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39章 無臉男子的西裝

謎猴兄弟 | 2021-10-27 05:05:26 | 巴幣 0 | 人氣 56


    吃完晚餐後,眾人又在客廳聊了一會兒,對於李子因回家探視自己,李承業雖然高興,但畢竟身體狀況不好,已經頗感疲憊,才依依不捨的回房休息。李大福來到李子因的面前,說道:「二少爺,您與少奶奶的房間已經準備好了,是不是現在就去休息?」聽到李大福叫自己「少奶奶」,紀晴一陣臉紅,又想到剛剛李承業誤會李子因享齊人之福的事,還沒解釋清楚。本想要一間單人房的紀晴,想到這裡還有個心術不正的李子欣與朱興漢,整個人就不寒而慄,想道「還是跟子因哥一起,安全點。至於怎麼睡…」想到這裡,紀晴不禁俏臉通紅。李子因的想法,與紀晴是一致的,覺得安全為上,而且眼看紀晴也沒有反對,於是兩人跟著李大福來到一間房間前。
    剛進房間時,氣氛說多尷尬,就有多尷尬,因為,只有一張大床,一張桌子,還有一張辦公椅,可沒有沙發或小床。此時已經是十一月,東北天氣嚴寒,不可能打地鋪。幸好這房間還有間浴廁,紀晴藉故躲在裡面好一陣子,但再怎麼躲也得出來面對,總不可能睡浴廁。紀晴走出浴廁時,只見李子因已經在床的中間擺了一條被子,對著紀晴說道:「嗯,這條被子是楚河漢界,我們都不越界,你看可好?」紀晴點頭笑道:「當然好,你敢越界,我就大喊非禮。可是…,如果是我越界呢?」李子因暗自苦笑,心想:「這個小妮子,明明自己緊張、害羞得要死,躲在浴廁久久不敢出來,這下子,居然還敢耍嘴皮子!」李子因笑道:「你會玩象棋嗎?如果你越界了,我就會讓你變成一個小卒。」說完,轉身進浴廁盥洗,紀晴則思索道:「小卒?象棋中的小卒是…」紀晴突然想到,象棋中的小卒只要一越界,是只能向前,不能回頭的。紀晴再度羞的滿臉通紅,暗啐道:「臭大口子,又將了我一軍。」
    兩人規矩地躺在床上,倒是不敢越界,但也沒心思睡覺。不知躺了多久,紀晴突然咯咯嬌笑,李子因問道:「小晴,你又哪根筋不對了,笑甚麼呢?」紀晴看著天花板笑道:「你還記得,有一天你說了『半生緣』的故事給我們聽,那天晚上,我們兩個在院子裡聊天的事嗎?」李子因點頭說:「記得啊,你問我婚姻是自由戀愛好,還是父母決定好。」紀晴說:「是啊,可是你記不記得,你當初可是批評過我的未婚夫與其原生家庭,你可曾想過,原來你批評的是自己!」李子因說道:「我有批評過嗎?我倒是忘了。」紀晴哼的一聲,說道:「不過,想一想我們還真是有緣,先是你從朱老三的手中救了我。然後我陰錯陽差地跟你回家,結果發現,你是我的未婚夫…」
    停頓了一下,紀晴的語調轉柔,輕聲說道:「自從我知道,我有個素未謀面的未婚夫時,心中當然也會幻想,他會不會疼愛我,他會不會陪我做我想做的一切。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妥協,如果我的未婚夫是個平庸之輩,我想,我就跟著他一起平庸就是了!但有時,我也會不甘心,不甘心自己的命運要掌控在一個陌生男人手中。所以我想逃,逃到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直到剛剛,知道那個男人就是你,我突然有種幸福感,突然覺得老天爺竟是那麼眷顧我…」說到這裡,紀晴突然聽到一陣輕輕的鼻鼾聲,李子因竟然睡著。
    紀晴喊了兩聲:「大口子!」發現沒有反應,紀晴居然是鬆了口氣,說道:「你睡著也好,我才有勇氣繼續說,否則,一直憋在心中,太過沉重…」李子因當然也覺得這是一份奇妙的緣分,只是對李子因而言,越是有緣分,就越是一種羈絆,這種羈絆一條兩條,要斬很容易,但如果是千絲萬縷呢?強拉硬扯會不會血肉模糊?李子因不敢表示心中的歡喜與愛意,只能假裝睡著,傾聽著紀晴訴說自己的內心所感。這個夜晚,對紀晴而言,是無比幸福,但對李子因而言,卻又無比壓抑。
    清晨時分,陽光透過窗戶照入房中。李子因覺得鼻中一陣清香,胸口略沉,抬頭一看,竟是紀晴把頭靠在自己胸口睡著。李子因怕吵醒紀晴,因此動作不敢太大,本想研究一下,到底是誰越線,但是此時,用來分隔兩人的被子,早已被兩人踢到腳邊。而兩人所躺的位置,大約也是中間,很難說是誰越線。隨後,李子因覺得好笑,這個時候,去研究到底是誰越線,完全沒有意義。趁著紀晴還沒清醒,李子因輕輕地把手放在紀晴的肩膀,將其擁入懷中,感受一下正常情侶該有的溫度。此刻的李子因,突然有個荒謬的想法:「如果把我手中的手錶,脫下來丟掉,那麼此刻是否就能永恆?那怕不行,那我是否能在這個年代老死,陪紀晴一輩子?」李子因突然又感覺悲哀,原來陪一個人終老,竟然也是種奢望。
