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黑素 18.人維安和基地會議

二日月夜 | 2021-10-26 23:06:59 | 巴幣 0 | 人氣 27

連載中黑素
資料夾簡介
不明物質所組成的黑體生物對抗,無止無盡的戰爭、犧牲和絕望,在絕望中尋找希望和答案。

我盯著眼前的槍口,再看向克萊兒,她平穩的握住槍柄,手指安放在板機上,彷彿隨時都要把我的腦子射出一團血花,
我膽戰心驚的將視線慢慢地從槍口轉到她面無表情的臉上,屏著呼吸,連一口氣都不敢吐出,
克萊兒靜靜的注視我一會,然後她冷著臉緩緩將手槍放下,
「不要拿這件事試探我,艾德斯,」
她拿著手槍的手臂垂在身側後,我感覺自己死裡逃生的大口喘呼起來,
「你改變心意了?」我邊喘著氣邊向克萊兒問道,
克萊兒臉上沒有動靜,只是默默地將槍收回懷中,
「我如果想殺你,你現在已經死了,」
「…那你又為什麼把它指向我,」
「你想試探我,我就向你展現我的底線,」克萊兒自然的說道,「你還是要拒絕我嗎?」
我皺起眉頭注視著克萊兒,局面到此,我很像也無法拒絕。
「就一定要是我?」
「是的,」
「為什麼?」
「我先前不是已經告訴你原因了嗎?」
「你有所保留吧?」
克萊兒沉默了下來,她輕笑了一下,她喃喃道:「我本以為提出…你一定會馬上接受…」
她又沉默了一會,才又說道,
「在你之後有另外兩個人選,埃雅和伊萊,」
我抬起一邊的眉頭,伊萊居然也在考慮名單內嗎?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他們有什麼不好的嗎?」
「做司令官,他們都有很嚴重的性格缺陷,」
缺陷?埃雅我跟她不熟,但伊萊有什麼性格缺陷嗎?相處有十年了,伊萊雖然有很多缺點,但是我不認為他有哪一方面有達到缺陷的程度啊。
「很遺憾的,我沒有太多的選擇,你,說實話也只是我眾多極差的選擇中最好的一個,」
「意思是我是一籃爛蘋果中最不爛的那一個?」我自嘲著自己說道,
我的一句玩笑話,克萊兒竟認真的點頭承認了!
「我正在賭博,籌碼是人維安和基地的存亡,可是如今我手上卻是一手爛牌,你是手牌中唯一一張還有機會打出勝利的牌,」
克萊兒的話再次讓我皺起眉頭,我觀察著克萊兒,她沉默且冰冷的注視著石碑,視線卻看著不知何處的遠方,眼中的陰鬱顯現出她所看到的未來是如何的絕望,
「基地的狀況有越變越好了不是嗎?因為有菲尼克斯的幫助,最近即便是八級的黑體生物,我們也幾乎毫無傷亡的情況下獲得勝戰了不是嗎?」
我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手環,手環上顯示著我的黑素融合值,「43」這個數字像是在訴說著如今基地的和平,我已經很久沒有看到我的手環上有四開頭的數字了,
「卡蘿說的那些,沒有給你一些啟發嗎?」
我把視線從手環轉回向克萊兒。
「克萊兒,難道…」妳也像賽佛爾一樣,瞞著我們什麼嗎?
「現在告訴你應該也沒關係,反正遲早所有戰鬥人員都會收到消息,約翰昨晚把報告交給我了,調查部隊回來基地的途中看見『幽靈』了,據他們的回報以及基地的位置做測算,預估最快一個禮拜,幽靈就會飛過人維安和基地的上空,」
「什麼?!」不可能,就以幽靈的行徑速度,和牠行徑的週期,牠應該最快一個月後才會到啊!
