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我的英雄學院】茉紅 (爆X自) / 28. 咫尺消逝

青小豆 | 2021-10-26 09:00:04 | 巴幣 0 | 人氣 55




【28. 咫尺消逝】




  在目良的廣播結束後,他聚集了所有考生到一開始報到的集合處就位,儘管取得加分是大家追求的結果,這場演練的目的是提升英雄特質一事也是事實。

  那些臨演的受難民眾各個都是主考單位的眼線,誰做了什麼,有什麼需要改進、或是可以維持的地方都可以提供意見。

  「雖然只有62名學生達成加分資格但其他人也不要覺得氣餒,好好吸收這場演練的經驗,明年的考試勢必會更加順利。」就算這是人人都知道的事情,目良依舊在台前對著大家灌上心靈雞湯,「接下來會發下各位整體的建議事項,請大家仔細省思一下剛才的一切......」

  不久前還在場上大聲呼救的幾位災民此時帶著截然不同的神情出現,朝著考生們一個一個發下對應的表。

  而此時其中一名災民點了茉紅梨的肩膀。

  「啊,我是時流,時流茉紅梨。」她主動報上名字,想讓工作人員在發資料的時候可以更順暢點。

  那名工作人員搖了搖頭,赫然發現他兩手空空的什麼資料也沒有。他朝茉紅梨比個「跟我過來」的手勢,便走向了一旁看似不起眼的角落處暗藏的通道。

  這下茉紅梨可明白了,這場演練果然還是為她而舉辦的,現在是要去隱密的地方發給她臨時執照吧。

  走進昏暗的通道內,地面的傳送帶開始轉動,不用一會兒的時間她們就抵達目的地了。穿過出口再度迎接光明,她們來到的是東方避難處,這裡與原本集合的南方避難處相隔遙遠,不用擔心被學生發現。

  坐在避難處遮陽棚下面的人隨即站起來迎接她們,他親切的笑容足以治癒人心,「妳好啊,時流同學,我是這場為妳加開的臨時執照考試的主辦人,入江賀男。」

  入江賀男伸出手示意要友善的和她握著打招呼。

  她認得入江,他剛剛扮演了救難班的護理人員,而茉紅梨送回最後一位災民就是在東方避難處,剛好也是和入江對應,他那個耀眼的笑容不可能忘記。

  她伸出手回禮,「您好。」

  打完招呼後假扮成護理人員的入江走向一旁拎起掛在椅背的西裝外套,穿上它才真正有種主辦人的架勢。

  調整好硬挺的領口,入江的笑容從沒改變,他燦爛的面向茉紅梨說道:「單刀直入的說吧,時流同學......」



  「我很遺憾,但妳沒有通過測驗。」


-


  看著自己的學生們與先前截然不同的樣子,爆豪不再那麼不可一世,轟也與他配合的恰到好處,這兩個人本來就是班上的Top3,想必照這個節奏繼續下去補考絕對可以通過。

  在觀眾席的根津顯然為學生感到無比開心,「我們雄英的學生真的是非常優秀呢。」

  而這對歐爾麥特來說也是早就知道的事,他臉色有些凝重,有些不安的向坐在隔壁的校長開口,「爆豪少年和轟少年本來就有成為頂尖英雄的資質,倒是時流少女那邊不知道如何了......好擔心啊......」

  茉紅梨之所以可以當加開考試的特例並不是因為她多優秀,而是因為她的個性。

  雖然當初她已經明確跟老師們說過了「我能讓時間逆轉,卻無法讓人起死回生」,但這個個性依然強大,因爲她還是可以不帶副作用回溯傷勢。

  撇開個性,茉紅梨對於英雄訓練的經驗過於欠缺,這點和心操一樣,甚至比他還要更落後。

  這樣的她有辦法順利通過考試嗎?就連歐爾麥特都沒法保證。

  「我也說不準呢。」聰明的根筋非常難得對事情沒有把握,老鼠圓滾滾的大眼向下垂望著台下的考生,「主辦人的入江賀男,他是出了名的細心謹慎與嚴格、標準很高,如果上次考試是由他主辦的話,我想合格人數可能還要再砍半呢。」

