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達人專欄

破曉傳奇 Tales of Arise 角色心得-尋求自由破曉的主角們(有劇情雷)

隱名 | 2021-10-24 21:45:59 | 巴幣 222 | 人氣 529

這篇心得寫的是破曉傳奇六名主角的個人心得,雖然破曉傳奇在角色塑造方面,反派的部分相當薄弱且平面,主角群的劇情塑造也礙於鋪陳不足,有些可惜或突兀的地方。
但整體而言,六名主角的性格相當鮮明,除了主線劇情外,還有各種小劇場及露營對話來塑造主角們的性格及互動。
主角之間的情感互動及成長有不少可看之處,六名主角也有各自的內涵及想要訴說的主旨,所以我覺得這代的主角群還是不錯的。
 

奧爾芬──打破高牆,追尋自由的破曉
奧爾芬為本作遊戲的核心主角,初次看到人物設定圖,曾以為他是冷酷寡言的兇狠劍士。但遊戲中的奧爾芬,實際上卻是正統王道主角的模樣:富有正義感、熱心助人及積極正向等特質,與這款遊戲傳統王道的劇情氛圍互相呼應。
奧爾芬一開始是無名無姓的鐵假面,沒有記憶也沒有痛覺,是喪失一切的奴隸,直到遇見希儂及齊爾法後,改變了他的生命。
在冒險的旅程中,他漸漸尋回自身的感覺及記憶,原來奧爾芬是三百年前的達納人,被抓到雷聶基斯改造為「王」,但發生意外後儀式失敗,當時身為巫女的涅薇莉為了拯救受重傷的奧爾芬,便為他戴上遮蔽痛覺的鐵假面,讓奧爾芬沉睡長達三百年的時間。
奧爾芬是唯一橫跨三百年時光的角色,他最明顯的人格特質:追尋自由的反抗之心,以及對希儂的溫柔深情,正好呼應劇情主題中的破曉:世界的破曉與心的破曉。
奧爾芬在三百年前是服從王族的士兵,所以擁有高強的劍術,之後也被抓去實驗被迫成為王,三百年後甦醒時則是成為奴隸。不論哪一個時代,奧爾芬都是被迫失去自由被奴役的人。
但遇見希儂後,他得到了火焰之劍,也就是反抗的力量;遇見齊爾法後,齊爾法告訴奧爾芬,要思考自己的道路而不是跟隨他人,把握住自己的自由,在前期引領奧爾芬的反抗之心。
一直身為奴隸的奧爾芬得到反抗的力量與契機後,潛藏在他內心渴求自由,不甘受到壓迫的反抗之心,也就如火焰般熊熊燃燒。
打敗領將別祖,用火焰之劍擊破高牆,在破曉之際想起自身名字的奧爾芬,也想起自己如火焰般追求自由的內心,由此開始了打破一道道壓迫高牆的冒險旅程。這段劇情充滿濃厚的象徵意義。而奧爾芬充滿正義感,喜歡幫助別人的積極熱心,也就像以往傳統RPG的王道主角。
奧爾芬本人的性格也積極正向且率直,跟杜歐哈林及奇莎蘭是友人間的相處,和洛宛如兄弟,面對琳薇爾則像是兄長一般。在面對希儂時,則是付出了無比的溫柔與深情。
雖然奧爾芬和希儂也會發生爭執,但奧爾芬依然包容希儂的尖銳個性及言語,查覺到希儂潛藏於內心深處的溫柔,即使承受痛楚也想碰觸希儂的心,奧爾芬因此為希儂帶來一絲救贖,為她的心帶來破曉。奧爾芬不想放棄世界,也不想捨棄希儂的生命,他和希儂的愛情故事也成為劇情的主軸之一。
奧爾芬的角色塑造比較可惜的就在結局的部分,奧爾芬突如其來的「原諒」沃路朗,還有最後奧爾芬想拯救星靈的想法,又和他之前為了世界及希儂想打倒星靈的喊話,產生了些許矛盾。
對沃路朗的原諒,表現奧爾芬捨棄仇恨的心;最後奧爾芬想拯救星靈,表現他不犧牲任何事物的決心,明顯感覺到編劇的意圖,但就是欠缺更有力的理由及情感的鋪陳轉折,劇情「欠缺鋪陳」的問題也在此顯現,算是比較可惜的地方。
不過奧爾芬身為王道主角,他的人格特質以及對希儂的感情,就呼應了劇情主軸「世界與心的破曉」,這樣與劇情主軸有所對應的主角設計還是不錯的。
 

