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永恆之花-1 來自遙遠的過去的詛咒

紫苑 | 2021-10-24 22:26:57 | 巴幣 1016 | 人氣 130



大家好!我是紫苑!這次是我第一次寫的小說,我打算先上傳三集試試水溫。
如果能給我意見的話,非常歡迎喔!
喜歡的話,請不要吝嗇給我gp!
這些都會成為我繼續寫作的動力!



------------------------------------------------------------------------------------------------------------------------------------------
那個瞬間,恐懼的雙眼、顫抖的嘴唇和僵直的身體,媽媽像是看著怪物一樣的看著我。

她的面孔在我眼裡,是如此的陌生。

我這種人的存在,只會造成他人的不幸而已。

我踩上椅子,高掛著繩圈,只要把它套上脖子,一切就結束了。

我深呼吸一口,緩緩地把繩圈靠上脖子。

「碰碰碰!」傳來敲擊木門的聲音。

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嚇得我摔下椅子,後腦杓重重地砸向地板。

「痛死了!嘶嘶嘶嘶嘶嘶嘶嘶嘶—————」

「你好我是近衛騎士,麻煩開門。」門外傳來粗曠男子的聲音。

從窗戶射進來的陽光照在長劍的劍身上,透出如藍色寶石般的閃耀光澤,我緩緩地撐起身體,把它握在手中,果然,我還是做不到。

「據我國法律規定,擁有聖都居住權人死亡或消滅,其子女只能夠繼續居住在王城直到成年為止。」

「位階【探索者】冒險家艾露之女,希兒,至今日起成年,接下來我會將你移送至「白霧鎮」。」

聖都被高聳的牆包圍在內,這個區域進出牆內外僅僅依靠這個大門,大門兩側佇立著數名守衛,負責護衛我的近衛騎士揮手向一旁的守衛打招呼後,便通過了大門。

「今後打算怎麼辦?跟你母親一樣成為冒險者嗎?」

「恩......我是這麼打算的。」

「我曾經也是個冒險者呢。」他無奈地嘆氣,但並不怎麼深沉,反而像是玩笑話一樣。

不知不覺我們已經進到了白色的霧氣之中,前方不遠處,隱約能從霧中透出幾個模糊的人影,隨著與城鎮的距離漸漸縮短,城鎮的輪廓慢慢的被勾勒出來,整座城鎮被石砌矮牆圍繞著,一排的牆面上,有個小型的拱門入口,一旁只有一名看守的守衛。

「從這裡開始就是白霧鎮了,你待會先到鎮上的事務所登記一下資料,那麼告辭了。」
他只是留下這句話,便轉身離去,還來不及與他道謝,他的身影已經消失在了霧中。

我在拱門前看見立著的路牌,上面寫著事務所與冒險者公會的位置都在前方,沿著寬敞的大道走去,白霧鎮上的建築風格與聖都有著截然不同的差異,鎮上房屋的屋頂比起牆內更加的陡峭,屋簷的邊緣,因為霧氣而掛著滿滿的水珠,滴落的水珠浸濕了地面,多虧地上鋪著能夠供人行走的大大小小的石板,雖然石板的表面有些濕滑,但不至於讓行走的路徑,因為人們翻覆踩踏周圍浸濕的泥土而變成髒亂不堪的泥濘。

「原聖都奈特區的居住權期滿,移至白霧鎮是嗎?」
櫃台的小姐接過了我遞過去的文件,拿起資料檢視一遍。

「是。」

她掃視著文件,確認上面的資料正確無誤,突然間,她驚訝地瞪大眼睛反覆地看著文件又看向我,她激動的說「你的母親是那位「水之劍舞」!?」

「嗯,是的。」

櫃檯人員遞來我的身分證明「資料看起來沒有什麼問題,這樣手續就處理完畢了,歡迎來到白霧鎮!未來的英雄!」

「上面的地址應該就是被分配的屋子了,對吧?」

「是的,沒錯喔!鎮上的路牌還算密集,順著找應該很快就能找到了,問人的話也可以。」

「我知道了,謝謝你。」
我走出門口時,她還在熱情的揮手向我道別。

順路先去趟冒險者公會好了,待會再去找屋子,冒險者公會的話,剛才在路上有看到,好像是在事務所的對面,走出門應該就能看到。

一靠近公會的木門,就能感受到與鎮上平靜氛圍不同的熱鬧氣息,能看見喝著酒的大叔、雀躍的年輕冒險者、圍繞著美女冒險者獻殷勤的男人們...等人讓酒館充斥著熱鬧的氣氛。

「歡迎!歡迎!漂亮的金髮妹妹!請問需要什麼呢?」
活力十足的女貓人櫃台人員,看到我靠近櫃台,就熱情的招呼我過去,她看起來是很受男性冒險者歡迎的類型。

「我想要辦理成為冒險者的手續。」

「有帶身份證明嗎?」

「這裡。」
我將剛才拿到的身分證明遞到她的手上。

「好的!等我一下喔!」
她拉開木門走到櫃台後方,手上拿了個牌子回來。

「這個給你!這個是作為見習冒險者身分證明用的牌子,準備好了之後,早上就拿著冒險者牌來櫃台接受試煉吧!通過試煉就是正式的冒險者了!」
填寫完資料後,她將木製的牌子和身分證明一起遞給我。

