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8.陷阱

佐渡遼歌 | 2021-10-26 20:00:02 | 巴幣 1112 | 人氣 280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數分鐘後,夏羽站在一個溝壑邊緣,朗聲喊:「似乎找到了。」
 
  李少鋒快步走去,低頭看著位於谷底的物體,點頭說:「應該是從剛才那個位置被拋過來,順著坡度滾下去。」
 
  溝壑的深度並不高,在夏羽確認完周遭沒有陷阱之後,秦樓月四人依序跳下,分別站在一個角落,低頭凝視著倒臥在雪地的男子屍體。
 
  「居然連埋都沒埋,真的很討厭外地人啊。」夏羽毫不遲疑地蹲下,順手從大腿外側抽出銀針,習慣性地用手指轉了一圈之後反手持住,俐落割開斗篷、迷彩上衣與單寧長褲。
 
  大片肌膚頓時露出。
 
  低溫且時間並未經過太久的緣故,屍體的狀態頗為良好,沒有腐壞跡象,然而右腳傷勢本來就相當嚴重,遭受石礫擊打的皮膚更是瘀血發青,依然是慘不忍睹。
 
  「少鋒,精神狀態還好嗎?」張定緯關心地問。
 
  「應該……還好吧。」李少鋒隨即轉動玩家戒指,確認欄位寫著「良好」兩字才再度頷首表示沒有問題。
 
  這個時候,夏羽已經用針尖將布料翻開,接著指向左肩肩胛骨。
 
  那裡有一個大鷲的靛藍色刺青,迎風展翅,兩個鳥喙分別面向左右。
 
  「確實是雙頭鷲的刺青。」秦樓月說。
 
  「如同黑虎的成員在刺青以外還會帶著黑鑽石戒指,雙頭鷲的成員也應該隨身攜帶一枚藍鑽石戒指才是。」張定緯說。
 
  「看起來……身上並沒有攜帶任何飾品,連右手無名指的玩家戒指也不見了。」夏羽將銀針插入腰際下方的雪地,一扭一挑,用了巧勁直接將屍體翻了半圈,讓其正面朝上。
 
  緊接著,原本被壓在身體下方的右手臂因此打橫翻出。
 
  只見右手齊腕而斷,切口血肉模糊,宛如被某種粗糙重物在瞬間壓爛。
 
  「在他被村民架到戶外集會所的時候就斷了嗎?」李少鋒遲疑地問,努力不去看那張難以辨識容貌的臉。
 
  「我沒有注意到。」秦樓月搖頭說。
 
  「當時他的右手一直放在斗篷裡面,不巧被遮住了。」夏羽低頭端詳片刻,突然起身說:「不好意思,定緯學長,這邊就交給你了。」
 
  「我盡力而為。」張定緯捲起雙手袖子,開始進行更加細部的檢查。
 
  李少鋒三人各自散開,一邊警戒四周一邊檢視屍體附近的環境,然而這方面沒有任何收穫,只能夠冀望在努力驗屍的張定緯身上。
 
  片刻,張定緯輕吁口氣,拿著那名成員的衣服擦去雙手血汙體液,半舉起手讓其他人集合過來,凝重地開口說:「全身上下都找不到因為戰鬥所受的傷。」
 
  「所以單純因為陷阱就弄成這樣嗎?」李少鋒愕然問。
 
  「大概吧,如果只是摔落山谷不至於變成這樣。」張定緯隨手拔出鋼刀,用刀尖指向右手、右腳,繼續說:「左手手指的指甲則是都掀起來了,臨死之前有過一番掙扎。」
 
  「還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嗎?」夏羽追問。
 
  張定緯凝重地頷首,再度用刀尖依序指向左肩、左手腕、兩側腰際、左側大腿的位置,沉聲說:「這幾個地方都有被某種野獸啃咬過的痕跡,可惜我所學不精,無法精準分辨是什麼動物。」
 
  「這種下雪天,大型野獸應該都在冬眠吧?」李少鋒徵詢意見地問。
 
  「如果考慮到外星動物、外星種族異於尋常的習性,這個問題大概無解……至少現階段得不出答案。只是據我所知,大部分的外星種族都不會吃人,或者說不會『主動去吃』,就像玩家們沒有特殊理由不會去食用他們的屍體一樣。」秦樓月說。
 
  「基於進食目的主動吃人的外星種族,我目前也只想得到食屍鬼。」張定緯講完就自行否定地說:「但是食屍鬼喜歡待在溫暖、陰暗且潮濕的場所,不太會出現在長年降雪的寒冷地帶。」
 
  「除了普通動物和外星種族,還有第三種可能吧。」夏羽習慣性地轉動銀針,低頭凝視著被咬得破破爛爛的部位,隨口說:「說不定是村民做的。」
 
  為什麼會是村民做的?李少鋒愣了愣,轉念一想才意識到夏羽暗指村民很有可能會吃食人肉,頓時想起每晚在村長家裡用餐時候都會有的大鍋燉湯,尚未深思就感受到某種噁心黏稠的情緒從身體內部翻湧而出,忍不住單手握住喉嚨。
 