希儂──隱藏於荊棘中的溫柔與孤寂
希儂為本作的第一女主角,潛藏於體內的荊棘之力,讓觸碰到她的人都會感到劇痛,這樣的特質讓她陷入孤獨之中,她無法碰觸他人,與他人建立情感;就算身為雷納的貴族,荊棘之力也讓她成為研究實驗的對象。
從小與人疏遠並被人殘酷對待的希儂,自然養成了冷淡尖銳的性格,她的行為舉止仍保有雷納貴族的高雅,對待他人的話語及態度卻帶著銳利的棘刺,就如同她的荊棘帶給人的痛楚,就像是一朵帶有尖刺的玫瑰。
然而,在她冷漠尖銳的外表之下,隱藏的卻是溫柔又寂寞的內心。
希儂雖然帶有給予痛楚的荊棘之力,卻擅長治癒他人的星靈術,她時常治癒奧爾芬及隊友,還有受傷的路人;希儂也會以嚴厲的話語激勵奧爾芬,並開導了因憎恨而迷惘的琳薇爾。
奧爾芬就藉由治癒術與希儂的話語,察覺到希儂隱藏於荊棘中的溫柔,因此希望能夠幫助希儂,希望希儂依靠自己;而琳薇爾也漸漸放下對希儂的偏見,開始想要了解希儂。
希儂因為特殊體質,被迫習慣獨自一人,不依靠任何人活下去。當她遇見體內的荊棘會吞沒世界造成末日後,便決定要打敗所有領將,得到雷納斯=阿爾瑪,與荊棘同歸於盡。
本就孤身一人的她,已經不在乎自己的生命,只想跟這股憎恨的力量一同邁向死亡,一開始她踏上旅程,本來尋求的是孤獨的死亡。
但她在旅程中遇到了奧爾芬,奧爾芬理解了她的溫柔,並不斷靠近她的心,還有一起共患難的夥伴。第一次與他人建立牽絆的她,開始貪戀起生命,也害怕重回孤寂的自己。在沃路朗城堡讓荊棘爆走的希儂,便呈現出她害怕孤獨的內心。
之後向大家坦白一切的希儂,在奧爾芬及夥伴的支持下,得到了一絲活著的希望,從前只想孤獨尋死的她,終於踏上尋求生命希望的旅程。但她在星舟上跟奧爾芬的對話,也表現出她為了世界能夠犧牲自己的決心,這是屬於希儂的堅強。
希儂潛藏在體內的荊棘之力,是造成她長年孤獨的主因,但潛藏她內心本質的溫柔,卻也讓她和人建立羈絆。原本希儂因絕望而尋求死亡的旅程,到最後則是懷抱希望渴求活著,最終希儂也找到屬於自己的生命與幸福。
希儂從尋死到求生,從冷淡到溫柔的情感,是這趟冒險旅程相當重要的轉變,也呼應了劇情的主軸──內心的破曉
 

琳薇爾──放下仇恨,向前邁進的少女
琳薇爾出身於達納的魔法師一族,是喜愛閱讀研究的少女。童年時代遭遇族人被滅的慘劇,孤身一人的她只能和伏露露為伴,隱藏自身的星靈術活下去,直到為了拯救齊爾法,才決定展現力量加入戰鬥。
琳薇爾身為達納人,在隊伍中對雷納人的戒心及排斥是最嚴重的,她對希儂表現厭惡疏遠的態度,剛加入隊伍時就經常與希儂發生爭執,而她對杜歐哈林的戒心相當重,在威斯金特拒絕吃杜歐哈林招待的食物,認為雷納人別有所圖。
琳薇爾對雷納人的懷疑跟排斥,源自於她對雷納的憎恨,她的族人跟親人被雷納領將所殺,琳薇爾從小就抱著復仇的決心活著,她的仇恨也擴及到其他雷納人身上,仇視防備雷納人這個群體。
令琳薇爾慢慢放下仇恨的關鍵點,則是她在米海葛紹爾面對仇人奧梅朵拉之時,琳薇爾毫無保留地表現深切的恨意,她的報仇行動卻被洛阻止,洛替她的仇恨踩了剎車,而令琳薇爾想法有所轉變的關鍵則是希儂的話語。
一直懷抱恨意而生的琳薇爾,開始思考除了仇恨之外的人生道路,也漸漸放下對希儂的敵意,思索希儂心中的孤獨,對希儂產生同理心。在與奧梅朵拉的決戰後,琳薇爾選擇不殺奧梅朵拉,並不是因為原諒對方的所作所為,而是選擇放下心中的憎恨。
琳薇爾放下對雷納的仇恨,才終於能敞開心胸跟希儂及杜歐哈林相處,琳薇爾將希儂視為朋友,希望能幫助孤獨的希儂,兩人的關係也變得友好,在劇情及戰鬥對話便能看出兩人關係的轉變;琳薇爾跟杜歐哈林雖然在思想認知上有所歧異,但還是能成為談論歷史文物的好友。
琳薇爾的目標,從原本的報仇轉變成建立與他人的牽絆,希望能幫助重視的人,最明顯的是一開使厭惡希儂的琳薇爾,到後期相當積極想要支持幫助希儂。
琳薇爾從小就失去親族,孓然一身,內心仍渴望如家人般的羈絆,與奧爾芬的露營對話中,琳薇爾就將夥伴比喻為家人。琳薇爾也在對自己釋出善意的齊爾法身上,找到宛如家人般的感覺,才不惜曝露力量也想拯救齊爾法。
趣的是,琳薇爾所屬的魔法師一族,原來是為了逃避改造成雷納人的星靈術者,琳薇爾所屬的達納族群有著與雷納人最相近的根源,卻因為三百年來的欺瞞與壓迫,形成彼此的隔閡。
這名原本懷抱仇恨及孤獨的少女,其內在擁有願意為家人及好友付出的溫柔,渴求著與他人的牽絆。在這趟旅程中,琳薇爾也放下了仇恨,選擇與雷納共存,也找到自身力量存在的意義,與夥伴朋友一同向前邁進的人生道路。
 