「我知道了,謝謝!」

「夏莉娜!跟你講喔!我今天的冒險又發生了不得了的事了!」
一位男性冒險者直接從我旁邊走過用雙手壓著櫃檯,貼近櫃員小姐的位置,全身散發著自信滿滿的氣息,櫃員小姐看起來十分困擾的樣子。

在這個冒險者公會兼酒館的地方吃完飯後,我便走出了冒險著公會的門口,關上門後,木門阻隔了熱鬧的氣氛,又踏回了安靜的空間。

我依循著路牌的指示,就如事務所人員所說的一樣,沒過多久就順利找到了我的住處。

同一條路上排列著相同模樣的房屋,是只有一層樓的小木屋,房子裡面沒有任何擺設,除了放置在牆角的一張小床,我想都沒想就一頭栽進床裡,之後的事就不記得了。

「恭喜你通過了見習冒險者的升級試驗,現在你的階級是下位五級【巡視者】,持續冒險提升評價達到標準之後,經公會認定會將你的階級從下位提升至上位,上位下位的差別就是有無升階資格,達到上位且通過試驗就能夠提升至四級,以此類推至一級。」
公會櫃台的貓人櫃員遞給我鐵製的牌子,上面刻了一把劍。

「現在就只差加入隊伍後就能夠開始冒險了!」
櫃台人員將手邊正在尋找隊員的隊伍的登記資料,放到了櫃台上。

「一定要加入隊伍嗎?」

她拿出了地圖用手指在上面畫了一個剛好包含三個城鎮的圓圈「公會規定第五級【巡視者】需要至少五人的小隊才能夠自主離開城鎮喔。此外,活動範圍根據階級也有規範,目前妳能夠活動的範圍就是王城周邊,包含白霧鎮在內的三個城鎮的附近。」

「我知道了,我......」我話才講到一半,「在找隊伍加入嗎?我們隊伍正好缺一個人?要不要加入我們?」一位紅髮人類青年站在我身旁邀約。

「好...可以是可以。」

「我叫萊頓。你的名字呢?」男子伸出右手與我釋出善意,「我的名字是希兒。」

「我身後的犬人族叫做艾德與我一樣都是前鋒,我使用的是劍與盾,而他是長槍。」

「恩。」
犬人族的面無表情的只是點了頭。

「然後我們的後衛是這對精靈兄妹,哥哥叫做卡利.薩米斯,是擅長使用精靈薩米斯族的迅雷箭法的弓箭手,然後妹妹艾莉西亞.薩米斯是能夠治癒傷口的隊伍輔助者。」

「可別拖我後腿阿,要不是規定我可不想跟其他人組隊。」
男精靈輕蔑的瞪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

「抱歉,他沒有那個意思,請你不用放在心上。」
萊頓臉上浮出尷尬地笑容連忙出來緩頰。

「那..那.那個...我是麗娜.薩米斯...可以叫我麗娜就好了...請多指教!」
精靈少女害羞地避開我的視線低著頭用小到快要聽不見的聲音講話。

我們從白霧鎮東側門出發,走一段距離來到一片枯木林,瀰漫著白茫茫地雲霧,這裡就是「白霧之森」。

萊頓和艾德先行進入林中,我和後衛緊接著跟上,進入枯木林中沒過多久,我就感覺好像被數個視線包圍,似乎隨時都有可能被攻擊,正當我這麼想的同時,箭矢劃過空氣的聲音如同雷鳴,箭矢從我的耳邊劃過,前方好像聽到類似木頭碰撞地板的聲音。

前鋒迅速地朝前方衝去,我一邊注意麗娜的腳步一邊想辦法跟上他們,頭部被箭矢刺穿的枯木妖精倒在地上,萊頓用盾衝撞一群枯木精靈,它們被撞的失去平衡,兩人用單手劍與長槍迅速且精準地刺穿他們頭部,完美地解決掉了這群敵人。

「這群怪物身上好像沒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繼續前進吧!」
萊頓掃視完地上的遺體,帶領整個隊伍繼續朝著裡面前進。

有個聲音....有個像是某人在竊竊私語地聲音,迴盪在我的耳邊,感覺像是直接傳入腦袋裡面,是我的錯覺嗎?想要仔細聽那個聲音時,聲音卻停止了,我有不祥的預感。

卡利注意到前方的動靜,幾隻箭矢伴隨著雷鳴朝著前方飛竄,「喀喀喀—」傳回了紮實的刺穿枯木的清脆聲響,前鋒迅速地衝向發出聲響的方向,兩人很快地消失在了白霧中,緊接著傳回兩人的慘叫。

不太妙,要現在馬上衝過去嗎?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丟下後衛好嗎?