  「夏羽,妳有……發現什麼端倪嗎?該不會有確切證據吧?」張定緯同樣露出強忍情緒地怪異表情,眉頭深鎖地追問。
 
  「嗯?什麼端倪和證據?」夏羽疑惑轉頭,見三人的表情都很不妙,歪著頭思考片刻才想通,急忙揮著手解釋說:「不是啦,這座村子應該沒有食人的傳統或習俗,學長姊們誤會了!如果村民陷入精神狀態低落的發狂狀態,也有可能用咬的破壞屍體,我剛才的意思是這樣啦!」
 
  「嗯嗯……那也不無可能。」秦樓月微微頷首,刻意不將視線轉向屍體,深呼吸了幾次才說:「今晚就先回去吧。」
 
  「咦?距離破曉還有不少時間,不去找找那個陷阱嗎?」夏羽問。
 
  「找得到嗎?」秦樓月訝然反問。
 
  「剛剛說過這方面是我擅長的部份。」夏羽昂首說完,俐落地翻上溝壑,接著眼瞳當中淡金異芒猛烈閃爍,隨即有數道淡金色真氣從長靴尖端以扇形高速貼地射出,眨眼過後就消失在樹林深處遠端。
 
  「妳做了什麼?」張定緯慢了半秒才翻上來,只看見消失在遠處的真氣。
 
  李少鋒、秦樓月又慢了一秒,疑惑地左顧右盼。
 
  「這是源自《偷星錄》的變化,名曰『地疾』,基本上的作用都和感知差不多,只是刻意讓氣息貼地散出,如果途中撞到特別明顯的機關、陷阱或是地底下方仍有密道、空間就會有所察覺。」夏羽說。
 
  「雖然說得輕描淡寫,這個可是極為高端的變化吧,無異於將真氣以刀氣的狀態廣範圍貼地射出,各方面的操控技巧都必須臻至巔峰,消耗的氣息量也是非比尋常。」張定緯肅然說。
 
  「我至今為止展現的各種變化難道就很簡單了嗎?」」夏羽聳肩一笑,繼續解釋說:「這種尋找方式其實有不少缺點,容易留下痕跡又耗費大量氣息,即使是盜日團的高階幹部也不太使用,倒是挺適合現在情況……今晚運氣不錯,剛才其中一道地疾突然消散了,應該撞到了那個所謂的『陷阱』。」
 
  「那麼就請帶路吧。」秦樓月說。
 
  「遵命。」夏羽行了一個舉手禮,提氣往更深處的樹林飛掠而去。
 
  秦樓月三人隨即提氣跟上,在鵝毛大雪的林中飛掠。
 


  夏羽露出胸有成竹地帶路,飛掠的方向卻與剛才正好相反,與聯外道路保持平行持續遠離村子,地勢也逐漸變得低矮。
 
  十多分鐘後,夏羽放緩速度地說:「就在前面。」
 
  「距離村子有點遠啊。」張定緯疑惑地說。
 
  「當時那三名村民的修為不高,也不像學過武術。即使是成年人,扛著一個人走完這段山路也頗累人吧。」李少鋒同意地說。
 
  「可能不是那名雙頭鷲玩家中招的那個,不過前面五公尺處確實有某種東西,問題在於設置得相當粗糙,毫不掩飾地放在路徑正中央,無論玩家或動物都不會蠢到正面去踩才是……如果其他陷阱也是如此,那名雙頭鷲的玩家在中招之前應該有發生某些事情。」夏羽一邊說一邊持續用靴子踢著雪,接著撿起一塊巴掌尺寸的石子,向前拋去。
 
  石頭劃出拋物線,落在前方空地。
 
  下個瞬間,積雪頓時墜落,接著響起一個劃破深夜的沉重咬合聲。
 
  餘音在飄著細雪的深夜繚繞不散。
 
  「粗糙歸粗糙,陷阱本身倒是很狠啊。鋼板在目標墜落途中就整片斜插出來了,不管那人沒有掙扎直接掉下去或試圖蹬牆脫離都會被擊中腰部、腿部,運氣不好的話甚至會直接被削斷脖子吧。那位玩家的右腳應該就是被鋼板弄到骨折,失血重傷,半失去意識地待在下面大半天才會落得那副嚴重凍傷的下場。」夏羽蹲在邊緣,探頭說。
 
  「護體真氣可以擋住區區鋼板吧?」李少鋒皺眉問,站到夏羽身旁低頭看去。
 
  那是一個最單純的地洞陷阱,長寬各約五公尺,邊緣是打磨得相當光滑的鞋板。四片鋼板緊密地互相嵌合,看不到實際深度,也不清楚陷阱底部是否還有其他機關。
 
  「那也要是普通鋼板。」夏羽從掌心散出一絲淡淡淡金真氣,不過在碰觸到鋼板牆面的瞬間就立即爆散、消失無蹤。
 
  「居然是宙鋼嗎!」秦樓月訝異地喊。
 
  「是的,剛剛散出的地疾變化突然消失,才會讓我注意到這邊。」夏羽說。
 
  「村子文明看似比起現今日本落後一、兩百年,不過其實有著遠遠超過地球現今水平的科技力嗎……這麼說起來,村長在第一晚的時候提過村子裡面也有陷阱,這兩天在村子裡面走動的時候並沒有注意到。」張定緯低頭深思。
 
