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這是一個柔軟的故事

亞龍蝦 | 2021-10-25 13:30:02 | 巴幣 230 | 人氣 572


小美最近非常不安,她總感覺有某個人,甚至某種東西一直在暗中窺探自己。

起初,這種變化並不會讓她害怕,反而還有些意料之外的驚喜。

比方說工作到一半時口渴了,只要簡單舔下嘴唇,做出從包包裡找東西的動作,一轉頭,旁邊的櫃子上就會出現一瓶她最喜歡的飲料。

或是和同事閒聊某間新開幕的餐廳,下班時桌上就會出現那家熱門餐廳的招待券。

小美還以為是辦公室裡某個暗戀自己的同事,想到平時偶爾會對自己示好,幫忙分擔繁雜工作的小華,越想,就越覺得小華的好,長得帥,自己對他也有點好感,要不兩人攤牌說清楚?

小鯊鯊,你覺得我要跟小華表白嗎?他應該會是個好男友吧?小美拿起手機吊飾,自言自語問著。

之後,她默默點頭,好像下定決心了。

然而當小美隔天到公司時,卻發現小華座位空空如也,一問主管才知道小華昨天下班前被老闆叫走,已經調職到其他部門了,連夜把東西打包整理搬離。

小美感覺有點古怪,但打電話給小華得到的也是同樣的說詞,調職調薪幅度很高,他立刻就答應了,至於為何整理這麼快速是因為有新人要進來,老闆特別吩咐要盡快收拾。

小美從這段交談中並沒有聽出小華對這間辦公室,甚至對自己有絲毫留戀,昨天想鼓起勇氣問的問題也不好意思再說出口,於是簡單地說聲恭喜後便結束了兩人從未開始的關係。

ฅ●ω●ฅ

然而小華儘管走了,那彷彿會讀心般的不時關懷卻沒有跟著停止,甚至還有變本加厲的趨勢,不單是像先前一樣,在一些可有可無之處體現。

今天是週五,小美並不想回租屋處,看著昨天逛街時從娃娃機夾到的柴犬一家玩偶,忽然想回家裡看看父母的狀況,然而剛走出公司,一輛計程車就停在出入口附近,司機一看見小美馬上上前招呼。

小美無法理解這名司機找上自己的原因,但司機卻說自己接到電話,在這個時間到這裡接一位美麗的小姐到某個地點。

時間分毫不差,小美今天有些加班,並非平時的下班時間,辦公室裡剩下沒幾個人,而且大家都在忙自己的事,不可能有人有那個閒工夫關注自己幾點下班。

尤其地點就更誇張了,小美從沒跟任何人說過自己打算回去探望父母,那個預約計程車的人怎麼可能會知道要將目的地設定在父母的家!

小美馬上聯想到之前那些以為是來自小華的關懷,這個「人」,此刻讓她感到無比害怕。小美臉色蒼白,甩開不明所以的司機發瘋似的直接逃跑,撞到路人也沒有停下來道歉。

ฅ●ω●ฅ

重重關上租屋處的鐵門,小美立刻把家中所有燈打開,彷彿只要籠罩在光明下,那股一直被自己忽視的窺視感就會消失。

小美坐在床上,緊緊貼著牆壁,手上牢牢抓著最喜歡的浪漫藍色調鯊魚,被床上那些柔軟布偶包圍,害怕的感覺好像慢慢消失了,那個東西應該進不來家裡吧?

小美沒有洗澡,她不敢離開這張床,沒有心思去做那些無關緊要的事,當遇到生命安全的危機時,一切瑣事都變得沒那麼要緊了。

小美就這樣在微微恐懼中,攬著一個個玩偶,維持坐著的姿勢睡去了。

ฅ●ω●ฅ

陽光從窗簾縫隙射進來,小美睡眼惺忪地放下被揉扁的玩偶,粗略掃了一眼房間,沒有任何異樣之處,她不禁鬆口氣安心起來。

也許,是自己太大驚小怪?說不定那輛計程車是父母想看自己才叫的呢?也許司機只是剛好撞見自己?畢竟之前跟父母講電話時說過最近有加班的跡象。

然而這些自欺欺人的念頭在看見客廳桌上那份還熱騰騰,有著自己最喜歡的店家包裝的早餐時,馬上如同那杯熱飲上方的水氣一般,在空中迅速消散。

此時此刻,瞪著眼前此景,小美卻陷入沉默,大腦因為這個無法置信的場景而瞬間超載當機。

發呆整整三分鐘,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後,小美慘絕人寰的尖叫聲響徹整棟社區大樓,大清早吵得隔壁鄰居都出門查看叫得這麼慘烈該不會是發生凶殺案了吧!

