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眾神玩物又如何08

狂羽憶 | 2021-10-26 18:40:31 | 巴幣 0 | 人氣 55


  巴魯迪城的商業區和行政區間有明顯的高低差,聽說從中央大道往上爬二百階,相當於十層樓高才能抵達,所以多處設有貼著山壁而建、對稱型的之字形斜坡可供住民和遊客選擇較輕鬆的方式前往。
 
  「還可以嗎?」
  「嗯。」
  從中央大道延伸的階梯傾斜角度較小、踏板也更深。爬起來雖然輕鬆一點,中途若不休息還是相當吃力。
  階梯的兩側皆是垂直高牆,回頭看就能把部分街景收進眼底,若是到視野開闊的中層想必風景會更加漂亮。
 
  以體能來說伊織算還不錯,越往上爬越多遊客體力不支、坐在階梯上休息。
  就算有涼爽的微風吹拂,穿著厚重斗篷又把自己包緊緊的伊織已經開始微微滲汗。
  「著急也沒用,稍作休息吧。」
  兩人找了靠牆的階梯坐下欣賞半路的景色,我拿出預先買好的飲品遞給伊織。
  「謝謝。」
  「妳要不要先把斗篷脫掉,應該不會在這裡遇見他們才對。」
  她還是把臉深埋進斗篷裡搖搖頭。
  不難想像奴隸會遭受怎樣的對待,只是在和平的成長環境下長大的我看到伊織的反應還是讓人十分不捨。
  「這裡就沒有電梯之類的魔導機關嗎?每天這樣爬還得了。」
  「電梯?」
  「能夠快速升降的裝置。」
  「有喔。」
  「真的假的。」
  伊織指向右側不遠處的牆壁。
  「再遠一點的地方有魔導升降座。不過,那是由國家管理的商用運輸裝置,一般人沒辦法搭乘。」
  「真是的,多設幾個,使用者付費不就好了。」
  「我想也不是那麼簡單就能建造的……」
  她有點苦笑地說。
  「也是,我們還是認命地慢慢爬吧。」
 
 
  來到中層的廣場,儼然就是一座小市集,許多攤販在此提供各種食物讓遊客選購,可以坐在寬廣視野的懸崖前眺望美景、吃美食休憩。從擦身而過的人交談內容也能發現有不少城民會選擇在此覓食。
 
  攀在欄杆邊和伊織享受清涼微風、欣賞一覽無遺的城鎮風景和遠處的飛空艇起降。
  「感覺辛苦爬上來很值得。」
  伊織認同地點頭回應。
  「其實冒險者工會並不難找。」
  她指向右側稍遠處的宏偉建築。
 
 
  從地圖上查看,行政區左下處的冒險者公會算是有名的地標。
  許多遊客也會刻意來到冒險者公會前的廣場逛逛,廣場前也有通往商業區和加工區的對稱之字形斜坡。
 
  驚呼地抬頭望眼前的高聳建築。
  「近看真的滿壯觀的。」
  「因應需求所建,在中間的冒險者公會的右側有設置前往其他空島和艾爾芙樹海傳送陣的建築;左側是方便冒險者買賣物品的兌換所。冒險者公會本身也兼具酒吧和旅館的功用,只是不接受一般人到這裡消費就是了。」
  憧憬已久的冒險者職業就近在眼前。深吸口氣,似乎連空氣味道都不大一樣了。
  「朝第一步前進!」
 
 
  推開公會的大門,桌椅擺滿下挖出半層樓高的寬敞圓形空間及其周圍,服務員忙著上下階梯替客人送餐飲;正前方遠處的櫃檯前也有許多人在吧檯邊享用料理邊聊天;右側的連通道也有不少冒險者進出;左側的兌換所也聚集相當多的人交付任務、買賣物品或炫耀取得的物品,也有隔離出運送各種物品的輸送區。建築風格一致的三個區域靠著擺設大致區分,如果不說是冒險者公會,還滿像大型複合式商場的。
 
