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九章 切身經歷的傷痛(2)

唯伊說 | 2021-10-26 16:16:11 | 巴幣 2 | 人氣 47


  「你怕小晴會因為你過去是不良少年就不把你當對象?小晴或許是對資優生較為偏袒,不過那是因為……」

  「這不是或許,我很清楚不是資優生就不行,所以我拼了命也要成為第一!」俊修情緒一上來,激動的說道。

  發覺失禮了,俊修趕緊道歉:「抱歉……」

  「沒關係,不過你怎麼會這麼認為?是小晴跟你說的嗎?」雷傳疑惑的問。

  「他沒說,但他的目光永遠都在那些人身上。」想起討厭的回憶,他不禁蹙眉。

  「在美國時,他對我的態度非常差又很不屑,我們一言不合就打架。可他對學校那些優等生又是一個樣,尤其是隔壁校的資優生,他竟然還跟那傢伙私下有聯絡,只要那傢伙出現,他就會丟下我,這算什麼!」越想越令人生氣,不過是功課好了點跩什麼!只要努力念書,他也可以成為學年第一!

  雷傳完全感受到俊修濃厚的怨念,原來小晴沒把真相告訴俊修嗎?

  俊修越說越氣憤,平常沒機會說,這次不吐不快,「過了這麼多年,他還是死性不改,目光仍是在資優生身上,就連我老是得寸進尺他也不曾動手,要是以前的我,他早把我打趴。難道對他來說,優不優秀真的那麼重要嗎?」

  雷傳能理解俊修的怨言,畢竟俊修是唯一在不良時期和優秀時期都和小晴相處過的人,更能體會兩種身分時的差別。

  正因為知道小晴對於資優生的偏袒,俊修更是無法將他的過往說出口,一旦小晴知道了真相,會將俊修當成過往的他,抑或是改變過後的他?沒有人知道。

  不過雷傳更加確定一件事,俊修希望其實挺大的,只可惜這不是一個相愛就能在一起的世界。

  「當初媚拒絕我,是怕毀了我的未來,甚至是我的性命。她寧可狠下心來推開我,也不想讓我受到半點傷害。」

  他不知道小晴是否會敞開心防,不過他知道,俊修不會輕言放棄,應該說是不達目的絕不停止,因為俊修實在太像以前為愛而奮不顧身的他。

  「與其庸人自擾,不如親耳聽小晴說,或許會跟你所認為的不一樣。」雷傳意味深遠的笑道。

  俊修一愣,難道能夠牽動寒晴心思的人,在這幾年中有了變動?

 

  這段談話沒有很久,他們用完早餐後,便開始今早的工作,不再想額外的事。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天完全亮起,陽光從玻璃窗外灑入,室內顯得明亮暖和。

  俊修已經寫完測驗卷,正專心研讀參考書,雷傳改著方才的考卷,一邊思考著該如何下方針。俊修本身資質不錯,加上願意付出比他人更多的努力,只要再花點心思,追上她們只是時間的問題。

  寧靜時刻,一小點開門聲都極明顯。

  寒晴一進門就瞥見桌上翻開的三本參考書及裡頭似乎已經坐很久的兩人,不解的看了眼牆上時鐘,「我有遲到這麼久嗎?」

  不是約八點嗎?現在才七點半而已。

  「是我們早到。」雷傳道。

  「你們似乎不是一般的早到。」寒晴望向桌上已經畫滿重點和筆記的參考書及考卷,她敢說他們早在一兩個小時以前就到了。

  寒晴坐在俊修左手邊,「奕君他們要離開了,晴兒去幫忙。可峻他們和媽在談事情。」

  雷傳整理面前的紙張,一一收回資料夾,「我去找你媽,免得等會她直接帶人殺進陽蓮。」

  「我也這樣想。」就算雷傳沒開口,寒晴也會請老爸過去一趟。老媽可怕的行動力令人不敢恭維,好在還有人制止的了,否則真的會天下大亂。

  「俊修,你有不會的就問小晴。小晴你不准搗蛋知道嗎?」雷傳叮嚀完後離去。

  寒晴一臉不悅,這是什麼話?竟然要她別搗蛋,又不是小孩子!