洛──追尋父親背影,渴求自我成長的少年
洛的性格是熱血有衝勁,說話直來直往,不擅長思考更擅長直接行動,對異性有格外的興趣,對心儀的女生(琳薇爾)情感表現相當青澀,並探尋自身的成長及目標,洛從性格及設定上就是典型的青春期少年。
洛初登場時為西斯羅狄亞蛇眼的成員,處於和主角群對立的立場。洛起初是因為和父親的衝突及分歧,決定離開故鄉偷渡到西斯羅狄亞,為了生存被迫成為蛇眼的一員,同時也是孤身一人,洛的這時期的情緒表現也偏向叛逆期的青少年。
然而,洛在齊爾法被捕之後便陷入迷惘,聽到齊爾法在處刑廣場上的宣言,才下定決心拯救齊爾法,卻沒辦法阻止齊爾法被偷襲,只能在遺憾中和父親死別。
就算洛成功打敗迦納貝特為父報仇,無處可去的他卻找不到自己的人生目標,打算死在荒郊野外時,奧爾芬邀請洛加入隊伍,給處於迷惘中的洛一個新的目標,去看齊爾法想望見高牆外的景色。此後洛便加入主角群的隊伍,和奧爾芬一樣望著父親的背影,將齊爾法視為自身的一個目標,鍛鍊自己,期許自己能變得更加強大。
洛的劇情比較可惜的就是阻止琳薇爾復仇的橋段,在洛為父報仇過之後,突然反過來阻止琳薇爾復仇,是過於突兀且有些矛盾。事後奧爾芬向琳薇爾解說洛的用意,是不希望琳薇爾出於憎恨的衝動行事,就像洛一樣出於憤怒離開故鄉,卻和父親永別,就算打敗迦納貝特依然存在著懊悔。
奧爾芬的說明多少解釋了洛的用意與編劇的意圖,洛的劇情如果能加強描述他為父報仇後的懊悔及空虛,與琳薇爾報仇的劇情做出呼應的話,並修正演出的過程,洛阻止琳薇爾的橋段會更有說服力且合理,也能強化兩人同為父母報仇的對比性,這部分是我覺得特別可惜的地方。
不過洛在其他部分的描寫,仍是還不錯的角色,洛在隊伍互動中是負責耍笨被吐槽的角色,開朗率直的性格也添增不少歡樂的氣氛。
而在後期的支線中,他和夥伴一起打倒魔物拿到父親的信,上面寫著對兒子的期許,死前無法傳達的話語也傳達給兒子。原本孤身一人的洛也有了一同戰鬥的夥伴,並知曉父親對自己還有母親的愛。
之後再決戰前夕,洛在與奧爾芬的對話中,也找到自己的目標:「以戰鬥守護重要的事物」。雖然洛的心思尚未成熟且青澀,但他最終明瞭父母對自己的期許,身旁也有了伙伴及重要之人,走在自我成長的道路上。
 