小美奪門而出,撲到隔壁大嬸身上,全身抖得不停,一手抓著大嬸的睡裙,另一手不住晃動,像是指著自己家敞開的大門,結結巴巴、語無倫次,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頭也深深埋進大嬸的懷裡,給自己家裡一眼都不肯。

小美的精神狀況非常糟糕,問什麼都是瘋狂搖頭,完全無法溝通,大家拿她沒轍,只好報警叫救護車,看看她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ฅ●ω●ฅ

從醫院病床上甦醒的小美,旁邊圍著幾名醫生與警察,醫生檢查後告訴她並沒有任何外傷和內傷,但有點精神衰弱,需要好好休養。

而警察調查了小美的親朋好友與公司同事,大家都表示不明白小美為何突然發瘋,但透露有可能是工作壓力過大導致。

經過稍微冷靜後的小美敘述,警方並沒有查到那些招待券、計程車與莫名出現的早餐究竟是出於何人之手,小美的懷疑對象小華則早就被調職到國外去了,是犯人的可能性極低。

因為小美家中並沒有被入侵的跡象,也沒有任何嫌疑人,再加上醫生檢查後顯示小美有點精神問題,於是案子暫時被定調為小美有夢遊,或是間歇性失憶等症狀,除了要求醫生開立相關藥物外,警方沒有理由介入處理。

拿著藥包的小美越想越害怕,那個人有辦法不借助工具就闖入自己家跟公司,這些無能的警察又沒辦法提供協助,她該怎麼辦?自己也沒有足夠的金錢請一個隨身保鏢。

思來想去,小美決定先把家裡所有門窗都換了,還加裝更多鎖、鐵欄杆跟監視器。看著牢不可破的防禦,小美心想這樣總該沒問題了吧?

因為小美身體狀況不佳,向公司請了一個星期的病假,她在家裡盯著監視器,研擬接下來的應對措施,該如何在公司也杜絕這個神秘人的騷擾?買幾個微型攝影機放在身上,當作證據應該有用?

時間匆匆而逝,好幾天,監視器裡都沒有發現任何可疑人物,經過小美家的人都是路過鄰居,沒有人有疑似犯人的舉動,家裡也沒有多出或少掉任何東西。

小美漸漸放下警戒,那個跟蹤狂變態應該放棄了吧,自己這麼滴水不漏的防禦,讓他知難而退了。

就不要被我抓到!小美有些自滿,否則讓你吃一輩子的牢飯!

星期天,小美吃完最後一頓外送,家裡已經積了許多垃圾,都隱約散發出難聞的味道了。這幾天生活所需都是透過外送,而且只讓外送員將東西放在門口。她完全不敢踏出家門,連垃圾都沒倒,但是經歷這麼久的平安,應該能保證安全了吧?

小美很猶豫,糾結許久,還是決定撐完今天,至少整個星期都不會出事才能確保真正的平安。

聽著垃圾車的聲音逐漸遠去,小美拿起芳香噴霧在屋中到處噴灑,她聞著自己身上噁心的味道皺起鼻子,明天要上班,好好洗一頓澡吧。

一小時後,裹著浴巾的小美先是從浴室門口慢慢探頭出來,仔細觀察家中狀況,還開著螢幕的電腦、吃完的便當、用完後隨手放在櫃子上的噴霧,一切都好端端地待在原地。

小美這時才真正放下吊著的心臟,輕鬆的笑容掛在臉上,她打開衣櫃挑選明天要穿的衣服,拿起一件極少穿出去的華麗紅色洋裝,想著就當作慶祝吧。

小美如釋重負地仰躺上床,抓起枕頭邊的玩偶們,抱著它們愉快地入睡了。

ฅ●ω●ฅ

第二天天明,小美放下懷裡的企鵝,大腦還有些迷糊,記得自己睡前抱的是海豹啊?