  邊好奇有怎樣的冒險者邊朝櫃檯靠近,女店員露出燦爛笑容招呼。
  「請問需要什麼服務嗎?」
  有著長耳朵的兔獸人打量了我們一眼,並沒有把我們當作一般遊客,也不是問我們要吃什麼。
  (閱人無數的經驗值,這點我就辦不到……)
  在地球時我只是個不喜歡與人來往的宅男,像這類需要大量與人接觸的工作肯定無法適應。
  「請問要如何登記成為冒險者?」
  「這裡就可以辦理,兩位嗎?」
  我以眼神詢求伊織的意願,她反而有點意外這項提問,只消沉地低下頭。
  「一個人。」
  「那麼請往這邊走。」
  店員跟其他同事打聲招呼,手裡拿著兩張比名片還大一點的透明卡片指引我們往靠近兌換所的走廊而去。
 
  筆直的通道越往裡面走,外頭的吵鬧聲也逐漸消失。
  「那個……」
  「尤彌莉.玫歐,請直呼我的名字就好。」
  「冒險者公會的職員也兼任酒館的服務生?」
  「畢竟不是每天都有很多冒險者來登記,反而尋求解決問題的人還比較多。」
  「原來還得兼任招募任務啊……」
  「由我們初步過濾和判斷難易度,再往上彙報。是否接受委託和決定級別有專人負責。」
  「原來如此。」
 
 
  走道的盡頭是一間純白簡潔的房間,正中央是一座高立的魔導臺座。
  尤彌莉把兩張卡片左右並排、鑲在小型斜板的凹槽裡。
  「請把手放在這塊板子上並注入些微魔力直到完成。」
  她邊說明邊往旁邊退開,我向前依照她的指示行動。
 
