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38章 李家上演泡沫劇

謎猴兄弟 | 2021-10-26 20:14:50 | 巴幣 10 | 人氣 24


    李子欣正想走向李子因身旁,突然看見紀晴坐在一旁,語氣驚喜的說道:「妳是…紀…紀二小姐?」紀晴不知道這個人怎麼會認識自己,因此沒有回話。李子欣向外廳喊道:「老三?進來!」「好哩。」朱興漢應聲回答,並走進了客廳。李子因早就遇到了朱興漢,所以沒覺得什麼。但對紀晴而言,這個朱興漢當初可是綁架了自己,還差點被其污辱,可說是噩夢般的存在,如今居然會在這裡見面,可說是三分意外、七分驚恐,手上一雙筷子,不由自主地掉在地上。朱興漢一進來,當然也注意到了紀晴,但隨即又看見一旁的李子因,不知是喜是怒,表情十分複雜。
    指著紀晴,李子欣對著朱興漢說道:「當初,你不是跟我說,紀二小姐逃走了,跑得無影無蹤?怎麼紀二小姐今天會出現在我家?你這人辦事,果然很牢靠啊!」朱興漢臉上一陣青、一陣白,解釋道:「這…,當初,紀二小姐的確被我抓了,但是…!」在一旁的李承業,突然指著李子欣的鼻子,怒道:「孽子,你剛剛說甚麼?你派這傢伙去抓紀二小姐?」李子欣笑道:「死老頭,我也不怕你知道。沒錯,的確是我派朱老三去抓紀二小姐。」
    李子因越聽越糊塗,只感覺這劇情很像泡沫劇的劇本,正想開口詢問,李承業又道:「你…,你難道不知道,紀二小姐是你未來的弟媳嗎?」此話一出,紀晴原本已經撿起來的筷子,再一次掉在地上,而李子因還沒反應過來,只是想著:「李子雲只不過十歲左右,居然也就訂親了,會不會太早!」李子欣點頭,說道:「我知道,當初去紀家談親事,是我與管家一起去的。」李承業問道:「既然你知道紀二小姐是你弟媳,你怎麼還能下手?」
    李子欣還沒回答,李子因先搶問道:「等等,嗯…父親,你是說,紀晴就是我的…未婚妻?」李承業也驚訝道:「怎麼?你不知道?你們兩個都同居了,你…不知道她是你未婚妻。」李子欣滿臉怒容,問朱興漢道:「朱老三,你不是說你已經破壞了他們的婚姻嗎?為什麼他們現在會同居呢?」李子因覺得情況越來越混亂,問李承業道:「爸爸,這…是誰說,我跟小晴同居的?」李承業說:「一開始是管家說的,我還不怎麼信!但隨後我問紀晴,她也親口證實了。」紀晴原本撿起的筷子,第三度掉在地上,急道:「我…,我是說…!」李承業又接著說:「小晴還跟我說,你除了紀晴這個老婆以外,還有個大老婆,並且有個七八歲的兒子,大家生活在一起,非常幸福愉快!」
    李子因嘴巴張得比碗大,問著紀晴道:「這…你真的這樣跟我爸爸說?」紀晴哭笑不得,說道:「我…我是跟老爺說…!」李承業打斷紀晴的話,說道:「小晴,不能叫我老爺,你要改口,叫我父親了!」紀晴覺得自己快瘋了,說道:「父親…不是,老爺。我剛剛不是那個意思!我…。」
    正當李家的晚宴陷入一片混亂之際,李大福急忙從外聽走進來,跟李承燁說道:「老爺,這…事情不妙了!」此時,家宴的餐桌上停止了喧鬧,李承業問道:「什麼事情不妙?」李大福說道:「剛剛接到日本關東軍採購軍官的來電,說我們的設計稿還沒交,時間只剩三天。三天後如果我們還不交件,他們依照合約可以對我們罰款一萬銀元!」李承業驚道:「什麼合約?我怎麼不知道?」李子欣笑說:「哈哈哈,這合約是我簽的,怎麼樣?」
    李子欣驕傲的說:「我替我們榮華製衣廠爭取的,只要設計稿通過審核,我們就可以承接日本關東軍的大訂單。」李承業怒道:「混帳,難道你不知道,我們…我們根本沒有設計方面的人才!」李子欣點頭說:「我知道,所以我又花了八千銀元,請了一個設計大師幫我畫草稿。」李子欣轉頭看向朱興漢,問道:「朱老三,江大師畫好設計圖了吧。」朱興漢點頭說:「快…快好了,江大師說,再給他一天的時間,就可以完成了。」李子欣說道:「是吧!我說老頭,誰才是真正為這個家著想的人,這不明擺著嗎,我就搞不懂,你到底怎麼想的,我這個娘娘腔弟弟,就真的比我強?」
