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256.所謂魔法結界

佐渡遼歌 | 2021-10-24 20:00:04 | 巴幣 1100 | 人氣 348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傍晚時分。
 
  秦樓月四人再度前往村長家用晚餐。
 
  這一次,包含藤原泰造在內的所有居民都熱烈歡迎,展現出前所未見的高昂情緒,又是勾肩搭背、又是把酒言歡,彷彿發自內心將秦樓月幾位來自外地的旅人當成莫逆之交。
 
  萊昂涅爾和克里夫都沒有出席,克蘇魯研究會只有派出譚君堯一人。
 
  對於缺席的玩家,在場村民沒有提及一言一字,宛如直接當他們不存在。
 
  這樣反而讓人覺得更恐怖啊。李少鋒忍不住擔心那些站在旁邊、笑得極為燦爛的村民大叔會突然從懷中掏出一把柴刀砍過來,為了避免刺激到他們也不敢提氣,只能夠盡可能地往夏羽、張定緯的位置擠過去,減少需要防備的方向,同時用眼角持續警戒其他村民的動作。
 
  秦樓月、譚君堯相當積極地向藤原泰造搭話,這次就沒有被無視了。儘管如此,無論怎麼刺探情報都會被粗魯轉開,或是勸酒、或是添湯,最後變成關於村子內部的流言蜚語。如同李少鋒四人花費一個下午向住民探聽情報的結果,對於破關毫無用處。
 
  秦樓月很快就改變方針,藉口身體不適離席。
 
  見狀,譚君堯也想要趁機離開,然而敵不過兩名熱情勸酒的村民大叔,來不及開口就被拉回座位,繼續尷尬陪著笑臉聊天。
 
  「……君堯兄沒有問題嗎?」李少鋒殿後關上大門,有些擔心地問。
 
  「能夠有一名玩家留到最後也不是壞事,說不定村民們在酒酣耳熱的時候會說溜重大情報。」秦樓月勾起嘴角,逕自往神祠方向邁步。
 
  「那種濁酒不曉得是用什麼外星穀物釀的,烈得很。希望他別醉倒。」張定緯苦笑著說。
 
  「定緯哥沒事吧?剛才你也被灌了幾杯。」李少鋒問。
 
  「勉勉強強。」張定緯說。
 
  「注意,八劔謙司從前面過來了。」夏羽突然低聲提醒。
 
  聞言,李少鋒、秦樓月和張定緯都不禁一凜,放緩腳步停在路旁,很快就看見一身白衣黑袴的八劔謙司快步走來。在擦身而過的時候,八劔謙司沉著臉對著四人頷首致意,不發一語,繼續大步走向村長家。
 
  「……真不走運啊,離開得太早了。」張定緯說。
 
  「現在也不能夠折返了。」李少鋒說。
 
  「往好處想,剛才沒有順便捎走君堯兄是好事,至少明天可以問問八劔謙司有何要事。」秦樓月難掩懊悔地說完,加快腳步返回借住的屋舍。
 


  回到借住的屋舍之後,李少鋒站在土間,忽然感受到一股奇妙的安心感。
 
  夏羽依照習慣再度在屋內屋外巡視一圈,確定沒有被做任何手腳,這才坐在幾乎變成固定位置的廚竈邊緣,拍去積在肩膀與頭髮的積雪。
 
  李少鋒走到旁邊,開口問:「羽兒,能夠跟我解釋一下魔法結界是什麼嗎?」
 
  「當然沒有問題,這是關於氣息修練的問題,我身為心法的師父自然有問必答!」夏羽立刻提起精神,端正坐姿。
 
  聞言,原本要走向裡面和室的秦樓月和張定緯突然停止交談,對望一眼之後原路後退。
 
  「不介意旁聽吧?」張定緯問。
 
  「接下來要講的事情不是什麼機密情報,旁聽是沒有問題啦,不過只會講很基礎的部分喔,學長姊應該早就知道了。」夏羽確認性地問:「而且不是要替明天交涉的情報制定出優先順序嗎?」
 