  發動的瞬間,整座機體都散出微光。
  微凸的平板開始向外擴散電路般的線條連結上方卡片的所在位置,兩張透明卡牌也慢慢發出光亮。
  「喔~還滿有趣的。」
  靜靜看著眼前的變化,直到光芒再度黯淡。
  「這樣就完成了。」
  尤彌莉過來取下兩張卡片。
  「接著向你說明。第一張卡片是銀行卡,所有接取任務獲得的報酬或是在兌換所賣出的金錢都直接匯入銀行裡,兌換所也有提供小額的金錢提取。」
  她把卡片遞給我,印著淡淡的銀行標誌的卡片左側中間偏上的地方顯現出我的名字。
  「銀行不在行政區?」
  「為了買賣方便,銀行設置在商業區,而我們這邊是為冒險者開設的唯一分行。試著對卡片注入魔力看看。」
  我照做之後,卡片的右下角浮現出金額。
  (理所當然是一個零……)
  「這張卡片可以提款的話,遺失不是就完蛋了嗎?」
  「倒還不至於。每個人的魔力都有其獨特之處,提取金錢需要本人認證才行。」
  (跟指紋判別很像。)
  「但還是別弄丟了,補發需要繳交一筆錢以外,也會被知曉你的存款。」
  (畢竟注入魔力就能查看,太多錢的話被循線找到當事人會是一種麻煩。)
  「嗯,我會注意。」
  「接著是冒險者身分卡。」
  她確認一下訊息之後遞給我。
  卡片的右上角印有象徵冒險者公會的標誌,除此之外上頭只有三個訊息:左上方的姓名;第二排顯示的等級和佔據半版的冒險者級別,尤其右下方標示著這個世界的文字,一個大大的「F」。
  「冒險者公會的評比標準是實力至上。但不管你原本有多強,剛加入就是從『F』開始升等到『A』,再往上是『S』,而從此開始會在符號的右下角標示數字『1』,隨完成的困難度往上疊加升等。而任務只能接取自己的級別。」
  「升級條件是……?」
  「由公會判斷,不外乎委託人和同伴的評價、完成任務的細膩度等等,只要認為足以勝任就能提升。『C』級以下可以由我們第一線人員決定再由上層核准,接下來就得由他們綜合評估後才能升級。」
  「綜合評估?」
  「那是公會機密。」
  看尤彌莉的職業笑容似乎不打算說明的樣子,但也不難想像,應該是私下蒐集個人情報之類的吧。
  「順帶一提,個人等級只是因應委託人需要才新增的,僅僅是參考數據。私下接受的委託或戰鬥取得的物品不列入公會記錄,想要升階獲得相對權利只能完成官方發佈的任務才算數。」
  「如果我事先擁有任務所需的物品,接取任務後就能馬上完成,至於取得過程則會被列為升階評比吧。」
  「沒錯。另外要注意的是『C』以下級別必須每個月繳交對應數量的任務才能保有資格。除非有特殊情況,一旦被取消資格就終生無法再擁有冒險者證明。」
  我點頭示意清楚規定。
  「冒險者卡片還有一項功能,就是使用左側傳送陣的權利。以防新手或一般人誤闖危險區域,傳送點依級別開放。『F』級別只能傳送到俗稱『後山』的農業區而已。如果想帶無權利者一起傳送則需要經過手續,允許才能放行。」
  「我另外好奇的是上面並沒有記載個人技能和稱號?對應任務內容也會需要擁有相關技能才對。」
  「畢竟那屬於個人重要情報,是為了避免第一時間被對手摸清底細。」
  「但還是有〈鑑定〉能查看吧。」
  「那就屬於各自的手段。要不要向雇主展示能力純屬雙方協商,既然敢接相關任務也不會想喪命,保護好個人情報才重要。」
  (也是,在公會裡好幾個看似很強的人都被我〈解析〉光了。)
  不過知道是一回事,能不能應付才是重點。實力差距太大的話就算知道對方底細又如何。
  「我還想知道一件事。」
  「請說。」
  「『F』級能向銀行貸多少錢?」
  尤彌莉靜靜地看了我一會。
  「你覺得誰都能辦理的初階冒險者能值多少錢?」
  我不由得苦笑出來。
  「也是。啊,所以才會要求完成一定數量的任務來證明能耐。」
  「沒錯,不過依照你的等級應該可以多借到一點,僅僅一點點。」
  我低頭嘆口氣,不死心地繼續問。
  「大概能借到多少?」
  「嗯……五千聖幣?」
  看來這方法行不通。
  「那可以請問一下F級的任務內容和報酬嗎?」
  「幫忙尋物、臨時工或幫忙農業區之類在城鎮裡就能達成的任務,最多一百聖幣左右。」
  「只是一般的打工嘛!」
  「『E』的話能進入到森林進行採集或狩獵野生動物;D級就有機會接到討伐魔物的任務。這只是大概的情況,實際還是得照困難度而定。」
  「哥布林大概落在哪一級?」
  「牠們是群體行動的魔物,看規模大多落在D。有巨大哥布林的話就可能落在C級,基本上組隊行動的話不算難對付。」
  能理解為什麼哥布林這麼厭惡人類了,要是每個月都要被殺幾個同伴當業績誰都會不爽吧。
  「如果是單挑哥布林酋長呢?」
  「在那之前無法避免地要對付整個聚落的哥布林,就算組成大型討伐隊伍挑戰,難度也會落在B級,就不用說隻身戰鬥了。」
  那我大概知道自己的程度了。
  「謝謝妳的說明和幫忙,那麼……。」
  我和伊織都點頭道謝。
  「想接取任務的話在工會和傳送陣建築之間有公告欄可查詢。不過,你們接下來想要去變賣東西吧?我帶你們去。」
  「確實有這個打算,再次感謝。」
  尤彌莉笑著揮揮手示意別客氣,接著帶頭走出房間。
 