也許是睡姿問題吧?小美沒有多想,走出房間到浴室洗漱。

小美邊刷牙邊在房裡走動,昨晚忘記收拾明天要帶去公司的東西,還好現在時間足夠,可以不必那麼急。

但走著走著,小美感覺不太對勁,但又說不出哪裡怪。

直到從茶几底下翻出昨天消夜訂的零食時,她忽然僵住,嘴巴張大,牙刷失去支撐落下,白色泡沫沾上乾淨整潔的地面。

難怪,難怪感覺走起來這麼順暢,那些堆滿客廳的垃圾一夜之間消失無蹤,空間變得這麼寬敞,想找什麼東西一點都不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小美發狂尖叫著,她的聲音卻被自己前幾天更換的隔音防彈門窗完全阻隔,沒有任何人能聽見她恐懼的吶喊。

小美發瘋般衝向大門,想逃出這間有某種東西蟄伏的恐怖屋子。

但是當她來到玄關時,大門口卻不知為何堆了許多本該在床上的玩偶。

那些玩偶,卻一改他們已經被固定住的姿勢,每個都是抬高頭部,黑白分明的眼睛直直注視著一臉驚慌的小美。

小美不由自主退後一步,腳跟卻踢到什麼東西,回頭一看,是床上其他大玩偶,還有平常會放在包包跟掛在手機上的小娃娃。

恍惚間,小美忽然想通為何自己的行蹤與思緒都能被看透了。

自己本就有對娃娃自言自語的習慣,放在辦公桌上的娃娃更是能將她的舉動看得一清二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東西、幾點會下班這種事根本不成問題。

為什麼要走呢?

幾十個不同音調的聲音同時在小美腦海中響起。

我們對你那麼好,為什麼要走呢?

你們......你們做了什麼,自己不知道嗎!為什麼要嚇我!還說對我那麼好!小美大聲反駁,眼淚滴出眼眶。

渴了我們給你水、餓了送你招待券、想回家幫你叫計程車,早餐幫你買好、垃圾也替你收拾,這樣不夠好嗎?

你們到底有什麼問題!用這麼嚇人的方式哪裡叫對我好!

而且你們把小華怎麼了!

想搶走主人,這種男人不能留。

平靜,甚至有點可愛的語調,出口的卻是這般冷酷無情且殘忍。

要不是我們當時能力還不夠,只能把他弄到國外,要不然一定會讓他跟主人陰陽永隔。

冷汗浸濕小美髮梢,這些見鬼了的玩偶根本不能溝通,完全不能用人類的思維來對話。

你們......你們想要什麼?小美牙關打顫,期盼這些鬼怪不會提出太刁難的要求。

我們只要陪著主人就好了。

小美聽到這話,轉念一想,似乎這些玩偶的確沒有做出任何傷害自己的舉動,那些會讓自己害怕的事也只是他們自以為無傷大雅的善意而已。

小美鬆口氣,心裡踏實不少,鎮定地說:

「好啊。」

玩偶們像是得到了許可,每個娃娃咧大他們的嘴巴。

笑得開懷、笑得爽快。

笑得人心裡發寒。

一個又一個,彷彿無止盡的娃娃一起撲到小美身上,淹沒了她。腳、腿、手臂,四肢的掙扎逐漸無力;身體被壓迫,胸腔壓力增大;臉龐漸漸被埋沒,呼吸變得困難、視線越來越暗。

從那群天真無邪的娃娃堆疊成的窄小縫隙間,小美彷彿看見一個黑影,黑影立在大門前,手上拿著什麼東西。

一瞬間,跳到小美身上的娃娃們動作忽然停止,寂靜的環境,讓小美能清晰聽見黑影喃喃念著的內容。

「小美聽懂了黑影的話,祂正唸著小美的結局。」

「小美難以置信地瞪大雙眼,卻被再次動起來的玩偶埋沒了光明。」

「直到黑影的聲音再也聽不見,小美臨終前才明白,祂手上拿著的東西正是書寫自己故事的筆記本。」

「原來我這幾天一直感覺到的,那道形影不離的視線,不是源自這些娃娃......都是這個鬼一直一直看著我......」

不過小美不知道的是,她並不會死,而是會以同樣的姿態陪伴那些深愛她的玩偶。

我從玩偶堆裡抓起一個穿著粉紅色洋裝,眼角位置還帶著水漬的娃娃,心懷慈悲地將她放回那些聚攏在她身邊的玩偶中心,將空間與時間留給他們,靜靜關上門離開了這間充滿愛的屋子。

又是一個值得回味的快樂結局呢。







鯊鯊在這裡


創作回應

只可遠觀而不可褻玩焉
鯊鯊呢?
2021-10-25 20:35:18
亞龍蝦
浪漫藍色調鯊魚
2021-10-25 22:04:06
GuppyBetta
小美變成娃娃了?
2021-10-27 19:29:01
亞龍蝦
你聽見小美娃娃的哭聲了嗎
2021-10-27 19:46:01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