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第一章 煉金術師的紋身

羽人三 | 2021-10-24 20:00:04 | 巴幣 0 | 人氣 43


第一章 煉金術師的紋身
 
「艾以薩先生,這裡是一萬懷盾。請你過目。」

 冒險者公會的櫃台小姐,將這名叫做艾以薩的男子所完成的任務而回報的獎金放在錢盤裡遞給了他。
 艾以薩看了錢盤裡的錢一眼後,似乎不在意的就迅速把眼神轉到櫃台小姐身上。

 「請問艾以薩先生,金額不對嗎?我、我再重算一次。」

 被艾以薩猛然一看,櫃台小姐還以為是自己算錯了而尷尬的說。

 艾以薩的眼神並非嚇人,只是他是冒險者,身為冒險者公會的櫃台小姐已有好幾年工作經驗的她,很清楚冒險者對任務獎金的看重,再加上自己以前也有算錯的經驗,所以她急忙地要將錢盤拿回來重算一次,但是──
 「不用了……妳沒算錯,只是我……我……我……」
 艾以薩話說到一半,欲言又止,櫃台小姐不解的歪著頭看他。
 「……」
 他一副有話要對櫃台小姐說的樣子,卻又說不出口,最終神情尷尬地把錢拿走,便慌慌張張快步地離開了公會。

 搖頭。

 啊啊啊……

 搖頭。

 啊啊啊啊……

 搖頭。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剛離開公會,站在公會門外的艾以薩,一邊猛烈搖頭、一邊心裡大叫著。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不可能的……

 ──我不可能辦得到的!
 叔叔……你交代的事情,我根本就辦不到啊!


 名叫艾以薩的男子,今年已經二十九歲了。
 他是一名煉金術師。
 作為煉金術師的他,並沒有像一般的煉金術師開店做生意,而是成為冒險者,以解任務來過生活。
 本來的他是生活在一個偏遠的村子,但為了某個理由而被迫在外地旅行。

 「唉……我到底該怎麼辦才好!雖然我知道叔叔是為我好,但是我實在做不到,都已經二十九歲了,早就已經沒希望了吧!」

 艾以薩把錢收進錢包裡,這時他發現自己的錢包已經鼓的塞不下去了。
 來到這個城鎮才過不到一個月,艾以薩已經賺到可以把他那個錢包塞滿的財富了。
 話雖如此,其實也沒多少,但以從小在可以自給自足的村子裡長大的艾以薩來說,這個錢的數量也多到他可以稍微奢侈沒有關係的程度了。
 不過對他而言,錢不是重點。
 他想要的不是錢,而是另外一個,『雖然可以用錢買到、但如果可以……還是不要用錢買得最好的東西!』──他就是想要這樣的東西,於是今天依舊在城鎮上徘徊著。
 他在這個鎮上,已經生活快要一個月了。
 生在一個全是煉金術師的村子裡的他。
 在那個村子裡,每一個煉金術師身上都會有煉成陣的紋身,而那份紋身就跟成年人的象徵沒有兩樣。
 所以在艾以薩的村子裡,身上有紋身並不奇怪;可是在外頭就不一樣了。
 初到這個城鎮的艾以薩,一路走來不知道被多少人投以好奇的眼神,多到讓艾以薩會誤解這個世界上已經沒有會被煉成陣紋在身上煉金術師了……的地步。
 雖然生在偏遠鄉下,但不代表他有跟外頭的世界脫節,自然也就沒有傻傻地認為自己這樣是正確的,但也不覺得這樣的自己哪裡奇怪。只是一直被別人盯著,讓他很不舒服,所以也有好一段時間的艾以薩是用兜帽遮住面容,直過了半個月。

 ……那段磨合的時間回想起來,艾以薩真心覺得不容易,可是一想到,如果在這個鎮上沒有機會的話,他又要往下個鎮上出發,一想到這裡他又難受起來。
 「如果再遇不到的話……就往下個城鎮出發吧!」
 身體並不疲憊,但心靈的疲憊讓他像是行屍走肉一般。

 『放開我!』

 女孩子的求救聲,不知道從何方傳來。
 對於這一個突然聽到的聲音,路上也有不少人有反應,但是大家似乎不想惹事上身而裝作沒有聽到的樣子。
 但是對於這一個羅漢腳而言,出門在外旅行,最貴重的也只有命一條。

 聽到有人在求救怎麼可以不理會!

 在艾以薩有這些想法之前,他已經跑向聲音了。

 「放開我!放開我!」

 在一處巷子裡,兩名高大壯碩的男子圍著一位少女。
 少女的面容被拉得好低的兜帽給遮住,照理來講實在看不到她的長相。
 但是她身材雖稱不上十分突兀,但該凸的凸、該翹的翹,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她是個女孩子,先撇開長相不談,藏在深色衣袍底下的身材一定能讓普遍男性賞心悅目。
 而這兩位男子便是看上這點,用了一般人應該不會上當的藉口來把這名女子拐進巷子內。
 「小妹妹,妳不是說要幫我們嗎?」
 「放開我!」
 被男子抓住手的女孩拼命掙扎著。
 「我是有這麼說過沒錯,但是你們要我幫忙的事情我幫不了。」
 「不要這麼說嘛!妳一定幫得了我們的,只不過是陪我們玩玩而已,很簡單的!」
 「就說不要了!你們要是再不放手,我就要動手了!」
 「動手?」
 「啊!不要啊──!」
 被另一名男子強行拉下兜帽,露出可愛稚氣的白皙臉龐,看到那雙水汪汪如同紫色水晶般的大眼,兩名男子深深覺得挖到寶了。
 而就在這時,抓著女孩手腕的男子發現女孩臉上有著刺青而大喊。
 「妳臉上那個是奴隸的烙印對吧!」
 「臉上?」
 發現自己臉上的紋身被人看到,女孩急忙用另一隻手遮住。
 瞧女孩一臉害羞、氣憤,一副自己不應該被人看到的地方卻被人給看到了,而這可憐的模樣,更加引起這兩名男子的興趣。
 「這……這才不是奴隸的印記……」
 女孩努力地想要辯解,但是讓這一個紋身被人看到,已經對她的打擊不小,她實在沒有多餘的理智可以向他們解釋。
 「如果不是奴隸的印記,妳幹嘛遮遮掩掩的啊!平常一定被妳的主人亂玩對吧!」
 「我們這個國家,早就已經廢除奴隸的制度了,沒想到竟然還能發現這貨,實在是太幸運了!」
 男子們笑得十分開心,而他們沒有發現,女孩的眼神已經跟剛才不一樣了。
 就在她要反擊的那一瞬間──
 抓著她手腕的男子那笑得開懷的臉龐,被人一拳揍過去,女孩只感覺到手被稍微拉扯一下,隨後整個人就閃到另一個人的身後。
 「從我來到這個鎮上,我早就發現了……你們這個鎮上的水準還真差呢!連奴隸的印記跟煉金術師的煉成陣紋身都無法分辨,實在太可憐了!就讓我這個出生在煉金術師之村的人,來好好教訓你們!──什麼叫做煉金術師的紋身!」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