 
  兌換所一字排開有十五個服務窗口,縱使如此還是要排隊,可見這裡的冒險者真的不少。
  「嗨,艾蕾~」
  耐心等候一會,尤彌莉爽朗地向櫃檯裡坐著的怯懦懦、年紀跟我們差不多的人族少女打招呼。
  名叫艾蕾的少女推了推大大的圓框眼鏡,一臉放心地對女兔獸人揮手。
  尤彌莉介紹我們雙方認識並說明緣由。
  「那麼您想要販賣什麼物品呢?」
  我想了想,還是從最多最雜亂的開始問起。
  「哥布林系列全收嗎?另外就是艾爾芙林鹿、哥布林戰狼和野豬的頭跟毛皮之類的。」
  「動物的素材有收購。哥布林系列……聽起來有點籠統,基本上是有收的,不過還是得看物品種類和品質而定。」
  「是喔,數量有點多,能找個地方讓我放嗎?」
  我指了指旁邊輸運區內的一塊空地。
  「疑?啊,可以可以,這邊請。」
  她顯然沒有意會到我的說法,我走過去伸出手、從〈收納〉裡一口氣把要賣的東西分堆釋出。
  「嗯……哥布林長劍兩百把、短刀和短弓各一百三、法杖和巨大哥布林砍刀各一百,還有哥布林飾品、護符和剛剛提到的野獸素材總共……疑?」
  看來沒搞清楚狀況的是我。
  巨大的金屬碰撞聲響引來周遭的注目,看到堆積如山的物品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怎麼收集來的!?」「重點是那個儲存空間到底有多大!?」
  聽著四處的議論,我反而有點不知所措。急著想兌現,忘了跟伊織聊過相關的話題。
  「……請問這些能換多少錢呢?」
  只好僵著笑臉,企圖無視所有人的反應。
  「你確定要直接賣掉?如果再加上任務的報酬能再多個兩三成收入喔。」
  「有辦法讓我在三天內升到能接相關任務的級別嗎?」
  「這個……恐怕沒辦法……」
  「那也只能放棄,我現在比較缺錢。」
  望向兌換所的雇員,她已經直盯著眼前的物品當機了。
  「艾蕾!振作點!一項一項處理。」
  尤彌莉輕輕搖著少女的身軀,試圖讓她回神。
  「這些不論品質好壞,全部九千聖幣,如何?」
  (才這樣啊……)
  開口的是一名慢慢走過來的老人,憑感覺就知道應該有點來歷。
  「沃達夫所長!?」
  (果然。)
  「老爺子怎麼會在這?」
  「直覺有好玩的事就出來晃晃。」
  「還是老樣子。」
  沃達夫所長和尤彌莉相視而笑。
 
  「哥布林的製作功力並不精良,金屬製品還能熔掉再利用,弓就沒什麼價值了,反而是附加術式的相關道具還能當魔法素材賣得好些。還有,獸類素材的處理方式也會影響價格。」
  「湊一萬吧。」
  「真厚臉皮啊。」
  「既然是要重鑄,那這些也收嗎?再多兩千吧。」
  我把一些破損嚴重的盔甲和武器碎片也乾脆丟出來再堆成一座小山。
  免不了周遭又是一陣驚呼。
  看過各種場面的所長完全不被動搖,淡淡地說。
  「還有嗎?」
  我露出自信的笑容點點頭。
 
  所長立刻派人騰出地方讓我再釋出更多東西。
  「還有殺人娃娃的凶器一百把、殺人娃娃女王的利剪一組。」
  「喔,這個更值錢。那,殺人娃娃的殘骸呢?」
  「有人會想收藏那種詭異的東西?」
  「基本上跟凶器一樣是當作咒術的素材,價格比凶器更好。」
  「失算啊!」
  我抱頭大呼可惜,早點知道就能多一筆錢了。
  「那些斷肢殘臂的軀塊很恐怖,好險你沒有……」
  「說什麼傻話!身為兌換所的員工能換錢的物件都要無所畏懼!」
  沃達夫斥責完艾蕾後轉頭看向我。
  「你去過魔導之塔的話……有收集到魔導機械的部件嗎?」
  「有更大的空間嗎?」
 
