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arknights同人短篇】秋後的黃昏 ▲ 第一篇

Cale Wei | 2021-10-24 21:29:03 | 巴幣 1206 | 人氣 194





首篇


那並非讓人感到悶熱或是突兀的情緒,而是宛如在秋季的冷風之中,悄悄地包覆在身邊的和煦溫度。
像是陽光一樣。




    ▲
    
    
    被放逐者……
    
    被放逐者,深淵的浪潮來了。
    
    他帶著妳所渴求的碎片,碎片拼湊成火焰的輪廓。機會稍縱即逝,而妳無法拒絕。
    
    
    ▲
    
    
    奇怪的聲音。
    
    史爾特爾睜開眼。車用引擎的運作聲堅硬地震入耳中,像是被高溫融化的塑膠袋,帶來了黏膩且厚重的不耐。
    
    車內的空調無比悶熱,讓呼吸變得越發的濃稠。原先明朗且柔和的陽光也消失了,只剩下殘留在眼球之中的奇異色彩。
    
    這些是曾經擁有過的記憶嗎?
    
    不,不是。感覺不對。沒有深刻地觸碰到心裡的那個東西,沒有啟動某種開關什麼都沒發生。
    
    一股煩躁感油然而生。
    
    「冷氣可以強一點嗎?」她的語氣有些不耐煩,任何人都能察覺到其中即將一觸即發的怒意。
    
    車廂內彷彿被沉澱許久的鮮紅色淹沒了,隨著聲音流過每一個座位,都讓炙熱感變得更強烈,直到它滴入了最前方的駕駛耳中。
    
    「忍一下吧,登艦的時候都這麼熱啊。」司機伸出手,比了一個讚,他像是對那道如火焰一般熾熱的聲音一點也不放在心上。
    
    小型巴士內,似乎因為駕駛的爽朗態度而降溫了不少。
    
    史爾特爾將修長的腳翹起,並且讓椅子更後躺一些。忍一下?是你們請我來這裡的耶。她在心裡抱怨著,儘管車內的其他人都能感受到她的不耐。
    
    
    ▲
    
    
    「待會我們會先做入職的調查,會問一些問題哦。再來會幫妳做身體檢查,很快就能做完的。」領頭的是羅德島的領導人,阿米婭。她的栗色長髮在腦後被束起,與稍嫌厚重的風衣外套呈現了一股對比,卻與那帶著活力的嗓音一樣,讓人感到恰當的舒適。
    
    「這樣可以嗎?史爾特爾小姐。」
    
    「嗯?哦,可以啊。」史爾特爾不再分神,她專注在阿米婭頭上細長的兔耳朵而太過著迷了。
    
    陽光毫不保留地照射在羅德島的艦橋上,熱力像是清脆的鳥啼聲一般,充斥在空蕩而看不見盡頭的走廊之中。
    
    史爾特爾從窗戶中看見了自己的反射,先是那一頭宛如將熾焰與黃昏重疊般的鮮紅長髮,接著是頭上彷彿噙著琥珀色彩的薩卡茲頭角。
    
    她伸手將肩側的髮梢往後一撥,露出了白皙而缺乏血色的肩膀。不差。滿意的心聲促使著史爾特爾繼續跟著阿米婭的腳步。
    
    門把輕盈地開啟了連接會議室的空間,迎面而來的是相對更加涼爽的空氣,讓原先有些浮躁的心情也隨之平復。
    
    「博士,這位是新進幹員史爾特爾小姐,我已經向人事部拿了基本資料了。」阿米婭率先進入會議室,隨著她的視線,史爾特爾也走進了那沉默的空間。
    
    被稱作博士,那位女子站在窗前,穿著一件標示著羅德島的淵黑外套,棕褐色的長髮順直得幾乎到了腰部,光線在上頭泛起了柔和的白面。她抬起頭,黑褐色的瞳孔就像是在潛藏在幽黯湖水底部的奇異橙色光彩,深邃得彷彿能夠將觀者的靈魂吸入,封存在古老的時間之中。
    