「根據約翰他們的目測,幽靈身邊的黑體附屬物等級變為19,身周的黑素塵霧也比過去更濃,」
我震驚的不能自已,上一次幽靈來到基地時,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身負重傷卻無能為力,人類慘敗的景象彷彿還歷歷在目,我的戰友,我的雙親,在我的視線中變成屍體。
我握緊著拳頭,悲嗆、不甘及憤怒混雜其中。
「艾德斯,就如你所說,基地最近十分的平和,但太過平和了,令人害怕這會不會是風雨前的寧靜,」克萊兒悠悠的說著,
「妳覺得是嗎?」我問,
「菲尼克斯和我透漏過,十級他可以獨自解決,但十級以上,他頂多只能達到牽制,」
我垂眼看著土黃色的地面,十級的黑體生物是一條分水嶺,危險性與十級以下的黑體生物有著極為巨大的差距,不僅僅是牠們駭人的黑素異能,還包括牠們總會帶在身邊的黑體附屬物。
該死的,19級的黑體附屬物已經有6級黑體生物的強度了,數量還那麼多。
「艾德斯,逼迫也好,請求也好,成為司令官繼任者吧,」克萊兒語氣誠懇的說道,我甚至從她臉上看到了祈求,但那個表情轉瞬即逝,似乎只是我的幻覺。
「不是我危言聳聽,艾德斯,如果你不當繼任者,在我死去之時,即是基地的滅亡之刻,」
好荒謬,但克萊兒認真的表情卻告訴我,這是她從我們對談開始到現在,最真實的一句。
我端詳著克萊兒良久,成為司令官的重擔擺在了我的眼前,那是一顆巨石,我則站在斜坡上,看著巨石朝我滾來,我無路可躲,我只能選擇接下並承受她的重量,或是選擇躲開,任由巨石輾過我身後的人維安和基地。
好不想當司令官,我只想當個普通人,我只想過平凡的人生、平凡的戰功、平凡的退役、平凡的組建一個家庭,然後平凡的死去…但如果我不當,克萊兒不會罷休,我的順位後方有別人。
「…我…知道了…」我困難且沙啞的說道,彎來繞去說了這個多,我居然還是答應了。
克萊兒沒有任何情緒起伏,彷彿這早已在她的預料之中,
「十點整,會召開人維安和基地會議,我會把會議的網址代碼和密碼給你,請準時參加,」說完的同時,我的數位面板馬上傳來了通知聲,我打開通知一看,裏頭即是網址的代碼和密碼,
「你能參與會議,並享有部分會議資料的讀取權限,但沒有發言權,」克萊兒說明道,
「手腳真快,你早就知道我會答應了?」我看著那條通知,感到又好氣又好笑,
「我為了讓你答應,做了很多準備,」克萊兒冷冷地說道,她轉身,踏著腳步走上通往出口的路道,
她背向著我,淡淡的丟下一句「你是司令官繼任者這件事是最高機密,除了我、埃雅、卡蘿和約翰,不能告訴任何人」,便離開了,我只能愣愣的看著她的背影。
我完完全全被她算計了嗎?我苦笑著。
最高機密,不能告訴埃雅、克萊兒、卡蘿和約翰以外的人…卡蘿我還可以理解,約翰?
我心中一驚,想詢問克萊兒,但克萊兒早已沒了蹤影,第一公墓石園只剩下我一人。
「約翰…也是繼承者候補嗎?」我喃喃著說出來不及提出的疑問。
 
我匆匆的趕回伊萊家,取走我的個人物品,離開前伊萊還一臉困惑的尋問我為何這麼匆忙,我卻只能簡短的回答說還有其他要事處理,便與他道別了,等我回到家中時,和克萊兒約好的會議時間只剩不到五分鐘就要開始了,
打開立體投影機,將投影機與數位面板彼此之間插上傳輸線,利用數位面板連上網路,並連結克萊兒給的會議地址,輸入密碼後,投影機上投射出「身分已登入」的通知方框,在通知漸漸淡去消失後,又投射出另一段訊息,
「是否打開裝置的全域立體影像投射功能?」