  「那件事情不趕。台灣九成的玩家都是練內功心法的路子,能夠聽見西方隊伍對於魔法結界的見解是很難得的機會。」秦樓月正色說。
 
  「如果學長姊堅持的話……」夏羽聳聳肩,想了想之後問:「首先,千帆學姊有講過這方面的事情嗎?」
 
  「師父幾乎沒提過西方魔法的事情。」李少鋒搖頭說。
 
  「是嗎?明明她的修練方式嚴格講起來偏向西方……」夏羽點點頭,開口說明:「那麼從頭開始講解吧。關於修練氣息魔力的方式,東方稱為『內功心法』,西方稱為『魔法迴路』,兩者乍看之下大同小異,卻有著根本性的差異。學長,請問你能夠推測出是什麼嗎?」
 
  李少鋒沒有料到居然是有問有答的方式,反射性地說:「名字不一樣?」
 
  下個瞬間,氣氛頓時停滯。
 
  秦樓月等三人都不禁止步,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面面相覷。
 
  「少鋒,千帆應該有很認真地教導你基礎知識才是……」秦樓月皺眉說。
 
  「這個回答確實有點糟糕啊……」張定緯繃著臉說。
 
  「學長……」夏羽連後續內容都講不出來,眉頭深鎖。
 
  「等等!等等啦!剛剛是突然被問個措手不及啦!不能作數!」李少鋒急忙揮手,為了挽回面子地努力思考下一個答案,片刻才遲疑地說:「師父提過東方真氣會往體內變化進行鑽研、西方魔法會往體外變化進行發展,從這點推論,內功心法聚焦在身體?魔法迴路則是聚焦在手腳四肢?」
 
  「算是答錯,不過比剛才那個亂來的回答更好啦。」夏羽嘆息說。
 
  「麻煩講解了。」李少鋒低頭說。
 
  「內功心法一氣呵成,打從最初修習的階段就在全身四肢都形成一個貫通流轉的路線,其後會隨著修練益發複雜,沒有辦法再次改動主要路線;魔法迴路卻是一小塊、一小塊逐漸往外拼接、延伸,因此可以端視情況進行改寫,甚至同時修練好幾種不同家系的魔法迴路。」夏羽說。
 
  「喔喔,這樣確實是相當顯著的差異。」李少鋒訝然說。
 
  「兩者各有優劣,這邊就不贅述了。只要擁有知識與特殊工具,可以將魔法迴路刻劃在樹木、石板、金屬表面,注入魔力之後就會成為一個獨立的系統,循環不息。這個無關氣息變化,製作時候需要使用到氣息,不過更接近一種艱深的工藝技術。」夏羽說。
 
  「我在蒼瓖城的時候也聽久樘總帥稍微提過這些事情。」李少鋒點頭說。
 
  「是的,教團聯合製作的附法炸彈、附法槍械都有利用到這個技術。西方魔法師們也大多分成兩派,一派認為『身為魔法師,迴路仿造的技術是必要能力』,另一派認為『缺乏天賦的魔法師才會去學迴路仿造的技術試圖餬口』。」夏羽聳肩補充。
 
  「我以前曾經認真考慮過是否要往那方面發展呢。」秦樓月感嘆地說。
 
  「確實如此。」張定緯露出懷念的神情,低聲附和。
 
  「記得久樘總帥提過放眼歐洲,技術最為高超的工匠不會超過十位。那樣也是很值得鑽研的技術吧。」李少鋒接續話題地說。
 
  「仿造迴路是足以花費一生時間鑽研的高深技術,可惜在台灣要學習這項技術只有兩條路──加入殲滅軍的相關部門或前往西方國家拜師學藝,然而只要我頂著草屯秦家的姓氏,選擇任一條路都會受到父親阻止,獨自研究更是天方夜譚,權衡之下只好繼續專注十書的研究上面。」秦樓月說。
 