  「我跟老媽不一樣,乖的很!」

 

  唰——

  一本寫滿密密麻麻算式的參考書被推到寒晴眼前,後者斜眼看過去,俊修理所當然的開口:「不會,教我。」

  「剛才我爸在的時候幹嘛不問?」才離開一秒就有不會的問題,分明是找碴!

  「現在才不會。」俊修態度毫無求教之意。

  這是哪門子請教人的方式?寒晴氣的無可奈何,看在對方是學習的份上就算了。

  寒晴粗魯的搶過筆,在冗長的算式下寫出詳解,不滿的碎碎念:「這麼簡單的問題,簡直有辱我的智商。」

  「微積分又還沒教過。」

  「這種東西自己看書就會了。」

  不一會,寒晴寫完詳解,將書和筆推回俊修面前,「哪個地方不懂再問。」

  俊修看著書上每個詳細完整的步驟,儘管懂了仍是要裝傻,「這裡怎麼來的?」

  寒晴瞧向俊修指的地方,開始講解,「微完之後數字放下來,次方減一……」

  俊修湊近傾聽,眼角餘光瞄向認真講解的寒晴,大概只有這時候能光明正大靠近,就原諒他使了些小手段。

  接下來的時間,俊修不一會就丟出問題,寒晴講解的淺顯易懂,這些課程她以前都上過了。

  她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十一點,該準備去子天那了。

  「今天先到這,休息一下,我們還要和武智他們會合。」

  「嗯。」俊修闔上參考書,將筆收起來。

 

  桌上的手機震動,寒晴滑開來看。

  「晴兒說她那邊好了,她去接少毅朗他們,要我們直接在目的地碰面。」

  說到這,俊修想到奕君這幾天待在天獄,而他卻什麼都不知道,雖然寒晴沒義務跟他提,但還是感覺挺不是滋味。

  「你怎麼沒提過奕君的事?」

  「這有什麼好提的?」寒晴疑惑。

  「道上的事就算了,難道你都不會跟朋友說些生活上的事?」

  「你說的朋友是?」寒晴不確定的問。她不認為自己有要好到可以聊生活瑣事的朋友。

  俊修這才驚覺,寒晴雖然愛亂說話,但幾乎沒說過自己的私事,都是找些無關緊要的話題。他不是不能理解,只是越了解寒晴,越覺得彼此距離遙遠,這樣的認知令他難受。

  對寒晴來說,他連朋友都算不上……

  「經你這樣說,我好像曾經有過那種朋友,不過一個不在了,一個很多年沒聯絡。」寒晴想起以前的確有過這種人,不過那都過去了。

  「不過也不可能連絡了,畢竟我們在不同國家。」

  一聽到寒晴提起過往,俊修胸口不自覺震了下,難道寒晴說的其中一個是……

  「他是誰?」俊修的語調帶有期待。

  「說了你又不認識。」

  「你說就對了!」俊修催促道。

  雖然不知道俊修是吃錯什麼藥,好奇這種事幹嘛?「一個是國小同學,一個是在美國時認識的朋友。」

  聞言,俊修壓抑著激動情緒,儘管明白期待越大失落只會越大,但仍忍不住追問:「他叫什麼名字?」

  「你幹嘛問這些?」俊修今天真的很莫名奇妙,難道是唸書唸到秀逗了?

  「別管那麼多,他叫什麼!」俊修不死心問下去。

  俊修的反應令寒晴覺得詭異,他為什麼要知道這些事?「他叫俊陽。」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俊修的雙眸緩緩瞠大。

  寒晴只會跟兩個人分享生活上的瑣碎,表示他們是特別的,而其中一個竟然就是他!

  「你幹嘛那麼開心?你還好嗎?是不是唸書唸太累?要不要去房間休息一下?」俊修的反常令寒晴發毛,平常就夠奇怪,今天更加詭異。老爸是給了俊修多大的壓力?

  「沒什麼,時間差不多,我們該走了。」

  俊修按捺著雀躍情緒,他還有些事得先確認,突如其來的相認可能會壞了他至今以來的努力。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