  「......」聽了這番話,輪廓已經像骨頭一樣的歐爾麥特臉色更加令人畏懼了,他輕輕靠向椅背,微仰頭彷彿想將一切願望訴諸上天,「時流少女那邊要是能順利就好了呢......」


-


  「我很遺憾,但妳沒有通過測驗......」

  入江嘴上的笑容弧度一直都沒有改變,可他的眉頭微皺,就像在說明他其實也是迫於無奈。

  見那名學生只是眼神呆滯一點反應也沒有,他在茉紅梨眼前揮了揮手,「時流同學?」

  「那、那送受難民眾回避難所的任務......並不是我的考核依據嗎?」大概愣了個五秒,腦海裡所有的疑問啪的渲洩而出,她有些激動,右手緊揪著胸口的衣服,「我每一個避難區域都有送災民過去,而且不只一個、我......我救了非常多人啊!」

  「是,這點我們也都知道。」

  既然知道了還是沒有合格,這件事怎麼樣都說不通的,她仍舊試圖找出其中的原因,「還是,是因為跟我一起行動的學長?因爲明明是他的功勞卻是我去護送......」

  「他要讓分給妳是他的意志,我們是依照妳的反應力、判斷能力、領導力和團隊合作等等的綜合評分去考核的。」

  這番話過於晴天霹靂,震驚到連她的微鳳眼都睜得渾圓,在雄英這所充滿怪物天才的學校裡茉紅梨也許算不上頂標,但從小就備受稱讚的她也沒想過自己會落榜。

  喉嚨彷彿被什麼給堵住,連呼吸這麼簡單的事都變得困難,為了順利換氣她胸膛的起伏也變得劇烈,「那我......是哪一部分......」

  「妳的反應力十分優秀,幾乎在遇到狀況的當下就會做決定了,但也因為如此妳的行動常常過於魯莽。而且,在還未徹底救難完畢之前就跟其他英雄大打出手這無疑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可是......」

  她想跟他說,那是因為那些人只顧著自己利益不配當英雄、她想跟他說,讓那些人繼續行動才會阻礙後續的救援、她想跟他說,她知道或許這是藉口但她不認為自己是錯的......

  啊,是的呢,她知道這一切都只是藉口。

  於是她脫口而出的轉折詞在嘴邊,卻也僅僅是哽在嘴邊而已,她知道再說什麼都沒有用了。

  茉紅梨激動地雙眼充滿淚水,不甘心的神情全寫在臉上,入江看了也有些同情,他知道這名學生背後究竟有多大的考試壓力,於是輕輕撫著茉紅梨的頭,「很抱歉,即便妳身為根津先生和歐爾麥特的推薦生這樣難以給他們交代,我們仍得公平公正。」

  她總是很情緒化,開心就會大笑,難過就會哭泣,生氣就會怒吼,從不刻意隱藏情緒。現在她被落榜的不甘、承認實力不足的自卑、以及爾後要面對老師的恐懼等複雜情緒給佔據,在眼眶打轉的淚水一個不注意就滑落了。

  當注意到自己正在主辦人面前哭泣,茉紅梨趕緊擦拭掉眼角的淚水,聲音夾帶哽咽,「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入江輕笑搖頭表示不用在意,摸著茉紅梨透頂的手掌安撫著,「只是『這一次』沒有合格而已,不要放棄好嗎,時流同學?」


-


  因為想一個人靜一靜,茉紅梨拒絕了入江與他一同走秘道回去的邀請,打算直接從東避難處的入口慢慢經過災區走回集合地點。

  抽出口袋的手機,她沒有猶豫直接傳送訊息給無話不談的好朋友雙莎。

  :我沒通過啦T_T我要討拍嗚嗚嗚嗚

  其實心裡是非常難過的,但又不想讓朋友過於擔心,文字上的情緒修飾得很徹底。

  第二個點開的訊息是獨人的視窗,因爲哥哥總是最懂她,永遠都站在她這一邊,茉紅梨不需要過多的文字就能得到理解,於是她發送了一個表情。

  :( p_q)

  接著,她開啟了第三個視窗,那是前一天為了以後有聯絡需求才要來的,以「這樣以後就不用特地去宿舍找人了」為藉口,實際上只是單純滿足自己的私心。

  :我沒通過......