  「現在也有進展了,當初的決定並沒有錯。」張定緯說。
 
  「多虧了我喔。」夏羽雙手插腰,抬起小臉說。
 
  「是的呢,如果能夠提供更多情報都會更感謝了。」秦樓月笑著說。
 
  「那樣就超出紀錄者的職責了……學長,我們剛才講到哪裡了?」夏羽半強硬地轉回原本話題,繼續說:「迴路仿造的技術也被稱為『人造迴路』、『人工迴路』、『仿造迴路』或『假迴路』。不同家系有著不同的刻劃工具與製作方式,迴路本身更是最高機密。某些工房在這邊會以家系名稱命名,德國以製作附法刀劍聞名的埃伯哈特家族,他們的人造迴路就被稱為埃伯哈特迴路。」
 
  「可以光看迴路結構就辨識出來嗎?」李少鋒問。
 
  「沒有問題,不同魔法師做的人工迴路都有個人特色與習慣,知情者很容易辨識。由於製作方面的便利性,魔法迴路傾向於直接刻劃在刀刃表面,注入氣息就會閃爍與自身異芒相同顏色的光芒,非常帥氣喔。」夏羽說。
 
  「那樣確實感覺很帥。」李少鋒點頭說。
 
  「人造迴路的最終目的就是製作永動機關,只要輸入一次魔力就可以永久運作,只可惜魔力會在循環途中逐漸耗損、減少,最終停滯,因此所有的人造迴路都有期限,即使是外星種族也未能達到『永動』的目標。」夏羽繼續說。
 
  「外星文明是遠遠超過地球的程度,如果有永動機關的技術其實也不太令人感到驚訝啦。」李少鋒說。
 
  「據我所知並沒有。」夏羽搖頭說:「以迴路仿造的技術為基礎,延伸而出的基礎變化即是『附法』、『結界』與『締約』。」
 
  「目前為止都可以理解。」李少鋒說。
 
  「那樣真是太好了。」夏羽停頓片刻,繼續說:「更加詳細地說明,『附法』是在人造迴路當中最為普遍的延伸應用,並不只是單純將人造迴路作為開關、機關或陷阱,而是製作出一個可以發動氣息效果的成品。這是相當困難的技術,不過教團聯合已經掌握了關鍵,應該在近幾年內就會反向流傳出來吧。」
 
  「所以在不久之後,玩家會人手一支破魔槍械嗎?」李少鋒訝然問。
 
  「依照銀鑰的預測……數年內,不至於發展成那麼誇張的情況,然而更之後就難講了。」夏羽意有所指地說。
 
  「銀鑰知曉抵抗破魔槍械的方法嗎?」張定緯敏銳地問。
 
  「姆姆。」夏羽將雙手食指交叉在嘴巴前面,沒有回答,繼續原本話題地說:「締約是在動物體內製造出人工迴路,配合各種獨自方法進行飼育,能夠某種程度地給予命令、進行使役。這點也是西方普通民眾在提及魔女形象的時候,身旁經常會出現黑貓、烏鴉的理由之一。」夏羽說。
 
  「咦?不只有無機質的物品,連生物體內也可以製作出仿造的迴路嗎?還是在皮膚外面?」李少鋒訝然問。
 
  「是的,至於體內體外就看個人技術。」夏羽說。
 
  「不過生物體內的迴路還算是……人工迴路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讓迴路運作、發揮效果的魔力來自魔法師,並非動物本身,因此是人造的仿造迴路沒錯。」夏羽說。
 
  「真是深入淺出的說明呢。」秦樓月說。
 
  「感謝誇獎。」夏羽說:「至於『結界』……也可以稱為『魔法結界』的變化就是學長想要問的部分了,可以將之視為更加大型、複雜的附法變化,將『整棟建築物』或『整個區域』都附加特定魔法,利用仿造迴路匯聚大量氣息,強行覆蓋、改寫、扭曲原本不應該存在的人事物,只要觸發特定條件就會發動。」
 
