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黑道少女VS男子學園03》第九章 切身經歷的傷痛(1)

唯伊說 | 2021-10-25 22:35:23 | 巴幣 0 | 人氣 53


  大清早,外頭僅有微落光輝,多數的人仍在睡夢中。

  涼爽晨風偷溜進天獄的書房,窗簾被吹的沙沙作響。雷傳輕啜著黑咖啡,看著財經報紙。

  桌上有些講義、資料夾以及一壺咖啡。

  門被人緩緩開起,雷傳看向門口。

  俊修意外這時間已經有人,入內後關上門,禮貌的打招呼:「早安。」

  「早。小晴有說是八點才開始嗎?」雷傳望了眼牆上的鐘,現在才五點出頭。

  「有,是我睡不著,才想說先過來。」

  「我請人送早餐過來。」雷傳拿起手機撥號。

  「不用了,我……」

  俊修還沒說完,雷傳打斷,溫和的笑道:「不需要太拘謹,把這當自己家。」

  電話接通後,雷傳吩咐道:「送一份早餐到書房。」

  「謝謝。」俊修坐到雷傳對面的位置上。

  雷傳翻開檔案夾,將一張紙遞到俊修面前,上頭全是題目,「等會吃完早餐後,你先做這份考卷,只是想先知道你的程度,會遇到很多不會的題目,直接跳過沒關係。」

 

  叩!叩!叩!外頭傳來敲門聲。

  「進來。」

  得到允許,門被推開。

  一位染了棕髮帶著細框眼鏡,看起來頗有書香氣息的青年用拖盤端了份早餐,恭敬的彎腰,「傳哥。」

  青年將餐點一一放在他們面前,將牛奶送上桌時瞥了眼俊修,很快的又收回視線。

  「那我先回去了。」青年行禮退下。

  「嗯。」

  除了寒晴和雷晴外,俊修是第一次在天獄遇見年齡差不多的青年。原來天獄也會僱用未成年……

  「快吃吧,冷了就不好吃了。」

  「嗯。」俊修拿了個三明治。

  天獄還有很多和寒晴年紀相仿的人嗎?雖然知道這沒什麼,不過就是會在意……

  感覺的出來俊修心不在焉,過去他跟寒媚在一起時也常這樣,他能猜到俊修的想法。常說近水樓臺先得月,相處久了難免產生感情。

  「他叫李魏承,是天獄一個兄弟的兒子,我們這邊不收未成年,大部分的年輕人都是兄弟的小孩。」

  雷傳突如其來的解釋,令俊修愣了下,他接著道,「雖然年紀相仿,不過小晴和每個人的交情都是點到為止,並不會特別和誰深交,就算在同一個家,但見面和聊天的時間很少。」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雷傳要跟他說這些,但直覺告訴他,雷傳似乎知道些什麼。他沒想過要隱瞞對寒晴的感情,不過一般來說,家長得知都會排斥,更何況寒晴是天獄下一代繼承人。

 

  俊修的猜測很快得到解答,雷傳輕笑了下,直接開天窗說亮話。

  「我知道你喜歡小晴的事。」

  儘管知道這件事遲早會曝光,但突然被對方的父親這樣說,俊修一時不知該如何反應。

  「你不用擔心,我們沒有人反對,感情的事沒有對錯,我們尊重你們的選擇。」雷傳就像個父親般笑道。

  俊修意外雷傳會這樣回答,他竟然連這種事也能包容,這可不是一般父母能做到的,更何況又是黑道世家,有著傳宗接代的壓力。

  「謝謝。」聽到雷傳這樣說,俊修安心了些,隨即心情又沉下來,「不過他一直都沒選擇我。」

  「是沒選擇,還是不敢選擇?」雷傳話中有話,深沉的眸底流淌著沉重,揚起的嘴角顯得苦澀。

  看著俊修青澀的模樣,雷傳不免想到過往的自己,那樣狂妄不羈,拋棄理智勇往直前的決心。

  「我和媚也是在你們這年紀認識,身分背景截然不同,真的是走的很辛苦。」

  俊修雖然不了解雷傳和寒媚的事,不過這兩人的組合很特別,因此有著各種關於他們為何會結婚的傳聞。大部分都是寒媚霸王硬上弓,雷傳被迫入贅之類。

  不過就俊修看來,雷傳平時雖然待人溫和,可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寒媚在雷傳面前,氣勢就會蕩然無存。

