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微醺藏紅(新)}第十六章 導火

坐著 | 2021-10-27 00:00:08 | 巴幣 4 | 人氣 29

連載中微醺藏紅
資料夾簡介
一間酒吧,兩個人,三杯調酒,四個身分,數個故事交織延伸……

  如今各大媒體爭相報導曲雅芙打壓宋璇的事件,除了報導「絕」周刊所刊登的匿名員工爆料信—曲雅芙以自身長年以來在公司的勢力霸佔音樂祭參加名額,不讓機會給其他新人外,更是挖出曲雅芙過去的訪談影片,開始當起偵探抓起曲雅芙不喜宋璇的蛛絲馬跡,各各說的有鼻子有眼睛,煞有其事的樣子,好似一切都是他們親眼所見般。
  風向可以說是一面倒的偏向宋璇,估計他們公司現在已經忙得一個頭兩個大了,兩個都是自家藝人,大家現在正睜大眼睛看著呢,他們要是偏袒了曲雅芙便會坐實曲雅芙仗著勢力欺壓新人的名,若是偏向了宋璇不免會寒了在公司待了長時間的老臣們的心,這回估摸著是商量怎麼完美的為曲雅芙解圍和抓內賊去了。
  隨著打壓事件的延燒,連帶導火線—夏初音樂祭改規則的事也一併被掀了出來。
  像音樂祭這類的大型演出活動一般都是內部敲定表演者後才對外公布表演者名單,這次各家經紀公司還在推派階段,倒是先引起這麼大風波,之後怕是沒有精彩只有更精采的了。
  我關上擾人的新聞,輕輕撥弄幾下手機,撥出訊號,對象—我們的親親霍大少爺。
  我還沒開口,那頭就先傳來了充滿笑意的低沉嗓音,「絨啊,妳動作還真快。」
  「我剛回來,能有什麼動作?」我不暇思索的,裝傻充愣。
  「妳以為妳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就能瞞過所有人?」他低聲笑著,「妳騙的了妳那個經紀人可騙不過我。」
  是了,我們用的是同一條消息管道,我這邊有動靜,以他的機敏肯定會發現。
  「你怎麼知道?」聰明如他,肯定懂我問的是艾姊的事。
  「她都找妳找到我這邊來了,我能不知道嗎?」
  「她什麼時候有你電話了?」我很是驚訝,艾姊怎麼會找霍子煜,而且還真讓她找到了。
  「她急得都找來我助理那了,妳還是盡快跟她連絡吧,不然你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就要葬送在妳自己手上了呦。」表面上聽上去是善意的提醒,我卻聽出了他上挑的尾音背後那掩藏不住的幸災樂禍。
  這妖孽……真欠扁。
  但欠扁歸欠扁,他說的倒是一點也不假,要是真讓艾姊去報了警,我好不易等來的機會可就真要毀在我手上了。
  打壓較量的八卦主角再是重量級,鬧得再大總比不過當紅女星失蹤的消息來的聳動吧,到時候把現在鬧得沸沸揚揚的紛爭給壓過去,曲雅芙他們經紀公司肯定要樂開了花,他們現在正愁著沒法止血呢,有我這個橫空出世的止血帶,他們能省不少力啊。
  可惜我沒那麼寬大的胸襟,無償把自己獻出去。
  思及此,我的頭開始隱隱作痛。
  我絕對不能讓這種事發生,我可沒能力再生出一個這麼好的機會啊!
  「這星期五晚上給我留著。」我果斷地先把正事交代了。
  「才幾日不見,就這麼想我?」他還是那吊兒啷噹的語氣。
  「想死我了,到時候見了面抱一個先。」我順著他的話接了下去,真誠無比的語氣中夾雜著些許的獻媚,豪不意外的,某個男人虛榮心得到了滿足,不再像先前一般低笑,而是放聲笑了出來。
  我明白他那閒來無事就逗逗那個鬧鬧這個的嘴賤個性,我們友情的堅定程度連同床共枕都不是問題,這種小玩笑又算什麼,他想玩,我就陪他玩。
  不過就是幾句話嘛,把我的夥伴哄得開心了,我也好辦事不是。
  笑罷,他隨即開口,「說吧,要我幫什麼。」
  「能不要這麼聰明嗎?」我語氣頗有幾分無奈,但更多的是笑意,對我們合作無間的滿意。
  「無事獻殷勤。」他哼哼著。
  我嘿嘿一笑,向他娓娓道出我的計畫。
  當我站到艾姊面前,她沒有想像中的那樣撲上來又是扯又是罵的,只拿一雙眼死死的盯著我,一動也不動。
  我的媽啊,妳能不要這麼看著我嗎,怪可怕的啊!
  突然,艾姊一個箭步衝了過來。
  我驚覺不妙,她該不會又想打人了吧,我下意識的向後退。
  才退了一步便被艾姊抱了個滿懷。
