中)
什、什麼!編號竟然不是九五二七!(重點誤
2021-10-29 23:32:26
寫出來就變成喜劇了,我會無法正視XDDDD
謝謝你,九五二七~
2021-10-30 10:29:12
熟魚片
這畫風直覺聯想到古早味的Galgame啊XD
2021-10-30 11:35:41
我朋友的確是做遊戲的,所以風格跟一般插圖比較不一樣XD
2021-10-30 11:43:1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