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永恆之花-2 純白花海

紫苑 | 2021-10-24 22:29:23 | 巴幣 1012 | 人氣 56


眼前一片黑暗,我什麼也看不見,「哈.....哈.....哈.....」彷彿周圍的空間只剩下自己的喘息聲不斷的迴盪著。

到此為止了嗎......我不禁這麼想.....

好熱.....感覺全身像是要著火了一樣

好渴...什麼都好...想喝點冰涼的東西...

嘴裡流入了某種冰涼的液體。

「好苦!!!!!!!!!!!!!!!!!」

「很好,還活著。」
模糊的視線逐漸變得清晰,銀色的短髮、修長的雙耳、亮黃色的銳利雙眼,一位精靈男性蹲坐在我的身旁,語調毫無變化地說道。

「你讓我喝了什麼!?」

「我只是讓你喝下療傷藥而已,不過對於這種傷勢的效果有限,頂多暫時把血止住而已,必須趕快讓人治療才行,雖然現在還清醒著,但是妳的身體應該差不多到....」

他的聲音逐漸變小離我遠去,我的眼皮變得無比沉重,我無法抵抗強烈的睡意,意識被強硬的抽離身體。

微風吹動花海的聲響,圍繞在我的身旁,這個熟悉又神秘的感覺,我已經不知道經歷過了幾次了,還未張開眼我已經知道,出現在我眼前的會是一片純白色的花海。

純白的天空與花田的邊緣合而為一,至今我依然無法理解這個夢究竟有什麼含意,不過繼續思考這些沒有意義,是時候該醒了。

我的頭後面有種柔軟的觸感,似乎是靠在某人的雙腿之上,黑色的長髮垂落於旁。

察覺到我已經醒來的她,用那雙帶有魔力般的紫色雙眼,由上而下直視著我。

「妳醒來了阿!」
柔和的聲線讓我在這個未知的地方,還能感到些許的安心感。

我緩緩地座了起來,稍微拉開筋骨,感覺身體變輕了不少「這裡是哪裡?」

「這裡是拉爾法的住處,雖然妳受了重傷,但是接受治療後看來是已經痊癒了。」

「還沒有問妳的名字呢,我叫神奈,妳呢?」
真是耳熟的名字,似乎在哪邊聽過......嗯......想不起來。

「我的名字是希兒,謝謝妳們......拉爾法是救我的人對吧.....要不是有來救我,我早就已經......都怪我隊員們全都.....」

「沒有必要自責,遇上那種怪物對於妳們這種新人隊伍,別說戰勝了,光是妳能夠存活下來就已經是奇蹟了!而且我聽拉爾法說,你把死駭打進停滯狀態了。」

「要不要由我來訓練妳呢?我和拉爾法是彼端開拓者。」

果然是「探索者」,擁有那種實力無庸置疑是這種階級,不過「探索者」正確上來說不是最高階級,不過一般說是最高階級,都是指「探索者」,真正意義上的最高階級是傳說中超越常規的領域「彼端開拓者。」

「咦?你剛才說什麼?能再說一次嗎?」
等等!?從神奈的口中說出的並不是三個字,是我聽錯了嗎!?

「要不要由我來訓練妳呢?」
她反覆再說了一次。

「不對,我是說你的階級是?」

「我跟拉爾法是彼端開拓者。」
我想起來了!幾年前成為了彼端開拓者,是目前最新加入彼端開拓者行列的冒險者。被人們稱為天才少女,因為傳聞她成為冒險者後,僅僅花了四年就成為了彼端開拓者。

「你是「百鬼姬」!?」
我嚇到說話高了八度音左右。

「果然會很驚訝阿!不過一般人都是看到我就認出來了呢。」
神奈摀住嘴笑。

「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救了我後,緊接著又要訓練我.....」
我驚慌失措,不清楚她到底有什麼用意。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原因,我只是好奇,好奇妳身上蘊藏著什麼。你知道嗎?成為冒險家沒多久,就將死駭打入停滯狀態這種事,我可是從來沒聽過。」
神奈站了起來,繞到了長椅背後,貼近我的耳邊,用平靜到嚇人的語調說道。

「........」
我的全身瞬間豎起了寒毛,聽媽媽說過她以前見過的彼端開拓者有著不少性格怪異的傢伙,甚至有著與常人相差甚遠的可怕價值觀。

「開玩笑的,不用這種害怕,決定權在妳身上。」
神奈壞心眼的摀住嘴笑。

「呼...」
我鬆了一口氣,剛才感覺心臟就快要停止了。

「但是妳如果遇到其他的彼端開拓者,記住妳現在的反應,他們盡是一些不正常的傢伙。」
神奈收回了剛才嘻皮笑臉,露出認真的眼神。


「恩.....我知道了。」

「所以妳的答案是?」

「........是,麻煩妳呢。」

「很好!妳意外的很果斷。跟著我來吧!」
我跟著神奈穿過後門來到一個寬闊的空地,回頭一看,竟然是一棟壯麗的建築。

「這裡是哪裡?竟然有這種房子。」

「聖都的花區,這附近的房子大多都是這個樣子,跟其他區比起來這邊平靜到有點無趣。」

花區,聖都中地位崇高的人才能進入的區域,被許多稱為聖都中的樂園,實際能夠進入的標準和裡面的光景只有裡面的居民知道,是個相當神秘又令人嚮往的地方。

「把我帶到這裡沒問題嗎?我不是這邊的居民。」

「我也不是,不過只要拉爾法同意我們似乎就能自由進出這邊了。」

「這樣啊.......」

「這把劍還給妳,它對你來說是很重要的東西,對吧?」

「是的!謝謝妳!」
我從神奈手上接下漣漪。

神奈手上沒有拿著任何武器「那麼就開始吧!想盡辦法碰到我!」難道是完全使用魔力戰鬥?