  「邱舒穎,妳終於回來了,嚇死我了。」艾姊雖矮了我半顆頭,但她力道之大,大到我以為她要將自己半張臉嵌進我的肩頰骨裡。
  面對艾姊突如其來的熱情擁抱,我愕然的望向一旁的阿揚,衝著他眨巴無辜的大眼睛,傳遞著求救的訊號。
  我該做什麼反應,是抱回去?還是推開?
  如果此刻抱著我的是個好看的男人,我會毫不猶豫地抱回去再偷吃些豆腐,但眼前的人是艾姊。
  女人,我沒經驗啊!
  更何況我對艾姊也沒興趣啊。
  對於我的求救,某人顯然不想理會,還悠哉地抱起胸,以等著看好戲的姿態,靜靜的待在旁邊。
  求助無援的我只能僵著身子,等待艾姊唸夠了抱夠了,自己從我身上下來。
  「說話啊。」艾姊終於放開我了,但那語氣卻相當不滿。
  呃,我要說什麼,我剛才完全沉浸在祈禱艾姊盡快放開我的思緒裡,她說了什麼,我壓根沒在聽啊。
  正當我愣愣的站在那時,耳邊幽幽傳來了:「妳這幾天去哪了,怎麼聯絡不到人。」
  是阿揚!
  我感激的衝著他眨眨眼,此刻的他根本就是天使般的存在,拯救我於水火之中的天使!
  「我去找一樣重要的東西,或許是那邊比較偏僻吧,沒收到訊號,後來我手機也沒電了。」我說著預先想好的說詞。
  我總不能說是我故意的斷了所有聯繫的吧,那不是找打嗎?
  艾姊回以不滿的瞪眼,或許是因為等一下還有會議要開,她沒跟我繼續糾纏下去的意思。
  我鬆了口氣,心虛的移開眼,卻意外對上阿揚那明顯不信的眼神,我露出了一慣的招牌笑容,力求達到最高的說服力。
  幸好,阿揚雖不信,倒也沒當著艾姊的面戳破我。
  唉,他現在不說是好事,但那也就意味著之後少不了要用這事敲詐我一番,真不知該喜還是該憂。
  會議室內,所有人都到齊了,連總是愛和我搶著當最後一個到場的薇薇都已經在座位上了。
  這還是第一次公司所有的大小藝人和經紀人一起齊聚一堂,我們偉大高層的說詞是只讓我和薇薇出席會議有失公允,便讓大家都來了。
  一踏進會議室,我便感受到了所有視線瞬間以我為中心匯聚而來,有探究的,也有看好戲的,更有期待的,各色目光盡收眼底。
  我和艾姊從容落座在最前排的位置。
  執行長一就位便宣布會議開始。
  「經過公司所有主管們的多次討論,由於大家都想參加演出,所以我們最後決策出的結果是由投票的方式來決定音樂祭的出演人選,最為公平。」營運長掃視全場,「現在開始可以推薦也可以自薦,最後所有與會人員一人一票,票高者得以獲得參加資格。」
  營運長語畢,全場一片靜默,空氣漸漸變得凝重。
  我翹起二郎腿,欣賞起我的指甲,一副事不關己的模樣。
  真是好計策啊,於公司而言不過是一場音樂祭,推誰出去其實影響不大,但所有人搶一個名額的狀況這是第一次發生,而先前我和薇薇相爭的意圖太過明顯,他們不論選了誰另一方都要跳腳,況且那麼做會讓天秤太過偏向某一方,他們想要的是我和薇薇的天秤維持在小幅度的失衡,可不敢真的讓天秤直接往某一方傾倒,討論不出個結果便乾脆用投票的方式把球給丟回來,誰吭了聲誰就得接這球,這不沒人敢先開這個口了,大家都在觀望。
  我狀似無異的抬起手,透過燈光照射欣賞自己的指甲,與此同時身後傳來整齊的抽氣聲,我不由得勾起嘴角,他們怕是以為我要開口了吧,同一刻我又瞟到了營運長似乎張了張口想說些什麼,意圖明顯是想點我說話,讓我做突破口呢,但……我偏不,在他出聲的前一刻我優雅的收回手,轉動手腕好似要用各種角度觀賞指甲才夠,餘光可以清楚看到他話到嘴邊卻硬生生憋住,最後又吶吶的閉上嘴,看著他好不容易逮到機會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機會從手邊溜走的鬱悶模樣,我的嘴角又不由自主地向上拉升。
  「又要重做了。」我望著精美的指甲,小聲嘟嚷著。
  我可以說是相當享受這個隨便一個小動作都能吸引所有注意,從而折磨他們心神過程。
  在場各個都是算計他人成精的老狐狸,難得有能玩弄他們的機會,怎能不好好把握?
  良久的沉默後,我們偉大的執行長終於按耐不住了,「都沒人要推薦或自薦的嗎?」
  算一算時間,吊他們胃口也吊夠了,我從容的抬起手,「我」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