奇莎蘭──追尋平等共存的理想國
奇莎蘭初登場時為杜歐哈林的護衛,從小和哥哥歷經雷納殘忍奴役的奇莎蘭,將杜歐哈林統治的威斯金特視為夢想中的理想國,一心想守護杜歐哈林以及他所打造的理想之地,並以這樣的職責為榮。
但奇莎蘭之後親眼見到哥哥米庫達化為虛水而死,杜歐哈林所打造的國度,只是他想逃避惡夢的一處避風港,奇莎蘭和米庫達寄託在杜歐哈林身上的夢想,在那一刻徹底破滅。
夢想經歷過破滅的奇莎蘭,決定跟奧爾芬等人一起旅行,重拾米庫達託付給她的夢想,同時也放下原本和杜歐哈林不對等的君臣關係,成為並肩而行的夥伴。
個人覺得比較可惜的是關於米庫達本人,以及他和奇莎蘭的親情在主線劇情中並沒有多加著墨,米庫達的死是奇莎蘭想法的轉捩點,但前面並沒有多加鋪陳米庫達本人的重要性,導致玩家在米庫達死亡、奇莎蘭崩潰痛哭的劇情中,情緒投入感會降低。
奇莎蘭性格成熟穩重,不但擅長戰鬥,也擅長烹飪、家務及釣魚,在隊伍中是如同母親般守護大家的存在。奇莎蘭喜歡照顧別人,她在旅程中對有所隱瞞的希儂付出關心。
奇莎蘭也在雷聶基斯開導杜歐哈林,將死者的記憶留在心中,為了生者的未來而活下去,她對杜歐哈林所說的那番話,同時也是她自身的經歷,面對哥哥的死亡,她選擇接受米庫達託付的夢想,為了未來的理想而活。
最後得知世界真相的奇莎蘭,也看到她所期望的理想國藍圖。
奇莎蘭原本以服侍雷納人為榮,只懂得將理想國的夢想寄託在他人身上,之後則選擇背負哥哥留下的遺願,以己身之力去實現夢想,尋找到另一個理想國的答案──眾人平等共存的國度,彼此沒有階級貴賤。
如果達納人及雷納人本就是同一個種族,那麼彼此的隔閡本來就不復存在,就如同奇莎蘭和杜歐哈林之間的關係,奇莎蘭最後稱呼杜歐哈林為「杜歐」,不只是代表兩人關係的親近,也象徵達納和雷納平等共存,朝共同的理想邁進。
 

杜歐哈林──銘記過往,為未來而生的領導者
杜歐哈林出身自雷納貴族,談吐風雅,喜愛詩詞、文物及音樂,擅長使用棍術及星靈術,在隊伍中時常擔當解說的角色,相當多才多藝,卻不擅長打理自己的日常生活,習慣別人服侍。
杜歐哈林本人充滿貴族氣息,卻沒有一般雷納貴族的階級偏見,在過去的雷聶基斯,便接納了出身自下級階層的菲雅麗耶,和其他人成為以音樂交心的好友,就算是面對達納人,也沒有將對方視為低賤種族的想法,能與達納人以平等的態度交流,杜歐哈林的心性,便具備不分種族皆能和平共存的基礎。
一開始杜歐哈林以領將身分登場,表面上杜歐哈林看似是城府深沉的領導者,但實際上他所領導的和平,只是他想要逃避過去痛苦的方式。
當初杜歐哈林被逼迫與好友塔爾尼格斯展開對決,誤殺了塔爾尼格斯,被迫成為領將,杜歐哈林本身對領將的權勢地位沒有任何慾望,也不想成為領導者,他所打造的和平國度,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靈得到安寧,並不是他所追求的理想。
杜歐哈林還有一個明顯的特質,就是強烈的罪惡感。他將好友塔爾尼格斯及米庫達的死視為自己的過錯,對菲雅麗耶及奇沙蘭抱有愧疚感,就算死於這兩人手上,杜歐哈林也會當作一種懲罰。杜歐哈林跟奧爾芬等人一同行動,想要阻止領將王爭,也是出於對米庫達之死的贖罪行為,並非他本人的理念或願望。
杜歐哈林過去的行為,大都是出於逃避或是贖罪的心理,罪惡感是驅使他行動的動力,就算因此而死他也無所謂。直到在雷聶基斯與菲雅麗耶戰鬥後,奇莎蘭對他說的話,才漸漸解開杜歐哈林的心結。
「將過去的死者銘記於心,為未來的生者而活。」成為杜歐哈林的信念,在雷聶基斯陷入混亂時,杜歐哈林以雷納領將的身分安撫民心。也和奧爾芬約定,未來兩人要做為雷納人及達納人的代表,讓眾人能夠和諧共存。
杜歐哈林本人有著身為領導者的能力,與他人平等共處的心性,過去卻逃避身為領導者的職責,並將自己的心囚禁於罪惡感中,渴求著死亡的懲罰。直到最後,他終於擺脫過去的陰影,承擔領導眾人的責任,為了和平共存的理念活下去,蛻變成真正的領導者。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