我拔起漣漪打算用最快的速度來一個奇襲,她在我正要揮擊的瞬間消失在我的視野裡,她做了什麼?

「不錯的判斷,在你的視角應該認為我是純魔力戰鬥者,那麼用最快的速度貼近我,是個不錯的選擇。」我的後方傳來神奈從容的聲音。

「剛才那個是魔力!?」

「不,我並沒有使用魔力,我只是越過了你而已,我並沒有要使用魔力的打算。」

我縱身躍起,由上而下的劈砍,她輕盈的往右邊跨了一步,我在落地的瞬間朝著神奈的方向快速橫劈,同一時間肩膀感受到一股重力,接著便聽到了背後傳來「啪踏!」兩聲平穩的落地聲,急忙轉身,眼前沒有人,「看哪邊呢?我在這!」兩邊肩膀從後面被拍了一下,白光如迅雷一閃掃過了身後半個圓弧,她以更勝於此等速度的身影,向後空翻閃躲了攻擊,她充滿餘裕的姿態,即便沒有使用武器與魔力,在她身上仍然看不到絲毫的破綻。

換個角度想,既然我的速度遠不及她,或許不該想著追上她,而是預先攻擊她,由上而下的攻擊,能閃躲的方向有左和右,向前橫砍,她會翻越過我,向前突刺以她的速度能從各種方向躲掉,但是如果是預先攻擊應該反過來想,在四面八方留下水滴,向前突刺能夠讓水滴從四面八方收束,形成一個全方位的斬擊。

我向前橫砍的瞬間同時在上方畫開一個圓弧,但是依舊無法追趕上她的速度,跟預想的一樣她準備在這邊落地,我預先向前突刺,水滴從身後的各種方向收束到劍上,同一個時間沒有躲避的地方的話,速度多快都沒用!她在落地瞬間向後一翻,超越了突刺的範圍。

「怎麼可能?」

「好險......完全超乎了我的想像,竟然短時間就想好這種攻擊策略,真是驚人的判斷力。」

「那麼我們繼續,接下來我會使用魔力。」一團黑霧襲來,瞬間,我的視線陷入一片黑暗,再次看清東西時,身邊的空間改變了,前後左右四個方向都是畫著山水風景的紙拉門,天花板掛著光線柔和的吊燈,地板是用草編織而成的墊子。

「這不是幻覺,你身處的空間是真實的,打敗我召喚的鬼怪之後,脫離這裡吧!」

神奈的聲音直接傳入我的腦袋,四扇門後開始出現動靜,不對!不只是門,就連天花板和地板也是。

我聚精會神的準備迎擊,任何方向都有可能會來。上方!擁有利爪的一群小鬼從各個方向跳下,小鬼們同一時間朝著我的方向撲上來,我以閃光快速劃開以自身為中心的圓,勉強消滅了小鬼們,但是手臂的外側還是被小鬼的爪子切出好幾道傷口。

巨大的鬼怪撞破了拉門衝了進來,拿帶著尖刺的巨大棍棒準備給我來一記猛擊,我用側身翻滾閃過笨重的攻擊,趁著棍棒揮空產生的巨大破綻,閃光竄過鬼怪的頸部,收束的斬擊讓頸部遭到重創,巨大鬼怪用雙手壓住傷口,傷口冒著陣陣黑煙,它的雙腳跪倒在地上,在接下一擊就能解決掉它了,一連串的箭矢朝著我飛來,我被迫閃開攻擊,箭矢落在了巨大鬼怪的周邊,我失去了攻擊的絕佳機會,巨大鬼怪再度起身,它的傷口已經恢復原狀了。

巨大鬼怪用棍棒猛力敲擊前方,我閃躲的方向射來數枝箭矢,我急忙地再次翻滾閃躲掉箭矢後,棍棒的猛擊緊接而來,還來不及閃躲,這時,天花板又跳下一群小鬼圍繞住我,房間角落的鬼怪拉起弓箭瞄準著我,沒有空檔........躲不掉的.......

——都是因為我沒有及時收拾掉巨大的鬼怪,才導致現在這個情況,如果我攻擊距離沒有那麼短的話.......