我按下「是」以後,投影裝置的投影燈閃動了一下,下一秒射出一線藍光,半透明的藍色輝光掃過整個房間,將房間整個壟罩起來,會議用的長桌及座椅由地面生出,人體的影像在各自的座位上先是以雜訊的模樣出現,然後慢慢變得清晰,最後基地裡各部門的部長,他們的影像一個個坐定在座椅上,而克萊兒,她有如女王一般坐在長桌最前方的位置,所有人都能看到她,所有人也盡收她的眼底,
同時我也看到了約翰,他就坐在靠前方位置─右側的位置上,而我則坐在與約翰相對的地方─靠前方右側的位置,
「埃雅副司令官這次依然缺席嗎?」其中一人望向我的座位說道,
「是的,」克萊兒淡淡的回答,她看了看在場的所有人,會議桌前的座位已毫無虛席,
「那麼人維安和基地會議開始,請先機械部的部長先行報告,」
克萊兒說完後,機械部的部長應聲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人維安和基地內的溫度調節器、濕氣調節器、空氣循環系統、電力核爐、能量轉換裝置皆正常運作,這半年內有更換的部件,包括氣溫調節器的氣溫感應顯示器…」
機械部部長開始回報這半年內基地中機械的損壞狀況和使用狀況,同時也把修理及更換的部件一一念出,全部都是專有名詞,我基本是有聽沒有懂,新的名詞從我的左耳進去,又從我的右耳出來,克萊兒卻很專心的聽著,不時還能看到她滑動數位面板的動作,查看著機械部部長傳給她的報告書,
「…照你的報告書上所說,基地的空氣過濾循環系統已多次更換黑素濾材,光這半年就更換過了三次,頻率有點高,」克萊兒看著數位面板說道,並抬頭望向機械部部長,
「是,因為最近出現的黑體生物等級偏高,且都帶有黑素塵霧的關係,使的空氣過濾扇的負荷增加,濾材的汰換率也隨之提高,」
克萊兒鎖起眉頭:「濾材的庫存和製造,能跟上汰換的速度嗎?」
機械部部長面有難色地看向一位女性,那名女性我認得,她是工程製作部的部長,戰場裝備、機械零件、大型載具等都是經由他們之手製作出來的,
「目前濾材的部分我們只有庫存,沒有新貨,」機械部的部長說道,
「這是怎麼回事?工程製作部部長?」克萊兒質問道,
工程製作部部長從座位上站起,
「主要是原料不足,而且我們排程緊湊,時間和人力上並不足夠,」
克萊兒低頭看了一會報告書,手指滑動著螢幕,鎖眉思考了一會,她回答道,
「我看完你們最近的排程了,濾材的製作排程前面有水氣採集器,以及能量轉換器的部件製作,把濾材提前一個行程,」
「排在能量轉換器部件製作前嗎?」
「是的,」
「是,我了解了,」
「如果以後也發生同樣狀況,也用同樣的方式處理,空氣循環系統、溫度調節器、水氣採集及再生系統是維持基地機能最為重要的設施,請以它們三者為重,」
克萊兒宣布完後,機械部的報告就此結束,接下去下一個部門的報告,
各個部門部長也如前者一樣,每輪到自己報告或發言便會從位子上站起,
根據各部門的報告,農作部表示蜂蜜和咖啡豆的產量還是如往常一樣短缺;畜牧部表示牛奶的產量有降低的趨勢;魚業部表示養殖魚的供應量必須下降,否則會供不應求,醫療部提出麻醉藥品數量過少…。
我在會議中沒有發言權,但實際參與後,我覺得自己有沒有發言權根本沒有差別,因為大部分的會議內容我都聽不懂,就算聽懂了,也無法想出問題的解決辦法和對策,相比之下,克萊兒一一聽取了所有人的報告,並針對問題做出相應的指示。
我是不是跑錯地方了,我真的該待在這裡嗎?
會議已經過了三個小時,我開始懷疑自己待在會議的必要性,最終會議似乎終於要到達尾聲了,養護機構的部長作為最後一名報告者站了起來。
「新生兒和孩童的成長照顧都沒有任何問題,但就像我報告所提出的,克萊兒司令官,可以批准更多新生兒人數嗎?」
原本已經有些恍惚的我瞬間精神一振。
新生兒人數?!出生人數原來不是由養護機構決定,是由克萊兒決定的嗎?