  茉紅梨看著訊息頁面上那幾個還未送出的字,新的聯絡人第一句話講這個是不是有點太唐突了呢?有些猶豫後她將原本的句子刪除,最後決定隱瞞這件事。

  :吶爆豪,你那邊還順利嗎?(看熱鬧的貼圖)

  不知為何,她很想跟他說、卻也不太敢跟他說。

  深深嘆了口氣,茉紅梨垂下握著手機的手,無奈仰頭看著考場數十層樓高的封閉天花板,她的眼神渙散,是個失去目標的失敗者。

  突然之間,熟悉的強烈震動喚回了她空洞眼神中的靈魂,被入江稱讚反應力甚佳的她在那一瞬間就看向了地震的來源。

  又是那座火山。

  火山口以比剛才演練時更高的頻率噴出火山灰,細碎落石也再度噴發。

  這下茉紅梨又更糊塗了,繼續啟動災難有什麼意義?心想這可能是二次演練開始了也說不定,她啟動噴射背包打算先回集合處看大家如何行動。

  而另一頭的南避難所,也正是所有考生跟主辦單位目良的集合處,花了一點時間終於把所有的資料準確送到本人手上,每個人都仔細看過自己的優點與缺點了。

  「以上,就是諸位在整場演練上需要改進的大方向,希望大家未來能夠儘早成為獨當一面的英雄。」目良盯著手中的重點整理跟大家講解了十分鐘,身為判斷學生資格的主辦單位有責任必須告知大家所有的細節,最後他補充:「那麼,還有誰有疑問的嗎?」

  在千名考生聚集的台下,其中一位學生舉起手,隨後指向考場偏東的方向,「那個......火山好像還在持續......」

  在場所有的人隨著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火山上方的灰煙不停竄出,規模比剛才還要猛烈。

  目良疑惑皺眉,對著耳麥另一頭的工作團隊說道:「後勤組,火山系統忘記關了啊。」

  「目良先生!怎麼辦?系統無法關閉啊!」

  在這個考場的某一個牆面裡頭暗藏著控制全部災害的機房,數名工作人員坐在整排監控螢幕前,驚慌失措的敲打著鍵盤,卻只能任憑螢幕顯示紅色警告標誌以及震耳欲聾的警鈴聲。

  耳麥傳來團隊慌張的聲音,說話總是很小聲的目良也難得加大了音量,「你說什麼?!」

  「呃不是、是系統完全關閉了,火山還是持續運作......現在該怎麼辦才好?!」

  還來不及給他們任何思考的時間,突如其來的震動跟火山爆炸聲已經蓄勢待發準備添亂了。

  嗶————

  耳麥的訊號中斷,目良受不了那刺耳尖銳的聲音直把耳機拔掉。

  看來是控制器故障了,在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之前身為公安委員還是得確保學生的安全,目良向前跨了一步,對著台下眾人們大喊,「出了點意外,繼續待在這會有危險,請各位從旁邊的出口疏散!」

  考生們處變不驚,有說有笑的從最邊邊的學生帶頭走向出口。

  在他接近出口的大門之際,堅固鐵捲門失重落下,一道道鐵捲門敲擊地表的聲音有節奏的爆發開來,回音重複著,彷彿在嘲笑所有人出不去的窘境。

  這時大家才開始有些緊張了。

  「目良先生!」眾人視線中的火山方向有個小黑點逐漸靠近,從那端遠遠飛來的是只有一小部分與她接觸過的人才認得的一名少女,高速飛行後急停於主辦人前方,鞋子摩擦地面發出很長一段刺耳噪音,「請問現在火山爆發是主辦單位用的嗎?」

  茉紅梨緊張的等待目良回答,多麼希望這一切只是二次考試,這樣她就有補救的機會了。

  而且在她飛來的途中,不只是此處南避難所後面的大門,東西邊跟北邊也紛紛傳來大門滑落的巨響。

  「不,應該是機器故......」

  轟!