  「不少村民都有輕微營養不良的症狀,村內也沒有見到任何外星科技產品,文明程度落後應該是真的。」夏羽搖頭說。
 
  「得到些許外星文明殘骸的邊遠村落嗎?」」秦樓月提出另外一個猜測。
 
  「我也是這麼想的。只要能夠潛入神祠就可以得知村民的信仰對象究竟為何,進而推敲出更多情報,只是那麼做難免打草驚蛇,如果惹得八劔謙司和八劔虎士郎動真格出手,我們就無法在村子自由行動了。」夏羽說。
 
  「以妳的標準看來,那兩人有強到這種程度嗎?」張定緯忍不住問。
 
  「戰鬥的時候有各種因素交互影響,沒有實際交手都說不準。如果真打起來……殺死八劔謙司沒有問題,或許我會負點傷,不過也就是這樣而已。至於活捉生擒就不可能了。」夏羽說。
 
  夏羽的修為抵達第七重塵閃境界,當初在工房練武場展現超高武藝戰勝瞭望塔王牌的楊千帆也是有目共睹,然而終究缺乏實績,即使博覽群書、知悉諸多機密情報與各派心法秘笈,面對修為與武藝皆臻頂峰的強者能否奏效依然是未知數。
 
  對於這段結論,秦樓月和張定緯交換一個眼神,不予置評。
 
  李少鋒曾經在蒼瓖城親眼見過夏羽的實力,知道她足以和各派掌門人分庭抗禮,若是在準備充足的情況下出手偷襲,說不定連楚久樘、伊沃爾級數的第一流強者也會吃虧,不過看出兩位學長姊的疑惑,也保持沉默。
 
  「能夠避免交手的情況還是盡量避免吧。」秦樓月說。
 
  「我也支持樓月的意見,在找到破關條件之前盡量別撕破臉,以和為貴。如果藤原村長和八劔神主的修為差不多,那樣就頗為棘手了,而且還有村民的人數優勢。」張定緯說。
 
  「對我而言,村民的人數是多是少都不影響喔。如果沒有練過專門的聯手隊形或默契非常良好,一對多和一對一其實沒有太大差別。不如說,我的流派其實更擅長混戰,如果能夠引得八劔謙司在人群當中交手,到時候一邊打一邊拿村民當掩護,勝率會大幅提升。」夏羽不甚在意地說。
 
  「鏽銀流居然還有這種拿人當肉盾的招式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完全不參與克蘇魯遊戲的流派姑且不論,既然習武練氣是為了攸關生死的實戰,當然有多狠就多狠。」夏羽淡然說。
 
  李少鋒微微一楞,沒有接續話題。
 
  雖然順利找到了雙頭鷲玩家的屍體和陷阱,卻也多出不少疑惑。秦樓月判斷即使找到下一個陷阱也沒有太大意義,隨即返回村子,途中也相當順利,沒有引起任何騷動就返回那棟神祠旁的屋舍。
 
  其後,李少鋒在夏羽的監督之下練了整晚的斂氣變化,得到「運氣好的話勉強瞞得過脫胎境界」的評價,考慮到繼續鑽研下去費時費力且進展微乎其微,決定暫緩斂氣變化的練習,從明天開始可習黏勁變化。
 
 
 
 




創作回應

ka50
現在科技很低,但陷阱科技高,根據經驗,要挖墳墓哦(誤)
2021-10-26 20:35:52
佐渡遼歌
這是一個不錯的思考方向(?XDDD
2021-10-26 21:01:00
Ddpaul
話說如果在遊戲裡生小孩然後給小孩戴戒指可以嗎?
2021-10-26 21:31:06
佐渡遼歌
這是一個嶄新的問題XD
依照目前的設定是.....沒問題的
畢竟戴戒指的時間場所沒有任何限制XD
2021-10-26 21:38:35
Ddpaul
不過戴上去後怎麼辦?是直接變成遊玩狀態?
2021-10-26 21:40:32
佐渡遼歌
假設撐過最初夢境沒死,就會同樣生存在該場遊戲的場所
然而沒有受到應請,無論破關與否都不會被傳送回地球原本的座標
至於玩家離開後的遊戲場所會如何,這點目前的劇情尚未揭曉,也是攸關千帆雙親的伏筆XD
2021-10-26 21:45:51
你艾希我吶兒
怎麼只吃了手手
2021-10-27 00:56:50
佐渡遼歌
一語雙關!!XDD
2021-10-27 10:28:21
九方思想貓
夏羽對毒的態度真夠謹慎
2021-10-27 10:40:30
佐渡遼歌
是的呢,小地方也可以看出真正的個性
2021-10-27 10:59:0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