    博士露出盈盈淺笑,讓史爾特爾回過神,胸口頓時被不可名狀的溫暖給填滿了。那並非讓人感到悶熱或是突兀的情緒,而是宛如在秋季的冷風之中,悄悄地包覆在身邊的和煦溫度。
    
    像是陽光一樣。
    
    阿米婭將手中的紙張放在會議桌上方,冰冷的玻璃立刻將它吸住。隨後黯淡的燈光緩緩地從桌子正中央將文字投影出來。
    
    「請坐吧。」小兔子拉開了椅子,開始讀出那些必須宣告的條約內容。
    
    史爾特爾在此刻有些心不在焉。她覺得羅德島至今給她的感覺其實不錯,無論是阿米婭與博士,都是看起來十分友善的人。
    
    隨著宣讀的時間過去,史爾特爾時不時地讓眼神在整個會議室內流竄,但大多都停留在自己的手與博士身上。一股緊張感油然而生。
    
    太沉默了。撇除阿米婭,整個空間安靜得難以忍受。
    
    空氣中只有清淨機特有的陌生氣息,強調著它擦拭過了那些本就不受污染的氧氣,徒增了充滿人工的獨特味道。
    
    直到阿米婭把聘書拾起,史爾特爾才將精神再度專注於對方身上。
    
    她覺得自己太容易分心了,也許是跟那奇怪的聲音有關。說起來,這是最近才開始有的現象,甚至不確定跟記憶有沒有關係。她失去太多記憶了,儘管外表看不太出來。
    
    「史爾特爾小姐,到這邊有任何問題嗎?」阿米婭站起身,遞出了薄薄的聘書。「可以隨時跟我,或是博士反映哦。」
    
    一股疑惑突然在內心萌發。史爾特爾也離開座位,走向了這位羅德島的領導人。有什麼地方不太一樣,但是又說不上來。
    
    突然,博士將身旁的紙張疊起,接著用桌面將它們對齊,空白的空間立刻多出了明朗而突出的敲擊聲響,如同閃電劃過天際般的色彩。
    
    對,聲音。史爾特爾立刻伸出手,以指關節敲了敲會議桌,敲響了那讓她感到困惑的癥結點。博士從剛才到現在,都只是操作著平板電腦,偶爾用筆寫字而已,一句話都沒說過。
    
    「為什麼不說話?」史爾特爾的動作讓其他兩人有些愣住。她看著博士,拋出了疑惑。主觀地來說,她覺得自己的態度有些差勁。
    
    『不好意思,我……』這時,博士身旁的平板電腦發出了帶著雜訊的女性語音,但隨即又終止了,宛如掉落到無盡的電子海洋一般。
    
    「啊,發、發聲模組還沒修好。」阿米婭有些措手不及。「史爾特爾小姐,博士她……」
    
    只是,阿米婭的話語還未結束,博士便拿起了掛在身旁的摺疊白板,以及黑色麥克筆。
    
    像是由冰晶捻揉而成的細線穿過脊骨,刺痛的感覺蔓延到四肢。
    
    她拔開了筆蓋,熟練地在白板上書寫著。史爾特爾聽著筆尖發出的尖銳摩擦聲,疼痛感如碾壓般地撞擊著一切感官。直到博士寫完,將白板轉過來面向對方的那一刻,痛覺才從逐漸地在手指、膝蓋留下酸軟的感受。
    
