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路人角色取代原男主成為美少女遊戲主人翁 第23話 暴怒

幻燈片 | 2021-10-26 00:24:11 | 巴幣 0 | 人氣 76


為什麼……到底為什麼……
明明在原作裡根本沒有出現的人,現在卻以男主角的方式登場
難道是我擅自將原男主趕出學園,導致未來的劇情被嚴重改變,才會多出這個人嗎?
自作孽不可活──這句話用來形容現在的我再貼切不過
看著德文被打趴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模樣,我的腦海裡開始浮現人生的跑馬燈
不行!
我才不管他是不是為了劇情需求,取代原男主出現的新角色
計劃好不容易就要完成第一步,為了我美好的異世界人生,我絕對不能在這裡倒下
絕對不能!
我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臉頰,試著讓混亂的思緒冷靜下來,思考該如何逆轉局勢
不過當我看到腳邊的一疊文件後,好不容易重振的自信瞬間潰堤
「我承認剛才的影片的確是造假的沒錯,不過現在給你們的這份文件可是真貨,為了妳們自己好,建議還是注意一下說話的口氣,否則我不介意把原始檔當作禮物送給大家喔。」
蘭斯.伊斯坦
這個在原作劇情裡甚至連名字都沒有提到過的路人中的路人角色,如今以宛如勝利者的姿態俯視著所有人
其中,當然也包含我在內
「德文,這份文件難道是真的?」
「我……不知道。」
看著德文撇過頭不敢直視我的雙眼,我的心情如同沉落無止盡的深海的石頭,再也控制不住情緒
或許是因為我總是以讀者的視角在看待事物,使得我自認為自己非常了解凱薩、非常清楚他是個無庸置疑的垃圾
我沒有想到的是在一個全年齡向的校園戀愛遊戲裡,並不會出現那種偏激的劇情或是事件
因此,關於凱薩的負面醜聞只會像井水般越挖越深、越挖越黑
就和現在的情況一樣,一份完全不知道從哪裡弄來的資料,如今卻理所當然地呈現在我面前
不過對方既然沒有直接將這份資料公布於眾,說明這件事情還有協商的空間
儘管我很想扯著凱薩的衣領狂扇耳光,現在也只能強迫自己沉住氣
我用力咬住自己的下唇,勉強擠出親切的微笑看向那個男人、蘭斯.伊斯坦
「你叫作蘭斯同學是吧?雖然是初次見面,不過我們之間好像存在某些誤會,要不要私底下找個時間聊聊呢?」
「米娜!為什麼要對那種傢伙低聲下氣的?我已經命令王族騎士團立刻趕過來,這個小子能夠得意的時間也所剩不多了。」
哀……
早知道會淪落到這個地步,當初選擇王太子或是二王子的路線可能還比較好
就算那兩位是出了名的怪胎,肯定也比凱薩這個連情勢都不會看的豬頭、有大量的黑歷史地雷需要掃除的麻煩製造機好一百萬倍
我在內心後悔自己的選擇,並帶著冷漠的表情看向凱薩
「我正在和蘭斯同學說話,可以請殿下您安靜嗎?」
「什、什麼?」
「凱薩殿下,這裡就暫時交給米娜小姐處理,我們……不要插手會比較好。」
「德文?!為什麼連你也這樣?」
聽到德文竟然沒有支持自己,凱薩無法接受的皺起眉頭擺出迷惑的表情
看著德文慎重的向我點了點頭,一瞬間我多麼希望擁有王位繼承權的人是德文,而不是凱薩
「蘭斯同學,非常抱歉讓你見笑了,因為這裡人多不太方便商量事情,不如我們到旁邊的涼亭下坐著聊吧?」
來自四面八方全都是圍繞著突然出現的文件進行議論
為了能夠控制住現在的狀況,我只能盡快帶著蘭斯離開現場
然而他仿佛不介意將事情鬧大,以宏亮有力的聲音說
「如果你們一開始就願意好好對話的話,事情也不會搞到那麼難堪不是嗎?而且在這之前妳應該還有其他話要對伊莉絲說才對吧?」
蘭斯.伊斯坦完全沒有理會我的提議,自始至終他的注意力都放在周圍觀眾的反應上,很明顯他打算帶動群眾的氣氛主導這場談話
明知道情況對自己非常不利,我也只能硬著頭皮繼續下去
「伊莉絲公爵千金……對不起!其實那段的影片是我委託別人做出來的合成影片,目的是為了挑撥妳和凱薩殿下的關係,對於人家的行為造成妳的困擾,真的非常抱歉!」
道歉的同時,我也不忘對著伊莉絲鞠躬道歉,讓自己的態度看起來更誠懇一點
考慮到由我來背鍋的後果能夠降到最低,我也只能代替德文一手扛起所有責任
既凱薩之後要是連德文都倒下的話,我就真的一點勝算也沒有了
「嗯……雖然以道歉來說沒什麼誠意,不過看在妳是初犯的份上我就原諒妳吧。」
哼,你以為自己算什麼東西
只要我一個命令,隨時都可以將整個學園空島夷為平地
畢竟在王國內,亞提米絲毫無疑問是「最強」的星遺物啊!