  沃達夫按照我的需求指揮所有員工停止手邊工作、清出寬廣的空間,我也如他所願地把十架魔導巨像和四十架魔導機雷全部丟出。
  其中一架巨像和四架機雷呈現支離破碎樣貌。這是第一次嘗試〈凝縮〉破壞掉的魔導機體小隊。之後就能以更少的魔力進行冰霜滲透,只破壞提供驅動的核心讓機體更完整些。
  瞬間塞滿輸送區廣場的魔導機械連所長也忍不住發出驚呼。
  「清醒啊,艾蕾!」
  尤彌莉慌張地抱住再次暈厥的少女,整座冒險者公會裡的人都像凝結般、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盯著這裡。
  「那麼不好對付的魔導巨像和機雷竟然能取得那麼大量又完整的機體。再加上不好攜帶的情況之下,收購價相當可觀喔。」
  「具體來說!?」
  「全部二十萬聖幣收購。」
  此話一出引起一陣驚呼,露出若有所思的我好像異類般不太滿意價格。
  (應該是夠付頭期款和整修費用……算了,先保住房屋再說。)
  「好吧……」
  注意到我的反應,尤彌莉開口詢問。
  「你好像急需一大筆錢,方便說明嗎?或許我能幫上忙。」
  如同看見一線希望般欣喜地才剛張開口就瞄到她身後朝這裡靠過來的一群人,我的臉色瞬間暗沉下來,伊織也不安地縮在我身後。
  尤彌莉跟著我的視線轉身,六人隊伍的其中一人輕浮地笑著。
  「小伊織,妳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唉呀,奴隸小弟也在啊。」
  「就跟你們說我不是奴隸。」
  聽到我不友善的口氣,盜賊男也垮下臉來。
  「誰在乎啊。」
  周遭一反先前熱絡的討論氣氛,現場隨著我們的對峙陷入無聲的僵直。
  「話說,看來你偷到不少好東西呢。」
  「偷?」
  我冷冷地盯著旁邊的雙刀男。
  看來他們早就埋伏在這裡,雖然我一點也不意外就是了。
  「沒什麼本事,空間魔法和躲藏能力倒是不錯,當個搬運的跑腿小弟還算管用。好好地找份正直的職業肯定能存到錢,想一步致富不可取喔。」
  「聽到沒,盜賊男,同伴的告誡要聽啊。」
  「他在說你啊!」
  「為什麼一口咬定我是用偷的?難道你們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啊,良善之『心』一類的?」
  聽到關鍵字他們都露出讓人不意外的表情,我只冷冷地奸笑。
  「你們還真好套情報。」
  「少廢話,東西交出來。」
  揹著雙手大劍、人高馬大的隊長壓抑怒氣、面無表情地藐視我。
  「憑什麼質疑我?你們連女孩子都能拿來當誘餌,只顧自己的安危逃跑。應該是在魔導之塔遇到強大的魔獸被嚇得屁滾尿流、跌倒弄丟了吧。這位……拉拉拉拉?」
  徹底被激怒的一群人向前想動手,卻被尤彌莉出聲阻止。
  「你們想做什麼!應該知道在公會裡出手會遭到怎樣的懲處吧!」
  毫不畏懼六個冒險者的怒視,她堅定的態度反而阻擋他們進一步動作。
  「妳還想待在那邊多久?」
  大劍隊長轉而冷瞪伊織,她低下頭、緊抓著斗篷,遲遲不肯往前邁出一步。
  「手銬被解掉了?看來你還是有點本事才敢大聲。」
  魔法師態度依舊很差。
  「謝謝誇獎。」
  我伸出手擋住身體前傾的伊織,不讓她回去。
  「她是我的所有物,你想做什麼?」
  「來場賭注吧。如果我打贏你們,就放伊織自由;相對地,我輸的話就任由你們處置,如何?敢對賭嗎?」
  「不可以!」
  伊織驚恐地抓住我想阻止,我只爽朗地對她笑了笑。
  這時她才恍然大悟。
  「你從一開始就這麼打算?」
  我對她豎起大拇指。
  「原本想採取更強硬手段的。」
  「自不量力的小鬼,老大!讓我來教訓他。」
  盜賊男笑得誇張,雙刀男也一副正合他意地歪嘴訕笑。
  「啊啊,被搶先了。第二棒就交給我。」
  「你認為我會輸給他?」
  「尤彌莉,妳說過冒險者就是實力至上吧。如果打贏他們能幫我升級到足以賣掉這些東西的任務級別嗎?」
  「竟然敢無視我們!」
  「這……」
  「好喔。」
  還在觀望情勢的公會接待員循著聲音抬頭看向出現在身後的中年男子。
  「公會長!?」
  「他們個別的級別落在『B』,單挑打贏就幫你升到能接哥布林相關任務的『C』,怎樣?」
  「你怎麼會在這裡!?」
  「感覺有好玩的就下來了。」
  她無奈地扶額嘆氣。
  「怎麼跟沃達夫老爺子一樣……」
  「別把我跟他相提並論!」
  「你說什麼!想打架嗎!」
  「你們不要再添亂了!!」
  我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看尤彌莉和兌換所員工拼命阻止另一場戰鬥的發生。一派輕鬆、不把大劍男小隊放在眼裡的舉止讓他十分不爽地抓起我的衣領。
  「小子,別太囂張。」
  「他徹底惹怒老大囉~」
  「只能讓他先上了。」
  「誰跟你們說一對一的?難道哥布林會跟你車輪戰嗎?」
  「把我們跟哥布林比!看來你真的活膩了啊!!!」
  和激動的盜賊男相比,大劍男把情緒像聲音一樣壓抑下來,垮著臉瞪著我。
  「就如你所願,到外面去。」
  他毫不客氣地甩開我,我不反擊地只整理整理衣服。
  「等一下。」
  我知會水信和花守一聲並把牠們招喚出來。
  「公會長,對決能使用從魔嗎?」
  「這個嘛……只要雙方同意就好。」
  「噗!史萊姆?」
  「喂喂~找救兵也找強一點的。」
  果不其然引來一陣嘲笑。
  「拉布蘭拉,那兩隻史萊姆不普通。」
  「那又如何,終究只是史萊姆,是能有多強。」
  對方治療定位的法師就算有〈鑑定〉技能並謹慎地提出警告仍然不被理會。
  (因為數量和等級都比我方優勢就輕敵了啊。)
  「那就是OK囉?」
  「尤彌莉,請安潔下來一趟。」
 