  最劇烈的一次火山噴發打斷了目良的話,岩漿噴出,已經不是剛才演練時沿著火山口緩慢流下的等級了,而是像噴水池那樣猛烈噴發,一塊巨大岩石朝眾人所在地直衝而來。

  就在考生們因恐懼而尖叫之際,兩塊小螺絲帽被人投擲出去,高速旋轉到一半像魔術般忽地變大,岩石塊被硬生生擊碎成了碎石散落,危機暫時解除。

  拯救大家的是一群身穿忍者服的考生。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其中紅衣忍者有些激動。

  「應該是設備故障了,我馬上重新......」

  「故障?咯哈哈哈哈......」一道說不上低沈的男性嗓音從眾多考生之中傳出,他鄙視嘲笑打斷說話中的目良,一個不留神便以沒人跟得上的速度移動到他面前,毫不留情地揮振右臂、沒有多餘的動作,如同美工刀在紙上割開般在他脖子上劃上極深的一刀。

  那刺眼的鮮紅以霧狀強力噴出,就像被擠爆的番茄醬包。

  一個人就這麼死了,而沒有人能反應過來,似乎還沒接受這個現實。

  「所以說現在的英雄社會真的很無能啊,連這種大型演練被敵人們潛入了都沒發現。」那個人笑地猖狂、興奮地臉頰泛紅,隨手紮起的凌亂長髮更顯得病態,他一腳踩在倒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目良頭上,「雖然不管我怎麼想都覺得被這種無能公安拉拔出來的英雄也不會多厲害啦,不過老大說以防萬一還是要杜絕後患。」

  他舔了一口殘留在鋒利刀口上的鮮血,「我看名單人數,看來今天要杜絕一千多個後患呢。」

  考生們將近9成都是二年級以上的學生,他們也參與過職場體驗、實習,親自面對敵人、與其戰鬥,要說實戰經驗大家一定都有。

  可是身為保護民眾的公安單位在眼前被人一刀斃命,生死關頭對這些孩子們而言仍然只是電視劇裡面才看過的場景,過於現實的衝擊導致大家都失去了理智。

  「你、你在開什麼玩笑啊——」在大家害怕喘息的同時,其中一位學生率先做出反應,衝向前打算給予強烈的一擊。

  只是人在失去理智時行動上往往過於單調且遲緩,那名男子非常輕易就躲開了攻擊,那把沾滿目良鮮血的刀直插進學生的腹部。

  「嗚呃......嘔......」身體反射性抽搐,那學生睜大雙眼眼神裡盡是驚恐,嘴角開始滲出一滴滴濃稠的血,在刀子被拔出後失去力氣倒了下去。

  他眼球上吊,身體也不再抽搐了。

  「哇哦~兩個人死掉了耶,你們不是要當英雄嗎?還愣著幹什麼?」敵人以輕浮姿態站在眾人面前,地上的血以屍體為中心擴大,瀰漫著濃厚血腥味。

  英雄粗略分為兩種,那麼英雄志願的學生想應也有兩種類型——想救人勝過自己的英雄、以及怕死勝過救人的英雄。

  沒有一定,當恐懼感上升時前者也有可能變為後者,可單單只是沒有太多實戰經驗的學生遇到真正的敵人通常都會畏懼到無法動彈,更別說是連續兩人死在自己眼前的情況了。

  這裡大多數的人都是實力或心理素質不算特別優秀的落榜者,他們無法承受這種生命受到威脅帶來的壓力。

  開始狂奔、尖叫,現場變得一團亂,所有人像無頭蒼蠅一樣無目的地亂竄,有的人跌倒、有的人受傷、看著彼此驚慌的樣子,心頭那股懼怕感更是倍增。

  「......沒事的、沒事。」似乎還未全盤接受剛才的一切,茉紅梨的理智與身體無法連接,她知道自己必須有所動作、知道英雄必須挺身而出因為這裡還有一般民眾,可她眼神看似驚魂未定,呼吸也十分紊亂,試圖將顫抖不停的雙手舉到眼前,「茉紅梨.......快點動啊......」