  夏羽一邊解釋一邊隨手拔出鋼刀,用刀尖在地板畫了一個圓圈說:「魔法結界都有事先設定好的範圍,那些違反常識的現象唯有在範圍內部才會生效,一旦離開就毫無關係了,因此遭遇魔法結界時候,最先要做的就是確認範圍。」
 
  「那麼如果魔法結界的範圍是整座村子,我們不是已經進來了?」李少鋒忍不住問。
 
  「尚未確定。」夏羽含糊地說。
 
  「觸發條件也很有可能就是在聽見敲門聲的時候開門。」張定緯思索著說。
 
  「那點也尚未確定,此外,方才提過發動人造迴路就必須輸入魔力,規模越大自然耗費越多,這是無法改變的定理,因此在實務方面,經常只在關鍵部分使用人造迴路作為觸發開關,其他部分則是沒有刻劃迴路的單純機關。譚光韜注意到的痕跡很有可能就是殘留在那些機關上面的魔力。」夏羽補充說。
 
  「地球方面也有這樣的大型魔法結界嗎?」李少鋒好奇地問。
 
  「數量非常稀少……不能說完全沒有,但是寥寥可數。畢竟氣息散失速度過快,再加上耗資費時甚鉅,素材、人才與技術力也嚴重不足,大型隊伍內部大多有提出相關理論,卻都只停留在理論階段。」夏羽說。
 
  「感謝講解,這樣就稍微理解何謂魔法結界了。」李少鋒說。
 
  「我還沒有講完喔。地球受限於環境與技術,難以製作大型魔法結界,不過這兩者在遊戲場所並不成問題,配合各種未知的外星文明知識,製造出範圍包含一整座城市的超大型魔法結界也是有可能的事情。」夏羽說。
 
  「建議等級Lv.90的遊戲『宵月之城』當中就存在各種遠遠超乎想像的魔法結界,像是所有牆面、梁柱都刻劃著人造迴路的神殿,以及範圍延伸數十公里的超大型機關。據說殲滅軍光是為了在籠罩著整座城市的最外層大型魔法結界打出一個可供單人通行的破洞就花費了數天時間。」秦樓月說。
 
  「久樘總帥也有參加那場遊戲嗎?」李少鋒好奇地問。
 
  「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殲滅軍派出六名成員參加遊戲,修為最低也是脫胎境界,最後卻只有當時職位還是中隊長的雷吉諾德‧艾爾遜一人歸還,而且也受了重傷。」秦樓月說。
 
  「那位雷吉諾德‧艾爾遜原本是黑虎的副隊長吧……不過畢竟是建議等級Lv.90的遊戲,絕對很困難吧……」李少鋒怔然說。
 
  「幸好越是複雜艱深的魔法結界就越講求高度的操控技術、經驗與知識,村子內似乎沒人是魔法師,就算八劔謙司很強也僅至於修為武藝,不用擔心會碰到太過強大的魔法結界。」夏羽總結地說。
 
  「這幾天巡過村子各處,從栽種外星穀物和生活方式判斷,整體文明與技術都力尚未到達那種程度,也有可能是比較大型的附法道具。」秦樓月補充說。
 
  「可能只有村長、神官少數幾人掌握著關鍵技術。」夏羽同意地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頭說。
 