「基地可容納人數足夠讓我們一年的新生兒人數上限再增加二十人,甚至再多五十人也沒有問題,為何您遲遲不批准增加新生兒的人數上限?」
對方語氣有些激動,而會議桌前的其他人包括克萊兒卻一臉淡定,看來這已經不是養護機構第一次提出增加出生人數了。
「容納空間夠,那糧食的數量呢?可做為照護者的人數?氧氣及飲水量?醫療及教育資源?不是只有空間足夠,就能增加出生人數,加奈特,」克萊兒眼神凌厲的直視著加奈特,
加奈特並沒有因此而退縮,她掃視一輪負責生產糧食的幾位部長們,接著手指往自己的數位面板上點擊了幾下,一份面向所有人的報告瞬間以影像的方式呈現在大家面前,
「根據基地的糧食總生產量、水的採集和再生狀況,以及氧氣的供給和循環情況,都足夠讓我們多增加五十名新生兒,這部分的資料有農業部、漁業部、畜牧部、機械部等部門提供資料數據,計算出的數據也有他們的背書,」
克萊兒的臉色變得陰沉,她瞇起眼看著在場的眾人,
「這方面的報告應該要在會議開始前遞交吧?」
參與報告製作的眾人,除了加奈特,都露出害怕的表情,
「這是你們預謀好的嗎?」克萊兒雖是笑著,但她憤怒的情緒流於言表,
「沒有提前遞交報告是我們的錯,但您不能忽略掉這些數據吧?」加奈特勾起得意的微笑,
克萊兒黯沉的眼神瞪視了加奈特一眼,隨後她低頭開始閱覽加奈特臨時遞交的報告,會議一片死寂,我緊張的環顧四周,所有人都緊繃成一張猶如死人一般的僵硬表情,除了約翰,他一手撐著臉歪嘴斜笑著,偶爾瞥了瞥克萊兒閱讀報告苦惱的模樣,接著又一派輕鬆的將身體往後仰靠在椅背,挖了挖自己右邊的耳朵,挖完,又換去挖左邊的,
他悠閒的邊挖著耳朵,邊望向我的方向,突然我倆的眼神對到了一起,我有些尷尬的笑了笑,並朝他揮了揮手,他大概很意外我會出現在會議裡吧?
可是約翰卻沒有回應我,他仍直盯著我坐著的位置,繼續挖著自己的耳朵,彷彿我不存在一般。
他是故意無視我嗎?
於是我又朝他揮了一次手,他仍然沒有反應,這太反常了,我和約翰也算是有些交情,他沒道理要假裝無視我啊,難道克萊兒對他下了什麼指示嗎?
但想了想約翰的行事作風,他才不是那種循規蹈矩的人,稍微和我打個招呼不是什麼大問題,頂多遭克萊兒的白眼吧,
我大膽的身體前傾,在約翰的臉前揮了揮手,而約翰的眼睛連眨都沒有眨一下!
不是假裝看不到,而是根本看不到!
這時我才驚覺,在我加入會議時,其他部長們似乎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反應,照理我作為第一次參加會議的成員,不免會引起好奇和注意,但現場的人們卻沒有這種反應,也就是說,在其他人眼裡,我現在的這個位子是空的!
我看得到大家,大家卻看不到我。
「報告我看完了,」克萊兒從報告書中抬起了頭,「就如加奈特妳說的,以現在基地的條件,的確能夠增加新生兒的人數上限,」
加奈特在聽完克萊兒的回答後,露出期待的表情,
「待我計算完可提升的人數上限後,我會再通知妳,加奈特,」
「好的,克萊兒司令官,」她欣喜的模樣只差沒有把「好耶」說出來了,
「好的,那麼這次的會議就此結束,除了卡蘿和約翰外,其他人可以退出會議了,」克萊兒宣布會議結束時,快速的向我打出了手勢,那個手勢快速且不明顯,那是代表「待命」的手勢,身為戰鬥人員的我很快就捕抓到了克萊兒的動作,非戰鬥相關的部長們不會去特別注意那個手勢,就算注意到了,也不清楚手勢的涵義。
我靜待在位子上,看著其他人的影像漸漸消失,最後只留下克萊兒、卡蘿和約翰,部長們離席不久後,傳來了新成員的登入通知,埃雅的影像出現在了會議中,並坐在我身邊的空位上。
「那麼全員都到齊了,約翰,開始你的報告,」