反觀你一個連主角都不是的路人角色,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為那個白癡王子……
「米娜小姐妳的臉色好像不太好呢,不過也難怪啦!畢竟知道了妳最愛的三王子殿下竟然曾經犯下這種過錯,妳的心裡肯定也是不好受的吧?為了讓這件事成為我們之間的祕密,我想請妳答應我一件事──」
很好!
早料到你會藉機開出條件,不管是金幣、飛船還是貴族爵位都儘管來吧!
「那就是請三王子殿下同意取消與伊莉絲小姐的婚約。」
「喂、等等,你剛才說什麼?不是希望我離開殿下身邊,而是想讓殿下撤銷婚約?」
「是啊,既然已經知道殿下是個不得了的人渣,還有誰願意成為殿下的未婚妻受到牽連呢?我才不希望伊莉絲因為那個混帳毀掉自己的一生。」
因為蘭斯的回答而過於震驚的我,張大嘴巴將視線移到一旁的伊莉絲身上
看著伊莉絲什麼話都不說,靜靜的站在蘭斯身旁沒有表態,看起來是默認蘭斯為自己的代言人
這是在開玩笑吧……
結果到頭來,他們也是想要取消婚的一方嗎?
原作劇情裡的伊莉絲不惜使用下藥毒殺的手段,也要除掉凱薩身邊的原女主,即使淪落到身敗名裂的地步,依舊沒有放棄成為凱薩的未婚妻
很明顯現在的伊莉絲與我所知道的遊戲裡的公爵千金完全不同
難道是沒有出現在遊戲裡的這份文件促使她萌生出取消婚約的想法?又或者是那個路人角色的出現改變了她?
但是原作裡不管選擇哪個路線,公爵千金應該都逃不了被流放邊境的結局才對,難道這款遊戲還存在著我不知道的隱藏路線?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一個絕佳的好機會,得好好把握才行!
「我知道了,那麼……」
不,等等!
既然他們不知道我的目的同樣是撤銷殿下的婚約,我不就能以這個條件反過來向他們索取好處了嗎?
我還真聰明呢,嘻嘻嘻
「怎麼說到一半就突然不說話了?」
「蘭斯同學,人家有一個提議不知道你覺得怎麼樣?」
「妳連說都還沒說就問我覺得怎樣,我才想問妳怎樣哩,難道覺得我會通靈術?」
嘖──
真是個說話討人厭的傢伙
「我們雙方各派三個人選進行三場戰鬥,首先取得兩勝的一方獲得最後勝利,而獲勝者能夠向失敗者提出三個要求,你覺得怎麼樣?」
「與其搞得那麼複雜,我倒不如拿這份資料當作條件和妳們交換不是更快嗎?」
「你說的也沒錯,因此這場比賽還有另一個規則,那就是結果不論輸贏我都會協助公爵千金取消婚約,同樣的你們那邊也得銷毀所有相關資料。」
乍聽之下是對雙方都有利並且公平的提議,實際上不論是輸是贏我都會是最大的獲利者
「聽完妳這麼說,我完全不知道特地提出這場決鬥有什麼意義……不過我還是同意了,我很期待用獲勝後得到的要求權,請偉大的三王子殿下下跪道歉呢。」
「你──」
就在凱薩即將惹事的瞬間,德文沒有辜負我期待的攔下了凱薩,並在他的耳邊低語了幾句,才讓凱薩的情緒得以平靜下來
而我也因此鬆了一口氣
「比賽的時間和地點訂在三天後的圓形競技場,至於比賽方式則是使用機甲進行一對一戰鬥,沒有問題吧?」
「當然可以。」
終於上鉤了,你這個蠢蛋
在心裡暗自竊喜的同時,我也不忘趕緊為這次的事件做落幕
「之後我會再將正式的決鬥書交給你,你就趁著這段時間決定好另外兩個人選。」
「關於這點我有個小要求,那就是獲勝的一方可以不受場數的限制,接著進行下一場比賽。」
「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也要再加一條規則,這場比賽能夠找的人選只能是目前就讀學園一年級的學生,除此之外一概不承認。」
「沒問題。」
看到他點頭答應以後,我的臉上不自覺地浮現陰險的笑容
如果少了剛才那條規則,可能還要擔心公爵千金不顧面子找來現役的騎士代打,但是現在限定人選只能是一年級的學生,我就沒有任何輸的可能
畢竟一年級最強的兩位機甲駕駛員全都在我這邊,德文當然就不用說了,身為王子的凱薩從小便開始接受嚴格的機甲駕駛訓練,因此凱薩的實力甚至不比德文弱太多
就連原作劇情裡主角一方還是借助高年級前輩的幫助,以及星遺物機甲不合理的力量,才勉強拿下兩場勝利
現在所有可能勝利的條件都被我拔出,蘭斯.伊斯坦,你已經沒有任何勝利的可能了!