  與被集合在一起的其他人不同,茉紅梨是從其他地方過來這裡的,她就站在目良的旁邊眼睜睜看著他被殺,然後再眼睜睜看著第一位英勇出手的人死於刀下。

  明明自己不會死的,只要反應夠快就不會死,可她全身不聽使喚,現在只感受到一股吐意湧上。

  敵人武功高強,二等軍的學生根本不是他的對手,在混亂之中人們一個又一個的倒下,躺在血泊之中。

  「你們這些未來的英雄真是有夠懦弱的。」眼神略顯不耐,又或者可以說無言中帶有鄙視,他期望的並不是像現在這樣的單方面屠殺,「果然還是要去攻擊平民百姓你們才會振作吧?」

  話語落下,敵人腳尖轉向考場中央,因為所有英雄志願的人都在這個南避難所了,可這個場地可是還有一半的工作人員散落在其他區域,看來敵人潛入得非常徹底。

  或許對大家來說終於鬆了口氣,敵人就這樣一聲不響的跑到其他地方狩獵了。

  「得、得快點去追他才行......!」一道顫抖的嗓音猶豫一陣子之後從沈默中出現。

  「你瘋了嗎?他可是殺死了這麼多人啊!你打不過他的!」

  「可、可、可是他跑到其他地方了!那邊都是剛剛扮演災民的普通人啊!」

  「我知道啊!可是有什麼辦法?現在過去也只是白白送死,倒不如趕快想辦法突破這個鐵門出去求救!」

  威脅離去之後人們終於恢復理智,大家的意見此起彼落,有的人最終還是不顧一切衝上去追捕敵人,有的人正想辦法打破鐵門、也有人跟現在的茉紅梨一樣,仍傻傻地愣在原地不知所措。

  自豪的反應能力在此時一點用處也沒有。

  從急促的呼吸回神,茉紅梨看向倒在腳邊的目良屍體,邊顫抖邊緩慢蹲了下去。雙手輕輕觸碰在目良的臉頰上,她熟練地發動個性。

  只可惜,什麼都沒發生。


  「說到個性,時流同學,妳能回溯的極限到哪呢?」

  在白天與老師們一對一特訓的某一天裡,負責那天的根津校長毫不修飾的開口直問了,「像小壞理因為可以把人回溯到無,必須非常小心呢。」

  「回溯到無?!是、是從世界上消失的意思嗎?」茉紅梨嚇得眼珠子都快掉出來。

  「沒錯,很可怕吧?所以小壞理也很畏懼自己的力量,這也是我們想讓有著相似個性的妳來教她的原因。」

  可她最終只是露出個無奈笑容搖搖頭,「但我沒那麼厲害,他人的話我至多只可以回溯到三天前的時間,我自身大概一個月,無生命的物體大概一年。」清楚表達無能為力之後茉紅梨有些害羞地搔了搔頭傻笑,「怎麼辦,我教得了她嗎?」

  「三天啊......」根津將拇指與食指夾住嘴邊鬍鬚的根部,朝末端滑出去,不斷重複這個動作似乎在想些事情,「那麼三天內死......」

  「沒有辦法。」觀察力敏銳的她知道校長要問什麼,在問句結束之前搶先回答了,畢竟這也是她最惋惜的事情之一。茉紅梨像是感嘆這世間無常般低下了頭,「就算是在三天內,死掉的人我也沒辦法讓他復活......」


  雙手仍然放在目良的雙頰上,她不想要放棄。

  「為什麼......」豆大的淚珠不斷從眼眶滑落,透明液體遮蔽了視線,可她仍清楚看到目良一動也不動的倒在眼前,這份無力感使她激動的放聲大喊,「為什麼就是沒辦法復活!快睜開眼啊!」



  然而,最終仍然以失敗告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