  「對了,樓月姊,差不多要出門了吧?」夏羽偏頭問。
 
  「時間確實差不多了。定緯,給情報排定順序就等到回來之後再做吧。」秦樓月頷首說。
 
  「當然沒有問題。」張定緯說。
 
  「……今晚有要去做什麼嗎?」李少鋒不解地問。
 
  「確認屍體呀。」夏羽理所當然地說。
 
  「敲門聲的部分交給克蘇魯研究會負責,我們這邊也不能偷懶。無論多麼瑣碎的情報都有可能拼湊出破關的條件。」秦樓月笑著說。
 
  「所以有誰擁有『人體解剖學』、『屍體檢驗』一類的技能嗎?」李少鋒問。
 
  「很可惜,瞭望塔的成員裡面沒有人擁有驗屍相關的技能。作為替代,圖書館內有近千本相關內容的藏書,我也從法醫研究所的學長姊那邊問到不少實務經驗,知識總量無法媲美第五階的技能書內容,不過也勉強足夠了。」張定緯說。
 
  「對耶,定緯哥是醫學系……總覺得定緯哥的大學生活很充實呢,認識了各式各樣的人,也學會了各種技能……普通的大學生都是這樣嗎?」李少鋒感嘆到一半就疑惑詢問。
 
  「我算是例外吧。世家大族的武術家即使普遍都有大學學歷,在學期間依然以習武練氣為主,只會修最低限度的必要學分,基本上也不會參加各種社團活動。」張定緯說。
 
  「真是浪費耶,那樣還有去上大學的意義嗎?」李少鋒問。
 
  「就真的是為了學歷,也聽過有些品行不太好的修練者會仗著有錢有勢這點大玩特玩,甚至在聯誼時炫耀似的提起克蘇魯遊戲的話題。」張定緯聳肩說。
 
  「……那樣沒有問題嗎?」李少鋒皺眉問。
 
  「太超過的話,家裡長輩或該地盤的隊伍自然會出面勸告。那樣的修練者也是少數啦。回到原本話題,在學習技能方面,當然還是直接看完一本高階技能書最有效率,等同於腦內瞬間多了一個擁有鉅細靡遺情報的外接硬碟,然而……強求無法得到的物品也沒有意義。」張定緯說。
 
  「技能只是輔助,我沒有任何技能也很厲害呀。」夏羽挺胸說。
 
  「確實如此。」秦樓月微笑說完,站起身子以隊長身分說:「那麼夜逐漸深了,出發吧。」
 
  張定緯、李少鋒和夏羽立刻跟著站起身子。
 
 
 
 



創作回應

露米諾斯 Luminous
少引號

李少鋒走到旁邊,開口問:羽兒,能夠跟我解釋一下魔法結界是什麼嗎?」
2021-10-24 20:46:35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1-10-24 20:59:25
露米諾斯 Luminous
人造迴路…就是魔法陣啊ww
所以人體是一個魔力良導體,魔法師操控自身魔力在體內形成迴路…魔法師是魔法陣(?
2021-10-24 20:48:09
佐渡遼歌
是的呢,在外面畫出來就是魔法陣XDDD
2021-10-24 21:00:07
佐渡遼歌
魔法陣就是我,我就是魔法陣,所以我就是魔法!!(?
2021-10-24 21:00:36
你艾希我吶兒
阿彌陀丸 硬 春雨的概念
2021-10-24 23:24:44
佐渡遼歌
嗯......我通靈王其實沒有認真看過XDDD
所以只認得阿彌陀丸XDDD
2021-10-24 23:34:55
ka50
我記得原小說設定,十書中的死靈之書好像在很多大學的圖書館有複本?
2021-10-24 23:54:28
佐渡遼歌
是呀XD
死靈之書算是克蘇魯神話體系裡面最有名的禁書之一,很能激發想像力XDD
2021-10-25 00:01:33
赤月狼
魔法師是魔法陣...我突然想到一個冷門漫畫咒法解禁,裡面的其中兩個反派就是這個樣子
2021-10-25 08:57:59
佐渡遼歌
那部只知道名字沒看過
好像有不少魔法師都會把魔法陣刻在皮膚表面,加速發動,魔力流過去會發光(?)也很帥XD
本作為了呼應東方內功心法,大多放在身體裡面XD
2021-10-25 11:34:11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