 
  「唉……還想說你跑去哪裡了,還主動聯絡我,就知道肯定沒好事。」
  一名看起來很幹練的女秘書,提不起什麼勁地走到公會長旁邊。
  「這也是妳的工作內容之一。就等妳,好戲上場囉~」
  「別隨便增加我的工作量,還有身為公會長不要一副無關緊要的模樣。」
  「哼,真是不像樣。」
  「老爺子也沒資格講別人。」
  聽著他們的逗趣對話、站在廣場的一角環視周遭。
  剛剛才知道公會前的廣場如此寬敞就是為了解決冒險者之間的糾紛才設置的,而且總是能吸引一堆人前來圍觀。已經算是一種不定時的宣傳活動。
  (所以才會有那麼多遊客駐足啊……)
  就是一群只想看到血流成河的起鬨觀眾。
 
  「那麼,開始囉!」
  名叫安潔的成熟女子手持一張特殊卡片施展魔法,把分別兩端的我和拉布蘭拉的隊伍獨立關在特殊空間中。
  (這是一種結界嗎?)
  「我是冒險者公會長-朗索。在此允許場中雙方以不取對手性命為前提進行交流!有什麼問題嗎?」
  「我!」
  「死小鬼!到底想怎樣!」
  雙刀男不耐煩地大罵。
  「別急,難道你們不覺得少了什麼嗎?賭博啊!沒人想開賭局嗎?我正缺錢耶。」
  「滿識相的嘛,就由我來當莊吧!」
  兌換所所長發出爽朗的笑聲吆喝著。
  「老爺子!」
  「該來的還是會來。」
  安潔司空見慣地拍拍尤彌莉的肩膀。
  「至少我希望他們不要那麼明目張膽……」
  「當事者都這麼說了,有何不可。嗯……拉布蘭拉隊伍和月下雪櫻的賠率就定為1.2比2.3。少年,你想押誰贏?」
  「押總財產八千五聖幣,當然是賭自己贏囉。」
  對著擔憂的伊織露出無懼的笑容、比出勝利手勢要她放心。
  事先請尤彌莉和公會長保護她,這樣我才能無後顧之憂地盡情戰鬥。
  「別拿我的錢亂下注啊,八千五能讓我喝上好幾攤呢。」
  盜賊男不捨地抱怨。
  「你有那麼多錢?要跟嗎?笑你不敢。」
  「我也賭上我們的全部。」
  拉布蘭拉持雙手大劍就戰鬥姿態,其他人也跟著定位。
  我也拔出雙三角劍備戰。
  「多謝惠顧!」
  現場響起轟天的歡呼,徹底炒熱氣氛。




------
後記:
沒想到上次更新是兩個月前......
第七話更新完沒多久就跑去玩FF14,真的是很久沒玩線上遊戲了。
充分說明什麼叫「玩物喪志」。

在小說劇情卡關的時候接觸其他作品真的很有幫助。
不過遊戲內為了復刻活動狂跑主線後,接下來會慢慢玩,但也不知不覺賴在線上很久......

努力更新!(希望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