克萊兒關閉剛才正在閱覽的會議資料,約翰則是伸了伸懶腰,搓了搓鼻頭,
「資料我就傳給大家了,各位自己看吧,」
我很快的接收到了約翰傳來的報告,報告內容跟克萊兒之前告訴我的大同小異,只差在內容上較為詳細,我手指慢慢往上滑動,除了文字外,報告中還附上許多圖片,有幾張圖片是幽靈的照片,從照片中可以看出拍攝者離幽靈有一段距離,但即便如此,幽靈的身形與背景相比較下,仍展現出幽靈巨大的身形,就如牠的名字一樣,牠有如鬼魅一般,飛行在空中,這也是為何討伐幽靈的難度極高,因為牠總待在人類無法輕易攻擊的地方。
「這…黑素值提高了…」卡蘿板著臉說道,
「你確定這些數值無誤嗎?」埃雅向約翰提出了疑問,
「這是我們的偵查機給的數據,雖然是沒有基地的無人偵察機準確,但誤差也不會到太離譜,」約翰兩手一攤,埃雅只能又擔憂的將注意力放回報告書中,
「就算有誤,我們也不能太樂觀,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克萊兒說道,
我同意克萊兒的看法,還是別存有數據錯誤的僥倖心態為好,黑體生物可不是存著僥倖就可以戰勝的敵人,
我繼續看著報告書中的圖片,幾張不同角度下拍攝的幽靈、部分黑體附屬物的近照,以及幽靈飛過一棟廢棄大樓的照片,在荒廢的都市裡,幽靈的巨大身影遮蓋住射向大樓的陽光,大樓的上半部分全被黑影所壟罩。
我皺著眉頭,還是不得不驚嘆於牠巨大的身軀,虛無飄渺的飛行於空中,並在途徑的地方留下陣陣塵霧,
我再往下滑動看下一張圖片,那是同一張圖,只不過被放大處理了,而圖中的影像瞬間讓我倒吸了一口氣,
「這…這是…!」卡蘿不敢置信的拿著那張圖像,指著令我震驚的地方─幽靈的身後歪斜的大樓樓頂上,站著三個可疑的身影。
約翰嚴肅的點了點頭,
「是的,這就跟那個叫菲尼克斯的傢伙是同樣的東西,」
「你說得是人形黑體生物?」埃雅驚聲問道,
「你確定跟菲尼克斯是同一種?」克萊兒懷疑的看向約翰,
「我當初也懷疑他們的身分,但直到我回到基地,和菲尼克斯大打一架後,我確定,這些傢伙,跟那傢伙,是同類,」約翰聳了聳肩,躺進椅背中,
「他們數量不少喔,在我們進入過去時代的大都市裡時,他們的數量更多,而且他們似乎跟黑體生物是一夥的,等級較高的黑體生物附近幾乎都能發現他們的身影,」
「你們跟他們有過接觸嗎?」克萊兒問道,
「有過,但都是在有一定距離下,而且個體的反應都不太一樣,有些看到我們就躲起來了,有些則會跟蹤並觀察我們,少數幾個會對我們發起攻擊,但只要與他們拉開距離,他們就會放棄追擊,」
「他們能像菲尼克斯一樣進行溝通嗎?」
約翰嘆了一口氣:「試過了,但他們不是無視我們,要不然就是說著奇怪的語言,」
我再次觀察著報告中的照片,裏頭有三名人形黑體生物,他們站在高聳的建築物上,因為照片被放大,他們的影像極為模糊,只能勉強分辨出是兩名男性及一名女性,
「從外表來看,他們男女老少都有,但老人偏少,多是二十幾歲者居多,」約翰說,
克萊兒審視著照片中三名黑體生物,沉聲說:「他們有相當於菲尼克斯的戰鬥力嗎?」
約翰抬起一邊的眉頭,沉默了片刻,表情肅殺的說道,
「就攻擊我們的人形黑體生物來估算,普遍都有八級黑武使用者的實力,遇上對我們抱有敵意的個體,我們只有逃的份,我們能死裡逃生也不是因為我們逃得快,只是因為他們沒有絕對要置我們於死地的意思,」約翰停頓了一會,看向我的方向繼續說道,「上次的模擬戰,我拿出全力才擦掉他的一點皮肉,而他只是在陪我玩遊戲而已,」
所有人靜默了下來,克萊兒手抵著下巴低頭思考著,卡蘿和埃雅的臉色十分的難看,就像他們面前颳起了一陣暴風雨。
「他們的武器同樣都是黑武嗎?」克萊兒提問道,