***
經過了剛才的突發事件後,茶會也只能就此宣布結束
不過離開的參加者們臉上絲毫沒有失望的表情,反而興奮地分享彼此的心情
原本我的心情也好得能夠哼出歌,但是一看到凱薩擺著臭臉望向我,我的心情頓時一沉
「米娜,妳為什麼要自作主張向那個男人提出決鬥?還有德文你也是,剛才為什麼要攔住我?你們兩個今天都有點反常啊。」
凱薩將肚子裡的悶氣一次發洩了出來,口氣粗魯地指著我和德文說
雖然德文低著頭一句都不敢說,但是我和他不一樣
一想到整件事的罪魁禍首竟然敢指著我的臉訓話,我無法吞下這口氣,將手上的文件往凱薩的臉上一丟
「米、米娜?」
或許是被我的動作嚇了一大跳,愣在原地的凱薩甚至忘記要發怒
而我,也沒有打算繼續在他面前當個乖巧順從的女孩,擺出冰冷的表情看著說不出話來的凱薩
「原本按照人家的計畫,公爵千金應該要成為全場的笑話才對,但是多虧殿下讓他們抓到把柄,我才會在那個男人面前抬不起頭,然而現在您竟然打算把爛脾氣發洩在我們身上?好啊!大不了我和德文就不干涉這次的事情,讓他們儘管把這份文件送給新聞媒體,最好再送一份到王宮裡!」
「我……我不是故意要對你們發脾氣的,對不起……」
聽到凱薩竟然說出「對不起」三個字,德文的表情如同看到天塌下來般,而我則是毫不領情的哼了口氣,繼續將剛才對蘭斯的憤怒轉移到凱薩身上
「難道你以為說一句對不起就沒事了嗎?從以前開始一直對周圍的女性無差別的發情,那個男人說您是種馬的瞬間我真的很想舉雙手贊成啊,懂得克制和自律的人才有資格稱為人,全年處於發情期的殿下就和畜生沒兩樣不是嗎?」
「米娜小姐,妳──」
「我有允許你說話嗎?」
「呃……」
被我側著頭瞪了一眼後,德文如同被母親訓話的孩子般,欲言又止的他默默地低下頭
也不知道是我越罵越起勁,還是他們帶給我的壓力超過我的忍受範圍,我突然擺出了思考人生的沉重表情抬頭看向天空,隨即又突然像是發了瘋似的笑了起來
「不管是以前還是現在,永~遠、永~遠,每~一次、每~一次都是我身邊的男人在給我添麻煩,難道你們男人整天除了製造麻煩就只會說屁話嗎?同樣都是男人為什麼那個叫作蘭斯的正常多了?憑什麼一個惡役千金能夠享受到女主角的待遇,我就得像保母一樣拚死拚活幫你們擦屁股,可以請你們告訴我嗎?」
一瞬間腦袋像是缺氧般陷入短暫的暈眩,氣昏頭的我從旁邊拉了一張椅子過來,並且將整籃的餅乾放在大腿上,一邊吃著餅乾一邊對著不知何時已經跪在草地上的兩人訓話


=============================
你好,我是幻燈片
最近的天氣開始轉涼,時常會躺在椅子上忽然就睡著
雖然悠悠哉哉的感覺很不錯,但是一覺醒來半天的時間就這麼稍縱即逝,還是令人感覺可惜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