 

  「我不知道,不過我想是前面那個。」儘管不想承認,俊修心裡還是明白,「他的心裡一直有個人存在。」

  感覺的出來俊修心情低落,雷傳沒有再多問關於他們的事,反倒說起過往的他們。

  「我和媚第一次見面,是在入學典禮,當時我們分別是天日和成美的致詞新生,那時入學典禮是兩校合辦。那是個糟糕的第一印象。」回憶起當天,雷傳露出懷念的微笑。

  「我們都很優秀,任何競賽不是她第一就是我冠軍,我們就像勁敵一樣,見了面永遠都沒好臉色。」

  俊修想像的到,無論是體育還是成績方面,雷傳和寒媚都是普通人所不可觸及,永遠都拿第一的彼此突然來個強勁對手,競爭激烈可想而知。

  「我從小開始便過著人人稱羨的生活,不管是在課業上或者其他地方,幾乎沒遇到什麼難題,第一名對我來說是理所當然,再加上家境富裕,週遭的人對我必恭必敬,任何事都唾手可得,總覺得人生是很無趣的一件事。」雷傳臉上毫無炫耀之意,只是單純的描述事實。

  他從小就過著人上人的生活,太順遂也不是件好事。

  「直到遇見媚姐?」俊修猜測。

  提到寒媚,雷傳深沉的雙眸閃過不同的光芒,語調不自覺上揚,「媚讓我的世界截然不同,她讓我知道自己是多膚淺,她告訴我沒有什麼事是理所當然,所有的一切都必須經過努力,想得到什麼就必須付出代價。」

  望著雷傳洋溢著幸福的神情,俊修不免羨慕,寒晴也是那個改變他世界的人,卻不知道會不會是陪他一起走過餘生的人。

 

  「不過媚在最初是堅決拒絕我,表明我們之間完全不可能。」

  聞言,俊修有些意外,原來他們當初也不是那麼順利。

  雷傳別有意味的望向俊修,後者一愣,不明白意思。「那段日子真的很痛苦很難熬,不過我熬過來了。你呢?」

  俊修腦海裡閃過寒晴身影,感覺他現在已經在過那段難熬的日子,老實說他沒想過要堅持多久,只是不曾有放棄的念頭。

  「我不想讓他討厭,但除了他以外誰都不可以,我不知道他拒絕的原因,是因為我們所處的環境不同,還是……」俊修止聲,他不想承認寒晴是因為心理沒有他而拒絕。

  「在知道小晴真正的想法之前,你為什麼不把實情跟她說?」

  俊修納悶的望向雷傳,對方神情彷彿知悉一切,想到什麼可能,俊修露出吃驚的神情。難道……

  「抱歉,我們擅自調查你的過去,你的改變真的令人吃驚。」每看一次,都覺得這改變太驚人了,簡直是換了個人。

  其實俊修也想過這種事,畢竟寒晴家境特殊,過濾身邊交友情況很正常,不過寒晴態度一直都沒改變,還以為沒被發現。

  「那小晴……」

  「小晴不知道。」雷傳苦笑,「不好意思,她有個喜歡惡作劇的母親。」

  原來是寒媚的主意,這樣就不意外了。

  小晴如果知道大家瞞著她,之後肯定會大鬧一番,這對母女真的是……

  唉,還是眼不見為淨,船到橋頭自然直。

  「我怕說了之後,連最後的希望都沒了。」俊修垂下眼簾,平靜的語氣參雜著失落。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