——「記住不要猶豫,決定了就去做,猶豫會讓你失去一切。」
  這句話是媽媽經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浮現於我的腦中。

「卡利拜託你暫時保護好麗娜了,然後盡快跟上來,我先趕過去支援他們了。」

卡利心中的不安在臉上表露無遺,但依舊逞強的想要掩蓋過去的說「不用你說我也會做。」

兩人被捲曲的枯木纏住四肢無法動彈,我用手中的【漣漪】劃過他們身邊的枯木,劍身穿過了枯木,一部分的劍鋒轉化成了水滴,停留在斬擊的軌跡上,水滴以水刃的形態收回劍身,枯木清脆地被斬斷了。

「這把劍是怎麼回事!」
萊頓眼睛直盯著我的長劍。

「先別說這些了!這傢伙不是你們有辦法對付的,這邊暫時交給我吧!你們先趕到後衛身邊。」

枯枝的源頭是一隻被捲曲的枯枝包覆身體與面部的枯木精靈,看上一眼,就能察覺到它身上極度異常的氣息。

它那像是雙手的枯枝觸碰到地面,隨即地面竄出的枯枝如浪潮般朝著我襲來,我用側身翻滾閃過直線前進的攻擊,枯枝浪潮到極限的距離後便收回了地面,它的雙手再次碰地,意味著下一波浪潮要來了!速度好快!想要接近它的話.......

我抓準時機勉強跳過了浪潮,直直地朝著它衝過去,水珠沾滿了枯木精靈的周圍,無數道水刃貫穿它的身體,受到重創的它痛苦的曲起身體。

「你真的沒問題嗎.........這未免也.........它就拜託你了!」
萊頓的疑惑在看到希兒精湛的身手的轉變為了驚呼。

當我打算趁勢追擊時,它向後跳了四、五公尺遠,身上快速地延伸出數支尖銳的枯枝刺了過來,觸碰到身體之前我揮動如同閃光一般地上斬擊,水珠停留在空中,水刃精準地將所有襲來的枯枝截斷。

枯木妖精身上的傷口,在一瞬間的空檔全部都癒合了。

能夠再生是嗎?不過防禦相當脆落,只要不斷攻擊應該是我較為優勢。

我快速地揮起劍舞一邊快速地接近枯木妖精,水刃在身旁形成一道防護網,將襲來的枯枝全部斬斷,它見攻擊對我沒有作用,我又步步進逼,它只能不斷地後退。

雷光一瞬萊頓一計盾擊將它擊倒在地上,灼熱地火焰附著在長槍上刺入它的面部,枯木精靈的動作停止了,艾德從它身上拔出長槍「應該死透了吧。」

——你們在做什麼!?快離開!!!!!!!!!!!!

一切都來不及了,隊友們的身體被無數枯枝刺穿,他們用一臉疑惑的表情看著我,我的心中早已經有底了,那傢伙是「死駭」,是我來我不及告訴隊友們,一切都來不及了.....

它將身上的枯木外皮脫去,露出蒼白的皮膚,面部被生長出的荊棘包裹住,面部上荊棘上開出了一朵朵的鮮紅色的花朵。

強大的氣息壓抑著整個空間,它僅是存在就把我壓的喘不過氣,完全不覺得我有辦法戰勝眼前的怪物,現在逃跑已經來不及了,而且比起逃跑而死,我寧可奮戰至最後一刻戰死。

微顫的雙腳硬是踏出前進的步伐,漆黑的藤蔓如箭矢般射來,水刃的劈砍順著方向割開了木條的一圈外圍,堅硬的藤蔓無法被水刃砍斷只有飛行軌跡偏移了一點。

藤蔓的數量倍增而來,我吃力地迴避與劈砍木條,視線死角的腹部被藤蔓刺穿,我使勁地想要砍斷藤蔓,藤蔓被割開的傷痕不斷地再生,被刺穿腹部的疼痛快速蔓延開來,右肩、左手掌、左大腿、右腳踝、右膝一一被刺穿,痛苦支配了整個身體,無法繼續支撐的雙腳跪倒在地上,漆黑的藤蔓已經布滿了眼前的視線,我閉上眼,耳邊陷入一片寂靜。

結束了?這一切終於結束了,這是我夢寐以求的結局。

一切歸於虛無,我不復存在。

就這麼死去,真的好嗎?

我再次張開眼,怪物已經灰飛雲散,殘繞著風的背影雙持著短劍佇立於前,微弱的風流在他的身旁流動。

待續...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