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穿越倒數-3650 第37章 雞同鴨講的對話

謎猴兄弟 | 2021-10-26 14:22:58 | 巴幣 10 | 人氣 19


    雖然內心有許多疑問,但李大福畢竟是個老管家,知道主人家的事情有些能問,有些要當作不知道,所以也沒有繼續往紀晴身上追問什麼,只是問著李子因的行李,並將之放到車上。隨後,李大福問著紀晴道:「紀小姐,您的行李…,放哪?我一起提到車上。」紀晴笑道:「你怎麼知道我也要跟你們一起去?」李大福尷尬的笑而不答,心想:「都同居了,能不一起回去嗎?」
    車上,李大福開車,李子因與紀晴坐在後方,李子因大概地問了一下「家中」成員的狀況,李大福也都如實的說了。兩人一路聊著天,過了約莫兩小時,車子開到了王家村,紀晴依照記憶,指示著李大福左彎右拐,車子終於來到一間平房前停下,紀晴小心翼翼的按了幾下門鈴,等了許久,都沒有人來開門。正納悶會不會找錯地方時,隔壁鄰居有個大媽剛好要出門,看著紀晴問道:「小姑娘,你是要找宋先生嗎?」紀晴想起姊夫姓宋,於是趕緊點頭,那位大媽說道:「可真不巧,宋先生跟他太太上週搬家了,說是搬去天津,還留給我一個地址。請問你是…?」紀晴說道:「我是宋先生的小姨子!」大媽說道:「難怪,長得跟宋太太有點像。我把你姊的新家地址給你,等等我!」
    紀晴雖然拿到了姐姐紀雲的新地址,但是礙於距離太遠,這次是無法如願見到姐姐了。紀晴與李子因、李大福商量後,只好跟李子因先回去製衣廠再說。於是三人再度上車,終於在下午六點左右到家了。
    車子進到一座西式花園,繞過一座噴水池,最後停在一間西式洋房前,李子因下車後,不禁前後左右好奇地張望著,這間房子,雖然比不上章漢毅或江春泰的豪華,但如果與軍眷村比,那可就是豪華至極了。李子因正想踏上台階往屋子裡走,突然遇到一個不太想遇到的熟人,李子因訝異的道:「你是…朱…老三!」沒錯,正是李子因與之多次作對的朱興漢,朱老三。朱興漢也略感吃驚,半天才擠出一句話:「你是…二少爺?」
    李子因可真沒想到,原來這個朱老三,是替自己家工作的?李子因還想說些甚麼,李大福已經走了進來,對著李子因說道:「二少爺,老爺已經在大廳等候您了。」李子因點頭,沒有在理會朱興漢,逕直往屋內走去,而朱興漢則是看了李子因的背影幾眼,最後從另一個門離開,倒是沒有遇到紀晴。李大福領著李子因與紀晴,走到正廳中,李子因只見一位病重的男子坐在輪椅上,雖然奄奄一息,但掩不住滿臉的喜悅,蒼白的臉色露出久違的笑容,眼角掛著淚水,對著李子因說道:「兒子…你終於回來了!」
    當了一輩子孤兒的李子因,突然見到自己的「父親」,有點不知所措,嚅嚅囁囁的不知該說甚麼。李大福乾咳了兩聲,並從李子因的背後偷偷推了一把。李子因踉蹌地往前走了兩步,不小心的跪倒在地,突然一個念頭劃過腦中,想道:「我既然佔據了這個身體,就應該替這個身體的原主盡點心力,例如孝道。」既然跪倒了,李子因索性假裝哀號,爬到「父親」李承業的身前,說道:「孩子不孝,多年在國外求學,沒有在父親的身邊盡孝,請父親原諒!」這一席話,惹的李承業淚如雨下,連一旁的李大福也低頭拭淚。
    好不容易平息了情緒,李承業把李子因拉了起來,說道:「回來就好,回來就好。」轉頭看向紀晴,李承業問道:「子因,這位小姐是…?」李大福趕緊走到李承業身邊,介紹道:「這位就是紀家商社的二千金,紀晴小姐。」李承業好像還在思索紀晴是誰,李大福在李承業的耳中嘀咕了幾句,李承業臉上笑顏逐開,喜道:「原來是…,沒想到你們不但認識了,還…。喜事,大喜事啊。」李子因摸不著頭緒,不知道自己認識紀晴有什麼可喜的,正想開口詢問,李大福說道:「老爺,剛剛下人說晚宴準備好了,剩下的我們是否邊吃邊聊?」李承業點頭說:「應該如此,我們去用餐吧。」
    餐桌上,李大福帶領著三四位僕人上菜、分菜,李承業帶眾人坐定後,李子因發現,餐桌上只有五人,李承業座主位,第二位是李子因,再來是紀晴,還有二媽媽楊曉玉,與同父異母的弟弟李子雲。李承業臉色不悅,問道:「子欣呢?」李大福回答道:「大少爺早上跟我說,今天晚上要出去跟人談生意,會晚一點回來。」李承業怒道:「混帳東西,整天花天酒地,他那點料,還想跟人家談生意?」李大福苦笑,他也知道大少爺李子欣根本不是做生意的料,所以也沒有接話。李承業揮揮手說:「不管他了,我們吃飯。」