純白色的花海中,一個金髮的劍士揮舞著劍,白熾的光線沿著斬擊的軌跡延伸出去,化作半圓弧的光發射了出去。

——又是這個夢,不對,這不是夢,這種違和感以前也有過,當時我想要擋住媽媽的攻擊的時後,我的意識進入到這個花海中,我拔起了立在花海中的長劍,當我回過神來,我已經能看清楚她的動作了。

熟悉的感覺驅使著身體,劍身發出白熾的光芒,水平的斬擊射出半圓弧的光,持弓箭的鬼怪們被圓弧一刀兩斷,化作一團黑煙消散,我以巨大鬼怪的身體的支點蹬到了空中,返回劍身的圓弧射穿巨大鬼怪的頸部,在我落地時,地上的小鬼們在我落地時從同一個方向撲了過來。
果然變慢了!小鬼的動作變慢了。一道閃光竄過所有小鬼的肢體,它們化作一大團黑煙消散在空氣中。

周圍的房間正在消失,沒過多久我的周圍已經變回原樣了,神奈跑來我面前,驚訝的神情在她的臉上表露無遺,她從口中擠出一句「為什麼?」

「魔力為什麼可以在短時間有那麼大的變化?」

「我也不清楚.......」
事實上這件事我也完全沒有頭緒,只知道絕對跟那個花海的景象有關。

「是嗎........總之,今天就先到此為止!」
神奈低著頭似乎在想事情,過一陣子後便抬起頭問說。

「傷口讓我看一下!」神奈溫柔的稍微抬起我的手臂,她的雙眼的顏色轉變成綠色,她將手掌貼近我的傷口,傷口便快速的癒合,一瞬間皮膚恢復成原樣,就像沒有受傷過一樣。

「希兒,等一下晚餐就到奈特區吃吧,怎麼樣?」
神奈雙眼也變回原本的紫色。

入夜後,拉爾法處理事情完回來了,我們出了靜謐的花區,來到熱鬧的奈特區,街上燈火通明,熱鬧的街道擠滿了人,街上的餐廳無一不客滿的。

我們來到一間風格獨特的餐廳,與神奈變出的空間的風格有點相似,神奈拉開紙拉門,店員小姐穿的衣服的風格跟這間店的風格也很相稱,「婆婆!神奈姊來了!」她朝著後方的窗台大喊。

店內每個人都清楚的聽見店員的聲音,我們這邊被投向了目光,還有幾個客人走向我們這邊。

「百鬼姬!你應該就是本人對吧!」

「傳說中的天才少女,聽傳聞年僅二十就成為了彼端開拓者,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

「我說你們阿,可以不要騷擾我們家神奈嗎?」
側邊的拉門走出一位老婆婆,莊嚴的氣場沒有因為年紀而有絲毫的減少。

「婆婆你還認識百鬼姬阿!」
一位喝的醉醺醺的客人,嬉皮笑臉的說道。

「你這傢伙!少把我叫的那麼親近!」
肅殺的氣場就連那位客人一瞬間也愣了一下。

「好久不見阿!婆婆!妳看起來沒什麼變阿!」

「妳怎麼回來了?」
婆婆看見神奈,表情變得柔和許多。

「開拓的任務告一段落了,現在暫時沒有我們的事,我就回來休息了。」

「大概回來多久?」

「大概三個月吧,我也不確定。」

婆婆嘆了一口氣,無可奈何地說道「妳要好好休息阿,畢竟上次妳回來是三年前的事了。」

「話說回來,旁邊這兩位是?」
婆婆的視線轉到我跟拉爾法身上。

「我的可愛徒弟,希兒妹妹,還有和我一起負責這次任務的同伴,拉爾法。」

「你就是那個拉爾法?本人是吧......」
在聽到拉爾法的名子之後,婆婆的表情十分的失措與驚訝。

「是,我就是本人。」
拉爾法說話的同時用那道銳利的眼神讓整個店裡的氣氛凝固,店內的目光全部轉向拉爾法,四周滿是細碎的交談聲。

「你們在這邊等一下,我有些事要跟婆婆講。」
神奈跟著婆婆進到拉門裡面。

「神奈姊跑哪去了?餐點好了的說。」
店員小姐手上拿著裝滿餐點的盤子走到我們的桌子旁。

「她好像跟那個婆婆到拉門裡面去了。」
我指著側邊的拉門。

「這樣啊,你們兩個也試試吧!我們店裡的菜在這裡可是很有人氣的!尤其是這道!」
店員小姐津津樂道地開始介紹起了菜餚。

「婆婆,你當初遇見我的時候是抱著什麼想法?」

「為什麼突然這麼問?」

「外面的那個女孩的天賦到達了超乎我想像的地步,在她面前我的天賦甚至不值得一提,我不知道該抱著什麼心態教導她...」

「我當初遇見你的時候,原本並沒有打算要教導你的,只是把你當成小孩一樣。」

「直到看見你那無語倫比的天賦之後,我仔細的思考過後,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必須幫助妳,引導妳朝著正確的方向,那怕我只有一點點助力,說不定都是推動這股巨大洪流的關鍵,這股洪流之前沒有人是特別的,又或者是每個人都是特別的,注定成為推動洪流的某個關鍵。」

「我不太明白...」

「妳總有一天會明白的,不要想太多,一切都在洪流之上,順應著洪流的方向。」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