    1927年11月7日上午八點五十一分。李家客廳中,李子雲正自己一個人畫素描,而一旁的楊曉玉與紀晴聊著天,李承業、李子因與李大福三人,正討論著李子欣與日本關東軍簽約的設計草稿,應該怎麼設計,比較容易過關。李大福手中拿著一份資料說道:「這是日本人對於設計稿的說明,看完之後,對於這份合約,就比較放心了。」李承業好奇道:「喔,這資料怎麼說?」李大福說:「關東軍這次的徵稿,有點是比稿的意思,看誰設計好,就採用誰家的。但為了惡意避免有商家隨便亂投稿,所以才有簽約、處罰性條款的設計。」李子因點頭說:「那這次比稿,有沒有說明其設計方向是如何?」李大福說:「有,文件中說,為了慶祝朝和天皇就任,關東軍校級以上軍官,將獲贈一套西服。比稿內容就是以這套西服為設計目標,除了要時髦,還要體面、端莊!」
    李子因搖頭道:「要求可不小,不知道有沒有例子可以參考一下,關東軍的高級軍官,在正式場合都穿著怎樣的西裝?」李大福說道:「有的!」便伸手從書櫃中取下一本剪貼本,上面都是一些從報章雜誌上剪下來的圖片,雖然是黑白照片,但樣式還是可以清楚看出來的。李子因捧著剪貼本詳細的研究一番,發現這個年代的西裝,有許多燕尾服、圓筒高帽等元素,如果按照李子因粗略的看法,就是很像「魔術師」。另有些中國人穿的西服,是有稍微改良自長袍馬褂的中山服。不過對李子因而言,這些服裝的款式都稍嫌老氣。
    「唉,這些樣式,都比不上無臉男子的身上那套西裝。」李子因這樣想著。突然間,李子因靈機一動:「無臉男子!?我記得筆記本上,有個酷似無臉男子的西裝設計圖,不如就用它來比稿了…」李子因急忙走進房間取出筆記本,李子因翻出那張設計圖,遞給李承業與李大福看,問道:「如果是這一張去比稿,可行嗎?」李大福瞪大眼睛,沒有發表意見,只是看著李承業。而李承業則推著老花眼鏡,說道:「或許…可行。」
    1927年11月10日下午三點二十二分。李子欣坐在另一棟別墅客廳中發呆,腦中不知在想些甚麼,看見朱興漢從外面急忙地走進來,李子欣還沒察覺異樣,笑道:「朱老三,走的這麼急,可是有好消息?我家那個糟老頭與娘娘腔老弟,不肯跟我低頭,想必,比稿一事,應該吃憋了吧。」朱星漢滿臉尷尬,說道:「這個…,剛剛關東軍方面的公布的消息,李子因的設計稿…,被採用了…!」李子欣嚇一大跳,隨後怒氣陡升,吼道:「怎麼可能?就憑那個娘娘腔?我不信…。」
    朱興漢嘆了口氣道:「這件事已經事千真萬確。不過,大少爺,你也別擔心,並不是比稿過了,就一帆風順啊!這不是,還要大量生產嗎?」李子欣嗅出一絲陰謀詭計的味道,問道:「你可有什麼好計策?」朱興漢小聲的在李子欣的耳邊說道:「咱們李家的工廠生產線,最清楚不過,從量身、打版、剪裁、縫紉,其中手藝老到的師傅就那麼幾個,我們只要拉走一兩個師傅,你覺得他們還能在時間內交出成品嗎?」李子欣手指著朱興漢笑道:「好主意,就屬你最壞。」
    李家別墅客廳,李子因正看著李子雲繪畫,紀晴則與楊曉玉在廚房中做點心,李承業則看著報表。電話突然響起,傭人接起電話後,向李子因說道:「二少爺,您的電話,李管家找您。」李子因接起電話後,電話那頭,李大福氣急敗壞的說道:「二少爺…,咱們…咱們家的幾個經驗老到的師傅,都突然遞出辭呈走了…這…這樣下去,咱們可沒辦法如期交貨給關東軍啊。」李子因問道:「同時遞辭呈?怎麼會這樣?莫非,有人搞鬼。福叔,您等我一下,我過去工廠看看。」掛上電話,李承業的聲音響起,問道:「發生了甚麼事?」李子因快速的將李大福的話說了一次,李承業的表情也瞬間凝固,隨後才說:「我跟你一起去工廠!」李子因推著李承業所乘坐的輪椅,要往客廳外走時,看見李子雲也站在一旁,怯懦的問道:「爸爸,二…二哥,我也能一起去工廠嗎?」李承業沒有說話,李子因卻點頭說:「好,反正大哥不像話,無法接班。我呢,還是得回東北軍中,只有弟弟,最適合接班!既然遲早要管事,不如早點學習吧。」這話讓李承業頗感驚訝,就連剛從廚房走出來的楊曉玉,也一臉無法置信。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