    不好意思,我沒有辦法說話。她的字跡十分的工整、娟秀,如同那對溫柔的雙眸與笑容。儘管那些字句,無聲地在對方的心中留下了一道道的血痕。
    
    這是史爾特爾與博士的第一次見面。
    
    
    ▲
    
    
    身體檢查與綜合測試耗費了不少時間。史爾特爾只記得自己沿著路線完成了一道道的測驗,那些絲毫不引起她注意的數字便留在了表格之上。
    
    一旁協助的醫療幹員也表現出了十足的耐心與和善的態度,讓她不禁懷疑,這艘艦艇上的工作人員是不是由世界上所有好人共同組成的。
    
    不過很快的,這個想法就被無情地嚼碎,像是壓路機緩緩地將厚實的玻璃酒瓶輾過一般,連支離破碎的聲響都來不及傳達到耳朵,便徹底的消失無蹤。
    
    負責在體檢報告最後蓋章的人,是一位菲林女性。
    
    「希望妳未來保有意願,繼續配合羅德島的檢查。」她的名牌上寫著凱爾希,銀白的短髮與灰綠色的雙瞳都帶著一絲不苟的寒冷,猶如從冰川鑿起拳頭大的碎塊,並將薄荷葉沁入裡頭一般。「正常人的數值與妳毫無掛勾。」
    
    史爾特爾想咂舌,對方的說話方式讓她感到相當煩躁。
    
    「拿去,等候通知。」凱爾希將體檢報告放在桌上,態度依舊冷漠。哪怕是烏薩斯的荒野都比她的表情還要綠意盎然。
    
    她似乎是醫療部門的最高級幹部,從其他人表現出來的態度就能夠略知一二,更何況她還有屬於自己的辦公室。
    
    好吧,一個團體之中或許總有幾個人會表露出惡劣的態度,只是剛好這間製藥公司的醫療部門,正好被這樣的人給管理著。想到這裡,史爾特爾覺得頭有點暈。
    
    隨行的醫療幹員指了宿舍的位置。是單人房,很好。經過了一整天,史爾特爾拿回了她的行李、她的劍。
    
    宿舍走廊的燈光有些蒼白,讓腳下的影子顯得更加黑暗。
    
    被放逐者……
    
    腦內閃現而過的聲音令她停下腳步。是誰?史爾特爾看著房間門的編號,心裡只想快點回到屬於自己的空間而已。
    
    聲音消失了,卻留下不斷迴盪的耳鳴,如排水孔裡冒出的混濁水流般逐漸淹起,導向了將一切滅頂的結局。
    
    混亂感變成了失衡的暈眩。史爾特爾看著最後身旁的房門,是自己的房間。她無力地靠在門上,不適的感覺似乎已經逐漸退散。
    
    那是什麼聲音?
    
    史爾特爾搖了頭,將行李放到地上,在身上找著能夠開啟房門電子鎖的識別證。這時,一陣不急不徐的腳步聲從身後而來。
    
    妳還好嗎?是博士,她拿著白板,眉頭微微蹙起,像是看見了剛才的景象。
    
    「嗯?哦,沒事。」史爾特爾擺了手,遇上博士讓她感到放鬆不少,甚至莫名地有些安心。
    
    嗶一聲,博士用自己的識別證解開門鎖,她的身份有著比其他人更高的權限。接著,她幫史爾特爾拿起行李,推開了有些沉重的房間門。
    
    「我可以自己拿。」史爾特爾從博士手中抓過自己的行囊。她聞到了一點清淡的香味,有些甜膩,應該是小蒼蘭或是梔子花的氣味,是來自對方身上的香氛。
    
    白天的時候沒有注意到,不過史爾特爾挺喜歡的。與博士的接觸帶給她非常舒適的體驗,儘管她們只是見上一面,打了招呼……
    
    不好意思,我沒有辦法說話。
    
    史爾特爾覺得有點不公平,也好奇博士無法發聲的原因。不過她並沒有因此做出反應,只是走進了自己的宿舍內。
    
    這時,博士從掛在手上的紙袋中拿出了玻璃保鮮盒。就在史爾特爾還沒意識到她的用意時,對方便再度於白板上書寫。
    
    冰淇淋。這個詞讓史爾特爾的眼睛亮了起來。博士伸出手在盒子上劃了一刀,似乎是表示要分半的意思。
    
    說起來,好像還沒吃晚餐。史爾特爾遲疑了一下,不過又被那盒冰淇淋吸引了注意力。只見博士掀開塑膠蓋,挖了兩球雪白的冰淇淋放在上頭,接著遞給史爾特爾。
    
    博士似乎很期待看到別人享用它的樣子。史爾特爾含起了湯匙,由不同甜味組成的深厚味覺立刻不同層次地在舌頭上綻放。
    
    「妳自己做的?」她看著博士拿起了另一支叉子,也許餐具只有一人份的?
    