    李承業不屑道:「你這爛泥,永遠扶不上牆!」李子欣笑道:「爛泥?老頭,我想你還沒有搞明白,你的這個家,貌似,只剩下我這灘爛泥還有點作用。如果沒有我,你去哪裡拿設計圖應付日本人呢?」李子因噗哧一笑,說道:「喂,大少爺,我看你這個手下,辦事不怎麼牢靠,你就能確定一天後,能拿到大師的設計圖?萬一,這個朱老三這次又搞砸了,你可有第二套方案,甚至第三套方案。」李子欣呆住,他的確沒有想過,如果沒有拿到江大師的設計圖,該怎麼辦。
    李子因繼續說道:「要我說,你趕緊去追一下大師的進度。就好是你能親自登門拜訪,否則,我想你那八千元,就要打水漂了!」李子欣怒目瞪向朱興漢,說道:「你這傢伙,這次該不會又是騙我的錢吧!」朱興漢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陪笑道:「不會,不會,不然…我們…明天可以過去看看。」李子欣怒氣稍歛,轉頭看著李子因,笑道:「弟弟阿,你好像有點長進了,個性沒那麼膽小怕事了。這次回來,多住幾天,讓我好好疼愛一下你,跟…弟媳!」說著,便伸手抓向紀晴,紀晴反應不及,眼看著李子欣的狼爪探向自己的胸部。
    紀晴正準備張口尖叫,李子因伸手箝住李子欣的手腕,並往上翻折,李子欣痛的叫不出聲,表情扭曲,另一支沒被制住的手,不停拍打李子因的手臂,但顯然於事無補。朱興漢看見李子欣被制住,急忙跑過來要幫忙,卻被李子因一腳踢飛,在地上掙扎半天站不起來。眼見李子欣汗如雨下,李子因鬆開了手,李子欣摀著手,蹲在地上半天站不起來。李子因笑道:「我說哥哥,你有空多來找找我,讓我好好疼愛你,聯絡一下我們兄弟之間的感情。」
    李子欣疼痛感稍退,站起身來,本想痛罵李子因,但又怕再度吃虧,只能看向李承業,說道:「老頭子,我警告你多想想,設計圖交不出來,被日本人罰錢事小,但商譽損壞,可不是鬧著玩的,只要你把工廠交給我管理…啊…」李子因再度伸手,抓住李子欣的另一支手腕,罵道:「我叫你沒大沒小,父親你是不會叫嗎?什麼老頭?你敢再喊一次嗎?」這一次,李子因可是更加用力,李子欣痛的跪在地上,嘴巴不停喊痛。李子因則說道:「叫幾聲父親給咱爹聽,大聲。」李子欣已經痛的沒脾氣,連續喊了幾聲「父親、親爹、老爸…」李子因才再度鬆開手。
    李子欣滿臉怒色,卻又不敢發作,只能轉身離開。正要離開客廳時,李子欣看著李子雲正坐在一旁,突然伸腳踢向李子雲,彷彿想把滿腔的怒意發洩在李子雲身上。李子雲眼看躲避不及,雙手抱頭趴在桌上,卻突然聽到「啪」的一聲,一隻飛擲而來的酒杯,命中李子欣的膝蓋。李子欣抱著膝蓋躺在地上,不住的哀號。李子因走了過來,把李子雲拉到自己的身後,對著李子欣說道:「我可是最後一次警告你,這間客廳裡的人,除了你跟朱老三之外,其他都是我的家人,我勸你以後別再動我家人,不然,我會讓你付出代價。」
    李子因說的這句話,雖然說有點霸氣,別人聽起來倒也覺得還好,但聽在楊曉玉與李子雲的耳中,卻又是全然不同的滋味,尤其是李子雲,從小被李子欣欺負長大,聽著格外感動。剛剛被李子欣打,李子雲默默忍受,沒有留下半滴淚,但,此時站在李子因身後的他,眼淚竟然不聽使喚的落下。李子欣被朱興漢攙扶站起身,對著李子因說道:「這一場,算你贏。但設計圖的事,你…別想我會幫你,除非,你們跪著求我幫忙!」因為擔心李子因又對自己下手,李子欣催促朱興漢扶他離開客廳。
    李子欣與朱興漢離開客廳後,呈現一片寂靜的狀態。李承業嘆了口氣,打破沉默說道:「家門不幸,怎麼就會生出這麼一個不孝子,這設計圖,可怎麼辦?」李大福說道:「老爺,您忘了,我們家沒有設計人才,那是之前,現在,二少爺回國了,他可是學設計的。」李承業一拍自己大腿,喜道:「可不是嗎?瞧我這老糊塗,怎麼就忘了呢?只不過,時間所剩不多,子因,你可有把握畫出設計圖?」李子因苦笑,自己是學醫的,哪裡會甚麼設計,可是話又不能明白的說,只好敷衍道:「嗯…我試試,應該…沒太大問題。」聽李子因這麼說,李承業稍感心安。李子因正想歸座,楊曉玉與李子雲走到李子因面前,李子雲鞠躬道謝說:「剛剛,多謝二哥的幫忙。」李子因急忙拉起李子雲,說道:「自家兄弟,有甚麼好說謝不謝的,那傢伙不認你這個弟弟,我認。」李子雲雖然年紀小,但畢竟從小看著別人臉色長大,所以人情世故已經略知一二,因此聽到李子因這麼說,心中感動,眼淚又掉了下來。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