    席間,李承業與李子因兩父子聊著天,李承業因為得知李子因在東北軍當軍官,興奮的說道:「你小時候,老實說,我總是擔心你太善良,太懦弱。沒想到,今天回來,竟然有這樣的轉變!爸爸我,覺得很欣慰。」於是問著李子因在軍中的一些事情,甚至問到一些戰爭中發生的事,只要是能說的,李子因無不仔細解說。吃飯時,李子因也觀察著二媽媽楊曉玉與十歲的李子雲,只見兩人有些拘謹,尤其是李子雲,似乎很沒自信,眼光從不敢與李子因接觸。酒過三巡,李子因感覺有些飄飄然,於是向眾人告罪,小解去了。
    李承業吃了兩口菜,看了紀晴一眼,笑著問道:「紀…小晴,妳…跟我兒子,現在住在哪裡?」紀晴趕忙把嘴巴裡食物吞下,回答道:「我們現在住在軍眷村!」李承業點頭,又問:「那妳…,現在在哪高就?」紀晴說道:「我也在東北軍工作,是…子因哥的手下!」李承業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又說:「那你們兩個可是一起上下班?」紀晴點頭:「時間配合得上的話,是一起上下班。」李承業滿意點頭,暗想:「這小倆口,好像很恩愛。」又問:「那房子裡,只有你們兩個住嗎?」紀晴紅著臉,搖手說道:「不是,不是。除了我,還有個姊姊,叫張翠玉!」
    李承業略感驚訝,暗想:「我兒子真是好手段,竟然可以一男訓服二女?」組織了一下語言,李承業才開口說:「你們兩個女的…,一起跟我兒子住嗎?」紀晴只覺得哪裡不對,但又想不透,先點頭說是,隨即又搖頭,說道:「還有個小孩,叫做李憶良,外號小蛋頭。」李承業心中一陣感動:「李…憶良,也姓李…,莫非,是我孫子?」李承業吞了口唾沫,繼續問道:「那孩子…,幾歲了?」紀晴說:「八歲!」李承業暗暗吃驚,心想:「八歲?那不就是子因出國前有的,今年回國才父子團聚,真不容易啊。難怪明明是三月回國,硬是拖到現在才回家,原來是陪兒子去了。」李承業說道:「那孩子,平常沒有父親在身邊,生活很不容易吧!」紀晴點頭同意:「可不是嗎?所以子因哥對小蛋頭可疼愛了,又是買玩具,又是陪他玩。」李承業點頭贊同:「應該的,應該的。那妳…妳恨子因嗎?」
    紀晴不明所以,問道:「恨子因哥?不恨啊,為什麼要恨子因哥?」李承業苦笑,心想:「子因已經在有個這麼大的孩子,還跟妳…!妳怎能這麼大氣的不恨子因,真是善良的好女孩。」李承業換個問法,說道:「就是…,子因花這麼多時間陪那孩子,妳不介意嗎?」紀晴彷彿頭上掛滿問號,不明白李承業為何會這樣問,回答道:「不會啊,子因哥跟小蛋頭玩,我有時也會在旁邊看著,心中覺得很充實,好像…就是一種家的感覺。」
    李承業震撼於李子因訓服女人的手段,又問道:「所以…你們…,大家住在一起,很開心?」紀晴點頭說:「對啊,我覺得,現在就過得很幸福。不久前,還有個姊妹,也跟我們一起住,可惜,因為有些事,那個姊妹不得不搬走!但她一直說,有機會要再回來住呢!」李承業終於忍不住,拍著桌子說道:「好本事,我兒子好本事!」李子因剛走從客廳外走進來,問道:「嗯…爸爸,誰好本事?」李承業沒有回答,只是笑嘻嘻地舉起酒杯,說道:「來,爸爸今天很開心,陪我多喝兩杯!」
    父子倆正喝得開心,突然外廳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說道:「我的二弟是不是回來了,他在那裡呢?」李子因抬頭,看見楊曉玉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李子雲更是露出滿臉畏懼的神色。沒多久,聲音的主人出現在客廳,滿臉酒意的笑道:「原來都躲在這吃飯了。」說著,便拉把椅子在李子雲身邊坐下。李子雲下意識地往另一旁靠去,李子欣罵道:「你是活見鬼嗎?」便伸手拍向李子雲的後腦,只聽見「碰」的一聲,李子雲額頭重重撞擊在餐桌上,沒擺好的餐盤與餐具掉了一地。李子雲摀著額頭,神色痛苦,但又不敢發出聲音,只見眼角掛著淚水,而一旁的楊曉玉似乎敢怒不敢言,雙手握著筷子發抖。李承業則怒道:「你這個敗家子,好好的打你弟弟做甚?」李子欣搖頭說道:「弟弟?我在重申一次,我可不承認這個弟弟,只不過是下賤婢女生的,哪有資格做我弟弟。」李子欣轉頭看向李子因,說道:「我的弟弟只有一個,今天回來,我得好好地跟他親近、親近。」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