    博士點了點頭,眼神依舊帶著笑意。從冰淇淋減少的速度來看,她似乎也很享受這份甜點。
    
    突然,和緩的敲門聲從門外響起。
    
    「史爾特爾小姐,我送晚餐來給妳了……咦?博士也在嗎?」打開門的是阿米婭,她端著金屬餐盤,上頭放了三明治與紙盒裝的玉米濃湯。
    
    「怎麼是妳拿來的?」她的身份不該做這種事的。史爾特爾接過餐盤,隨口問道。
    
    「嗯……不知道目前的安排會不會讓妳不習慣這裡的生活,所以我想親自來瞭解。」阿米婭歪了歪頭,態度親切。不過在她看到博士手中的保鮮盒時,表情突然變得有些嚴厲。「啊!博士妳怎麼可以讓史爾特爾小姐先吃甜點?她還沒有吃正餐耶……」
    
    博士只是挖起了一口冰淇淋,接著塞進阿米婭的口中。後者雙手插著腰,卻也因此而安靜了下來。
    
    「下次不可以這樣喔。」過了一晌,阿米婭才再度開口。
    
    博士以慣用手的指腹輕輕敲了額頭側面。史爾特爾無法理解那個手勢的意思,不過阿米婭似乎接受了這個回應。
    
    也許是注意到了視線,博士看向史爾特爾,一手劃過胸前,接著彎起手指並碰了碰嘴唇。
    
    「博士問妳還要吃嗎?」阿米婭做了兩人之間的翻譯。
    
    史爾特爾猶豫了一下,而博士則是二話不說地將盒中最後一口冰淇淋刮起,然後遞到對方的嘴邊。
    
    「我、我自己會吃啦。」她接過了叉子,然後送進嘴裡。
    



    很甜,但她不討厭。
    
    
    
    

(待續)

    

以下作者碎念:

新讀者好,舊讀者好。感謝各位觀看至此。

這次寫了史爾特爾與博士的故事,是42X女博的標籤喔喔喔喔(?),總之也是會用有點日常的方式來寫,當然也有劇情在啦,希望大家會喜歡。





創作回應

伊凡尼古拉斯
Cale大辛苦了~這次是又強又可愛的42姊耶~
https://i.imgur.com/LwmPkjZ.gif

從一開始的不耐到頗為直接的提問到不好意思,史爾特爾還是一樣缺乏常識不太察言觀色呢~不過能馬上覺得得Cale大家裡的博士很溫暖,也很願意接近……有點像喜歡黏著媽媽的小孩一樣好可愛~
https://i.imgur.com/RK4q1cc.gif
(黃昏警告

目前來看那不明的聲音應該是這一次的主要重點,不過在重點來之前,果然還是要來吃個冰淇淋才行~
https://i.imgur.com/AxLNPnF.gif

博士親手做的冰淇淋果然直接擄獲了新幹員的心~而阿米婭出來念人卻被塞冰淇淋那段真的好可愛https://i.imgur.com/sZQpifm.gif
第一篇的感覺好舒適好棒~

謝謝Cale大的文章,看著實在太開心了~
2021-10-26 14:36:24
Cale Wei
伊凡老師!(跑來

這次的主角,正是我們冰淇淋狂戰士(?)42啦,也是在遊戲裡面滿喜歡的角色,所以寫起來滿開心的。
然後個性有點差勁這一點也是不能少掉的,不如說這才是醍醐味(
而博士則是對大家都很壓撒細的,對42更不例外,尤其是很捧場甜點這一部分(??)

這篇我還在糾結要塞多少主線跟日常,不過以首篇來說我覺得這樣的比例應該還行啦,應該……

最後就是歡欣的餵食時間,哼嗯嗯嗯嗯
也感謝伊凡老師的留言哦///
2021-10-26 19:52:39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