「是的,各式各樣、五花八門,這可能是因為他們沒有黑素融合值的問題,」
「菲尼克斯說他頂多十三級,也就是十三級以上的占多數嗎?」
約翰歪著頭,苦思了一會,然後仰頭沉吟,
「克萊兒,我這麼告訴妳吧,我們總共跟他們遭遇了七次,他們基本都是集體行動,至少三名為一組,我們盡量用偵察機去檢測與我們有接觸過的人形黑體生物的黑素相關數值了,目前我們偵測到最高等級的個體是十五級,」
克萊兒表情猶豫,欲言又止:「也就是說…」
「他們恐怕是一個集團,甚至有已經組成了一個社會,如果他們對我們有侵略意圖,基地大概連半天都撐不過,會直接被他們剷平,那跟我們平常面對的黑體生物已經是完全不同的等級,」
約翰的話徹底讓克萊兒陷入的憂鬱,她臉上是一片的愁雲慘霧,震驚的瞳孔盯著桌面,嘴邊不停喃喃低語著。
我秘密的目睹著一切,親身感覺到震驚,以及面對絕對力量的絕望,菲尼克斯的實力我是見識過了,那次「黑活海」的征討,就算我不在場,他也能憑一己之力輾壓對手,而像他有這般實力的,基地外頭卻有無數個。
菲尼克斯先前在監控室中提過他的同類對我們有敵意,
當時的克萊兒問過:「你的同類對我們有敵意,他們打算攻擊我們嗎?」
他則回答:「不,以我的方式去理解,更正確的說法是,他們比較極端,但如果要讓你們理解他們的想法的話,你們還是理解成敵意就好了」。
菲尼克斯當時的那句話到底是什麼含意?
正確的說法是「想法極端」,我們能理解的說法是有「敵意」,也就是說換個角度來思考,就他們人形黑體生物來說,他們對我們是沒有敵意的,但他們對我們的想法,卻會被我們視為敵意?難道是這個意思嗎?
我將自己突然冒出的想法又重新審視了一次,以現況來說,或許真如我所猜想的一樣,
以他們的實力和作戰力,要將我們人類瞬間殲滅只是一塊蛋糕程度的事,約翰與他們接觸也沒有受到傷害,足以證明他們對我們並沒有直接的敵意,
既然如此,他們到底對我們是什麼樣的「想法觀點」,才會達到極端且被人視為有敵意?很明顯的,菲尼克斯在解釋這件事上打了馬虎,話中有所保留且晦澀,更正確地來說,那次在監控室中的對談,他的回答幾乎都很含糊其詞,左彎右拐,卻一次也沒有說出核心。
「這件事我們就先靜觀其變吧,目前我們也沒辦法做出任何應對措施,」克萊兒揉著自己的眉宇,嘆著氣揮手準備結束會議,約翰卻突然站了起來。
「怎麼了?約翰,」克萊兒困惑的抬頭看著約翰,
「我還有另一份報告要遞交,」約翰說道,
這惹得克萊兒不開心了,她生氣的說道:「剛剛我才講過加奈特,報告要提前遞交,」
「這份報告我沒有在所有部長在場時遞交,這是看在你的份上,所以你也應當看看我的份上,」
克萊兒與約翰相互瞪視對方,約翰目光如炬,咬牙切齒的說道:「調查部隊有多少調查報告被你扣留,最後變成不可公告情報?你有自己的顧慮,我能夠理解,所以一直以來我也就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這次,不行!」
克萊兒又狠狠地瞪了約翰一眼,但未再多說什麼,
又一份新的報告書傳到在場所有人手裡,約翰拿著自己的數位面板,並將報告書裡的圖片投射出來,清晰的照片在會議桌上懸浮著。
「我們調查途中收到不明來源的求救訊號,我們順著訊號的源頭,往人維安和基地的南方前進,並發現了這棟建築,」
約翰揮手向會議桌上懸浮的照片,照片裡的是一棟巨大的白色建築,遠遠看去建築的形狀就猶如在沙海中航行的戰艦,那個外型和顏色跟人維安和基地的外表如初一轍,
「我們在那裏發現了另一棟人維安和基地,除我們以外,還有其他倖存的人類存在,」約翰說道。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